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壁堅:學中國歷史也可以有趣味(一)

隨着初中中國歷史獨立成科以及初中新課程即將推行,中國歷史教育變得愈來愈重要。不少市民及學生一般對中國歷史的印象都是沉悶、沒趣、也需要記很多的時地人等,導致不少人對中國歷史望而生畏,從而令高中的修讀人數也節節下降。筆者希望在此分享一些有關中國歷史教學的經驗,印證讀歷史也可以有趣味。 一年多前,教育局給予學校一筆過十五萬的撥款,用以推動中國歷史或中華文化教育的工作,筆者任教的學校當然也有這筆撥款,也思量究竟該如何運用。有人建議用於學生的交流團、也有人建議添置一些新的書本和教具、也有人建議用於外聘的教學活動。但是,這些東西要不是恆常已有、就是一次性的東西,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留低,繼續惠及我校學生。 筆者喜歡走在潮流尖端,也深深被近年來的AR及VR技術所吸引,心想能否將這些東西運用到中國歷史教學之中。有了初步的構思,也和相熟的資訊科技老師商討後,決定大膽地創設一個應該在學界也未有的嶄新之作─AR中國歷史長廊。 這個計劃是希望將AR(擴增實境)的技術融入此歷史長廊中。AR技術能將展板變成互動式的學習工具,師生只要利用平板電腦或手提,透過特定的APP掃描,便能在真實環境中呈現互動內容。至於具體情況,在此先賣個關子,留待下次再說。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為夫代筆

電影《仁妻》講述一位妻子為夫代筆40年,令丈夫獲取諾貝爾文學獎。無獨有偶,班傑明.莫澤(Benjamin Moser)撰寫的最新傳記《桑塔格:她的生活》指出,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是第一任丈夫菲利普.里夫的開創性著作《佛洛伊德:道德家的思想》的真正作者,她是在簽署離婚協議後,為了不被搶走自己的孩子,同意里夫擁有獨家署名權的。 為人代筆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各大機構對外文宣的署名是機構負責人,但實際執筆的可能都是文秘公關。受人酬勞,為人效力,如此而已。還有人只喜創作,不喜留名,假託古人之名撰寫著作,也是一種代筆,只不過卻未問過古人是否願意有這樣的代筆了。再有則是如 「仁妻」和桑塔格般為丈夫代筆。有些女性甘當丈夫背後的女人,只望丈夫出頭,就是自己的榮耀,這本是你情我願。不過, 「仁妻」到後終忍不住和丈夫攤牌,桑塔格也是離婚時迫於無奈,顯見女性也有獨當一面、維護自我之心,這樣的情況下做代筆,就顯得委屈了。 其實現代女性要成為作家,機會不遜於男性,《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就是代表,桑塔格也大名鼎鼎。不過,本文所舉兩例都是女性為夫代筆,卻鮮聞男性為妻代筆,大概妻子、母親的角色較為甘於默默付出吧。男性為妻代筆又會是怎樣的故事?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中美之間100年前的湖廣鐵路債券案

今年是中美建交40週年,中國高鐵正隨着 「一帶一路」走出去。翻閱這件陳年舊案,不勝感慨! 話說清朝最後一位皇帝溥儀登基的1909年,清政府計劃修建湖南湖北兩省境內的粵漢鐵路,和湖北省境內的川漢鐵路。因屬湖廣總督轄區,故稱 「湖廣鐵路」。 湖廣總督張之洞受命督辦,向外國銀行籌措借貸。借貸合同由清政府郵傳大臣盛宣懷、德國德華、英國滙豐、法國東方匯理和美國花旗等銀行五方在北京簽訂。上述銀行於1911年以清政府的名義發行湖廣鐵路五厘利息遞還金鎊借款債券600萬金英鎊,為期40年。債券利息從1938年起停付,本金1951年到期未付。 中國大地上,風起雲湧。清亡民興、抗日、內戰、1949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美交惡30年,直至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但同時,一場國際官司亦悄悄拉開了序幕。該年11月,美國公民傑克遜等9人因家族持有上述鐵路債券,在美國亞拉巴馬州法院對新中國提起訴訟,要求中國政府償還2.2億美元本息及訟費。法庭於11月3日向中國外交部長發出傳票,要求收到傳票後的20天內提出答辯,否則作缺席判決。外交部拒絕接收傳票,並退回。法院於1982年9月1日作缺席裁判,判決中國賠償原告41,313,038美元,另加利息及訟費。中國政府認為美國法院違反國際法,該判決無效。理由是依據國際法,國家享有主權豁免,一國法院不得強行將外國列為被告。所以美國法院對中國沒有管轄權。另外,中國政府調查了湖廣鐵路債券的淵源,認定它屬惡債,不予承認。 就此中國政府與美國進行交涉,經兩國政府官員的多次會談。美國國務卿和國務院法律顧問分別於1983年8月11日和12日發表聲明。最後中方接受美方建議,委聘美國律師代為出庭申辯。律師以中國享有絕對主權豁免;本案不屬美國法典第28卷第1605條規定的 「商業活動」;原告的傳票送達不完備;原告未能依美國法典上述條文規定,證明被告具有責任而使其提出的求償要求和權利得以成立等理由,指法庭判決無效,要求撤銷缺席判決。另外,美國司法部亦向法院提交 「美國利益聲明書」,要求法院考慮美國的國家利益。法庭重審,撤銷了原判決。原告又向美國聯邦第十一巡迴法院提起上訴和要求最高法院重審,均未獲成功,致使此案於1987年3月9日告終。 本案主要涉及(1)中國是否在美國享有豁免權?(2)美國1976年的《國有主權豁免法》是否適用本案?國際法上的繼承是重要的法律議題,是一個國家或新政府如何處理舊國家或舊政府在國際法上的權利義務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推翻國民黨政府而建立的新政府,並且是在聯合國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國政府主張不承認該等債務,完全符合國際法原則。聯合國憲章確認國家主權平等,國家主權豁免則是國際法重要原則。一國的法院沒有經過該國同意,不能受理以外國國家作為訴訟對象的案件。 40年前中美建交成為朋友,尚且有如此挑釁的案件;未來會出現何類大國之爭的法律戰場呢?等着瞧了。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現崇山 享山景戶入場費1100萬

位於黃大仙睦鄰街的現崇山,前身為警察宿舍,其中一個賣點是部分單位可望見獅子山景。儘管近期樓市放緩,惟現崇山樓價不菲,一個500多平方呎單位的入場費也要1100萬元。 美聯物業助理區域經理黃遠基接受《龍週》訪問時表示,目前現崇山買賣盤數量(連租約)約有40個,標準單位叫價介乎1100萬至2300萬元,實用呎價介乎約19200萬至25000元。另特色單位叫價介乎約2800萬至4000萬元,實用呎價介乎 26000 至 31000元。最平單位是3A座中層C室,實用面積570平方呎,可望見山景,叫價1100萬元,實用呎價19298元。 租金回報3厘 踏入6月,本港整體樓市呈現放緩之勢,現崇山也不例外。黃遠基說,直至6月首3日止,市場未錄得任何買賣成交。而業主態度稍軟。利嘉閣地產星河明居分行(A組)高級分區董事江仕秋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也表示,近兩個星期整體市況放緩,有見及此,屋苑業主調整叫價,其議價空間調高3%至4%。 期間,租務市場同樣未錄得任何成交。黃遠基表示,現時屋苑租盤約10個,租金叫價介乎23000至38000元,實用呎租介乎39至45元,租金回報3厘。 代理預測後市審慎 地產代理對後市看法審慎,指不明朗經濟前景和中美貿易戰進展會影響到樓市,現崇山樓價走勢也無可避免會受到牽連。江仕秋指出,中美貿易戰不會很快達成協議,若未來情況再不理想,預計屋苑樓價會下跌15%。至於租金走勢,近期附近啟德的新屋苑陸續入伙,令市場租盤供應增加,預期租金會下跌5%。 黃遠基則指出,雖然近期經濟處於不明朗情況,但市場需求仍然存在,預期未來一、兩個月會出現 「價升量跌」的情況。他又預期,未來租務成交不會活躍,因用家為主,租盤數量不多,故租金會平穩。 樓齡近7年 現崇山屋苑共有5幢31層高之樓宇,提供968個住宅單位,樓齡近7年。單位間隔由兩房至四房,標準單位實用面積介乎510至1122平方呎。景觀是屋苑的一大賣點。據美聯物業的資料顯示,3A、5A和6A座中低層A、 B、C和D室已經可以望見獅子山景,高層單位更不在話下。 屋苑設有住客會所,會所分布於四、六及七樓,提供設施包括健身室、水療池、50米室外泳池、室內恆溫泳池及兒童池、室內運動場館及兒童遊戲室等。 附近配套設施充裕 現崇山商場共有3層,面積達12.6萬平方呎,但店舖種類不算多,大致以食肆、教育補習店舖居多,未必能完全應付到日常生活所需。不過,屋苑附近有黃大仙中心,該商場分為南館和北館,南館距離現崇山最近,步行數分鐘可到,可彌補現崇山商場之不足。 現崇山最大優點是交通方便,由屋苑步行至黃大仙地鐵站只需數分鐘。另外,黃大仙巴士總站位於黃大仙中心南館旁邊,總站內更有隧道巴士前往港島,交通配套尚算充裕。若想散步做運動,除了屋苑提供的住客會所設施外,亦可到毗鄰睦鄰街遊樂場。順帶一提,黃大仙祠位於附近竹園道,每逢農曆年初一,不少善信爭上「頭炷香」,是賀歲的指定動作,值得一去。    

謝景霞 辦舞蹈學校傳播健康快樂

i Dance舞蹈演藝學院創辦人謝景霞(Grace)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一個普通家庭,十多歲便踏足社會工作。她在職場由低做起,從一名小職員到成為品牌管理專家,後來更創業成立 i Dance,致力通過舞蹈將健康與快樂播送給更多人。 i Dance位於尖沙咀的店舖,陳設與一般健體中心無異,但只要踏進舞蹈室,便會明顯感受到地板的回彈力,體會到該公司對顧客的重視。 「這是用了意大利和德國兩組木材製成的避震地板,是全港首家,連英國皇家舞蹈學院都讚好。」Grace接受《龍週》專訪時說。 不怕吃苦 成就今天事業 本身從事化妝品生意的Grace,與跳舞本來風馬牛不相及,開舞蹈學校源自她的親身經歷。上世紀九十年代,Grace經常要到內地傾生意,幾乎走遍大江南北,身心疲累。她試過做不同運動減壓,發現跳舞最能放鬆心情, 「好東西要與人分享,我想其他人都得到健康和快樂,於是開了i Dance。」 為了實現將舞蹈普及化的理想,Grace與彼此識於微時的藝人蘇志威合作經營i Dance,成功令大眾視舞蹈為一種運動,而不只是舞台表演藝術。其吸客之道是採取非捆綁式銷售,留住顧客的心。現時i Dance約有3萬名會員。 「我最怕顧客付了錢不來跳舞,所以我們不收年費和月費,讓客人買堂數。」Grace強調,十分看重顧客是否真正享用到服務。i Dance亦因而很快建立起信譽。 採訪當天,Grace身穿一襲紅色連身裙,舉止優雅大方,言談間展現出事業女性的聰慧與果斷。原來她初踏職場時,已經是肯學肯捱、任勞任怨。 「我第一份工是做超級市場,搬貨、收銀,甚至洗廁所都要做。」Grace憶述,後來她轉投化妝品行業,曾任職著名國際品牌公司,由前線推銷員做起,拾級而上,晉升至總經理;此外她亦做過一間公司的品牌總監。 身為打工仔的日子,Grace不時要聽命上司,負責處理棘手的業務問題,但她總視之為學習解難的良機。 「有些朋友提醒我,上司可能是想推我出去做擋箭牌,但我反而感激上司給我這些工作機會。」豐富的打工仔歷練,加上不怕吃苦的性格,成就了今天事業有成的Grace。 走到前線 助下屬解決難題 Grace成為老闆後,仍然保持着勤奮的做人態度。5年前,i Dance一位導師被另一間公司挖角,引起部分顧客不滿,在公司Facebook專頁上留言宣泄。事實上,i Dance在那件事上沒有理虧,只是顧客一時難以接受。每年只放假一次的Grace,當時即將要與家人飛往澳洲探親,但她仍親自致電安撫顧客情緒,結果花了十天時間打了160多個電話,聲音都沙啞。幸而最終得到顧客理解,得以解決。在事件中,身為老闆的Grace大可請下屬處理,但她卻選擇放下身段走到前線, 「因為我不想把爛攤子留給同事,希望在困難的時刻與大家並肩作戰。」Grace說。 視媽媽為榜樣 Grace在九兄弟姊妹中排行最小。家庭人多,加上有時還會有內地親戚的孩子到來暫住,家中資源經常很緊張。小時候發生的一件小風波,也令Grace明白做人處事應互諒互讓。 那一次,Grace難得有一件新衣,卻被親戚家的孩子拿來穿了,她非常生氣地向媽媽投訴,卻被媽媽反過來教訓,要她體諒那小孩沒有父母在身邊。 「雖然我媽媽不識字,但她的心胸能裝得下一條船。」Grace說時,顯露出對母親敬仰之情。    

黃建新 全力以赴 做好地區「小事」

在不少人眼中,地區工作只是處理街坊投訴的一些瑣碎小事,不值得投入大量精力。但對油尖旺區議員黃建新來說,這些 「小事」 並不是小事。他時常惦記着如何為居民排憂解難。 油尖旺區陪伴成長 10多年前,黃建新已在油尖旺從事地區工作,為街坊服務。至約8年前,他的工作得到街坊認同,順利當選該區區議員,可以為居民的權益進一步在議會發聲。但不說不知,油尖旺區除了是黃建新工作多年的地方,原來也是見證他成長的記錄。 「油尖旺區見證了我人生多個重要時刻,包括結婚、生小朋友,還有我的青春歲月都是在油尖旺度過,是我成長的印記,一直陪伴着我。」黃建新接受《龍週》訪問時憶述。 黃建新說: 「可能很多人想做大事,但地區上的小事可以由誰去做呢?」所以大學畢業後,他就投入地區工作,由議員助理開始,無心插柳下成為了區議員。 成為居民橋樑 積極反映意見 可以說,在油尖旺區10多年的地區工作,令黃建新和街坊建立起了密切友好的關係,如同一家人。而這一切的背後,很大程度上和黃建新真誠關心街坊需要,極力爭取街坊權益有很大的關係。 比方說,無論是港人,抑或遊客,提起油尖旺區,第一時間往往就是聯想到是一個消費、購買的旅遊區。但黃建新指出,大部分都忽略了該區其實有逾30萬人居住,有不少康樂設施如游泳池等,予大量來自不同地區的市民使用。 黃建新批評,多年來政府對該區的規劃未有全面考量,未有按實際情況為區內居民增添充足的基礎設施,某程度上對油尖旺區街坊造成相當不便。他建議政府在規劃上應彈性處理,為居民營造合適的居住及生活環境。 黃建新又提到,該區曾先後經歷 「佔中」及旺角暴動事件,為區內居民帶來極大困擾及不便。譬如, 「佔中」期間,旺角多條馬路被堵塞,區內交通近乎完全癱瘓,很多長者無法搭車去覆診看醫生。「佔中」結束不久後,又發生旺角暴動案,事件中有人縱火、有人受傷。 黃建新說,區內街坊憂慮日益增加,由 「佔中」造成的生活不便,到暴動案後擔心人身安全會受到威脅。作為政府與居民溝通橋樑的他,便要不斷將居民的意見在區議會反映,並多向街坊了解他們的憂慮,在不同層面為街坊爭取最大權益。 平平凡凡做實事 已經成家立室的黃建新,育有一名4歲的小孩。黃建新全心全力服務地區之餘,也會爭取時間享受家庭之樂。他談到教育孩子的方向時認為,與自己從事地區工作的理念一致, 「平平凡凡做實事便好了,不需要每一個人都做大事,做好小事已足夠。」 黃建新慨嘆,現在的小朋友競爭太大,課餘時間都擠滿各式各樣的興趣班、課外活動,可以真正放鬆玩耍的時間可能較成年人更少。他期望下一代只要對自己的人生、家人負上應有的責任已足夠,開心快樂成長較其他來得更重要。      

朱家健:鼓勵本土農業發展須具承擔

回顧過去多屆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建議,包括繼續推動「新農業政策」,發展本地農業,善用農業資源,推展本地蔬菜生產模式多元化及更廣泛地在生產過程中採用水耕種植等先進科技,鼓勵優化農業科技的種植場,並為農戶採用科技作生產提供協助。 說「承擔」,只需要兩秒鐘,但卻是一個持續有擔當的責任,不是口說一套,做卻是另一套。近日傳出,元朗某本地農戶在私人農地興建有機農莊,卻關卡重重,有冤無路訴。事緣有機農莊需要加建育苗棚,雖然已獲漁農署批出認可豁免申請農用構築物批准,然而,地政總署卻認定育苗棚屬構建物,並勒令拆卸,事件最後雖然由漁農署介入而暫時得以處理,卻反映特區政府的管治和執行力不足,未能配合政策,並令投資者打退堂鼓。 試想想,在部門之間信來信往、球來球去的同時,農耕地繼續閒置 「曬太陽」,投資者的日常固定成本如常衍生,而農地卻沒有產出,從土地釋出和運用角度是浪費了資源,在商業運作是低效能。另一邊廂,農業科技需要穩定的供電和供水,若農戶不能獲豁免批准興建農用構築物,則不能有效為農產品提供恆溫保護,支持農業科技淪為空談。 特區政府須檢視並完善現有的農業政策,並需因時制宜,迎合農業科技的發展。 朱家健: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

蔡梓銘:都市夢魘.失眠乃百病之始(上)

失眠,這困擾着許多都市人的問題。工作、家庭壓力,加上飲食作息不定時,手機、電腦成癮,讓失眠不再是遙不可及之事。失眠,也就是中醫的「不寐」病,怎樣解決、預防?且聽我一言。 失眠的定義,不只包括入睡困難,還有易醒、醒後難再入睡,都同屬失眠範疇。雖然很普遍,但請千萬別看輕這小小病症。科學界早已公認,睡眠時我們的大腦不但不會停止工作,反而會進行龐大複雜的記憶整理。其實並不止於此。因為在中醫而言,睡眠是一種陰陽交合的狀態;是一種混沌。舉例而言,男子(陽)與女子(陰)交合,新生命就會誕生;而在睡眠當中,人體的陰性與陽性物質交滙融合,誕生的就是所謂的 「元氣」。睡眠不好,元氣將會一步步走向衰落,大大影響一個人日後的生命質量。 反向思考一下,服用安眠藥可以生出元氣嗎?可以平衡人體陰陽嗎?不可,人們反倒容易對這類藥品造成依賴。但礙於有些失眠多年的病人,中西醫也感棘手,這類藥物也倒成為安慰劑了。而中藥則有一類藥名為 「安神藥」,正常人服用會很安靜祥和,但對於失眠嚴重、病理複雜的情況,若未能按病性的寒熱對症下藥,再多的 「安神藥」也是徒然。 失眠重症,不是什麼花茶、泡一下安神中藥可以治愈,而是要看你有沒有找對醫師。至於失眠初期,或是症狀較輕的,下一期再教各位如何自救。 蔡梓銘:香港註冊中醫師

陳凱欣:廉價旅行團迫爆土瓜灣(二)

承接上次探討廉價團如何 「海嘯式」衝擊土瓜灣社區,今次希望進一步探討如何紓緩廉價團對土瓜灣居民生活帶來影響的方法。 土瓜灣廉價團氾濫、旅巴違泊阻塞街道的問題經已持續多年,但政府卻一直未有 「扚起心肝」處理問題,令情況進一步惡化。事實上,地區人士一直努力尋求方法,希望減輕廉價團對當區居民所帶來的滋擾。為了在短期內將旅巴疏導,還當區居民社區安寧,保障街坊的出入安全,我們建議將庇利街一帶的臨海地皮改作旅巴泊位之用。該處現有一個可供停泊120架旅巴的露天停車場,經我們聯同地區人士多番爭取,管有該地段的海濱事務委員會正準備把握最新一次短期租約的續租期,落實更改土地使用條款,允許該地段同時用作上落客之用,以減少現時旅巴過度集中在區內核心區域聚集上落客的情況。除此以外,區議會亦正爭取將九龍城民政事務處旁一處約10多個車位的用地,改建作旅巴專用上落客區,有望將旅巴進一步疏導到遠離民居的區域。 但我必須要強調,利用上述兩處作為旅巴疏導方案,只屬 「非常時期」的臨時措施,事關旅巴及廉價團本來就不應在土瓜灣區出現;而居民現時要承受旅巴 「迫爆土瓜灣」所帶來的不便,其實是政府當局旅遊規劃失當,及旅議會規管不良業界不力的後果。因此,要居民犧牲改善社區的機會,將珍貴土地 「捐出」用作補救工作,其實亦並非治本之法。 要正視問題核心,政府必須盡快成立旅遊業監管局,透過完善規管機制,減少這些以消費主導、走馬看花的劣質廉價團,令本港 「旅遊之都」的美譽繼續被廉價團所蠶蝕。觀乎現時廉價團的經營運作模式,離不開以平價組團訪港,其間飲食只是平價酒樓團餐,甚至是將旅客帶到街市熟食檔 「感受」地道文化;而購物消費方面,多半是帶旅客到 「專門店」購買標榜 「正貨」的冒牌曲奇、次貨藥油。這些劣質的旅遊體驗,實在對香港旅遊業整體發展有害無益。因此,旅監局成立後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加強規管廉價團,善用牌照管理及扣分制,杜絕害群之馬,保住本港 「旅遊之都」的金漆招牌。 而在籌備成立旅監局這段時間,亦絕不能成為處理問題的 「真空期」。我早前就曾聯同一班地區兄弟與旅議會主席會面,商討如何將旅客疏導到新田購物城等旅遊區,減低對土瓜灣、紅磡一帶住宅區的影響。長遠而言,旅遊業作為本港重要支柱產業,政府相關部門必須做好香港整體旅遊規劃,除了減少對非旅遊區居民的影響,更要以提供真正優質的旅遊體驗予訪港旅客為目標,重建旅客對香港的信心。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見證西九填海變遷-佐敦道

佐敦道是一條貫通九龍油尖旺區的主幹大道,總長度接近2公里,於1887年動工及通車,東至加士居道,西至海寶路。行經此街,總是車水馬龍,沿途所見的新舊建築,正細說着九龍半島的一段近代歷史。 填海發展與道路開闢 佐敦道有百餘年歷史,據1819年嘉慶版《新安縣志》所載: 「尖沙咀迤北,山梁一座,名曰官涌,恰當夷船脊背之上,俯攻最為得力」。1839年兩廣總督林則徐曾在此發動 「官涌之戰」將英軍擊退。清政府在官涌山上設置 「臨衝炮台」(今佐敦道廣東道交界處),可見當時官涌山乃戰略要地。 「官涌」之名取自附近的官涌山,原是個小河谷,其源頭在今日的加士居道和佐敦道交界處。在1860年以前,九龍半島只有少量居民。 由於當時油麻地位置臨海,天然的海灣促使該區成為九龍半島最早被開發的地方。政府當局填平了位於油麻地天后廟以南,白加士街和官涌山旁邊的沼澤海灣地。填海工程使海岸線由差館街(上海街)伸延至新填地街。1887年在新填地上開闢六條街道,分別建成為第一街(甘肅街)、第二街(北海街)、第三街(西貢街)、第四街(寧波街)、第五街(南京街)及第六街(佐敦道)。 1900年,新填地街再被加以填海,至1904年的新海岸線為渡船街。第六街在1903年被擴建,將其伸延以連接新開闢的加士居道,慢慢發展為一條處於交通要衝的道路,當地人口亦不斷增長。 得名之由來 1909年,政府為重整街道名稱,將「第六街」更名為 「佐敦道」,更名由來普遍有兩種說法:其一是與其他以英國外交官命名的街道一樣,是為以時任英國駐華公使朱邇典爵士(Sir John Newell Jordan)(即佐敦爵士)而命名。佐敦爵士出身於愛爾蘭,曾擔任多次英國駐外大使並參與多項與中國近代發展有關的重大事件,後於1908年曾到訪香港。其二,當時病理學家佐敦醫生(G.P. Jordan)曾擔任政府衛生官和香港華人西醫書院的外科部主管等要職,對研究香港防治鼠疫有貢獻,故以此命名。第六街易名為 「佐敦道」後,加士居道南也被一併列入佐敦道。 東西向的佐敦道,與南北向的彌敦道,將九龍半島道路形成明顯的南北分界。1970年代,香港現代交通進一步發展。地鐵觀塘線於1979年通車,其時旺角和尖沙咀之間的車站坐落在佐敦道,於是將車站取名為 「佐敦」。 佐敦道以東至連接加士居道的一段路線較短,建有學校(拔萃女書院)、教堂(九龍佑寧堂)及部分古老大屋等主要建築物。1908年位於加士居道與佐敦道交界之處,豎立有一座 「投石號紀念碑」,以悼念於1906年 「丙午風災」期間沉沒的法國魚雷艇 「投石號」(La Fronde)。紀念碑原址現在成為拔萃女書院校園的一部分。而佑寧堂建於1927年,獲古諮會列入香港法定古蹟,建築屬簡約垂直哥德式建築。 佐敦道以西一段路線較長,最西端原本是佐敦道碼頭,政府在1990年代將佐敦道碼頭拆卸並進行西九龍填海工程,使佐敦道伸展至西九龍填海區。 佐敦道與彌敦道交界曾有一座建於1917年、兼具中西特色的 「黃棠記」大宅。其名見於旺角水月宮1927年的碑記,後人可藉碑記得以窺探當時九龍地區的生活和消費模式。黃棠記於1974年被拆卸改建為現時的裕華國貨和嘉賓大廈所在地。 川流不息 匯聚發展生機 油尖旺區繁華鬧市,今天的佐敦道與其他主幹道一樣,仍是交通樞紐。自西九龍填海工程完成後,已陸續建有九龍、柯士甸等港鐵站,加上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正式通車,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等啟用,都意味着這條過百年歷史的道路,將繼續迎來璀璨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