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啟明:鼠患令人心慌慌

提到鼠疫,人們也許會想起中世紀的 「黑死病」,亦想不到與生在現今香港的我們有何關係,然而,我們過去卻與不少惡疾擦身而過。先不說到 「鼠疫」,單是鼠患已令這城市非常困擾,以上個月為例就有3宗新增人類感染 「大鼠戊型肝炎」,有人擔心此為鼠疫開端。

講到這個話題,筆者早前接到一宗駭人的求助個案。當日,事主劉女士神色慌張地衝入辦事處內,「剛才我在吃飯時,有隻大鼠在飯桌飛快地走過!」這句話她重複了好幾遍,經過一番安撫後,她終於冷靜下來,並描述自己的遭遇。

話說,她現時與患有失智症的丈夫和女兒現居於藍田一公屋低層單位約3年左右,及至四月下旬開始,其單位鼠蹤漸現,未幾更發現牠們於單位內落地生根,不時產下老鼠寶寶,令他們非常困擾。劉女士的丈夫一看到老鼠出現時嚇個半死,繼而情緒失控,尖叫亂跑,更試過離家超過十二小時。為了防止老鼠爬入,他們一家終日緊閉窗戶,令其單位長期充斥着二氧化碳,對本身患有肺病的劉女士百害而無一利;故他們冀可以調遷,脫離這個 「無間鼠獄」。

筆者認為,協助劉女士調遷是必須的,惟僅屬權宜之計。同樣地,住低座單位的市民,難道每次遇到老鼠便要輪候漫長的調遷安排嗎?說實話,政府在這方面是責無旁貸,摒棄過時而無效的方法,就滅鼠訂下長期性措施。

事實上,當局在治鼠方面應有突破的新思維,引進不同的科技,多管齊下加強處理鼠患問題,同時要有靈活的應變措施作應對;如鼠患嚴重時,政府各相關部門會有一個聯合專責小組展開防治鼠患特別行動,以統一做法提高成效,改善各區不同機構各自為政,提升管理成效。另外,當局亦應增加前線人手,加強執法、檢控非法棄置垃圾,並針對監察公私營街市、其他鼠患黑點,單棟式舊樓環境衛生問題,杜絕成為老鼠的匿藏點。

鼠患問題已擴展成全港性問題,不計九龍城、屯門、南區,其實九龍東亦是一個災區,其中觀塘、黃大仙等地區亦如是。其實,大大小小的老鼠縱橫穿梭,早已成為一件常見的現象,只要望望屋邨的垃圾站、長年無掩蓋的垃圾桶、衛生惡劣的街市,便可一睹這個恐怖場景。不過,筆者擔心這個問題又被善忘的政府置諸腦後,而無辜的市民要繼續活在惶恐之中。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