九龍城:天橋底長期堆積雜物 影響環境衛生

住在土瓜灣上鄉道仁智大廈的黃先生日前向《龍週》投訴,在上鄉道、九龍城道交界天橋底,有一對拾荒夫婦長期擺放大批雜物在該處販賣,嚴重阻礙行人路,希望當局盡決清除有關雜物。 九龍城區議員關浩洋證實,有一對年約七旬的拾荒夫婦長期擺放大批雜物在上址販賣,令當地環境衛生非常惡劣,並且阻礙行人路,令市民被迫要在馬路上行走,險象環生。 關浩洋指出,他已接獲很多居民投訴,反映上述問題已存在很長時間, 「該對拾荒夫婦每天早上七時至晚上都在上址,居民起初以口頭勸告。但隨着雜物愈來愈多,不少街坊都希望食環署和路政署嚴厲執法,盡快令街道暢通,讓市民可以有路可行。」  

油塘:鯉魚門道爆鹹水管 街坊苦不堪言

油塘鯉魚門道近油美苑對出早前有地底鹹水管爆裂,大量泥水湧出馬路,鯉魚門道來回行車線被水淹沒,影響附近多個屋苑和商場的居民。住在油美苑的湯太向《龍週》投訴,區內經常都有維修工程,令交通嚴重阻塞,希望當局能改善情況。 張琪騰促更換老化水管 觀塘區議員張琪騰證實,3月22日上午10時左右,鯉魚門道近鯉魚門廣場的西行線,有地底鹹水管爆裂,大量泥水湧出,水深約半呎,並造成6米乘10米的路陷。水務署派員到場關掉水掣,其後得知爆裂的水管有450毫米直徑。當日受影響的屋苑包括:油塘邨、油美苑、油翠苑,大本營商場,影響市民近萬居民。 張琪騰指出,4月和5月已聯同區議員黎樹濠、呂東孩、社區幹事黃啟榮及龐智笙約見水務署工程師跟進,要求有關部門盡快更換老化鹹水、食水水管,長遠解決爆水管問題。

鑽石山:龍蟠苑業主懶理滲水 樓下叫苦連天

日前有住在鑽石山龍蟠苑的街坊向《龍週》投訴,其單位的牆壁持續多月滲水,幾乎全屋的牆身都浸爛,近日更滴水致 「唔敢開燈」,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批評樓上滲水單位的業主並無處理,要求政府部門盡快跟進。 鑽石山社區主任莫嘉傑證實,滲水源頭為10樓一個單位,問題已持續數月,現時更波及至6樓單位,有單位由 「滲水」變 「滴水」,甚至演變至 「漏水」;亦有單位的水管因長期滴水而生銹腐蝕,影響住戶的生活。 莫嘉傑指出,懷疑涉事的10樓單位是浴缸及洗衣機漏水,但業主堅持要待食環署發出調查報告才處理,他質疑10樓業主只想拖延問題,擔心下層單位的滲水情況會愈來愈嚴重,故早前已請九龍東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去信食環署要求盡快完成調查報告。他承諾全力協助受影響業主,包括幫助有需要的住戶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處理案件,以及聯絡龍蟠苑的管理處,要求與10樓業主商討處理滲水問題。    

九龍鼠患肆虐 街坊人心惶惶

踏入夏季,鼠患問題又再次困擾本港。在九龍各區,大大小小老鼠肆無忌憚地入屋擾民,加上衛生防護中心5月14日公布再多3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許多街坊莫不人心惶惶。 「入住一年多以來,老鼠晚晚來探訪我們,放在露台的蘿蔔、番薯統統被牠們吃掉!」住在黃埔維港.星岸的羅女士接受《龍週》訪問時苦惱地說。 老鼠擇食難對付 羅女士住在3樓,但由於住宅樓層被升高,其單位實際上相當於距離地面約9層樓,沒想到仍難逃老鼠滋擾。 「我們試過用老鼠藥和老鼠貼,全部無效。」羅女士指出,老鼠十分聰明和「揀飲擇食」,懂得分辨哪些比較好吃,亦知道哪些不能吃。她試過在家裏同一地方擺放老鼠藥和食物,結果食物被老鼠吃掉,老鼠藥則原封不動,因此在家中放老鼠藥這方法起不了作用。 面對鼠患問題,羅女士感到徬徨無助,遷入單位一年多以來曾多次就老鼠出沒向屋苑管理處投訴,但對方亦苦無對策。後來她轉向食環署求助,同樣不得要領。她坦言: 「政府沒有回應到我們,幫不了我們。」 住在深水埗北河街一棟舊樓的陳先生也遭遇同一問題,家中每晚均有老鼠出沒,如 「表演雜技」般以攀爬水渠、電線等不同方式走入民居。 陳先生透露,不少居民均對區內鼠患問題提心吊膽,有人縱使在家中做足防鼠措施,也未能阻止老鼠入屋, 「有鄰居在家中放置老鼠膠堵塞牆洞,但老鼠半夜仍然能從其他位置入屋,並咬了家中嬰兒的腳趾。」 事實上,類似羅女士和陳先生的許多九龍區街坊,在過去幾個月飽受鼠患困擾。九龍城區議會副主席左滙雄表示,以其選區何文田愛民邨為例,已有超過500個住戶求助,當中有居民反映曾經被老鼠咬。 他指出,愛民邨在一年前進行外牆工程,自此老鼠開始增多,房署亦束手無策,加上清潔承辦商人手不足,有必要立即改善邨內的衛生情況。 「十幾樓都有老鼠,十分恐怖,牠們可以經水管、渠道爬到很高層數,所以不只是低樓層面對老鼠入侵家居,可以說幾乎沒有一戶不受鼠患威脅。」黃埔社區幹事李超宇向《龍週》記者表示,他服務的黃埔區也面臨嚴重鼠患。 調查顯示市民不滿政府滅鼠工作 西九新動力早前委託獅子山智庫於今年5月3日至10日訪問了1207名市民,了解他們對本港鼠患和環境衛生的意見。結果顯示,64.8%受訪者表示在最近半年曾見過老鼠;最普遍看到老鼠的地方是食肆附近和屋苑附近,分別佔25.2%和20.6%。 至於引致鼠患的主要原因,最多受訪者認為是因為市民衛生意識不足,佔23.8%,其次是因為有人隨便棄置垃圾,佔20.9%。另外,51.2%受訪者對政府滅鼠工作的滿意度為一般;32.7%受訪者感到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顯示市民整體上不滿意政府的滅鼠工作,覺得工作做得不夠和成效欠佳,政府要在民居和食肆附近加強防鼠和滅鼠。 有見鼠患問題日漸嚴重,西九新動力主席、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上個月聯同一班區議員、社區幹事成立撲滅鼠患大聯盟,並邀請了廣州鼠王李鏡就再度訪港,指導聯盟成員捉鼠,希望借着發起這次行動,將滅鼠工作由民間做起。 民間成立撲滅鼠患大聯盟 早前,撲滅鼠患大聯盟在李鏡就的指導下,在深水埗、保安道街市、紅磡街市、油麻地街市等衛生黑點一帶捕捉老鼠,當晚就捉到7隻老鼠。他們用的捕鼠器製作成本低,老鼠會誤以為它是一般的垃圾紙箱,一進入後就會被老鼠板黏住。而這款捕鼠器不會像老鼠籠、捕鼠夾那樣令人類受傷。 李鏡就形容,香港鼠患比約十年前有所惡化。他指出,食環署用番薯作鼠餌,再按老鼠吃鼠餌而被捕的數目作為鼠患指數,根本無法反映各區的鼠患情況,因為周圍有美味的食物,老鼠對番薯根本看不上眼。這次成功捕獲老鼠的關鍵在於以叉燒配合引誘劑作為鼠餌。叉燒加燒酒可以吸引雄鼠,而在鼠餌加入雞仔血則有助捕捉雌鼠。 全城清潔3個月 為杜絕鼠患,政府由5月20日起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全城清潔運動,針對衛生黑點和重點範疇加強滅鼠和防鼠。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強調, 「過街老鼠一隻都唔放過!」 張建宗又呼籲各界合作,保持街道環境清潔,特別是食肆和排檔, 「恕我不客氣地說,食環署會嚴厲執法,一張告票(定額罰款)是1500元。大家不想收到的話,做好清潔工作。」 滅鼠11載燒17億公帑 自從港大醫學院去年9月宣布本港發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後,本港至今已證實有5宗大鼠戊型肝炎傳人個案。在5宗個案當中,去年發現的兩宗均來自黃大仙;今年5月新增的3宗則分別發生在九龍城、南區和屯門。其中居於屯門的患者早前因長期病患入院,在5月初離世。 李超宇倡更新統計鼠患指數方法 雖然衞生署資料顯示,新增的3宗個案的患者都是曾出現肝功能異常的長者,但事件已令人聞之色變,尤其是家有小孩的居民更加提心吊膽。羅女士家中有一名3歲大小朋友,她就很擔心老鼠帶有病菌,威脅家人健康。 羅女士說,有同屋苑的鄰居忍受不住鼠患肆虐而逃離家園, 「那家人住在另一座6樓一個單位,試過在客廳捉到很大隻老鼠。據我所知,他們已搬到酒店暫住。」 「5宗個案有3宗都在九龍,引起了相當的恐慌,增加了街坊的心理壓力。」身兼撲滅鼠患大聯盟九龍城區召集人的李超宇表示,現時不清楚戊型肝炎會否演變成人傳人,故政府必須杜漸防微,在疫症爆發或變成香港風土病之前盡快撲滅鼠患。 李超宇認為,鼠患最大的源頭是垃圾處理和衛生問題, 「現在去任何一間超市或餐廳都很容易發現有老鼠的痕跡,香港有食物業條例,食環署有權巡查食肆,但他們不去運用權力把工作做好。」 他指出,老鼠繁殖迅速,一年可生產8胎,一胎可生產多達10隻,即使加強捕捉老鼠的工作亦很難追上其繁殖率,建議食環署更新統計鼠患指數方法,以及巡區時多向街坊了解實際情況,確定鼠患黑點的所在地,以展開相應滅鼠工作。 梁美芬也批評,食環署過去11年共投放16.7億元於防治鼠患,但鼠患問題愈來愈嚴重,可見公帑使用不得其所。她指,若各區輪流大清掃和滅鼠,只會把老鼠由一區趕去另一區,建議全港一齊行動,讓老鼠無處可逃,這樣持續兩周以上相信可以取得顯著成效。

82萬市民聯署撐修例護法治

立法會今日就修訂《逃犯條例》恢復二讀。截至6月11日中午,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發起的支持修例網上聯署,已獲逾85萬名市民參與聯署,顯示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得到社會主流民意支持。 99.99%市民不受條例影響 6月9日中午,20多名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成員在政府總部外向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遞交聯署信,支持修訂《逃犯條例》。大聯盟召集人黃英豪表示,聯署由4月16日開始,截至6月9日中午,大聯盟收到超過71,6163個網上聯署,說明廣大市民支持修例,期望香港可堵塞法律漏洞,不要再成為 「逃犯天堂」。 黃英豪強調,這些數據都是經過專業甄別的有效簽名,一些惡意的簽名已被剔除,以確保聯署的公信力和透明度。聯署開始以來,共剔除了13.6萬個無效簽名。 他認為,今次修例只針對嚴重罪行的逃犯, 99.99%市民都不會受條例的影響,修例亦寫明不會移交政治犯,及保障市民在基本法下的權利,希望市民釐清事實,支持政府修例。 早日通過補法律漏洞 連日來, 「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在多個地區設街站派傳單,宣傳《逃犯條例》修訂相關事宜。許多市民都支持修例盡快通過,保護香港社會引以為榮的法治精神。接過傳單的崔先生說,支持修訂《逃犯條例》對付逃犯, 「如果你係犯罪嘅人先會怕,無犯罪嘅人怕咩嘢,行得正企得正」。 市民潘先生也認為,內地早已經和美國、加拿大等地簽署引渡協議,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沒有理由不同自己的祖國簽訂。作為市民,他站出來支持修訂《逃犯條例》,是因為自己覺得《逃犯條例》的修訂根本不關政治,純粹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大部分港人都不希望看到社會動亂。 遊行變暴亂 激進派堵路衝擊立會 6月9日,民陣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民陣於晚上十時宣布遊行結束後,數百名激進亂港分子開始把行動升級。 一邊廂,香港眾志煽動抵達終點的遊行者坐下佔路,堵塞立法會停車場出入口,企圖阻撓今天修例草案在立法會恢覆二讀辯論。另一邊廂,在 「港獨」分子鍾翰林、陳家駒等策動下,數百名暴徒在晚上衝入立法會示威區,拆走示威區的鐵馬和鐵支,攻擊警員,又破壞公物,投擲大型物品包括垃圾桶等。警方施放胡椒噴霧阻止不果,混亂持續的情況下,多名警員及記者受傷,血流披面。 警方事件中共拘捕19人,其中7名男子涉嫌襲警,另外12人涉及堵路。警方強烈譴責暴力行為,強調絕不姑息違法犯罪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