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壁堅:教師全面學位化了,然後呢?

政府委任的教師專業發展專責小組日前發表報告,就教師的專業發展階梯、薪酬調整、主任職級,以至全面學位化作清晰的解說和建議。當中最為坊間重視的是教師全面學位化及小學職級的調整。這建議是業界爭取多年的成果,政府的回應值得肯定。 不過,業界的訴求得到滿足的同時,下一步該如何做,是值得深思的。業界之所以爭取教師的全面學位化,無非是希望同工能夠同酬,以及提升教師的專業形象。但是,薪酬調升了,意味着坊間對教育行業的要求愈趨重視,也愈有要求。相對外間的機構而言,教師的薪酬的確偏高,所以要令社會大眾認為教師的付出與薪酬成正比的話,對教師的專業操守必定有更嚴謹的要求。但是,近來教育界卻出現不少具爭議性的事件,例如校長涉嫌無理施壓下屬、教師帶隊的時候在貴賓室打麻雀,不照顧學生等等,令大眾對教育專業形成負面的印象,這是業界需要面對的問題。 引申而言,既然教師行業正朝專業化的道路發展,就必須要有更專業化的組織承擔這個任務。教育必須要與其他的專業團體一樣,成立法定的專業組織,如會計師公會及大律師公會一般設立教師公會,透過法律的方式處理教育行業的監管、聘任、持續進修等,才能在坊間建立專業的形象。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控告父母令人感慨

不論東西方,傳統上都主張要孝順父母,可是有一名印度男子卻要狀告父母未經他同意就把他生下來。這名男子父母都是律師,家境不俗,他自己也說,自己生活得很好,只是信奉 「反出生主義」,故此要狀告父母。他這種思想的萌生,只因五歲時有一天不想上學,父母卻不斷要他上學,他於是問父親: 「你為什麼把我生下來?」卻沒有得到解答。 讀到這段新聞,或許大家未必能理解這名男子的想法,可是,看過電影《星仔打官司》,對於當中星仔同樣是狀告父母把自己生下來,卻可能有深刻的感受。 星仔生於亂世,是中東貧民窟的一個孩子。他自小被迫輟學,靠拾荒養家,因家庭不幸,憤而刺傷了人,以致入獄服刑,後來更狀告父母不應把他生下來。影片並沒有把星仔的父母描畫成大奸大惡,他們在法庭上,也大叫委屈,申訴生活的種種艱辛,生育為他們帶來恥辱。影片還透過星仔遇到的非裔母子,側寫母子間的親情,從另一角度為父母申辯,亦反映亂世中生活的逼人。 有云:天下無不是之父母。然而,這並不是說父母不會做錯事,事實上,甚至大奸大惡、毒害子女的也大有人在。只不過,對於生身父母的寬容感戴,實是對生命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今,竟有人控告父母,不論原因為何,畢竟令人感慨。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罪名是否成立,誰說了算?

剛在高等法院審結的一宗刑事重審案,4男5女陪審團連續4日退庭商議超過40小時,終於達成有效裁決。罪名是否成立,誰說了算? 陪審團制度為普通法體制一大特色,香港早於1845年已通過《陪審員與陪審團規管條例》。制度之理據之一為普通法中之 「被告應由民眾裁決其罪行」精神。因此陪審員必須為非法律專業人員,以維持陪審團之客觀條件及普羅大眾之常理,以反映社會良知。 嚴重的刑事案件,例如:謀殺、誤殺、強姦、持械行劫、某些涉及毒品和商業詐騙的案件,由1位法官及7至9名陪審員聆訊;某些民事案件,例如涉及誹謗或惡意檢控等訴訟,案中任何一方均可選擇把有爭議的事實交由陪審團認定。死因裁判法庭的某些死因研訊陪審團則為5名成員。 根據《陪審團條例》第32條,任何人士沒有按照陪審員傳票出庭,即屬違法。任何僱主因僱員出任陪審員而終止僱用或威脅終止僱用其僱員,即屬違法,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25,000元及入獄3個月。(第33條) 當組成陪審團時,陪審員須當庭宣誓聆聽證供及決議時要 「秉公辦理、無畏無懼、不偏不倚」。當控辯雙方完成結案陳詞後,法官會向陪審團總結案件,重溫控辯雙方的證供及論點。法官通常都會向陪審團解釋,控方須證實哪些事項才可令被告入罪。陪審員按自己的理解、常識、人生閱歷,參考法官就案情及證據的引導,獨立作出被告是否有罪的決定,且毋須就決定解釋。 陪審團退庭商議,需交出手機等電子通訊設備,與外界斷絕聯絡。若當日未能達成裁決,則需在法院的陪審員休息室留宿。如最終仍然未能達至大比數裁決,法官便會解散陪審團,並決定是否要選出另一批陪審員進行重審。 陪審團的名稱雖為 「陪審」,但在定罪這一關鍵問題上,某程度來看,法官卻成了陪審團的 「橡皮圖章」。陪審團決定罪名成立,法官才依此量刑宣判,如陪審團裁定罪名不成立,法官能做的事就只有宣布被控人當庭釋放了。經由陪審團定罪的案件上訴,辯方不可直接質疑陪審團的決定,只能提出理據,以顯示原審法官在引導陪審團時犯錯或有遺漏,導致陪審員作出錯誤的決定。 早年的許仕仁案,經過150多日審訊,由6女3男的陪審團經五日四夜合共45小時始達裁決。香港最長歷史的紀錄是,1992年的聯交所 「七君子」案,陪審團商議五日四夜,最終裁定7名被告罪名不成立。 過往亦有不少案件在審訊中需解散陪審團,理由千奇百怪。猶記得2002年一宗婦人以滾油殺夫案,兩名陪審員目睹證物照片後,情緒深受困擾,被確診患有焦慮症,獲醫生證明不宜繼續聽審。2000年一名英籍工程師涉殺死菲籍前女友,先後有陪審員在審訊時睡覺及以私人理由申請豁免,兩度解散陪審團後,在案件第三次開審時,再有陪審員未透露其輔警身份,違反警務人員不得出任陪審員,令陪審團被迫第三度解散。2018年更有陪審員因搭錯𨋢,更與案中案警員同𨋢,令陪審團被解散。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東九龍居民委員會:「毋須改善」抑或「無得改善」?

運輸署早前向黃大仙區議會提交了一份名為「2019-2020黃大仙巴士路線發展計劃的文件」諮詢,對黃大仙居民及區議會而言,這既是一個「笑話」,也是一個諷刺;因為文件內所共述及22條巴士絡線的服務改善、新線建議以至加班加車的計劃,全都是與黃大仙無關。我們有個疑問:黃大仙區的巴士服務究竟是「毋須改善」?抑或是「無得改善」? 2017的黃大仙巴士路線發展計劃涉及的巴士路線有37條,當中11條以黃大仙為總站;2018年則涉及路線有34條,以本區為總站的有15條。以上兩年的計劃內容有新增路線建議、加開晨早繁忙時段特別班次計劃,今年卻什麼都是「零」。 如果說: 「黃大仙巴士服務所有要改善的全都做了!」,居民會信嗎? 歷年來我們收到無數居民投訴慈雲山/富山邨/彩雲邨巴士服務不足、候車太久、脫班誤點、繁忙時間無車、要求加開回程特別班、通宵班、來往慈雲山到地鐵站的循環巴士線…….等等無數的訴求,巴士公司實際接納而又做到的加班、加線、加車的改善有多少? 總括而言,我們對本年度這份有名無實的 「黃大仙巴士路線發展計劃」極度不滿,不滿的並非針對文件內所提的建議,而是 「應該有而沒有」為黃大仙巴士服務改善的措施計劃。

蔡梓銘:妙法祛濕.順應天氣病自去(上)

香港位處沿海地帶, 「濕氣」似乎成為了一個永恆話題。有人說食辛辣的可以祛濕;也有人說拔火罐可以祛濕;更有不少人會自行煎服坊間的祛濕茶。其實一問起 「濕」究竟是什麼?怎麼來?怎麼走?這就難倒不少人了。 「濕」其實是中醫的一種形象化的體現,泛指身體裏的任何一部分的病理性水液。有人會問,濕會令我水腫嗎?會。但不只如此。一般人想要知道自己有無較重的濕氣,只需留意:一,起床時自我困倦的程度。檢視自己會否睡眠時間雖然充足,但仍然得不到精力充沛的感覺;二,如廁時大便的稀溏程度。會否大便較平日臭穢,或時常有拉不乾淨,甚至一天要拉數次才安心的感覺;三,洗漱時,觀察一下自己的舌苔。正常以淡紅的舌頭、薄薄的一層白苔為佳。當發現自己舌苔膩或白厚,看起來滑而濕潤,這就是濕的表面徵狀。 不論何種的祛濕方法,都能分為發汗祛濕或從二便祛濕。因此食辛辣食物時有助發汗,確實能祛除位於身體表層的濕氣,換言之勤加運動也是同理。這種微微發汗對濕氣引致的水腫也有幫助,但過度發汗就會傷及身體。本來在身體表層的濕,也可因身體日久失修、缺乏運動等等原因,而從表面透往深層,引起各種各樣重、滯、倦、困、痛的疾病。 至於濕在深層,又應當如何解救?拔火罐又有效嗎?我們且看下回分解。 蔡梓銘:香港註冊中醫師

何啟明:重整校本管理方針 責任在於教局

近年,本港不時發生學校行政失當事件,同時在缺乏獨立溝通、投訴機制的情況下引發不少混亂的情況;及至早前亦發生一宗類似的事件,而且多日以來仍在社會持續發酵,並對 「校本管理政策」的疑慮推至一個高位,無他,此政策致令教育局以獨立、靈活、自主為由,對學校一切的內政放任不管,以至諸般陋弊叢生。 觀乎現時 「校本管理」政策的實施情況,實為教育局造就無為的態度,以此作不干預校政為理由,令政策出現多種漏洞;事實上,自主靈活不代表無政府狀態,局方眼見諸多弊漏亦無動於衷,教人情何以堪。 事實上,教育局對於這個問題實責無旁貸,惟局長接受傳媒訪問時僅提到,對於早前發生的事件,局方只會在最終結果與校內部分人的意見有出入,才會視乎情況介入,而且強調今次調查委員會的可信程度高,但無就社會熱議的論調作什麼驚天動地的言論。 為此,筆者早前就教育局的角色上與教育工作人員總會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求教育局重新檢視自身的監察角色,正視 「校本管理」政策引申出來 「諸侯割據」的局面帶來的缺失。若要重整現時部分學校因「放任」而叢生的問題,首要任務是教育局應作監管角色,定時檢討,並就現有體制作出相應調整,繼而從投訴機制着手。局方應改變現有的投訴方式和渠道,並建立一個獨立於校長、法團校董會、辦學團體的機關,處理關於前線教師的求助。 雖說,在 「校本」宗旨下對學校下放相應權力,令他們得以自主、靈活而獨立;然而,教育局亦應負起最大監察的角色,實施相關相互溝通、投訴機制的指引,並應直接處理有關各教職員在人事、聘用、待遇上的求助。其實,最好的做法是考慮為處理教師問題設立專責部門,由相關人員接聽求助熱線、會見老師、調查小隊三方面組成,確保投訴機制獨立。 如果,局方認為開設獨立機構對他們來說是件苦差,那麼,筆者建議他們應從法團校董會方面入手,事關校董在學校充當相當重要的角色,故局方應加強有關培訓,除了現時的校董培訓課程,實從實際層面進行培訓,更切合《教育條例》、《教育規例》或《資助則例》,讓學校各個層面均得到全面、公平發展;同時設立定期開會檢討校政的機制,應增加開會次數,由現時一個學年內最少三次會議改為達標數字,並將每次開會的會議紀錄上呈教育局。 說到底,推動任何政策的前提下並無一個所屬的領導角色,便容易出現 「群龍無首」的情況,推動時更會鬆散無序。故此,教育局實應重新檢視自身在校本管理政策下應扮演着何等角色和戲分,如何重整政策引申出的紕漏。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方嘉偉:大灣區充滿機遇 能創造真正的勵志故事

近日看到一篇「勵志」故事,一名私企職員被一名督察橫刀奪愛而頓悟,當一名私企普通職員基本上沒有出路,故事反映了香港這一代的悲哀。香港大部分企業都是為地產商或業主「打工」,大部分盈利要上交給大業主,自然沒有資源善待員工,而有志創業的年輕人亦很快便被租金拖垮,生意無以為繼。 近來出現了一絲希望,就是「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筆者認為,能幫助有生意頭腦的創業者,如果敢打敢拚,很有機會殺出一片天。亦看到一些港青到大灣區成功創業的故事,有兩位港女到中山開法式甜品店,生意做得不錯。她們均表示內地創業成本較低,適合新手 「試錯」。綱要的出台相信能令港青更容易北上發展。 就算創業失敗也能獲得經營生意的經驗,尤其與內地客戶談生意的經驗,彌足珍貴,這些經驗比在本地的市場推廣公司 「打雜」更可貴。總括而言,青年人結合香港人的優點(如誠實可靠,具國際視野等),同時在大灣區經商時累積營商經驗以及大中華視野,這些人就算回港打工亦很有機會成為被老闆加以重用的人才,或者憑着內地試錯經驗回來創業也可以,前途無可限量。如果港人能把握機會,相信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勵志故事! 方嘉偉:教師

童暉:哪來那麼多辱華?

當下時尚界常有所謂辱華的新聞,繼D&G筷子吃薄餅廣告後,其春節推出的豬年主題T恤,又被質疑暗諷中國人「人傻錢多」, 而Burberry、Givenchy等推出的春節廣告或豬年產品也都被批評為誤讀中國文化。近日,VOGUE在IG上傳中國模特高其蓁的照片,更被批評為歧視中國人乃至亞洲人。一時間,中國人似乎是人人都想得罪的族群,事實真是這樣嗎? 以高其蓁來說,VOGUE形容她是 「挑戰時尚審美規範」,同時大讚她 「帶着一種獨特的吸引力」。說實在的,此女眼細、鼻塌、眼距超寬,按照現代的審美觀,非但難以稱之為美,甚至要稱之為醜。不過時尚的美重要的是有風格和搶鏡,那麼醜也可以變為美。美醜沒有定論,好像時下以瘦為美,可是在唐代,也一度以肥為美。VOGUE作為老牌時尚雜誌,要有獨特的時尚觸覺,前衛、顛覆性的審美觀,才能引領潮流。從這個角度看,VOGUE對高其蓁應是一種正面的評價,而非刻意挖苦。 部分中國人受不了VOGUE的尖新,一方面是囿於傳統西方審美觀,以大眼睛、深輪廓為美;一方面是出於極度的自卑,近百年國運不振造成樣樣不及西方的感覺,因而自以為中國人或亞洲人不及西方人美。其實, VOGUE意圖肯定高其蓁的美,有助人們從另一角度欣賞東方事物,中國人應樂見其成才是。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美式的政府「停擺」會在香港發生嗎?

美國參議院因未能通過包含美墨築牆的臨時支出法案,總統特朗普拒絕簽署該法案,導致美國政府自2018年底起進入局部停擺(government shutdown)。據國會研究處資料,過去40年至少有21次,政府未能在限時通過預算案而陷入停擺。 按照1921預算與會計法案及1974美國國會預算暨截留控制法案,任何全權預算支出(discretionary spending)必須通過相應的年度政府支出預算案(appropriation bill)方有效。1974年的重新制定預算程序法案,把更多權力從行政部門移至國會,並分散到多個國會委員會,從此出現緊張分歧。1980年前,即使預算案未獲通過,撥款的分歧也未致引發這種停擺僵局。自1980及1981年,由時任司法部長指稱,政府不能在沒有國會撥款的情況下花錢,否則乃違憲。 如今總統和國會爭持不下,如何收場?最終就要看誰是 「懦夫」。政治學上有膽小鬼博弈或懦夫博弈(The game of chicken),其邏輯就是 「不要命的最大」。甘冒兩敗俱傷風險,死頂到對方先退讓便獲勝。 特朗普手上還有最後一張王牌,就是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調動國防預算來支付建牆費用。《全國緊急狀態法》賦權總統,在戰爭時期或國家緊急狀況下,可以越過國會直接頒布法規、調動預算。 進入緊急狀態?聽起來好得人驚,以為國難當前,危亡旦夕。其實自1979年來,美國總統共58次宣布國家緊急狀況,包括下達針對也門、朝鮮、敘利亞、海地等國家的進出口管制,制裁恐怖組織與毒品走私,以及關於核武器、傳染性疾病的指令等。 當下,香港立法會正在審議政府《財政預算案》。如果不獲通過,美式 「停擺」有可能在香港發生嗎?且看《基本法》設計的香港政治體制是 「司法獨立,行政與立法互相制衡,又互相配合。」各自權力分配如下: 《基本法》第62條規定政府的職權包括:制定並執行政策;編制並提出財政預算、決算;擬定並提出法案、議案、附屬法規;委派官員列席立法會並代表政府發言。 《基本法》第73條賦予立法會行攸的職權:根據政府的提案,審核、通過財政預算;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就任何有關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 行政長官行使的職權包括:領導香港特區政府;簽署立法會通過的法案,公布法律;簽署立法會通過的財政預算案,將財政預算、決算報中央政府備案;批准向立法會提出有關財政收入或支出的動議。(第48條) 假如行政長官拒絕簽署立法會再次通過的法案或立法會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經協商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見,行政長官可解散立法會。唯一的約束就是行政長官在解散立法會前,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而且在其一任任期內只能解散立法會一次。(第50條) 另一方面,立法會如拒絕批准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行政長官可向立法會申請臨時撥款。如果由於立法會已被解散而不能批准撥款,行政長官可在選出新的立法會前的一段時期內,按上一財政年度的開支標準,批准臨時短期撥款。(第51條)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林伯強:財政預算案回應教育界的訴求

今屆政府已先後額外增撥教育經常性開支83億元,做法值得肯定,不過與其他國家或地區比較,香港整體教育開支仍屬偏低,而對比政府經常開支總額,教育投資在過去20年所佔的比例更微跌至19.8%,未能回應社會對教育不斷提升的期望。本人指出,香港的教育開支應大幅增加至本港GDP的4.8%,展現政府的承擔。 對於政府在施政報告宣布落實教師全面學位化,本人建議應增加中小學中層及副校長職位數目,並檢討小型小學校長的職級安排,以及理順校長和副校長的薪級。同時,藉中小學人口波幅的契機,增撥資源全面推行小班教學,及進一步改善中小學班師比例。而幼稚園則要調高單位資助額、調整幼師薪酬範圍並重設薪級表,並加強支援幼稚園SEN學童。 另外,本人亦認為要改善教師申請病假的安排,並讓每校最少有一名教師接受 「守門人」課程培訓,以及早識別及介入自殺高危的學生。專上教育方面,則建議推出新一輪配對補助金供自資專上院校申請,並加強對專上學生的資助,提升青年競爭力。 其他的建議包括:提供STEM教育經常津貼、設立5億元校舍維修基金、增加對基層及非華語學生的支援、設立帶薪進修機制,以及加強 「一國兩制」及國歌教育等。 林伯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