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監令人生更精彩? 過來人揭獄中真實生活

近年本港社會高度政治化,部分青年受人誤導參與犯罪,被判入獄,人生沾上了污點。但有人卻鼓吹「坐監會令人生更精彩」,美化獄中生活。曾在石壁監獄服刑逾兩年的鄭永健接受《龍週》訪問時慨嘆,獄中的生活其實非常枯燥,出獄後還要面對很多困難,並不像某些人說得那樣精彩。

獄中生活單調 食飯無得揀

鄭永健曾為網台主持,2015年區議會選舉時被指控涉嫌選舉舞弊,被判入獄4年,其後上訴減刑至3年3個月。最終他於2016年入獄,2018年出獄,在獄中度過了26個月。

出獄後的鄭永健,改變了自己的外形,留着披肩的長髮,眉修得細長。回想起獄中的生活,鄭永健稱,雖然監獄管理已經很人性化,但十分單調、枯燥,每天須強制勞動兩至三小時,負責指定的釘書、車衣、洗衣、木工等工作,其餘時間十分無聊,可以看書,做運動,但要負責監倉內的清潔等工作。

此外,獄中每日都有預設的飲食,雖有中、西、咖喱和素食餐,但囚犯並不能自己選擇,一般而言,中國人只能吃中餐,外藉人士吃西餐,南亞籍人士吃咖喱餐。鄭永健說:「咖喱雖然味道也不錯,但一周七天都吃咖喱,而且一天吃三餐,也很難受。中餐一般都是碟頭飯,無得揀。」

近幾年,獄中多了不少參與社會暴動而犯罪的囚犯,他們一般不會被關押在同一監房,而是混雜在其他囚犯中。「獄中很注重囚犯的背景,有一個黃金比例,便於管理。假設每組40人,有20人是黑社會,10人是外籍囚犯,另有10人是一般囚犯,而其中暴動年青人每組只有1至2人,他們一般很難與其他囚犯溝通,會比較孤單。」鄭永健說。

▲鄭永健入獄前與現時留長了頭髮的外貌有較大分別

抗爭者表面戴上光環 實際陷入火坑

鄭永健透露,與他同期在石壁監獄的,還有在2016年旺角暴動中入獄的梁天琦、連潤發,以及涉嫌2015年在立法會外垃圾桶焚燒爆炸案的楊逸朗。連潤發、楊逸朗在獄中與鄭永健成了朋友。

他表示,獄外有很多人寫信支持這幾個人,也常有反對派的立法會議員、區議員來探望他們,以及一些組織如星火同盟等為他們提供物資,還有人每日下載網絡上的資訊,列印出來送入獄中供他們閱讀。

鄭永健稱,表面上看,這些人在獄外有很多人支持,被人戴上光環,但實際上卻陷入更深的火坑,「就好似販毒那樣,被人抓進去後,只有以前的朋友不間斷地探望,出獄後也只能再找那些朋友,再去販毒。」

楊逸朗、連潤發出獄後,仍有與鄭永健見面,但鄭永健說:「他們出獄後的生活並不好過,後來修例風波中又再捲了進去,楊逸朗逃往台灣,連潤發則再次因暴動罪被捕,不准保釋。」

鄭永健目前住在慈雲山,他不太願意透露自己現時的工作,只稱在疫情下仍然能夠「搵兩餐」,而他最擔心的反而是被戴上了光環的獄中朋友們,「難道真的要靠『黃色經濟圈』?都去當侍應嗎?」

曾處同一監房 感覺梁天琦想改過

鄭永健服刑期間,曾與梁天琦同一個監房。他透露,梁天琦是焦點人物,受到較嚴密的監察,平時很難有機會與他聊天交流。後來聽說梁天琦被轉至甲級囚房,受到更嚴格的監管。

鄭永健憶述,梁天琦在獄中沉默寡言,每日看書與書本交流,「獄外的人個個想食人血饅頭,想沾梁天琦的光,爭着想幫他,想要探望他。但我感受到梁並不想這樣,他很低調,拒絕了很多探視。」

他說:「我覺得梁天琦真係想改過,想做番正常人,他在獄中給人的感覺是這樣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