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景和 關心社區的環境師

提起尖沙咀,很多人以為只是購物、飲食集中地,殊不知這區也有許多住宅民居。潘景和(Alex)作為一名環境師,就運用其專業知識,積極為尖沙咀街坊規劃更理想的生活環境。 本身是香港環境師學會會長的潘景和,在上世紀90年代初投身建築界,主要負責屋宇設備、樓宇保養等。工作之餘,他也積極參與義工活動,到不同地區幫助有需要人士, 「例如劏房戶、新來港人士生活困難,大多從事低收入的工作,我們會提供培訓,協助他們學習技術,提升收入。」 Alex一直相信 「施比受更有福」,期望能幫到更多人。近年,他多了機會與區議員合作,接觸後發現民建聯在地區上的工作既貼地又具親和力,亦需要有專業的地區人士去規劃、改變環境,雙方理念相近,遂加入民建聯成為一分子,投入地區工作。 堅信施比受更有福 Alex接受《龍週》訪問時指出,雖以往透過義工服務一直也有接觸社區,但真正「落地」去做,是要更實在、更仔細。他以尖沙咀西作為主要服務點,主要關注區內遊樂設施不足、鼠患等問題,但專業使然,除了小社區的需要,他也很看重整個地區的大環境問題。 Alex舉例說: 「首先是交通問題。為了興建西九文化區、高鐵站,道路改道引致交通擠塞問題嚴重,同時長時期施工造成空氣污染,對居民也有影響,情況還要持續多久?又例如要加建停車場,但這可能是要花幾年時間去探討的事,短期內點算?可否考慮資源共享?例如用App程式將停車場、咪錶資訊發放予市民?」 其次是少數族裔的治安問題。Alex表示,他就這方面和警方聯絡過,對方答應會加強巡查保障安全。但他認為,香港一直是國際、好客之都,包容各方來客,最重要是大家互相尊重,以及協助他們融入社區。他說:「我們做過調查,其實有七成的少數族裔樂意學習廣東話、中文,因為他們都想融入香港,我覺得只要解決到溝通問題,在資源分配上幫到他們,有誰會想當壞人呢?」 助居民安裝節流器 訪問期間,Alex拿出一個節流器向記者展示。他介紹,原來水務署一直在推行安裝節流器,只需將節流器安裝於水龍頭或花灑上,便能減少用水量。 他說: 「環保方面,節流器可減少水浪費;節儉方面,可以減少水費。但很少市民認識這個措施。於是我們透過社區將政府政策傳開去,不論是基層、中產抑或少數族裔家庭都好歡迎,至今已協助約2000戶住宅安裝節流器。」 另外,幫居民驗窗、驗樓,觀察僭建、消防裝置,也是Alex的專業特質。他覺得,能夠發揮自己專長去服務社區,是備受鼓舞的事。 難忘「山竹」後組織義工清理 去年颱風 「山竹」為本港帶來嚴重破壞,也令Alex印象深刻。他憶述, 「在颱風來臨前,我們已發動會員,通知居民做好防風措施。所以這區好少爛窗,正是預防工作做得好。當時九龍公園、百週年紀念公園、彌敦道、海防道等主要馬路,好多學校都有塌樹,我們組織了約80人的義工隊,自發性、馬拉松式去清理塌樹。」 義工隊既有本地的夾斗車司機,也有少數族裔。Alex形容,這是一次無分彼此為社會付出的行動,令他深深感動,也實踐了他的理念: 「關心社區,和諧共融」。      

地少車多 全城鬧「泊車位荒」

長期任職小型客貨車司機的香港客貨車司機協會副秘書長馮振邦,具有豐富的駕駛經驗。他觀察到,近年全港泊車位嚴重不足,以尖沙咀加連威老道一帶為例,經常可以看到街道兩旁泊滿了車輛,但除了在過了中間一個路口對出有少量錶位外,其實很少是合法的泊車位。 馮振邦向《龍週》記者說: 「特別是近幾年,私家車的數量一直上升,但咪錶位卻沒有相應地增加,反而很多大型停車場都關閉了。」 由於泊車位不多,司機想找地方泊車也較以往困難。馮振邦有時候駕車到加連威老道一帶的藥房、化妝品店送貨,找不到泊位也變得是等閒事。 「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只是想找到一個合法的位置停一會,送完貨就走。但這小小要求也好難做到!」他慨嘆說。 每部車輛少於一個泊車位 馮振邦指出,在此情況之下,司機們要送貨到加連威老道的店舖,幾乎肯定要冒着違例泊車的風險。他無奈地說: 「以我自己為例,最高峰試過一個半小時在尖沙咀收到三張告票,因為根本沒有位給你泊車。但這是你的工作,接了送貨單就得完成它,不可能說因為抄牌就不做。」 馮振邦表示,現在很多私家地方停車場的收費都頗貴,而且每次加價的幅度很大,原因是政府在公眾地方提供的咪錶位少,私家場所在停車場收費方面就打蛇隨棍上,有恃無恐。 馮振邦的經歷,正好是全港司機近些年遭遇泊車難的典型個案。資料顯示,截至去年二月,全港有超過77萬部領牌車輛,而泊車位只有75萬個,即平均每部車輛有少於一個泊車位。近年,違例泊車問題因泊車位不足而日趨嚴重。警方去年就違例泊車事項發出的定額罰款通知書高達201萬張,差不多是10年前的三倍。 面對全城出現 「泊車位荒」,運輸署早前建議在深水埗欽州街及通州街交界興建一個面積約3400平方米的地下智能停車場,預料可以提供約200個泊車位。根據當局的構思,這個全港首個智能停車場將採用 「圓筒垂直升降式」,泊車後由升降機運到車位。 深水埗興建全港首個智能停車場 市建局行政總監韋志成上周發表網誌,透露局方上月也完成地下智能停車場的可行性研究,希望紓解多個地區泊車位短缺的問題。但他認為, 「圓筒垂直升降式」升降裝置有太多限制,如新加坡試過繁忙時間取車要等候超過15分鐘,日常維修保養程序也較複雜,即使日後出現故障,難以還原一般停車場,故市建局有意改用較靈活的 「電子飛氈」系統,並研究在油麻地及旺角引入系統。 韋志成舉例說,德國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和內地南京市一個地下鐵路站的停車場,都使用 「電子飛氈」系統泊車。當用家在停車場入口,利用電子平台登記,機械托盤會自動 「走」去托起車輛,運載到空置車位。 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歡迎市建局的建議,指油麻地停車場大廈即將拆卸,預計減少約700個停車位。若政府不考慮措施增加供應,恐怕日後會出現大量違泊問題,影響區內交通。 葉傲冬慨嘆,油尖旺區泊車位不足的問題長年困擾街坊,自從早年中間道停車場拆卸後,現時只剩下油麻地停車場這個較大型的公共停車場。至於佐敦區,泊車位不足早已導致違例泊車問題日益嚴重。 葉傲冬認為,過去政府是按照下限方式計算泊車位的需求,但經過十年發展,當局發現車位追不上現實情況,在早幾年已經改用上限方式去計算, 「我們期望未來如果有新建築物落成,落後的泊車位數目可以追回來。」 鄭泳舜倡將計劃擴至全港各區 關注深水埗交通大聯盟召集人、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也歡迎政府計劃於深水埗興建全港首個地下智能停車場。他指出,全港違泊罰款的 「牛肉乾」數目去年達201萬張,其中九龍西佔逾51.6萬,為五區之首,區內對車位需求非常殷切;車輛違泊又衍生道路擠塞,危及行人安全等問題。透過智能停車場增加泊車位,能紓緩違泊情況,是正確的方向。 但鄭泳舜坦言,按現時計劃,深水埗智能停車場需興建4至5年,政府需要加快步伐,將建造期縮短至2至3年。他希望深水埗的試點取得成功後,政府可以將興建智能停車場計劃擴至全港各區,以解決泊車位不足及紓緩違泊情況。 挖地泊車成本高 對於當局有意興建智能停車場,社會各界普遍歡迎,但也質疑推行時可能會面臨技術性問題。葉傲冬就指出,油尖旺是一個發展得比較成熟的地區,很多設施都藏在地底,如果要興建一個地下停車場,面對的挑戰不小。 他說: 「因為地下有主要水管、鐵路、電纜等,如果要更改這些管道,花費的人力物力和金錢比較多,所以要平衡更可行性。」 要解決法例、保險兩大難題 除了技術層面,地下智能停車場正式營運前,也需要解決法例和保險等問題。其中,「圓筒式」垂直升降和平面移動式設計,均牽涉汽車升降機及機械泊車裝置操作,受《升降機及自動梯條例》約束,要先取得機電工程署等部門批准,才能使用;至於 「電子飛氈」自動行走,或被定義為一般車輛,受《道路交通條例》規管,政府要考慮所行走的道路條件是否安全,會否對其他場地使用者構成危險。 保險問題也不容忽視。業界人士指出,台灣曾經有智能停車場機件故障,上層停泊汽車墮下,壓毀下層汽車,被車主追討責任及賠償。所以保險要列明保障範圍,釐清停車場營運商、系統供應商及車位使用者的責任。 業界籲更多咪錶設置為半小時 面對泊車位嚴重不足,政府提出不同的智能停車場方案。但按現時計劃,智能停車場需興建多年,對一眾貨車司機來說,短期內如何解決泊車位 「一位難求」才是當務之急。 對此,馮振邦建議,目前街道上的咪錶泊車位分為半小時、一小時和兩小時,當局可以考慮在經常要進行上落貨的街道,於特定時段內把更多的咪錶設置為半小時,以降低私家車司機使用這些短時間咪錶的意向,改去大型商場的停車場,讓商用車有較多機會可用這些合法的泊位上落貨,起到分流作用。…

「關愛」派錢緩慢 街坊心急如焚

去年《財政預算案》推出4000元的 「關愛共享計劃」 ,近來終於派錢,但不少已交申請表的街坊反映至今仍未收到 「申請確認通知」 。有政黨要求當局調派及增聘人員,協助處理市民的申請。 網民反映交表冇下文 4月9日, 「關愛共享計劃」開始向合資格人士發放4000元。連日來,在職家庭津貼辦事處陸續以銀行自動轉帳、郵寄支票或申請人到指定郵局和辦事處領取支票等方式,發放款項。有網民在網上討論區發帖,問 「大家收到4000蚊未?」有部分網民回覆,指自己或親人已收到錢;更有收到錢的網民貼出照片,指查看網上銀行帳戶時,看到一筆由 「Caring and Sharing Scheme」的轉帳的4000元款項。 不過,更多網民反映未收到錢。有人指自己與家人在2月初同一時間寄表申請,家人已收到錢, 「但係我仲未有錢」;亦有網民表示仍未收到申請確認通知, 「3月頭寄出,而家仲未收到通知」。 李慧琼籲調派人手處理 隨着 「關愛」計劃將於本月底截止申請,有未收到 「申請確認通知」的網民心急如焚,擔心表格寄失,遂致電相關熱線查詢,惟一直未接通, 「個熱線長期搵唔到人,衰X過有線hotine」。不少人批評政府安排混亂、辦事效率慢。 立法會議員、民建聯主席李慧琼也指出,最近她落區,發現市民最關心、而且最勞氣的事情是申領4000元事宜。她舉例說,市民A跟市民B在2月上旬同一天、同一地點、同一時間遞交申請表,市民A收到確認短訊已有一段時間,但市民B至今仍未收到, 「他們想自己打電話去查詢是否已收到,政府提供的熱線打了一個多星期都打不通,留言後又沒有回覆。」 李慧琼認為,上述情況不理想,令市民對政府的行政能力大打折扣,呼籲當局調動人手處理,讓已遞交申請的市民安心。民建聯之後約見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事後引述劉指目前由約100名職員每日處理約4萬3000份申請,至上月底仍積壓約100萬份申請。當局將增加一倍人手處理,承諾會在本月底前完成已收到的申請。 5月底未收通知可致電查詢 政府發言人表示,截至4月3日,共收到約260萬份申請,並已向約150萬申請人發出申請確認通知。職津處會盡快發出餘下的申請確認通知,目標是於本月底前就2月及3月內收到的申請發出確認通知,並不遲於5月第三個星期就計劃截止日期(即4月30日)前收到的所有申請發出確認通知。發言人提醒,若申請人於5月底仍未收到申請確認通知,應於6月30日或之前致電38971088,或經電郵(careandshare@wfsfaa.gov.hk)查詢。  

九龍夜冷舖尋寶樂

夜冷一詞來由有兩種說法,其中一種是源於葡萄牙語的 「leilao」 ,意思相等 「拍賣」 。 「leilao」 傳到廈門叫 「lelang」 ,汕頭話再將讀音轉做 「loy-lang」 ,傳到廣州開始叫夜冷;第二種說是夜冷出自 「yelling」 的音譯,即叫價意思。今期《龍週》就介紹九龍四大夜冷尋寶聖地。事不宜遲,快快出發搜購 「珍寶」 。 大福行-見證各行業興衰 大福行在夜冷業界中頗具名氣,植根何文田超過廿載,見證各行各業的興衰。因為每當一種行業走入低谷,行業相關的貨品就會出現在夜冷舖中,貨架只會說 「實話」。 上世紀60、70年代,本港的夜冷店多數售賣傢俬、酒樓用品及工廠機器等。及後在80、90年代,由於製造業北移,便有大量的二手製衣機器出售。近十年八載,因為經濟載浮載沉,夜冷店出現了大型傢俬、寫字樓用具等。近年經歷 「自由行」的洗禮,貨架上卻放滿了參茸海味、藥油奶粉。 大福行的客路亦很廣泛,除涉獵各階層,連外籍傭工也是該店的常客。大福行貨品琳琅滿目,每次去幫襯往往會有新驚喜,實屬最佳尋寶聖地。 地址:九龍窩打老道73號C地舖 譚才記-走進中國博物館 要數夜冷店的老字號,譚才記一定榜上有名。該店所收的貨品都比較中式,踏入舖內,仿如走進一間小型中國博物館。 譚才記除了賣公司貨辦、執笠貨外,還會有很多市面上早已斷貨的物品。該間夜冷店所賣的貨品較為中國風,舖內貨品散落在每一角,但亂中有序,門口會賣一些小擺設,如檀香扇及真絲繡字手帕等;舖中則放售坐地花瓶、陶瓷公仔及景泰藍戒指,手工精美,難怪不少外國人專誠來這裏搜購中國工藝品。 地址:旺角洗衣街175號 恒發-二手廚具老行尊 恒發夜冷在長沙灣區經營多年,專營收購各餐飲業二手廚具等設備,當中以不銹鋼種類為主。該店為了方便顧客,更可安排召喚貨Van即日送貨,服務一流。 另外,為滿足顧客貪新鮮的心理,恒發主理人經常四出收貨,上至老牌廚具,下至咖啡機,鋼料餐盆刀叉,甚至麻雀枱也有出售,貨品由店內擺至店外,目不暇給。由於貨品賣罷即完,變相陳列很快換新,每次入店都有新鮮感,令顧客不禁經常前往發掘寶藏。 地址:深水埗長沙灣道123號地下 聯盈公司-回饋街坊眾樂樂 聯盈公司夜冷在深水埗已屹立40年,主要出售拍賣行和破產管理署清盤店舖的物品,種類繁多,包括各類電器、珠寶、衣服、紅白酒、酒樓物品等。 除了一些貴價貨,聯盈公司亦會售賣賺頭不多如茶葉、鬧鐘等十元八塊的貨品。據主理人小明透露,為顧及老街坊的需要,即使貨品沒有利潤,也會刻意買回來出售,算是回饋街坊多年的支持。 地址:深水埗大埔道244號地下  

勤奮的「城寨」議會新丁 陳凱欣

在九龍城寨出生及成長的陳凱欣,去年11月參加九龍西立法會補選並成功當選。這位 「城寨女孩」 晉身立法會後,除了致力服務全港市民,也希望對九龍城的發展積極發聲。 眾所周知,陳凱欣在當選立法會議員之前,曾經是電視台記者、食物及衞生局政治助理,以及社企的CEO,有不同的工作經驗和人生的閱歷。豈料當選立法會議員之後,她的感受卻是:「做議員比我以前任何工作都難!」 打醫券熱線電話體驗 陳凱欣解釋,以前不論是當記者、政治助理,還是經營社企,自己的工作往往只聚焦於某一個範疇,但當了立法會議員,幾乎所有的政策都要關注,「我緊記自己競選時的承諾,以民生行先,關注得最多的是醫療、房屋、教育政策,但我不能說其他政策都放在一旁,比如國歌法立法我也必須要關注,其他的政策都需要去留意。」 陳凱欣深深感受到議員的工作範疇廣闊,要求議員擁有廣博的知識,於是在當選議員後的幾個月內一直在學習,會見市民,聯繫專家學者,與政府官員接觸、對話,加強對不同政策的了解。即使一些陳凱欣原本已很熟悉的政策,她亦樂於從學習中提升自己的認識。她舉例說: 「我一直關注長者醫療券政策,對這項政策較為熟悉,最近政府檢討長者醫療券政策,社會關注長者對自身醫療券戶口不了解的問題,我就親身打了一次長者醫療券的熱線電話,親身去體驗查詢戶口餘額的過程,這樣我才會更清楚知道這些政策上存在的問題。」 令陳凱欣感到欣慰的是,社會各界都很尊重議員,很願意與議員分享他們對不同政策的看法,這令她可以透過與社會不同界別的見面,學到更多知識。陳凱欣覺得,議員的工作就是邊做邊學,她一直記住 「終生學習」這句話,提醒自己要不斷學習, 「我做了三個多月議員,接觸過教育界,聽他們講特殊教育,講過度活躍症兒童,以前當記者時,雖然也有接觸過,但了解得比較表面,現在要做政策建議,必須更深入地了解,多聽意見。」 為九龍城發展發聲 陳凱欣出生於九龍城寨,十分熟悉九龍城區,在訪問中也自然而然地談到該區。她表示,眼見九龍城的舊區發展未如理想,希望在議會工作中向政府提出好的建議,促進九龍城的發展。 陳凱欣說: 「我小時候看到的九龍城和現在有很大的轉變,沒有了機場,有很多土地可以用,但未得到善用,現在見到很多牙籤樓,還有很多唐樓。相對於現時的城市發展,九龍城這個舊區真的可以有更好的規劃發展。」 陳凱欣指出,自己的任期雖短,但仍然想就九龍城的發展發聲,「當然很想保留九龍城好經典的地方,城寨衙門要保留;九龍城街市很旺,要考慮如何活化它;九龍城現在沒有了機場,要考慮重建,當然也要考慮山脊線,要讓居民可以看到獅子山的景觀……。」 暫未考慮加入政黨 陳凱欣以獨立人士身份參加去年年底的補選,現在仍然是無政黨背景的議員。她接受《龍週》訪問時透露,不止一個建制派的政黨曾向她招手,但她暫未考慮加入政黨。 陳凱欣解釋,明白有政黨在背後支持的好處,但現階段她希望能更深入地了解不同的政黨。她說: 「在競選過程中,多個建制派政黨都將最好的政策建議給了我,他們有些熟基層,有些熟中產,可以說各有優勢。但我自己剛剛從政,做了議員只有幾個月,未來如果有理念和政見脗合的政黨,大家都覺得同路而又想一齊走未來的路,才會考慮加入政黨。」    

黃永威 積極推動 智慧社區

「 『太陽能巴士站柱』 由太陽能供電,燈泡透過自動感應,因應天色變暗而亮起,環保之餘又方便到乘客,希望九巴未來在較少街燈的巴士站可多加設。」 本港有很多社區幹事,但像在深水埗新填海區服務的黃永威這一位智慧社區的積極推動者,恐怕是少數之中的少數。 喜歡街坊們稱呼他為Ray的黃永威,是一位風趣、幽默的企業顧問,平時的工作專為各大小企業解決疑難雜症,提供顧問服務。他經常教授企業如何運用創新科技,提高公司效率。 任企業顧問 教授創新科技 在社區服務中,Ray同樣走在生活科技運用的前線。他敏銳地提出,香港需要大力發展智慧社區,讓市民可以依靠新科技改善生活的品質。 小至家居使用的慳電膽,以及各種家用電器的組合搭配,大至政府的全港性創新科技政策的建議,都是Ray關注的事項。他時常向街坊發放各種創新科技的小點子及各類最新的生活資訊,同時也會透過區議會和其他渠道,向政府提出發展智慧社區的建議。 Ray認為,政府可以在兩方面促進智慧社區建設,一是提供優質而免費的公共wi-fi網絡,讓市民不用擔心數據量超標,可以暢通無阻及隨時隨地使用手機網絡。政府試驗中的智慧燈柱計劃正是一個建議,除了收集數據改善交通,還預留了空間提供免費wi-fi訊號。 倡整合社區服務手機程式 二是整合社區生活服務的手機運用程式,提供多元化服務,如社區公告、設施預約、線上購物、交流平台等。Ray指出,內地不少住宅小區已有公司推出類似相關程式,台灣新北市政府亦有推出的 「新北智慧社區」服務系統,主動帶領社區智慧化。 他說: 「透過這兩方面的提升和改善,就可以讓市民們安坐家中,點指手機就可以處理社區大小事,不用再花額外時間,讓社區生活變得更方便。」 從社會整體發展的角度看,Ray認為科技發展會推動社會的發展變化, 「AI發展帶動新經濟,新思維、創科、小服務型公司將會是未來的方向。創科某程度上可以成為普及而高回報的工作,上至90歲長者到小學生,只要有小點子,利用網絡很快就可建立生意。政府在建設智慧城市時,亦要鼓勵這種新經濟的模式。」 助海盈邨居民安住新居 位於深水埗新填海區的海盈邨,是新的公屋。從屋邨落成到居民遷入,Ray都處處提供細緻的服務,協助街坊很快適應到新社區生活。 早在去年8月,當海盈邨剛建成、預派公屋單位的時候,Ray已組成義工團隊在邨內向居民提供服務,包括拍攝短片介紹屋邨的各類資訊,令剛獲分配到海盈邨的市民可以很快地了解屋邨及社區內各項配套設施。 居民新居入伙後,Ray與義工團隊又立即出動,解答街坊各方面的查詢,以及提供入伙迎新包和借出驗樓工具,幫助他們盡快地安頓下來。 海盈邨建成後,區內的交通配套亦備受街坊關注。就這一個議題,Ray則與深水埗區議員梁文廣一同視察社區,多次與政府部門及九巴公司會面,反映居民的需求,讓社區有更完善的交通配套。    

蔡梓銘:妙法祛濕.順應天氣病自去(上)

香港位處沿海地帶, 「濕氣」似乎成為了一個永恆話題。有人說食辛辣的可以祛濕;也有人說拔火罐可以祛濕;更有不少人會自行煎服坊間的祛濕茶。其實一問起 「濕」究竟是什麼?怎麼來?怎麼走?這就難倒不少人了。 「濕」其實是中醫的一種形象化的體現,泛指身體裏的任何一部分的病理性水液。有人會問,濕會令我水腫嗎?會。但不只如此。一般人想要知道自己有無較重的濕氣,只需留意:一,起床時自我困倦的程度。檢視自己會否睡眠時間雖然充足,但仍然得不到精力充沛的感覺;二,如廁時大便的稀溏程度。會否大便較平日臭穢,或時常有拉不乾淨,甚至一天要拉數次才安心的感覺;三,洗漱時,觀察一下自己的舌苔。正常以淡紅的舌頭、薄薄的一層白苔為佳。當發現自己舌苔膩或白厚,看起來滑而濕潤,這就是濕的表面徵狀。 不論何種的祛濕方法,都能分為發汗祛濕或從二便祛濕。因此食辛辣食物時有助發汗,確實能祛除位於身體表層的濕氣,換言之勤加運動也是同理。這種微微發汗對濕氣引致的水腫也有幫助,但過度發汗就會傷及身體。本來在身體表層的濕,也可因身體日久失修、缺乏運動等等原因,而從表面透往深層,引起各種各樣重、滯、倦、困、痛的疾病。 至於濕在深層,又應當如何解救?拔火罐又有效嗎?我們且看下回分解。 蔡梓銘:香港註冊中醫師

何啟明:重整校本管理方針 責任在於教局

近年,本港不時發生學校行政失當事件,同時在缺乏獨立溝通、投訴機制的情況下引發不少混亂的情況;及至早前亦發生一宗類似的事件,而且多日以來仍在社會持續發酵,並對 「校本管理政策」的疑慮推至一個高位,無他,此政策致令教育局以獨立、靈活、自主為由,對學校一切的內政放任不管,以至諸般陋弊叢生。 觀乎現時 「校本管理」政策的實施情況,實為教育局造就無為的態度,以此作不干預校政為理由,令政策出現多種漏洞;事實上,自主靈活不代表無政府狀態,局方眼見諸多弊漏亦無動於衷,教人情何以堪。 事實上,教育局對於這個問題實責無旁貸,惟局長接受傳媒訪問時僅提到,對於早前發生的事件,局方只會在最終結果與校內部分人的意見有出入,才會視乎情況介入,而且強調今次調查委員會的可信程度高,但無就社會熱議的論調作什麼驚天動地的言論。 為此,筆者早前就教育局的角色上與教育工作人員總會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求教育局重新檢視自身的監察角色,正視 「校本管理」政策引申出來 「諸侯割據」的局面帶來的缺失。若要重整現時部分學校因「放任」而叢生的問題,首要任務是教育局應作監管角色,定時檢討,並就現有體制作出相應調整,繼而從投訴機制着手。局方應改變現有的投訴方式和渠道,並建立一個獨立於校長、法團校董會、辦學團體的機關,處理關於前線教師的求助。 雖說,在 「校本」宗旨下對學校下放相應權力,令他們得以自主、靈活而獨立;然而,教育局亦應負起最大監察的角色,實施相關相互溝通、投訴機制的指引,並應直接處理有關各教職員在人事、聘用、待遇上的求助。其實,最好的做法是考慮為處理教師問題設立專責部門,由相關人員接聽求助熱線、會見老師、調查小隊三方面組成,確保投訴機制獨立。 如果,局方認為開設獨立機構對他們來說是件苦差,那麼,筆者建議他們應從法團校董會方面入手,事關校董在學校充當相當重要的角色,故局方應加強有關培訓,除了現時的校董培訓課程,實從實際層面進行培訓,更切合《教育條例》、《教育規例》或《資助則例》,讓學校各個層面均得到全面、公平發展;同時設立定期開會檢討校政的機制,應增加開會次數,由現時一個學年內最少三次會議改為達標數字,並將每次開會的會議紀錄上呈教育局。 說到底,推動任何政策的前提下並無一個所屬的領導角色,便容易出現 「群龍無首」的情況,推動時更會鬆散無序。故此,教育局實應重新檢視自身在校本管理政策下應扮演着何等角色和戲分,如何重整政策引申出的紕漏。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梁蘇記遮廠 情牽香江 百年傳承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香港社會物質生活沒有今天般豐裕,雨傘主要靠人手製造,價格相對較高昂,大眾並不容易負擔。若遇到雨傘損壞了,多會交給造遮師傅修補重用。位於深水埗的梁蘇記遮廠,是香港的經典品牌,承傳着百年的造傘歷史。 ‧遮廠的百年歷史‧ 梁蘇記遮廠於1885年成立,由梁智華老先生於廣州創辦。梁老先生原是 「收買佬」,有次在維修時發現洋傘不太難製造,毅然自行生產, 「梁蘇記」自始創立,可謂生產洋傘的首位中國人。為求造出真正洋傘,原材料都由外國進口。 1920年其 「黑長遮」陸續在中國流行,亦因為以鋼骨製造洋傘和以永久包修,贏得街坊信任。 香港第一間梁蘇記於1941年開業,設於港島德輔道中,由第六子打理,其時 「縮骨遮」只屬高尚人士所擁有。1944年在九龍上海街開設第二間分店,亦是第一間九龍分店,由現時的第五房經營。六、七十年代,全盛時期的梁蘇記在粵港澳三地先後開設了十五間分店,產品行銷海外。日本侵華期間,梁老先生因年事漸高,遮廠業務也一分為三。廣州眾分店於1949年後陸續合併。第三代傳人梁春發英國留學回港後兼營祖業,在1986年開業百年之際,宣布結束港島區業務。在報章刊登結業消息的三天期間,店內庫存的手工洋傘被市民搶購一空,相信就是港人對老店的一份深厚感情。 現時梁蘇記只剩下全港唯一一間、位於西九龍中心的門市。原在上海街公園的分店是舊址,因興建港鐵被迫結業,而新蒲崗店就因工廠北移而結業。1994年,第五房的第四代傳人梁孟誠曾赴英國任傘具學徒,學成歸來後在深水埗區重整旗鼓,在八十年代接手經營青山道老店,及後遷到西九龍中心。他致力改良梁蘇記的造傘技術和設計,又實行訂造服務,以吸納較年輕的顧客。梁蘇記雨傘的特別,在於購買時可自由選配鋼骨、傘布用料等功能。 ‧秉承祖訓與時並進‧ 在開業之初,梁老先生於店內掛着兩個鏡匾,一面寫有 「如不合意,原銀奉還」,另一面則寫有 「永久包修保用」,贏得了坊眾的信任。當時雨傘都有非常巨型和重的特點,目的就是要耐用。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市民生活漸富裕,對生活必需品的需求殷切,造遮修傘行業曾有蓬勃發展。可是,八十年代工業起飛,卻因生產工具進步致價格下降,加上售賣點漸轉為百貨公司,老店舖經營得愈益困難。 梁蘇記的出品,與國術牽上關係。1991年上映的香港電影《黃飛鴻》中,李連杰使用梁蘇記傘遮作武打兵器,令俗稱「黃飛鴻遮」傘身堅固的形象更深入民心。甄子丹在拍攝2015年香港電影《葉問3》時,也用上相同款式,亦令年輕一代一睹傘身風采。 現代社會,用機械製的日本雨傘大量進口,而且售格廉宜,人手造的雨傘自然難與之競爭。歷經百年的梁蘇記,仍堅持人手製造、鋼骨設計、永久保用的祖訓。   ‧一把傘一份情與港人風雨同路‧ 從前,為求雨傘較耐用,不時修補,造傘的物料會用最好的。時至今天,一季可能已換上數款雨具,快乾而輕巧的物料最為流行。時移世易,梁蘇記的雨傘由最初的長身直遮,演變出縮骨遮、三縮遮,較細巧的六縮遮,連遮骨也分鋼架或碳纖架,可見社會潮流一直在變。梁蘇記遮廠的故事,也啟發了香港資深劇作家杜國威編寫一齣滿載溫情的舞台劇《人間有情》,敘述了遮廠歷代人的堅毅不屈精神,正正代表每位迎難而上的香港人,還有我們獨有的 「人情味」。

普通話研習社 培育逾40萬人次

97回歸後,本港坊間湧現了大大小小教授普通話的教育機構。在眾多機構之中,不得不提香港普通話研習社。該社成立40多年來,學員人數已超過40萬人次,為本港推廣普通話作出了重要貢獻。 「身為中國人不懂得自己國家的語言很慚愧,所以我們大學畢業後走進社區義務教普通話,願望就是推廣普通話。」普通話研習社監事會主席兼創辦人之一許耀賜接受《龍週》專訪時,娓娓道出他與大學同學譚兆彰共同創辦研習社的歷程。 港大生創辦 成立40多年 1970年至1972年,許耀賜和譚兆彰就讀於香港大學理學院。當時學界正處於火紅的年代,學生熱愛祖國,主張 「放眼世界、認識中國、關心社會」。二人認為,身為中國人懂得講普通話是理所當然,於是積極在校園推廣普通話。 許耀賜和譚兆彰畢業後,投身社會工作,繼續利用私人時間義務向醫院、銀行等不同機構的人員授課。後來,他們與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在1975年組成 「香港國語研習社」,在香港大會堂一個會議室開辦第一個正式對外招生的 「基礎國語班」。 1976年9月,研習社在九龍城聯合道租了一個住宅單位,終於有了正式的社址,並更名為 「香港普通話研習社」。許耀賜憶述,最初香港社會普遍用台灣的注音符號來教授普通話,而且還未流行 「普通話」這叫法,因為會被標籤為左派, 「但其實我們的動機很簡單,就是推廣這個民族語言。」   為內地文化人士搭建平台 研習社自開辦以來,都是由老師自行設計課程,也有自己出版的課本,課堂內容則分為大課和小組討論。 「我們有本地老師和北京老師,前者就像我這樣,主要教語音,因為我們本地人比較了解同學在發音上的困難,後者則教授課文。」許耀賜說,以前要求比較寬鬆,像他來自理科背景、又沒受過正式普通話教學訓練的也能教普通話,但現在的師資要求則嚴謹和規範很多,要具備相關資歷才行。 研習社主席冼錦維則表示,以前本港有一批來自內地的知識分子,個個系出名門,畢業於內地著名學府,可惜來到香港後,學歷不獲承認,無法學以致用,甚至為了生計而要從事較基層的體力勞動工作, 「我們正好提供了一個平台,讓這些文化人士來教普通話,讓他們發揮所長。」 冼錦維表示,這樣的內地老師人數大約有1000人。隨着香港回歸祖國,普通話日漸受到重視,本港各大專院校紛紛開設普通話課程,對內地普通話老師需求殷切,研習社正好儲備了這樣一批普通話教學人才。 倡公務員招聘加普通話考核 研習社發展至今已有自置物業作為社址,地點位於旺角,交通方便,環境寬敞舒適,但近年港人學習氣氛似乎已不及以前濃厚。對此,許耀賜坦言, 「回歸後有過一陣普通話熱潮,但在最近十年減慢下來。」他透露,目前研習社處於虧蝕狀態,其中一個原因是現在學普通話的渠道多了,很多學校亦自設有普通話課。 普通話研習社副主席麥淦渠是退休公務員,他認為普通話學習氣氛減弱,跟政府和整體社會的重視程度不足有關,如擁有普通話技能無助於公務員升遷。他建議將來公務員綜合招聘試可加入普通話考核;當局亦應進一步推動普教中,增加學生接觸普通話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