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壁堅:新高中學制需更能提供多元學習機會與出路

新高中學制自2009實施以來,一直針對課程內容與架構、大學收生、多元學習與出路等課題作深入的討論。筆者認為,這些討論均能促進新高中學制的發展,必須予以支持。 新高中學制旨在提供多元學習機會與出路,讓學生在高中階段能盡展所長, 並裝備自己以應對未來的發展。問題是,現行的學制是否提供足夠的多元學習機會?就以課程設置而言,中、英、數、通四個核心科已佔學生約六成的課時,學生根本沒有足夠空間修讀自己心儀的選修科。而且,當大學收生大多以兩個選修科為基礎的時候,學生只能面對現實。 另一方面,新高中學制設置應用學習課程,旨在讓對職業導向有興趣的學生修讀,學生在退修其中一科選修科後,便能修讀相關課程,當中涵蓋工程、應用科學、商業、媒體與創意課程等。本來這些科目既實用也有趣,但因學生修讀這些課程後,只能獲得最高相等於文應試四級的成績,使一些有志於升大學的學生卻步;而且大學聯招也不會視這些科目為特例,只按既有計分機制收取學生,故此不少科目因乏人問津而難以開辦。 所以,現行新高中學制能否提供更多元的學習機會?還是不少人仍然只視學制與文應試為大學入學試,忽略培育學生多元智能、多元出路的宗旨?還望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能對此加以回應,以彰顯新高中學制的精神。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理想的銀髮生活

隨着人口老化,人們愈發關注銀髮一族的生活。因為時代轉變、觀念不同,現在老人家的需求或許和以前很不一樣。 近日看內地劇集,當中講述一位老人家喪夫後,兒女雖孝順但無暇陪伴,她於是去朋友家當保姆,照顧病中的朋友,並學習上網、攝影。兒女都為沒能陪伴她感到愧疚,外人則覺得做保姆很低賤,她卻覺得生活充實。 其實,當今之世,每人有不同的活法,最要緊是自己適意。舊有觀念認為,兒孫滿堂,生活安逸無憂,才是最理想的銀髮生活。可是,到現在,或許會有人覺得,步入老年後,仍能找到一份稱心的工作,一展所長,才是人生樂事,而不是要求兒孫時時相伴。現代人生活忙碌,也確實難以讓年輕人時時能抽空陪伴家中長者,故此,老人家要獨立自主,減少對家人的依賴,才能活得精彩。 又有人認為,老人家都需要安穩,殊不知美國有婆婆卻放棄大屋,住進拖車小木屋到處跑。這些小木屋價格在10500到約20000美元間,負擔不重;面積約莫只有百多平方尺,但日常起居一應俱全,適合獨居。而且,小木屋可以拖着到處走,時時換風景,享受流浪的樂趣。這種居所正適合獨立自主,需要個人空間和自由的老人家。如果不和子女住在一起,又不喜歡安老院的群體生活,兼且身體健壯的話,拖車小木屋真的很理想!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誰才是法律上的朋友

有言:誰是敵人!誰是朋友!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出自電影《監獄風雲》的插曲《朋友》,可能是很多朋友們聚會時的飲歌。事實上一個被限制自由的收押在囚人士,最需要是朋友的探訪。但誰才是法律上的 「朋友」?引發一場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法律爭辯。 事緣案中人開辦代客探監服務公司,在荔枝角收押所外派發傳單,指可以 「朋友」身份代客探訪候審的在囚人士,並代帶小食、香煙及代傳口訊等服務,每次收費120元。此舉被指有欺騙懲教署之嫌,被裁定串謀訛騙罪成及判社會服務令。案件上訴至終審法院。 控方認為 「朋友」的定義,兩者必定存有交情。案中的代客探監者與在囚者,素未謀面,兩人的短暫相見,怎可稱為 「朋友」?惟終院的判詞以法庭上的多種 「朋友」,來引證素昧平生,「不用再見」也是 「朋友」。 法官霍兆剛的判詞指 「朋友」(friend)此詞,在法庭上毫不陌生,法庭及法律上就有多種 「朋友」,例如:1)McKenzie friend,意指在法庭上協助沒有律師代表的人,這類 「朋友」不一定有專業法律資格。2)身體傷殘或沒有能力代表自己的人,由其家人或其他相關人士代表提出索償等申請,這些代表人會被叫作 「next friend」;3)法庭之友(friend of the court, or amicus curiae)意指非訴訟的任何一方的律師,在自願或是受與訟者的要求,在庭上陳辭,協助訴訟進行,以讓法官更了解爭議所在,這類 「朋友」就是 「法庭之友」;4)律師之間在庭上互稱對方時,會叫對方作 「my learned friend」。由此更延伸到,若一名在囚人士,在Facebook上結識了位 「朋友」,但又從未見面,這算不算 「朋友」呢?那麼筆友又如何? 本案主要涉及在收押所的人士,他們很多只是候審,並未正式被定罪,故探訪的規限,亦與正式監獄略為不同。而探訪這些未被定罪的在囚人士,最重要的目的,是讓他們可以與外界接觸,得到精神及物質上的支援。 終院認為裁判官把 「朋友」定義為相識的人,內涵意太狹窄。故起碼有三類人可視之為在囚人士的 「朋友」:1)在囚者要求接見的人士,無論是在囚者要求,或間接透過親友指示往見的人;2)想探望在囚者並給予精神及物資支援的人;3)在囚者願意接見的人。就以上定義,亦可包括宗教團體或志願機構的人士。 在現實中,在收押所內候審的在囚人士,他們真正的親人或朋友,未必能常常根據收押所指定的時間前往探望,有些或因身體不適,或行動不便而無法成行,亦可能因身處外地,又或是外籍囚犯,在港沒有任何社交連繫,沒有那種有交情的 「朋友」,難道他們就沒有被探訪的權利? 案中上訴人,被描述為這些候審者的 「朋友」,難以構成訛騙,故認為本案不足以證明他們有串謀欺詐,而且控方要舉證串謀訛騙罪名,必須證明有「不誠實」的元素存在,並要考慮被告是否真誠相信那些失實陳述為他所理解的事實。懲教署設計探訪者要填寫表格裏,探訪者與在囚人士的關係一欄裏,亦只有 「親人」及 「朋友」兩項選擇,而懲教署的規例上並無定義或說明何謂…

朱家健:處理廚餘的妙計

香港是美食天堂,進口或本土農耕的食材均屬高質量,無論出去用膳或是烹調住家菜,均能成為桌上佳餚;豐盛的盛宴或家宴背後,總會有剩餘的食物; 此外, 餐廳在處理蔬菜、肉類或麵包時,或因賣相美觀關係把部分肉類和蔬菜的頭尾邊陲及麵包皮削掉,難免造成浪費,其實這些食物的品質、口感和營養價值相若,可更好的運用。 部分酒店餐飲部或會把快將到期的食品列作廚餘,也有聽聞個別酒店會把這類廚餘,連同為自助餐顧客額外準備而乾淨衛生的食品供員工享用,或轉贈有需要的社區人士,這是功德無量,從資源分配角度,既減少造成浪費,也成功作出配對,讓他人受惠。 筆者很多時候在餐廳用膳,以身作則及鼓勵朋友外攜吃不完的食物,作翌日的早餐或午餐盒;現時,香港也有回收公司為餐飲機構回收廚餘,或經特別處理後用作堆肥,或被分類後用作製造魚糧等用途,化廢為寶。從另一角度,部分烹調前的廚餘,其實也可以製作佳餚,如因賣相而切去的肉類,可以用作煮湯或做肉丸;三文治的四邊可用作凱撒沙律的配料;依然可口,佳餚可與他人分享,增進情誼,珍惜糧食,是環保、是積福,也減少固體垃圾,是對社會的一份責任。 最有效減少廚餘的方法,當然是從源頭着手,在購買食物時,作明智理性選擇,也要留意到期日期,烹調時,也要按人數調整分量,減少浪費。 朱家健:時事評論員

蔡梓銘:都市夢魘.失眠乃百病之始(下)

上回提到,睡眠是一種 「陰陽平衡」的狀態。在睡眠當中,人體的陰性與陽性物質交滙融合,從而產生「元氣」。因此睡眠不好,元氣將會走向衰落,影響一個人的生命質量。失眠症狀重的當然要求醫,然失眠初期的卻可自救。但在此之前,容我們看看以下病案思考一下: 本人曾治療過一位女士,失眠十多年,尋遍中西醫治療而不果,甚至服安眠藥也無效,每晚只能 「眼光光」望着天花,而毫無睡意。第一次來診時,我見其愁眉深鎖,就問她有沒有什麼困擾,她執意說沒有。後來我針藥並用,治療兩三次後,還是沒有什麼進展。這次我再問她這失眠是怎麼來的?真的沒有什麼困擾你嗎? 她這才告訴我,多年前與丈夫關係出過問題,這個心結一直未解。然後這番對話就好像為一些什麼解開了枷鎖一般,患者開始每兩三天內偶然能入睡數小時了。 看似只是些微進展,但對於失眠多年的人而言,卻是曙光。同時也提示着我們,有時情緒平和下來,失眠甚至能不藥而愈。至於失眠情況較輕的朋友,一般都可通過按壓穴位改善症狀。各位可於睡前按壓印堂、內關、三陰交等穴位,左右手皆可,以按壓至有輕微酸、脹感為佳。一般每個穴位按壓一至兩分鐘,能有幫助入眠之效。另外,亦可每晚用溫水浸泡雙足(至足部踝關節)十五分鐘,以調暢下肢經絡氣血,從而改善睡眠。 蔡梓銘:香港註冊中醫師

何啟明:鼠患令人心慌慌

提到鼠疫,人們也許會想起中世紀的 「黑死病」,亦想不到與生在現今香港的我們有何關係,然而,我們過去卻與不少惡疾擦身而過。先不說到 「鼠疫」,單是鼠患已令這城市非常困擾,以上個月為例就有3宗新增人類感染 「大鼠戊型肝炎」,有人擔心此為鼠疫開端。 講到這個話題,筆者早前接到一宗駭人的求助個案。當日,事主劉女士神色慌張地衝入辦事處內,「剛才我在吃飯時,有隻大鼠在飯桌飛快地走過!」這句話她重複了好幾遍,經過一番安撫後,她終於冷靜下來,並描述自己的遭遇。 話說,她現時與患有失智症的丈夫和女兒現居於藍田一公屋低層單位約3年左右,及至四月下旬開始,其單位鼠蹤漸現,未幾更發現牠們於單位內落地生根,不時產下老鼠寶寶,令他們非常困擾。劉女士的丈夫一看到老鼠出現時嚇個半死,繼而情緒失控,尖叫亂跑,更試過離家超過十二小時。為了防止老鼠爬入,他們一家終日緊閉窗戶,令其單位長期充斥着二氧化碳,對本身患有肺病的劉女士百害而無一利;故他們冀可以調遷,脫離這個 「無間鼠獄」。 筆者認為,協助劉女士調遷是必須的,惟僅屬權宜之計。同樣地,住低座單位的市民,難道每次遇到老鼠便要輪候漫長的調遷安排嗎?說實話,政府在這方面是責無旁貸,摒棄過時而無效的方法,就滅鼠訂下長期性措施。 事實上,當局在治鼠方面應有突破的新思維,引進不同的科技,多管齊下加強處理鼠患問題,同時要有靈活的應變措施作應對;如鼠患嚴重時,政府各相關部門會有一個聯合專責小組展開防治鼠患特別行動,以統一做法提高成效,改善各區不同機構各自為政,提升管理成效。另外,當局亦應增加前線人手,加強執法、檢控非法棄置垃圾,並針對監察公私營街市、其他鼠患黑點,單棟式舊樓環境衛生問題,杜絕成為老鼠的匿藏點。 鼠患問題已擴展成全港性問題,不計九龍城、屯門、南區,其實九龍東亦是一個災區,其中觀塘、黃大仙等地區亦如是。其實,大大小小的老鼠縱橫穿梭,早已成為一件常見的現象,只要望望屋邨的垃圾站、長年無掩蓋的垃圾桶、衛生惡劣的街市,便可一睹這個恐怖場景。不過,筆者擔心這個問題又被善忘的政府置諸腦後,而無辜的市民要繼續活在惶恐之中。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蔡培 抗日老兵榮膺街坊首長

新中國建國70年,從一窮二白躍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中有許多港人為國家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龍週》特為國慶70年專訪幾位服務於西九龍一帶、具代表性的地區人士,分享港人見證國家與香港走向富強的奮鬥過程。 今期受訪嘉賓─油麻地街坊福利事務促進會第22屆理事長蔡培,就向本報分享了他參與保衛國家和香港的經歷,以及自身從商及貢獻國家發展的心路歷程。 助茅盾撤離香港 蔡培少年時於深圳寶安就讀中學,親身經歷了抗日八年戰火紛飛的歲月,並投身加入東江縱隊。當時他擔任通訊員,為深圳及香港兩地游擊隊傳達公文,以及協助文化人士轉移, 「要為他們安排住處、飲食和交通,初時不知道任務的重要,後來才知其中一個是大名鼎鼎的茅盾。」 戰後,蔡培到廣州繼續學業,畢業後參與工作,主要為廣州大型廠房承擔基建及處理公司帳目。1963年,蔡培移民香港,以月薪300港元成為公司會計,至此定居香港。 為祖國和香港獻盡職責 蔡培大半生時間以草根自居,曾做過公司會計、小巴司機、地產經紀等,「那家叫『何東地產有限公司』,是當時的老牌公司,老闆何鴻章是何東的嫡孫。」上世紀60年代後期,香港經濟開始急速發展,當時地鐵還沒有開通,蔡培看準時機投資商舖,與拍檔租入旺角商舖間房再轉租,成功賺得人生第一桶金。 80年代起,大量港商紛紛參與到深圳特區發展,蔡培也不落人後,與夥伴成立香蜜湖有限公司,打造了現時福田區的國際級水上樂園的雛形。 「當時我們公司有四個董事,與深圳發展公司合作。」蔡培淡淡地說,絲毫沒有對這個準確的決定有過分的驕傲。 蔡培一步一足印,從草根向上流動,但仍不忘為街坊服務。目前,他是油麻地街坊福利事務促進會理事長,致力服務九龍區的居民, 「我最大的心願是為香港和國家作出貢獻。」老兵謙厚,令人敬佩。 曾隨部隊解放寶安縣城 蔡培在抗日戰爭期間,經常從上水鳳溪學校徒步,由沙頭角翻山前往深圳寶安或布吉,為游擊隊傳達公文。當年他曾因為槍支走火,貫穿右大腿,現時仍留有彈痕。 抗戰結束後,蔡培繼續參與軍隊生活,最終戰勝國民黨部隊,更隨隊率先解放寶安縣城,將寶安易幟為五星紅旗。  

楊莉珊 從陌生到融入國家發展

新中國建國七十年,從一窮二白躍變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中有許多港人為國家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龍週》特為國慶七十年專訪幾位服務於東九龍一帶、具代表性的地區人士,分享港人見證國家與香港走向富強的奮鬥過程。 今期受訪嘉賓九龍東區各界聯會第十屆首席常務副會長楊莉珊,就以其自身的專業知識,多年來既為國家與香港貢獻力量,更於公共事務平台為國家政策作建言。 30年前已與內地驕子競賽 作為家族事業傳承者的楊莉珊,一直於香港生長及學習,直至17歲負笈才到英國深造。外讀的經歷,令她了解到香港人的優勢在於掌握時代脈搏及國際視野。她憶述,30年前不少香港人對國家民主進程心有憂慮,但她卻頂風前行, 「回到香港,首半年時間我加入了會計師行工作,後來公司需要派員到上海長駐,我馬上舉了手。」 楊莉珊笑言,當時爸爸是推手之一,但更重要的她勇於接受挑戰。而令她印象特別深刻的,是當時所有內地同事都是 「一孩政策」下的大學畢業生,是國家重點培養出來最優秀的人才,「簡直是天之驕子。」她說。 正因為楊莉珊不抗拒到內地工作,所以她能親眼見證過去數十年國家急速發展的真實情況,亦造就了她成為中港兩通的優勢,幫助公司及自身發展。 寄語港青把握機遇 面對內地尖子的競爭,楊莉珊不諱言當時到內地工作的港人 「備受關照」, 「當時我們月薪過萬,而內地大學畢業生卻只得幾千,這種落差令大家一直都有些不平衡的心理。」不過,她目睹身邊的內地同事具有極強上進心,乃至現在,一些舊同事已經成為四大會計師行的合夥人。 這一段經歷,令楊莉珊深明國家急速發展已將中港落差縮短,香港唯有與內地發展的機遇所結合,方能掌握再發展機遇。 楊莉珊表示,受益於改革開放四十年,現在其集團亦在掌握 「一帶一路」國策及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規劃,她寄語香港人必須要認清形勢及發力點, 「我們不可故步自封,比如以前國家需要發展房地產,現在是高端科技、養老、醫療的產業,香港如要把握國家提供的政策紅利,一定要多足再發展。」 承父業 為國家進真言 楊莉珊是知名商人楊孫西的長女。楊孫西涉足紡織、玩具及房地產業務,特別在改革開放時期抓緊機遇,成功發展事業,亦為內地創造大量就業機會。楊莉珊現為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政協常委,曾建言北京市要重視養老服務,其提案的遠見領先於當時仍然集中於討論環境保護等的主流議題,連續兩屆榮獲最優秀提案。 楊莉珊深受父親影響,多年來亦積極參與公共事務。由商入政,當然她亦以九龍東區各界聯會的首長,以及以慈善者的角色,除出錢出力舉辦社區活動之外,亦立心希望通過團結社會不同的持份者,促進社會和諧。

社區活動:社區長者挑戰包糉世界紀錄

社區活動:社區長者挑戰包糉世界紀錄 6月1日,陽光天使義工團在港九潮州公會中學舉辦 「2019端午節給長者舌尖上的幸福活動」,與長者們一起度過溫馨歡樂的一天。 來自長沙灣幸福邨、黃大仙 鳳凰新邨、美孚曼克頓之友社的三個社區的120位長者,也在當日創下世界紀錄協會 「世界上最多長者同時製作港式糉子」世界紀錄。 陽光天使義工團端午獻愛心 陽光天使義工團發起人陳丹丹表示,之所以籌辦此次 「世界上最多長者同時製作港式糉子」的活動,是因為在過去開展的多次義工團活動中受到了啟發, 「長者們雖然年紀大但心態仍然開朗健康,開展這樣的活動不僅能增強他們的自我認同感,也有助於提升他們對社會的參與度,讓他們切身感受到社會大眾對他們的關注和關心。」 活動當日,陽光天使義工團還特意為每一位參加的長者準備了愛心福袋和糉子。愛心福袋裏有陽光天使限量版小電風扇、茶葉、維他奶、紫菜餅、潤膚乳等等,都是長者日常必備的生活用品。  

尖沙咀:碧仙桃路馬路凹陷 險象環生

早前本港連日落雨,除了令出行的市民不方便,最慘不忍睹的是一些正在維修或者仍未修好的路面,出現坑坑窪窪的積水。 住在尖沙咀集友大廈的黃太向《龍週》投訴,她家附近的碧仙桃路馬路有多處路面凹陷,私家車或電單車經過時險象環生,希望有關當局可以盡快處理。 關秀玲跟進後迅速修復油尖旺區議員關秀玲證實,碧仙桃路馬路有多處路面凹陷,下雨後形成「大水氹」。當車輛駛過時,水花經常濺濕行人路上的市民,早前更有鐵騎士因路面出現坑洞 「炒車」披血,需送院治理。 關秀玲表示,她早前聯同路政署到現場視察,署方之後迅速安排展開維修工程。目前工程已經完工,並重開路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