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金.國峯樓齡新 入場費730萬

御金.國峯位於油麻地友翔道,位置稍偏遠,但勝在樓齡新,現時入場費萬元,在同區來說不算高。 每月買賣成交稀疏 御金.國峯的買賣成交一直不多,7月踏入首兩日,市場未錄得任何成交個案。美聯物業聯席區域經理何煒斌接受《龍週》訪問時指出,屋苑每月平均買賣成交宗數僅一至兩宗,因其位置離鐵路站較遠。世紀21中華物業營業董事司徒永權接受《龍週》訪問時補充說,御金.國峯附近配套設施不夠,本身商場店舖選擇不多,人流少,亦是成交少的原因。 司徒永權表示,目前御金.國峯買賣盤約有150個,標準單位叫價介乎730萬至5800萬元,實用呎價約介乎 17000 至 30000元。最平叫價單位屬於6座高層F室,實用面積323平方呎,以730萬元計算,實用呎價22600元。以上車盤來說,御金.國峯樓價在區內不算高。 至於在租務市場方面,他表示,現時屋苑租盤約有50個,標準單位租金叫價約介乎17000至58000元,實用呎租介乎44至50元。 樓價租金料穩中向好 雖然近期樓市稍為放緩,但地產代理預期未來屋苑樓價和租金走勢穩中向好。司徒永權表示,儘管近期政治形勢不明朗,市場觀望,整體市況一般,但業主先前以較平價購入單位,故不願減價。他續稱,市場已消化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估計至年底樓價微升2%至3%。 租金方面,他說,與同區其他屋苑相比,御金.國峯的租金水位算平,一房單位租金約2萬元,在附近九龍站未必物色到同類單位,而且不少租客來自環球貿易廣場內的公司,客源平穩,故預計至年底租金升5%。 何煒斌則表示,屋苑一直買賣交投不多,樓價升幅不大,預期至年底樓價平穩。他又指,租務市場一直供求平衡,故預計至年底租金平穩。 細單位佔半數 御金.國峯位於油麻地友翔道1號,由6幢樓宇組成,呈現L字型排列,樓高29至32層,共有740個住宅單位,於2013年落成。其中, 323至665平方呎的細單位佔整個屋苑一半。 景觀是屋苑另一個賣點。司徒永權指,5座25樓以上的A、B室,以及6、7座25樓以上的A、B、C和D室可遠望維港景致,但未來附近高鐵站發展商業項目,故部分單位的維港景未必有保障。 另外,屋苑設有住客會所,設施也非常齊全,包括有30米長的戶外泳池、室內泳池、兒童遊戲室、桌球室、視聽室、遊戲室、戶外燒烤場、模擬高爾夫球練習室以及健身室等。 附近配套設施輸蝕 御金.國峯設有兩層高商場,但商場內營業的店舖不多,只有數間零售和食肆店舖,另有數間店舖為學習中心,單靠商場顯然未能滿足日常生活所需。若想購物消費,便要乘坐屋苑免費專車前往奧海城。若要買餸,就要步行約10分鐘前往油麻地街市。 屋苑附近交通方便程度一般。雖然鄰近的西九龍站巴士總站提供多條巴士線前往港九新界,但屋苑距離鐵路站稍遠,柯士甸站是較近的車站,由屋苑步行前往約需數分鐘。不過,鄰近文昌街公園是休憩的好地方,旁邊為寵物公園,喜歡飼養寵物的人士不妨攜帶寵物到這裏散步。

丁健華 發揮教育專長 服務太子居民

身為教育機構總監的丁健華,在10多年前就開始參與地區工作,並於2015年當選太子區區議員。他明白到不同地區有不同的需要,冀在傳統名校林立的九龍城區發揮自己教育方面的專長,服務街坊。 提出建議 紓緩交通擠塞 熟悉教育議題的丁健華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指出,太子區的樓齡普遍為30至40年,居民除了面對樓宇維修及法律方面的問題,還需要面對居於學校區所衍生的交通問題。不少家長以私家車代步,駕車接送子女,導致區內交通在上學及放學時段特別擠塞,街坊備受困擾。 由於多年從事教育工作及接觸家長的經驗,丁健華深知學校對家長有極大的影響力,所以他出任區議員後,向區內學校提出一些紓緩交通擠塞的建議措施,例如分時段返學,避免私家車集中在同一時間駛進區內或停泊於校外;以及鼓勵學生乘搭交通工具。 在丁健華的主動協調下,區內一些幼稚園開始調整返學措施,採用分段上學的方法作分流。現時區內交通擠塞情況比丁健華上任前有了明顯的改善。 迎難而上 解決水浸問題 九龍塘地區的另一個問題是水浸,每到雨季,道路往往水浸及膝。丁健華舉例說,九龍塘一間學校入口處水浸近20年,但校方及家教會卻一直找不到無法疏水的原因,在雨季時水浸部分水深更可達一尺,學生需行獨木橋出入學校,造成嚴重不便。 在接獲求助後,丁健華協調不同政府部門正視及處理學校水浸問題,但部門的官僚態度,推嚟推去,無視師生的安全,令丁健華更有決心要徹底解決問題。及後,他鍥而不捨的迫令各部門,發現渠內堵塞的原因是,其中長滿樹根而無法疏水,及進行一個擴闊沙井小工程,就可以得到徹底解決,多年水浸問題,由他解決了。 一個簡單的工程,卻要學生苦等20年,眼見學生需要澗水返學,不無痛心,切切實實讓他明白, 「大家行多一步就可以解決問題,但行少一步就20年。」這件事也增強了丁健華服務市民的決心, 「無論個案有幾大難度,都一定要徹底解決!」 服務街坊 無分貧富 太子區的街坊大多介乎於中產至富豪階層,但丁健華仍盡心盡力服務每一位街坊,無分貧富。他說: 「建設更好社區,無論是面對露宿者,抑或富豪,其實都係平等的。」這也是他作為區議員、服務地區的宗旨。 最近,丁健華接獲區內居民投訴,指一名露宿者霸佔窩打老道天橋底的官地大半年,影響社區,要求盡快驅走他。但丁健華深知露宿者問題並非單一的事件,他們的出現背後是反映社會有居住問題,即使把露宿者趕走,他們亦會另覓新處,造成社會的負擔。 所以丁健華在收到投訴後,選擇了向各政府部門尋求協助,亦邀請社會福利署介入,先了解該名露宿者的背景及需要,邀請民政事務署協調各部門,最終聯同衛生署、地政署、警務處等部門,成功處理該露宿者的居住及健康問題,達至三贏局面。  

關浩洋 由「抗拒」到用心 不一樣的區議員

低調幕後做事 獲點醒參選 Roger服務於土瓜灣馬頭角區,《龍週》記者邊隨他巡區,邊聽他介紹區內環境,其間遇上不同的人,有店舖門前井蓋凸起的老闆娘、有屋宇署人員、有街坊,幾乎每位都會與他討論區內情況。雖然訪問會中斷,卻更令人感受到Roger對該區的熟悉與街坊對他的信任。萬沒想到,當初他其實並非一心要當上區議員。 2005年大學畢業後,Roger經朋友介紹成為了時任區議員李蓮、李慧琼的議員助理,這是他第一份工,也是他長達10數年社區服務之路的開端。 「我讀電腦出身,面對的是死物,但工作是要對人,所以要自己去認識社區更多,這是一種鍛煉。」他說。 日復日的社區工作,他自覺工作性質與區議員無大分別,並未想過走到幕前, 「我用『抗拒』去形容,不是因為討厭,而是當時我不太想拋頭露面,覺得低調隱於幕後都一樣呀!」 不過兩位前輩慧眼識少年,認為年輕人既有一顆服務社會的心,為何不更宏觀服務社區,幫助更多人?一言驚醒少年郎,才有了今日的關浩洋區議員。 身份的轉變,讓Roger在為居民反映意見時具更大的力量。 「地區服務不能只靠一套方式,要有不同理據、角度,先要說服到求助者、再到政府,令多方面的人信服,才能開展工作。」這是他累積了10多年的經驗。  無懼社會紛爭 一心為地區 馬頭角區屬舊區,環境衛生、樓宇復修、內地廉價旅遊團等都是該區當前的重要議題,多年來處理社區大小事務,Roger的難忘事許多,遠至09年馬頭圍道唐樓倒塌,在現場見證生命脆弱,推動舊樓復修;2017年長寧街餐廳發生爆炸,協助死傷者家屬渡過難關;再到近期區內酒樓結業後只經營團餐,花多月時間與業主、租客斡旋後終獲答允重新做回街坊生意。 Roger形容,區議員的角色就似是橋樑,連繫居民、法團、政府等不同的社會持份者,協助他們達成更有效的溝通。 不過,當前社會氣氛抑壓,紛爭不斷,對社區工作有否影響呢?Roger坦言影響是全港性的,即使是一貫支持他們工作的街坊也會有疑問,部分更會比以往更直白表達情緒。對此,他強調更要做好本分,「區議員本身就應『以區為先、以民為先』,政治事件會令人有壓力,但也不能為政治表態而忽略區務,民生是最重要的!」 冀年輕人重拾希望 Roger今個月將迎來第37個生日。過往Roger一直積極參與和推動青年事務,對於近期年輕人對社會表達的不滿,他頗有感觸, 「他們太快將香港定性為無希望,我們不應太快否定香港的未來。」 Roger認為,若大家重視香港未來,更應撇除政見,創造更多發展空間,同時他也期望政府可以充分回應各方聲音,為年輕人提供發展機會。

觀塘:扶手電梯無故全封 居民上落不便

觀塘秀茂坪邨居民曹女士早前向《龍週》投訴,秀慧樓、秀裕樓外面兩條扶手電梯無故全封,居民迫於無奈下只能行旁邊的樓梯,惟樓梯頗窄,上落的街坊又多,擔心長者、行動不便者及小孩上落有危險,斥房屋署安排不當,促盡快恢復扶手電梯的運作。 張培剛斥房署閉門造車 當區區議員張培剛接受本報查詢時,譴責房署閉門造車,指自己於六月上旬回辦事處時見到扶手電梯搭棚,詢問下才知道房署要更換天花燈膽,更需時兩周。他隨即向房署反映,要求先進行一邊工程,又要求管理公司在樓梯附近派工作人員協助有需要人士上落樓梯。其後管理公司接納張培剛的建議,先開放其中一條電梯供街坊使用,以減低對街坊的影響,而工程進度亦比預期中快,僅花約一周便完成。 張培剛斥房署無事前通知議員及街坊會進行工程,認為同時封兩條電梯,一次過換燈膽的做法擾民,冀有關部門在應對類似問題前先與議員及市民溝通。  

黃大仙:重鋪鳳凰區老化路面 保障行人安全

住在黃大仙鳳凰新村的居民劉女士早前向《龍週》投訴,鳳凰區的街道嚴重老化,地面凹凸不平及出現破損情況愈加嚴重,不時出現行人絆倒的意外,要求政府部門盡快解決。 楊諾軒向路政署反映意見 該區社區幹事楊諾軒表示,較早前他在區內進行問卷調查,不少街坊也反映區內部分位置地面破損較為嚴重,例如飛鳳街與雙鳳街交界、鳴鳳街與雙鳳街交界及鳳德道,對行人造成很大不便。 有見及此,楊諾軒馬上去信路政署,要求對區內行人路進行維修工程,並得到部門積極回應,迅速在上述地點進行填補工程,以保障行人安全。  

觀塘:啟業邨啟泰苑 鼠患嚴重

慈雲山6月28日新增一宗大鼠戊型肝炎個案,令人擔心鼠患問題日趨嚴重。住在九龍灣啟業邨啟賢樓的街坊湯先生日前向《龍週》投訴,啟業邨內有一個大排檔,懷疑因此而多了很多老鼠出沒,擔心有鼠患問題。 歐陽均諾派發老鼠膠 觀塘區區議員歐陽均諾證實,近來接獲很多啟業邨和啟泰苑的居民投訴,指邨內鼠患問題嚴重,老鼠不僅在2樓和3樓低層出沒,就連10多樓高層也出現鼠蹤,反映區內鼠患十分嚴重,很多居民都擔心感染大鼠戊型肝炎。他已去信房屋署和食環署反映有關情況,希望當局加強清潔附近渠道,清理渠口附近的雜草。 歐陽均諾續指,他的辦事處也準備了大量老鼠膠免費派發給街坊,希望可以齊心合力杜絕鼠患。街坊如果有需要老鼠膠,或想以備不時之需,可到其辦事處領取。  

南北連接九龍沙田古道-黃大仙沙田坳道

位於黃大仙區的沙田坳道(Shatin Pass Road),是一條屬南北走向的道路,總長度為7.6公里。其南起彩虹道黃大仙警署附近,中途以龍翔道分隔但兩者不能互通,北端通往位於慈雲山以北山坳。 黃大仙區發展與沙田坳道 沙田坳道是十九世紀英國駐港英軍所建立。1939年,港府為改善黃大仙區交通不便問題,興建了沙田坳道和飛鵝山道,以連接啟德濱、蒲崗、竹園及沙田坳。至1953年底石硤尾木屋區大火,促使港府興建公共房屋安置災民。其間,黃大仙區也有不少新村建成,例如正街早年是一條泥路(今黃大仙中心旁),後來向北伸展至沙田坳道。1949年後內地難民不斷湧入並在泥路兩旁搭建小型房屋。1957年前,黃大仙廟、竹園村、鳳凰村的後方都是高山。竹園村在1949年前人口疏落,當時黃大仙警署至黃大仙廟仍是一片梯田,今龍翔中心位置是農民種菜地方,警署側的親仁街是小泥路,向北通往觀音山。這是昔日山上村民通往九龍城區的重要通道。 1957年,港府開始首階段的發展,將大園區、警署前方、練靶場納入發展區,龍翔道和黃大仙廉租屋和徙置區陸續興建,先後徵收竹園、隔坑、沙埔、打鼓嶺等村的土地和房屋,正街亦於1957年併入沙田坳道的一段,自此黃大仙區的景觀也慢慢地改變。 黃大仙區與沙田區是以沙田坳道為分界,分界線位於法藏寺往前行約750米處轉彎位置(沙田坳道400號)。沙田坳道是九龍區之中較受遠足人士喜歡的山徑之一,既是麥理浩徑其中一部分,北達大老山及馬鞍山、獅子山郊野公園,也是衛奕信徑及麥理浩徑其中一個交匯路段。沿着山徑前行,可飽覽優美風景,包括獅子亭、觀音廟等。站在沙田坳道的觀景處,即位於沙田坳道與扎山道交界處,可鳥瞰整個九龍半島,以至維多利亞港、部分港島區和鯉魚門等地。 沙田坳道的周邊地帶 沙田坳是觀音山和獅子山中的山坳,附近有幾條鄉村,例如十二笏村、茅達村、觀音山村等。昔日曾是沙田及慈雲山居民往來的必經之地,多以運送農作物和拉牛等為主。至二十世紀初,九廣鐵路和大埔公路先後開通,沙田坳的通道逐漸式微。現時多為行山人士的路徑與休憩地點,或是到山上參拜觀音廟。現在的沙田坳洗手間後方山坡上,早在1936年曾設立一間沙田坳警署作防衛用途。日本侵華期間,英軍服務團及東江縱隊曾攀上獅子山和慈雲山一帶進行高空拍攝以鎖定空襲啟德機場和其他日軍設施。據1936年香港英軍防衛地圖顯示,當時「Temple Hill(慈雲山)」附近就是沙田坳警署。警署已拆卸多年,現時只餘下沙田坳道步上石級。 半山上的廟宇 不少九龍區廟宇都廣為市民熟識,例如坐落沙田坳道的法藏寺,始建於1948年,至今已超過70年歷史。由於地處偏僻,若非拜佛或行山,平日較少人專程到此一遊。法藏寺依山而建,坐北向南,供奉三寶佛,按傳統分開三進建築,分別為哼哈殿、天王殿和大雄寶殿,每年定期舉行大小法會。 沙田坳道由竹園經過沙田坳邨、直達沙田坳附近一帶,最後在大老山山腰與扎山道和飛鵝山道相接。九龍區最斜道路之一,莫過於是沙田坳道位於竹園道至慈雲山道的一段,其最高斜度為1:5。據香港政府地政總署的資料顯示,沙田坳道名為 「沙田㘭道」,路牌亦按此印製,但坊間多常用 「坳」字。今天,沙田坳道仍是貫通九龍區的重要道路。

馬軼超 不畏強權 服務街坊

人稱 「馬仔」 的馬軼超,在觀塘康樂區服務街坊逾12年。但原來他從政的經過和一些明星進入娛樂圈不無相似。初期,馬軼超一心只想協助一位欲參選區議員的朋友做地區工作,惟朋友在2007年突然放棄參選,他無心之下代為參選。 馬軼超笑言,相比起其他一早積極籌備、打算參選的社區幹事,自己落區的時間較短,加上許多前輩均參選兩次才當選,當時自己 「一take過」確是有點 「僥幸」。 話雖如此,《龍週》記者訪問馬軼超當日,下着綿綿細雨,不時有街坊到馬仔的議員辦事處避雨及閒聊,更有街坊帶來家鄉小吃互相分享。細問下,馬仔在服務康樂區的十多年來,已與街坊建立深厚感情,他們閒時均喜歡到他的辦事處聯誼。 現時,馬仔的辦事處彷彿已成了不少街坊的另一個家,馬仔在他們眼中亦非僅僅一名具親和力的區議員這麼簡單。而馬仔口中的 「僥幸」當選,也是他謙虛不自滿,默默耕耘的成果。 關注升降機問題逾11載 事實上,服務街坊一直是馬仔的抱負,他早在03年就協助別人進行地區工作。06年,他搬到功樂道居住,開始參與當區社區工作;去年搬屋也選擇 「家住本區,服務鄰居」,僅由功樂道的一端搬到功樂道的另一端。 提到康樂區這個選區,馬仔形容簡直是香港的縮影,貧富懸殊極大,「富至身家幾十億,窮至七個人住7、80呎單位皆有」。而貧富之差距也令兩個階層的訴求大相逕庭,如富豪較關注小巴班次脫班問題,基層的訴求則圍繞大廈管理及清潔,而且需要較多關懷。故馬仔平日會花大量時間家訪,以了解居民的需要。 值得一提的是,馬軼超任內特別關注功樂道升降機及行人系統不足問題,在過去11年多番就這問題與政府部門周旋,爭取升降機可以連接功樂道至牛頭角地鐵站,方便街坊。 當局終於在2014年進行可行性研究,於2017年諮詢至今,馬軼超將許多街坊的意見向路政署反映,政府亦從善如流按意見調整方案,將原興建升降機位置從聯安街調整至花園大廈畫眉樓和玉蓮台之間。 另一方面,功樂道至康利道的升降機及行人系統也已納入政府工作計劃之中,將來功樂道和康利道樓宇將變成地鐵上蓋物業。 唯一跟進流鶯議員 馬軼超自言自己是區內唯一一名跟進流鶯的議員,曾在觀塘區議會上提出關心區內流鶯熱點資訊,竟惹來一眾議員嘩聲四起。 馬軼超解釋,不斷收到街坊投訴區內太多流鶯出沒,對居民尤其是小朋友造成滋擾,直指 「唔明點解冇人跟進,可能怕黑社會」。 但馬軼超不畏強權,直言即使收過不少恐嚇電話,恐嚇知道他的住址,也本着盡心盡力服務街坊的抱負,去信要求警方解決問題,務求還市民一個安樂的環境。 三孩之父 珍惜家庭 馬仔有三名孩子。閒談中,馬仔提到經常要參加區內法團會議和各種IT專業界別、地區社團、鄉會等活動,都會很晚回家。最近一次晚上,他出席大廈法團委員會會議,將近11時才抵家,映入眼簾的是細仔還在等他的畫面。 說到這裏,馬仔不由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形容三名子女是他工作的動力,幸好有太太悉心照顧,讓他可以放心在社區事業奔馳。

陳安泰 不談政治 只做實事

「不談政治,只做實事」 ,是黃大仙區議員陳安泰的座右銘。雖然近年本港社會愈趨政治化,即使民生事項亦難以幸免,但對陳安泰來說,改善區內居民的生活環境,遠較一切政治利益更為重要。 一人一信投訴行動 消除屋苑非法活動 在黃大仙區天馬苑居住逾30年的陳安泰,自從上世紀90年代成為該區區議員後,一直堅持做好實事,關注區內的各項民生事務,例如跟進天馬苑商場問題、解決區內鼠患、擴闊行人道、聯署反對區內插針式建公屋等,致力保障及提升街坊的生活環境。 猶記得上世紀80、90年代,本港有不少黑社會組織入侵屋邨,從事非法活動,嚴重滋擾區內居民的生活。有見及此,陳安泰當時便組織街坊發起 「一人一信」的投訴行動,成功消滅屋苑內的非法活動,為街坊帶來一個安全的社區。 值得一提的是,陳安泰十分博學,平日喜歡鑽研各種知識,其中一項專業技能是擁有豐富的工程知識。他更利用這獨有的優勢,為屋苑挑選優質的維修商,妥善處理屋苑的維修問題之餘,亦為屋苑業主節省金錢。 幫到街坊最開心 「服務社區很有滿足感、成功感,當你付出的努力有成果,居民亦因此得益,所以這是我30年來堅持從事社區工作的原因。」陳安泰指出,做地區工作純粹希望服務街坊,而街坊又認同他的做事方式,故自己每天都十分愉快。 他說: 「我做人很知足,當選區議員前的事業雖然不是賺了很多錢,但應該都足夠生活。現在做地區工作不為錢,幫到街坊就最開心!」 是出於這一股服務街坊的理念,陳安泰雖然曾患腳傷,但仍不時在區內視察,希望較街坊更走前一步,更早發現區內的問題,盡早提出改善建議。 說到當選區議員以來最難忘的事,陳安泰憶述,自己首次當選成為區議員後,第二屆的選舉未能連任,但最傷心難過的不是他,反而是區內的街坊, 「有一位年輕人對我說,我有叫爸爸媽媽投票畀你,你要努力!」。這一段話深深烙印在陳安泰的心中,並加倍努力,終於在來屆再次當選為區議員,繼續為街坊服務。 眼見社區的環境不斷改善,設施持續提升,陳安泰不無欣慰。他說: 「我做事的宗旨是不談政治,只做實事,一切均以民生事項為首要工作,做好地區建設。」 這一份堅持做實事的精神,令陳安泰逾30年來一直深受街坊愛戴和支持。 每周閱讀2至3本書籍 踏入 「耳順之年」的陳安泰,地區工作繁忙,但仍然好學不倦,每周都會抽空閱讀2至3本書籍,涉獵範疇廣泛。近年,他更從書中學習了不少養生飲食知識,不時會舉辦工作坊,與街坊分享養生保健資訊。 陳安泰感恩地說,多年來幸好得到一班街坊支持並組成義工隊,一直陪伴他服務地區。部分相識逾30年的義工,和他的感情有如親人,彼此會互相關懷。他表示,很感謝街坊及義工長年支持,這也是他工作的動力,未來會堅持做實事的原則,為街坊服務。

西九龍家長聯會 扎根社區的家長組織

2007年對立法會議員、西九龍家長聯會主席鄭泳舜而言有點特殊。他在區議會選舉中勝出,當選深水埗區議員;同一年,他也成為 「新手爸爸」 。 長期扎根深水埗這一基層社區,鄭泳舜感觸很深。在低收入家庭與中產階級中間還有一群人,他們可能是年輕家庭,以每月兩萬元上下的人工養育一個甚至幾個小朋友。高昂的補習班及遊學等費用,往往對這類家庭而言難以承擔。 每至暑假,鄭泳舜做家訪時總能見到一些小朋友在家無所事事、整日看電視,新移民家庭則大多返鄉, 「兩個月的暑假時間被白白浪費掉了,為什麼不利用這個時間做一些事?」由此,五六位與鄭泳舜想法相似的家長一起成立了西九龍家長聯會。 暑期學堂助小朋友發掘興趣 聯會由暑假學堂英文班開始, 「在深水埗,小朋友的英文學習是很大問題。」於是,鄭泳舜在時任中文大學英文系助理教授的梁頌康的建議下,組織了第一次為期3日的英文課程,每人僅收費200元。 梁頌康提倡的授課方式一改往日語法學習的嚴肅刻板,以遊戲類輕鬆愉快方式進行,將學生置身於不同情境當中,如飯堂、課室等,營造全英文交流的語言環境和機會。 課程一經推出就受到家長及小朋友歡迎,爭相報名。於是第二年課程擴大,授課老師既有固定的,也有不少在外國唸書的學生,趁暑期返港為聯會做教學義工。 經過幾年發展,暑假學堂逐漸成熟,更由英文課程擴展至數學、繪畫、手工藝及西班牙語等課程,每年基本有約400至500人報名, 「最高峰時我們曾有100多個班,今年也開設約70個班。」在鄭泳舜看來,課程的意義在於讓他們先發掘自己的興趣點及特長,之後再慢慢培養。 每年8月末,暑期學堂都會舉行結業典禮,邀請所有課程的老師、學生及其家長參加。鄭泳舜接受《龍週》專訪時回憶,最打動他的是每當有小朋友上台表演或領獎,坐在台下的家長都會一臉興奮地用手機不停拍照。 「可能我們的暑假學堂辦得不是很完美,但社區卻非常需要。」鄭泳舜感嘆說。 20個家庭 「做一天上海人」 在暑期學堂之外,參觀類的親子活動亦是聯會重視的部分,過去就曾到訪大館、科學館等地。今年7月,聯會將首次走出香港,攜20個基層家庭前往上海,以科技為主題舉辦7日6晚的親子夏令營,每人收費不用2000元。 當中,最特殊的環節便是 「做一天上海人」:本港家庭將到上海學生家作客,與他們相處一天,包括跟隨他們出街、做飯等,親身體驗普通上海人的生活。活動報名十分火爆,人數遠超預期。 鄭泳舜稱,是次夏令營有兩個目的:一,鑒於不少基層家庭較少機會坐飛機出遊,前往上海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去更多接觸不同社會;二,上海是內地發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不少小朋友及家長從未去過內地,可以通過此行看一看內地最新的發展。 籲政府加大基層教育資源 「我們只是做了很小的一部分,畢竟我們能力有限。」鄭泳舜慨嘆,現時社區需求非常大,但社會卻沒有相應的資源投放進來,供需無法平衡令他感到痛惜。 「我常看到一些小朋友在劏房裏,從早到晚的看電視。」鄭泳舜說,部分小朋友因資源缺失而喪失接受更好教育的機會,這並不公平。他呼籲政府重視基層教育資源仍不足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