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招補水KO乾燥

踏入秋冬季節,大家是否又遇到皮膚乾燥的煩惱?其實,要杜絕秋冬皮膚乾燥並非難事,只要掌握以下四個護膚小貼士,就可以輕輕鬆鬆為肌膚補充水分。 及時補水 秋冬氣候乾燥,皮膚的水分流失速度會加快,一旦肌膚缺水,就會出現各種肌膚問題,所以秋冬護膚首先要及時補水。而要為肌膚補水,平時一定要多喝水,因為水不僅可以促進代謝物的排泄,還能從內部保證皮膚的水分供應。 此外,亦要勤敷面膜,因為敷面膜能夠抑制肌膚的水分蒸發,而且面膜中含有大量的營養精華和水分,能有效的滋潤肌膚,改善肌膚狀況。 注意飲食 秋冬季節應該多食用菜心、橙、蘋果等當季的蔬果。蔬果含有的豐富纖維有助腸道健康,促進身體新陳代謝;而蔬果中的維生素能夠促進肌膚內膠原蛋白的合成,保護皮膚免受外界乾燥環境影響。此外,乾性皮膚的市民油脂分泌較少,不妨適當補充油脂豐富的食物,如花生、芝麻、核果類食品等。 保證睡眠 睡眠是最好的護膚品,良好的睡眠能夠促進皮膚新陳代謝,加強皮膚的血液循環,為皮膚提供充足營養,加快皮膚消除疲勞,起到延緩衰老的作用,故一定要保持充足睡眠。每天凌晨2點到6點是皮膚休息的最佳時間,最好在晚上23點之前就上床睡覺,盡量避免熬夜。 做好防曬 很多人認為秋冬季節的陽光沒有夏天猛烈,因而不需要做防曬措施,其實這是錯誤的認知。雖然秋冬陽光讓人覺得溫暖舒服,但紫外線依然很強大,如果不做好防曬措施,皮膚就容易受到紫外線的傷害,加劇皮膚乾燥等問題。 當然,秋冬的紫外線會比夏天稍為溫和,故可以選擇防曬SPF指數在25左右防曬產品,最好選用具保濕功效的防曬產品,全方位保護肌膚。 踢爆4大補水「謊言」 皮膚不僅關乎我們的臉面,還有調節體溫、防禦外界刺激等作用。因此,我們一定要使用正確的方法護膚,絕不能掉以輕心。以下是護膚界的4大補水「謊言」,大家一定要多加留意,以免誤墮陷阱,令皮膚越來越差! 謊言1-油性皮膚不需保濕 不少油性皮膚的人認為自己的油脂分泌旺盛,臉面又油又膩,不需要再保濕。這是十分錯誤的想法。因為油脂分泌多主要是因為皮膚內乾外油、缺水嚴重所致。故油性皮膚的市民切莫只顧控油而忽視補水,否則只會導致皮膚越來越油膩。 謊言2-噴補水噴霧就能保濕 不少人認為只要隨時噴補水噴霧就能有效為皮膚保濕,這種想法也是不對的。補水噴霧雖然可以補充水分,卻不能鎖水保濕,故我們在使用補水噴霧補水後,還要塗抹保濕產品,才能有效鎖住水分。 謊言3-只用化妝水就能保濕 不少女仔尤其是油性皮膚者,都認為化妝水能保濕,再塗保濕產品會令肌膚變得又黏又膩。這種想法並不正確,因為化妝水並不能為肌膚保濕,如果不用保濕產品鎖住肌膚中水分,就很容易令臉上的水分蒸發,使皮膚變得更加乾燥。 謊言4-護膚品塗得越厚越好 不少人認為既然保濕產品有補水作用,那麼塗得越多保濕效果就會越好。其實這是錯誤認知,因為塗抹太多的護膚品,容易令皮膚毛孔堵塞,引發油膩、長暗瘡等問題,所以為免適得其反,應適量塗抹護膚品。  

關於鹽的二三事

鹽不但是生命所需,同時還是古代防腐劑,甚至是國家的生命。看看中國古代對於鹽的管理、政策就知道鹽是多麼重要。 商周兩代實行等級分封制, 納「貢」代稅。所謂「青州厥貢鹽」,就是青州以「鹽」作為貢品,以代賦稅。當時,食鹽的產運銷由百姓們自己經營,官府僅在產地設官,督促民眾按時採煮。 到春秋時期情況就開始有了變化,甚至是一個影響千古的變化。猗頓,本只是一個農民,後來在陶朱公的啟發下,把家搬到河東鹽池附近,專心搞起鹽業和畜牧生意,僅十年就成為富可敵國的「企業家」。鹽業經營的巨大商機和利潤,被齊國國相管仲看在眼裏,於是,他將食鹽的生產、運輸、銷售收歸國有,推行食鹽國營制度。齊國臨海,擁有豐富的海鹽資源。儘管在食鹽生產方面,管仲部分放權給百姓,但官府仍然嚴格控制生產者的生產時間和食鹽資源的管理。至於食鹽運輸,均歸官府統一運輸。除了為政府賺錢外,食鹽官府專運還能達到一定的戰略目的:對於那些不生產食鹽的諸侯國,一旦發生衝突就禁運食鹽。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早利用經濟制裁達到政治目的的案例之一了。 漢初推行「與民休息」的政策,開放鹽禁就是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弛山澤之禁」,意味着食鹽國營政策被取消,民間可以「自由」開採、運輸和銷售。鹽官不再承擔食鹽的產、運、銷,只負責徵收鹽稅。漢武帝時,長期的對外衛國戰爭致使國庫日漸空虛。武帝把目光投入到利潤豐厚的鹽鐵業,重新開始施行鹽鐵國家專營,以圖創收。對於私自煮鹽的人,除了沒收工具外,還要處以「釱左趾」,即給左腳戴上鐐銬的懲罰。官府以低價強制收購鹽民們生產的食鹽,轉手又高價出售,食鹽價格猛漲,百姓買不起,只能「淡食」。食鹽運輸等勞役也要徵發百姓,這些都直接加重了百姓的負擔。 隋唐前期,隋文帝立國第三年就宣布廢除了鹽禁,凡是鹽池、鹽井, 政府「與百姓共之」。直到唐代中期,唐玄宗開始敗家,導致財政赤字,君臣一起想方設法生財創收,於是食鹽國營又被提上了日程。但唐中期後的食鹽國營制度, 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叫做「榷鹽法」。所謂「榷鹽法」,是指食鹽國家專賣制度,由以前的官運、官銷制改為就場專賣制。也就是說,鹽民生產食鹽,政府低價買來,再高價賣給商人,由商人運輸到政府指定經銷店販售。這樣,政府不但控制了食鹽的貨源,也掌握了食鹽的批發環節。據史料記載,在唐朝時期,鹽政的稅收實際上已經達到了中央實際總收入的五分之二左右,成為當時唐朝的主要經濟來源。此後,雖然鹽政多有變化、管理機構和管理辦法更加細緻,除元代時而商運商銷、時而官運官銷外,其他朝代大體都遵循了榷鹽專賣制度。 但是除了官方售鹽,不得不提還有私鹽販子。食鹽專營及其鹽課收入是歷代政府的重要財源。鹽運使一向是個肥缺,制售販賣私鹽的行為雖然受到政府一再打壓,但在巨額利潤的刺激下,仍舊不絕如縷。可以說,中國古代的鹽業專賣史就是一部血雨腥風的官民鬥爭史。 歷史上有一個很有趣的職業,就是私鹽販子。有些私鹽販子直接參與了農民起義,而那些沒有直接參與軍事鬥爭的私鹽販子中,也不乏造反起義的支持者。公元881年1月16日,黃巢在長安登上皇帝寶座,國號大齊。兩年之後,他就從皇帝寶座上被趕下台,不久即在山東泰安附近兵敗自殺。黃巢的老家在山東菏澤,三代都是私鹽販子。販私鹽在唐朝是死罪,但是利潤奇高。作為私鹽販子,黃巢家裏並不缺錢,所以在百姓因為吃不上飯而造反的時候,黃巢的造反更是一種藉機獲取更大利益的策略。而元末更是典型,朱元璋起義的經費大多是私鹽販子提供的,就連他的對手張士誠、陳友諒、方國珍等,也都是私鹽販子出身。可以說,封建歷史上的農民起義,很大程度上是一夥私鹽販子在爭奪江山。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金庸筆下的無量山 馬上將花開成海

本版主持:在金庸筆下的《天龍八部》中,無量山山清水秀,風光旖旎,頗具靈性,難怪他要將段譽公子遇到神仙姐姐王語嫣的地方設定在這裏。而只有在每年的11月底12月初來,才能邂逅那如夢仙境。錯過了,就只能再等一年了。 無量山,在大理、普洱和臨滄交界處的一座山脈,多數人可能是從金庸的《天龍八部》裏聽說的。段譽隨普洱茶商馬五德來到無量山,誤入無量劍湖宮,練成凌波微步。無量劍的宗派之爭、神秘的玉壁仙影、白霧鎖谷的懸崖峭壁、玉龍懸空的滾滾瀑布、岩洞密室的神仙姐姐、婀娜多姿的雲南茶花、飛禽走獸草藥毒蟲,處處瀰漫着武林世界的俠義自在與神秘浪漫。 現在的無量山,仍是一個產茶區,不過真正的大茶樹已經基本沒有了,反而被矮化了的灌木台地茶取代。所出成品茶也因各茶廠經營方向不同而有普洱茶、紅茶、烏龍茶等多個品種。在其中的一個茶園裏,茶廠老闆別出心裁地栽種了一批冬櫻花,每年12月是開花期,花期只有2~3周。 那時候,無量山上,千畝茶園,櫻花樹下,空山鳥語,薄霧濃雲。一株株櫻花如花似錦,在碧波蕩漾的翠綠映襯下,彷彿置身於浪漫的童話裏。陽光瀟灑,就連炊煙似乎都帶着莫名的仙氣。這樣美的地方,一定要和它相逢在最美的時間裏。來得早了,它含苞待放,沒有綻放時那美麗的嬌嫩顏色, 來得晚了,寒風肆虐, 花瓣零落成泥,櫻花谷也會隨之歸於沉寂。 在這裏,秋與冬與春,彷彿就是這一朵花的距離。仙雲昨夜墜庭柯,化作翩躚萬玉娥。在這樣清冷的季節裏,櫻花的芬芳與浪漫,那定然會化作心中難以言說的感嘆。遠遠望去,就連那朦朧青澀的無量山,也如同仙山一樣。每一次日出日落, 雲起雲散, 都像是一幅美麗的畫。 而那點點紅妝,也如同胭脂一樣,讓這片大地青山,多了一份嫵媚,添了一道獨特的風景。不過,無量山的櫻花谷,其實是幾個商人的無意之作,他們把冬櫻帶到無量山, 起初只想給這些茶樹遮擋太陽,給茶葉添入自然花香, 沒想到後來成了人們嚮往的賞花佳境。這樣一個無心插柳的舉動,十幾年以後,冬櫻花樹長大了,冬日盛開時繁花似錦,成為冬日一個靚麗的景點。 這個被當地人稱為蛇腰菁的地方,現在因為冬櫻花樹而被改名為櫻花谷,成為雲南一個新的旅遊景點。漫山遍野的冬櫻,充滿夢幻神秘的力量。從雙廊出發,穿過蜿蜒盤山公路,四個小時抵達大理無量山。開滿山頭的冬櫻觸手可及。 旅遊小貼士 花期:大約在每年11月底至12月中旬,持續20-30天左右。 地址:大理州南澗縣無量鎮德安村 交通: (1)自助遊:乘坐昆明到臨滄方向的客車,在南澗下車,在南澗換乘南澗-->沙樂的客車,到無量山櫻花林(華慶茶廠)下車。(特別注意:每天只有3班南澗─沙樂的客車) (2)自駕遊:昆明-->南澗,到南澗縣城小軍莊紅綠燈路口(重要路口),往左邊行駛進入景東縣方向的老214國道,前行40公里,有個景東和雲縣的岔路,往右行駛,朝雲縣方向行駛約11公里到達無量山櫻花谷。  

吳壁堅:心理素質與正確價值觀的培育刻不容緩

筆者擔任乒乓球校隊的領隊老師,所幸隊員們的努力不懈與堅持,奪得學界乒乓球男甲及女甲的冠軍。雖然結果是良好的,但當中的辛酸不足為外人道。 最主要的問題並不在於技術細節的培養,而是在於心理素質的提升。學生一般有相當的技術水平,但一到比賽環境或緊張關頭,水平受影響,容易失去爭勝的欲望。所以只能在訓練期間進行洗腦式的鼓勵,以減輕他們的心理壓力。 這是側面地反映學校推廣德育及國民教育的問題。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以培養學生七種價值觀和態度為首要,即堅毅、尊重他人、責任感、國民身份認同、承擔精神、誠信和關愛。堅毅是其中一個重點培育的價值觀,但是現今的年輕人似乎堅毅程度不足,往往會有輕生的行為。究竟是學生的堅毅程度不足、還是學校的德育課程出現問題,值得教育界深究。 國民身份認同的培育實在嚴重不足,當涉及國民身份、尊重國家的情況時,往往被評為洗腦、染紅,實在令人惋惜。愛國本是一個國民的基本責任與義務,如果在中、小學沒有受過相關的教育,到長大成年後便會出現一班肆意反政府、反國家的年輕人,對國家、甚或香港的發展,都是大大不利。 還望教育界能適時檢討現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的種種不足,制訂長遠、有效而有系統的德育課程,讓學生重新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穿起一襲白裙讀金庸

你讀一本書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打扮成怎樣去讀這本書最好?又或者,你有沒有想過走進書中世界,變成書中人物一樣的打扮?網上,一位受訪的女士被要求選一本書和一種相應的打扮。她選擇穿起皮夾克短裙高跟鞋看題為 「姐妹」的攝影集,因為攝影集讓她體會到姐妹情,而夾克讓她有被擁抱的感覺。 原來,讀一本書不只是吸收書中的知識,而且還會影響你的打扮。如果讓我選一本書,並且按照自己的聯想打扮自己,我會穿一襲白色的紗裙讀金庸的《神鵰俠侶》。 我自小學五年級開始沉迷武俠小說,特別喜歡金庸的作品。我跟小夥伴一起練功,在碌架床爬上爬下、做倒竪葱等等,我們最感興趣的是在深山隱居的俠士,也幻想走進什麼名川大山,在某個山谷、洞穴隱居起來,在山巔斷崖遺世獨立。感覺上這些人都是穿白衣的,想像着小龍女施展輕功,在月色中冷冷地俯視全真弟子的景象,我覺得我也想穿起一襲白色的紗裙。 未曾看武俠小說前,我穿的是碎花裙、紅馬甲,可是,走進武俠的世界,我就開始穿起白衣,愛起古裝,並會找來古代士女的畫像對着畫,乃至模仿古人的舉止動作與思想。 我想,或許同是讀金庸的小說,每個人想起的打扮也會不同,這是很有趣的,而我,想起的就一定是白色的紗裙。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基本法第23條是怎樣來的

近期社會上要求香港就基本法第23條,盡快進行相關的立法工作呼聲不斷。究竟該條文是怎樣來的? 1985年6月,全國人大設立了一個由59人組成的「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草委會)」,開始基本法草擬的工作。草委會有36位內地成員及23位香港成員。 1988年4月草委會發表基本法的第一稿,並成立 「基本法諮詢委員會」(諮委會),以收集香港社會的意見。 當時第一稿草擬的條文(排列為第22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須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 第一稿諮詢期間,香港社會廣泛回響,諮委會共收到超過73000份意見。收到的意見包括刪除 「顛覆」這個在普通法中是不存在的字眼,而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可能被濫用的概念,也有意見要求對條例中列明需要立法的罪行作更清晰的界定。 此等意見和關注獲得接納。在1989年2月發表的《基本法》第二稿,刪除了 「顛覆」這個字眼,修訂後的條文為: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排列為第23條)。條文加上 「自行立法」的字眼,旨在特區可在其認為有需要的時候才進行立法。 但正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四個月後六四事件不幸爆發。香港捲入內地該場政治事件。1990年4月,《基本法》最後定稿,將顛覆罪重新引入,並加上有關政治性組織的條文: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其實在港英時期,北京對香港都有清晰的政治底線。如1956年10月,香港右派暴動,由周恩來總理於10月13日向英國駐北京代辦提出的抗議聲明可見,英國必須滿足以下三項條件,香港才能維持現狀:1)不能把香港提供給美國第七艦隊(即日前訪港的里根所屬艦隊)作反華軍事基地;2)不能允許敵對勢力和反共人士,在香港從事顛覆北京政權的活動;3)要致力保護中共駐港過港人員的安全。 澳門特區政府就其基本法第23條立法,立法會於2009年1月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2009年3月3日生效。文本共十五條,開宗明義,為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制定該法律。規定若觸犯 「叛國」、 「分裂國家」及 「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最高可處25年徒刑,同時觸犯數條更可科處《刑法典》上所定立的最高刑期(即30年)。 香港要為23條進行立法,不但是憲政上的責任,而且是全面落實基本法,保障 「一國兩制」、 「港人治港」的根本。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懷舊鋸扒餐廳 回味花樣年華

熱氣騰騰的鐵板上擺着新鮮煎好的牛扒,澆下醬汁,咋一聲,煙霧瀰漫中夾雜住刺激食欲的香氣…光想像已經覺得肚子餓。港式西餐在香港歷久不衰,時光流逝,鋸扒的選擇愈來愈多, 但仍有不少懷舊西餐廳經得住時間考驗。在這些老餐廳點一客扒餐, 品的是一份回憶,嘗的是一股情懷。今期《龍週》就介紹九龍區四大有名的懷舊扒室。 太子丨金鳳 被譽為平民扒房,創立於1969年,創辦人林先生運用其於五星級酒店工作習得的烹調技巧,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屬於高消費享受的西餐變成大眾都食得起的港式西餐。 餐廳先後在香港、中山開設分店,早前更在荔枝角D2 place開新店,環境更舒適,但位於太子的總店人氣仍然火熱,每晚都有人龍等候入座。淡黃燈光加上舊式的裝修,食的是懷舊風味。 金鳳大餐廳:太子荔枝角道102號金鳳樓地下 深水埗丨飛鷹 上世紀70年代於澳門開業,其後搬到深水埗,雖名 「飛鷹」,卻堅守其分,屹立該區至今已逾40年,以不變應萬變。四周環境變化不少,但店舖的裝修陳設卻沒大變。 餐廳門頂上的異體 「飱」字見證了上世紀的用字習慣,玻璃門掛着窗紗,啡色卡座、格仔枱布,當年新潮氣派的裝飾如今是滿滿的懷舊情調。 店裏的餐牌數十年如一日,扒餐款式不算多,招牌當然是鐵板牛扒餐。牛扒選用新西蘭牛肉,配以美極、梳打粉等調味醃製後用刀拍鬆,港式做法蘊含着港式味道。 飛鷹餐廳:深水埗荔枝角道256號 旺角丨大興(第尾) 比起前兩間雖然名氣稍遜,但勝在位處旺角、太子交匯的中心地帶,位置就腳,人流暢旺。該餐廳於1973年開業,沿用港式扒房設計,服務則偏向茶餐廳式,格調獨特。店內同樣保持了舊式餐廳的格局,格仔枱布、昏黃燈光,但環境則較闊落,座位也不會擺得過密,三五知己在這裏聚餐鋸扒最好不過。晚市有五、六款鐵板餐供選擇,黑椒或蒜蓉汁,選擇較少。 大興餐廳(第尾牛扒):太子西洋菜南街218-220號1樓 太子丨名寶石 單看門面紅藍色的霓虹招牌,便知道名寶石餐廳具有一定歷史。該餐廳前稱紅寶石,上世紀50年代先後在中環、銅鑼灣及尖沙咀開店,現只餘下逾30年歷史的太子店。名寶石餐廳英文名叫 「Tiffany Restaurant」,名字優雅高級,價格比起其他幾間略貴,主打各式扒類海鮮套餐。雖然餐廳的扒餐不是熱辣辣的鐵板,但分量和味道都有保證,另有招牌菜焗蟹蓋飯、砵酒牛尾。 名寶石餐廳:太子道西148號地下

澳寶創辦人 陳礎基為慈善退而不休

一說起陳礎基這個名字,大家未必會認識。但若提及「澳寶」這個品牌,相信就會家傳戶曉。人生上半場,陳礎基是澳寶化妝品(香港) 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三年前他毅然退下火線,重新起步轉戰慈善,致力在人生下半場賦予做生意以外的意義。 澳寶一分鐘焗油、沐浴露,是價廉物美的香港品牌,相信很多人未用過都有聽過,不少旅客來港時都會掃一輪貨。陳礎基(CK)就是澳寶的創始人之一。他年輕時讀紡織化學出身,曾在不同的廠房工作,熟悉廠房操作;之後機緣巧合下結識澳洲朋友,被邀請合作搞洗頭水、沐浴露生意。 早年打造護理品王國 當時,CK正值而立之年,不想再打工轉工,便決定一嘗創業。 「最初在荃灣設廠,但香港市場始終有限,所以1994年左右決定到內地發展,在這行業一做就廿幾年。」CK接受《龍週》訪問時憶述。 除了創建自家品牌,CK的工廠還會幫許多國際大牌子進行加工,生意愈做愈大,廠房由一變三,高峰時期員工多達七、八千人,可謂建立了一個護理品王國。 提早退下火線 力不到不為財,CK那些年忙個不停,空中飛人似的走遍各國,他形容自己: 「唔識攰,感冒咪食粒藥再繼續衝囉!」 然而水滿則溢,08年一場金融海嘯,打斷了CK進取的步伐,卻也成為了他的轉捩點, 「當年可以用慘淡形容,公司主要靠出口,但生意額可以一下子由5億跌到5千萬,我要削減一半人手,連廠房燈都只開一半。」 禍福相依,CK卻因而有了時間和空間放慢腳步。年屆50歲,他選擇重返校園進修,然後開始覺得要 「停一停、諗一諗」。 「我有兩個女,大女曾經抱怨我沒有陪伴她成長,有事只懂指責卻不理解她。細女成長期我正好無咁忙,親子間的關係的確更勝大女兒,於是我就思考,還要繼續衝嗎?」從他的感慨不難聽出淡淡的遺憾。 2015年,55歲的CK決定提早退休,告別打拚半生的商業王國。縱有不捨,他卻也豁達, 「如果公司仍在困境我不會走,但在它最好的時候離開,就是功成身退。」 到社區學校義教詠春 操勞半生,退休後四處旅行享受人生固然開心,但太悠閒卻會覺無所事事。因緣際會之下,CK認識了葉問大弟子梁相的徒弟梁錦棠師傅,便拜師學武。師傅成立了慈善機構 「梁錦堂詠春同學會」,他遂加入成為一員,展開他的慈善事業。 起初,CK跟着師兄弟到社區、學校義教詠春拳,接觸基層小朋友多了,發現他們最缺的未必是物質,而是父母的陪伴及正確的人生指導,他意識到要推動社會正向發展,小朋友的教育非常重要。   推廣嶺南文化 「我自己也是在屋邨長大,明白小朋友學好學壞有時只差一線,所以我在想如何用詠春引導,培養他們正確的價值觀,禮貌、尊師重道、忍耐堅韌等優良品德不可棄!」 CK擔起了同學會會長一職,進一步帶領機構由參與者變主辦者,與社區不同團體合作,例如今年起以深水埗為基地,啟動為期3年的 「戲詠嶺南」計劃,透過詠春、粵劇、朗誦等主題活動推廣嶺南文化之餘,亦為小朋友提供表演平台,讓他們發揮潛能,提升自信。 與以前單純捐贈不同,現在事無大小都要CK籌謀策劃,對他而言也是新挑戰,需要邊學邊做。問及做生意與慈善有何不同?他說: 「做生意時只會計數,哪怕蝕都要計住。但做社區活動、做慈善不能計,只求受眾得益,滿足感和意義亦無法計算。」 ▲陳礎基積極投入慈善事業

馮泓叡:社區服務越做越過癮

今年27歲的馮泓叡,年紀輕輕,但在地區服務已有四年多的時間。雖然工作辛苦,可他卻說: 「社區工作讓我越做越過癮!」 馮泓叡是創建力量的成員,自2014年起一直在觀塘翠屏邨、和樂邨一帶做社區服務。他表示,和樂邨是本港最老的公共屋邨之一,翠屏邨也是一個舊屋邨,區內的長者多,人情味濃,在這一區服務最能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關懷的重要性。 上門探訪行動不便長者 馮泓叡憶述,有一次他上門探訪一位行動不便的長者,當他敲開老人家的門,對方的反應令他深有感觸,「原來,多年來從沒有人去探訪過他,沒有人噓寒問暖,天冷了提醒他多穿件衣服,颳風下雨了提醒他關好門窗,所以老人家見到我這樣一位年輕人上門探訪,非常高興。」 這件事也深深地觸動了馮泓叡,原來香港社會雖然很發達,但仍有些低下階層人士處於陰暗的地方,仍然有些老人家需要外人關心和幫助,「這些孤獨的長者,他們要的很少,只不過是一點關懷,卻長期被忽視,社會需要有心人去為這些長者提供一些關懷。」因此,這幾年他一直用這樣的信念支撐着自己,堅持在地區服務。 馮泓叡接受《龍週》記者訪問當天,正好是他與互助委員會向邨內的長者派送午飯的日子, 「今天很幸運,漁農署贈送了一箱魚,透過我們派發給邨裏的長者。」馮泓叡將雪凍的泥鯭魚小心地從冰磈中鑿出來,放入保鮮袋中,再連同預備好的盒飯一起,遞給前來取午飯的長者。他高興地說: 「好多長者都是獨居老人,我們為他們準備了午餐飯盒,就省卻了他們做飯的麻煩,幫到好多老人家!」 ▲▼馮泓叡向街坊派發漁農署贈送的泥鯭魚 多元服務 為社區增值 除了定期派發午餐盒飯、探訪長者,馮泓叡的地區服務還包括:提供長者健康檢查,處理個案和投訴,爭取興建社區設施,並聯絡其他社會組織和機構提供多元化服務, 「比如,區內有中醫診所開幕,我會爭取他們為區內長者提供義診服務;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想在區內舉辦長者活動,我們也會提供協助;地藏王廟舉辦敬老齋宴,我們會安排長者出席。」 馮泓叡表示,社會上有不少服務提供者,需要像他這類人士協助聯絡受眾,進行地區宣傳等。而他則透過整合地區資源,讓區內街坊可以有更多的服務。 他說,除了上述服務,家庭和兒童服務也是自己的工作重點,比如在開學前為少年兒童剪髮、派贈文具,舉辦節假日親子活動和教育性的旅遊活動等,都深受區內居民的歡迎。 創立觀塘青年獅子會 馮泓叡除了自己落手落腳,也創立觀塘青年獅子會,帶領一批年輕人做地區社會服務。他說: 「最初有20多位年輕人跟我一起,當中不少人是我的朋友,還有大、中、小學的同學,現在我們已經發展到有40多位年輕義工。大家除了透過社區工作做有意義的事情,也成了朋友,彼此間建立了友誼。」 馮泓叡指出,青年朋友們透過地區服務,都獲益良多, 「試過有長者為我們準備湯火,讓我們體會到溫暖。而年輕人為社區爭取到無障礙設施,為長者帶來方便,也感到有很大的滿足感。」  

朱家健:關注航拍機使用

航拍機已成為香港的其中一項新玩意,價格由數百元到十萬元不等,被用於測量、取證、空中拍照、實地新聞拍攝等商業活動或其他用途,甚至乎在一些集體活動如跑步比賽和品牌宣傳也常見到航拍器的蹤影。然而,航拍機是遙控飛機、相機、即時資料上載數據庫、定位系統的混合體,涉空中安全和私隱等問題,宜進行立法監管航拍機的使用。 若航拍機在機場附近出現,會對航道構成危險,影響飛機升降;若航拍機在鬧市低飛穿插,有機會因意外失控而傷及人群及撞毀窗戶等,又或誤闖建築物,對民居造成滋擾或偷拍;部分公眾 休憩公園已明文禁止遙控飛機,但仍不時見到有人玩航拍機,而未有執法人員干預,此舉會影響其他使用者安全使用場地,並構成一定危險。 現時法例,並未有要求航拍機操控者須受相關訓練或持有牌照,對物主亦未有持牌人制度和登記,也未有要求購買第三者保險的要求,一旦發生傷及他人的意外,受害人將難以追究涉事者。航拍機亦曾誤闖或刻意到高樓大廈拍攝,若涉 「偷窺」他人的私隱或涉滋擾,是否能以 「不誠實使用電腦」來檢控航拍機操作者也是另一法律問題。 若使用航拍機涉損害對他人的權利,則需要負上相對法律責任的義務。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嶄新科技普及化是福是禍,視乎是否被善用。 朱家健: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香港資深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