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法正:肖牛外遊小心財物 貴人扶持易升職

來到豬年,肖牛人士會較為勞碌,凡事均需親力親為,不能假手於人。如有時間,可選擇出外旅遊放鬆心情,度假充電。出門在外需小心保管證件及財物,容易因為一時大意而遺失或遺留在酒店等情況。 事業方面因得到貴人相助,會有不少晉升空間,只要適時把握機會,成功將在不遠處。平日工作態度認真負責,處事一絲不苟,會是你贏得上司及老闆賞識的最大優點。 生活或工作上即使遇到困難或始料不及的事情也無需過於擔心,身邊的好友將紛紛伸出援手,助你渡過難關,順利解決問題。 身邊的親友間較為容易出現白事,如果可以的話,盡量少到殯儀館。如必須出席也建議佩戴一些靈符或佛牌,以減低影響。 事業 事業上有強勁的競爭對手,成功戰勝對手贏得了最後的勝利,這是非常值得慶祝的一件事,但也要認真做好後續工作的洽談,不能因為一時的興奮而忽略了全局。 若有跳槽想法的人士,不妨先考慮清楚自己想要什麼,自己的能力能夠勝任什麼職位,再下決定是否離開。如有自主創業的想法,則需先做好整個發展計劃,確定可行再作部署,勿像盲頭烏蠅般亂衝亂撞。 財運 受到凶星影響,會有破財之兆。外出旅遊或到人多密集的地方需要小心保管財物,家中也要做好防盜措施,可能會有失竊的情況出現。可於年初購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以破「歡喜財」,應驗破財之兆。 因事業上有不錯的發展空間,所以正財方面會有所提升。不僅薪資有所增長,公司福利也會有所調升,好好把握升職機會。投資方面不宜急進,不論股市或樓市均需看準時機再入手。 愛情 愛情運平平沒大起伏,對單身人士來說,今年感情不會出現特別大的波動,期望有一見鍾情的人士今年恐怕較難實現。但身邊的朋友值得你好好留意觀察,緣分不一定只出現在陌生人身上,身邊的人反而是最了解你的人。至於戀愛中的人士會維持一個平穩上升的態勢,不過平日也要多關心對方,多注重生活細節,才是決定兩人感情能否長久的重要因素。在相處細節上多下功夫,才是真正的相處之道。 健康 受到凶星影響,要小心交通意外,尤其過馬路時要特別小心注意,遵守交通規則。駕車人士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切勿貪快衝燈及超速。此外,也較容易患上小病痛,日常生活中要注意養生,特別是膽固醇過高的人士,飲食方面要更加特別注意。 平時可以多做運動,作息定時,若體重過高的人士也可以適當地健康減肥,安排合理膳食。 司徒法正師傅從事道家法科風水的工作,至今累積逾三十年經驗,是江西龍虎山授籙法師,致力弘揚道家法科傳統文化及推動種生基普及化。同時也是澳門賭場金牌御用法科風水師,獲各界冠譽 「運財福星」。

朕知道了

古代皇帝其中一項很重要的職責就是批閱奏摺,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知道古代做大臣的,動則讀書十數年,開口十三經,閉口古有聖賢曰,皇帝的壓力是很大的。 就像朱元璋,曾經因為發生了天災,諮議各位大臣朝廷政策的利弊。然後有位叫茹太素的刑部主事,就給皇上上奏摺,談論政事。唯獨這篇文章長達一萬七千字,朱元璋就叫中書郎王敏唸給他聽。最後得出結論,真正有意義的內容只有五百字,並留下批文: 「虛詞失實、巧文亂真,朕甚厭之。」後將茹太素痛打一頓。 至到清代,皇帝們的學識都很高,康雍乾幾位皇帝也十分敬業。但是他們留下的批文卻讓我們忍俊不禁。大家比較了解的可能是: 「朕知道了」,國立故宮博物院甚至還出過相關的紀念品。確實一天幾十,甚至上百個奏摺,要一一批改實在沒可能。直接一句 「知道了」言簡意賅,也不失為偷懶的好方式。而且當時文白之間的差異開始縮小,不少文人當中也開始流行半文半白的文體。這使得我們今天看這些奏摺,就會發現不少有趣的地方。 康熙留下不少有趣的批文,當中最有名的一定是江寧織造曹寅謝恩摺中的批文。曹寅在這則謝恩摺中,提到自己因風寒誤服人參,得解後又患疥卧病兩月餘,服用地黃湯,才得以痊愈。康熙皇帝好醫學,並懂中醫處方。於是就教曹寅: 「惟疥不宜服藥,倘毒入內,後來恐成大痳風症。出海水外,千方不能治。小心!小心!土茯苓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康熙留下的御筆,還不算特別多,但是他的兒子雍正就不一樣了。雍正一生勤奮敬業,批改的奏摺多達數百萬字,既有漢文也有滿文。當中有不少實在是讓我們大開眼界,從《雍正朝滿文朱批奏摺全譯》當中我們可以找出不少例子。 年羹堯出征西北,戰事緊張已經十一天沒有碰過枕頭了。 「自賊人蠢動以來,西寧四面隘口既多,惟東面係我來路,十分緊要……臣之未能就枕者已十一夜矣。」雍正就回覆到: 「好心疼!好心疼!好心疼!真正社稷之臣。」又在奏摺最後說道: 「……自初一日聞報以來,唯有虔誠對佛天佑你平安如意,之外,亦無暇他及也。」這真是一位親切的皇帝啊…… 而田文鏡是雍正的心腹,田文鏡任河南巡撫時,朝廷要從山東、河南兩省買小米,賣往江南。田文鏡認為江南人不吃小米,還是改運小麥。但當時的戶部尚書張廷玉和吏部尚書朱軾唱反調,說小米好吃,應合江南人口味於是山東運的是小米。但是小米在江南完全滯銷。雍正把大臣痛罵一遍,並表揚了田文鏡,誇他辦理盡心、實心辦事。田文鏡當然十分謙遜,回了一份謝恩摺,說這都是皇上的英明指導,得皇上如此寵愛實在惶恐。於是雍正就回了朱批: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有一天內務府上了個摺子,講的大概是營造司官房收租修繕過程中手腳有些不乾淨。奏摺的最後提出了一些監管意見,表示要時不時抽查相關人員。雍正看過後留下這麼一句評語:居然能有看到內務府上這樣的摺子的一天?真是奇事也!可見雍正對於內務府也敢說別人手腳不乾淨感到十分驚奇。 又有一次,駐紮福建的總兵官,上了一道這樣的奏摺: 「臣庸愚劣譾,謬膺重寄,叨恩愈厚,兢惕愈深。竊思昆蟲草木之微,亦當知栽培生成之德。撫躬自問,寢室靡寧。茲更蒙天恩浩蕩,賞賚頻加。」這裏面的字,叫大家讀一次也困難吧。雍正就覺得一個兵官能寫出這種摺子實在厲害,又留下評語:覽。此奏謝之文係你自作的?幕客代筆的?你識字通文與否? 有個官員犯了罪,在獄中給雍正寫悔過書,以期得到赦免,內有 「辜負天恩,羞懼交並」兩句話,雍正在一旁批道: 「知汝懼死實甚,然羞則未也」也就是知道你害怕得要死,不過羞愧與否倒不一定。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在老街尋覓塵封的記憶

本版主持:在現代化的喧囂鬧市中,忽然出現一條青磚綠瓦、古色古香的老街,是否會予人一種穿越之感?隨着時代的進步,高樓林立,車水馬龍,但這正正讓城市一隅的古風建築顯得更為珍貴。走在一條條老街上,不僅是回顧歷史,也是對悄悄在指縫間溜走的青葱歲月的緬懷。 下面就來看看,內地有哪裏最具特色的老街吧。 廣西北海老街 這條老街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的北海市,存在年代可追溯到1855年,長1.44公里。受當時外國西方柱式建築的影響,這裏的騎樓大多布滿優雅細緻的雕塑和洋派的裝飾,很有些歐陸巴洛克的味道。 沿街遍布英、法、德領事館舊址,德國森寶洋行舊址和天主教堂女修院舊址,及藥堂、酒肆、茶坊等,見證了北海曾經的繁華,被譽為鮮活的 「近現代建築年鑒」。 這裏並不像大多數景點那樣的仿古建築,更有歷史滄桑感,老樓、綠藤、花樹、沿路的招牌,讓人彷彿身處一座活着的古城裏。 福州三坊七巷 「誰知五柳孤松客,卻住三坊七巷間」,在福州市中心,有一條保留唐宋格局的古街,從北到南,依次排列十條坊巷,向西三片稱為坊,向東七條稱為巷,是城市坊制度的活化石。 古老的街巷、完整的坊裏,配以古河道、古橋樑、古榕樹形成古樸典雅、極富福州特色的傳統街區。這裏既有 「紫禁城中策馬揚鞭」的帝師,又有 「五子登科六子科甲」的世族、顯赫高官、飽學宿儒、商界巨子,比比皆是。 來到三坊七巷,你會發現,書墨丹青字樣的尋常女子都是纖纖可人的。幾分雅致、幾分詩意、幾縷書香、幾縷婉約,令你沉醉無眠。 蘇州平江路 平江路可能是中國最有水城韻味的老街,沿河小路狹窄僅容一輛車通過;河面也是窄窄的,只能行駛搖櫓船。水陸並行河街相鄰,堪稱蘇州古城縮影。街面由青石板鋪就,左右穿插精緻水巷,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精緻石橋與兩岸樹木組成一幅靈動的水墨畫,到處充滿煙雨小鎮的風情,最宜撐一把油紙傘,漫步老街的石板路,感受歷史沉澱下來的那份韻味。 北京南鑼鼓巷 南鑼鼓巷是北京最古老的街區之一,以巷子為中軸,兩邊分別有許多特色的老胡同,胡同裏有最地道的北京味兒,這裏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透過斑駁的陽光,坐在小店裏點上一杯咖啡,慵懶的享受着老街帶來的愜意,青磚古樹、名人故居,這裏的每一個胡同,都可以是一篇動人的故事,訴着美好,戀着滄桑。 拉薩八廓街 八廓街是拉薩最古老的街道,也是拉薩老城區最典型的藏式建築代表,藏族人把這條拉薩 「轉中經」的街道稱為 「聖路」,可知它的地位有多重要。世界上恐怕很難找到第二條街,像八廓街聚集了承載信仰的商賈,接受萬千信徒膜拜,笑迎五湖四海的遊客,延續歷史使命的同時演繹着屬於自己的傳奇。八廓街不似其他地方商業街那麼喧鬧,瀰漫着嚴肅而和諧的氣氛,沒有人大聲喧嘩,耳邊迴盪的是朝拜者與地面的接觸聲響。 青州昭德古街 青州昭德古街位於山東省青州市,一直保持原有歷史格局,街道兩旁多為店舖,青磚灰瓦,木插板門。古老的民居和商舖錯落有致,古老的窗櫺和斑駁陸離的木門,處處顯示出古老與滄桑。穿行那如棋盤般縱橫交錯的古街,聽着腳步在石板發出的回響,一種莫名的情愫油然而生。人彷彿在凝固的時光裏穿行,沉醉在古街的往昔。一條老街,一段歷史,敘說着幾代人的故事,經過歲月的淘洗,時光的沖刷,老街巷弄仍以其獨特的魅力散發着迷人的光芒。  

吳壁堅:處理學童自殺行為刻不容緩

學童自殺的事件時有發生。他們處身於複雜的世代,訊息流轉迅速,不良的資訊隨處可見;他們亦需面對家人、朋輩、學業等壓力,稍為看不開,悲劇隨之發生,實在令人痛惜。 坊間經常忌諱談論自殺事件,認為如果顯著討論,會使一些邊緣人士因接觸相關的訊息,從而興起輕生的念頭。但這種憂慮是不必要的,因為決定輕生的人,已經是非常絕望,絕非三言兩語就能改變他的心意;再者,有輕生念頭的人往往缺乏關心,如果能多給他們一點關懷,可能就會減少他們輕生的念頭,所以切忌諱疾忌醫。 不少國家或地區均有所謂「守門人」的制度。若從廣義來說,意思是接受相關訓練後,能懂得如何識別自殺行為,並對有自殺風險者做適當的回應或轉介的人。台灣在這方面的發展相對成熟,不少機構均會舉辦有關的課程,培訓守門人,以識別潛在的自殺群體。倒過來說,香港在這方面的課程與培訓似乎不足,如果要更好地處理學童自殺問題,政府在這方面的培訓是否需要加強投入,並將之系統化? 筆者認為,教育局應與相關機構合作,提供課程讓老師進修相關的知識,以更好地識別及介入自殺行為。另一方面,要求每一間學校,除社工外,最少有一位教師接受守門人課程,務求將學童自殺行為減至最低。始終預防勝於治療,生命並無Take Two。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60歲是中年還是老年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為長者綜援政策護航,一句 「60歲還是中年」,惹來議論紛紛。 有人興奮地說,如果60歲是中年,那麼三、四十歲也只是少年,青春延長了。但也有人認為,60歲怎麼也是晚年,就算人能活到120歲,也只是延長了晚年,因為到了60歲,各方面都已步入退化。 我較傾向60歲是中年的看法,或者起碼用今日的術語,稱為 「少老」。隨着醫療衛生和營養的改善,人們的壽命延長之餘,也可見由身體壯況到面容都更顯年輕。數十年前, 60歲的人已是形容枯槁,行將就木,但現在,多少登陸的人仍然神采飛揚、精力充沛?我也相信,很多年屆60的人,依然希望有自己的事業,這樣才可令精神有所寄託。 從另一個角度看,壽命延長了,就要預備更充裕的錢財作養老之用,故此,人們也確實需要延遲退休,供養自己。尤其是現時港人不願生育,老來就更要靠自己,不然的話,政府實在負擔不起。 問題是,香港的職場年齡歧視頗為嚴重,四、五十歲的人要找工作已遇到困難,更有不少公司都把退休年齡定為60歲。如果配套不足,一味勸說60歲的人繼續工作,可說是不切實際。 隨着人口老化,人口政策、福利政策都要相應調整,不過,當局也須按部就班,注意手法和時機,才會得到市民的支持。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2001年的莊豐源案—影響深遠

1997年9月一對內地夫婦持雙程證來港探親期間誕下莊豐源後返回內地,莊則留港與祖父母同住。按當時的《入境條例》,莊豐源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屬非法留港。祖父遂代孫申請法援提出司法覆核,質疑《入境條例》違憲,高等法院原訟庭及上訴庭先後判決莊氏勝訴。 政府上訴,終審法院2001年7月20日作終審判決。法庭認為引起爭議的基本法條文,屬香港特區的自治範圍,毋須提請人大釋法。根據入境處提供的資料,由1997年至2001年間,共有1991名雙非兒童出世,無跡象顯示入境處被判敗訴後,會有大批內地人湧港。終院認為,案件不涉及中央管理的事,或中央與特區的關係,完全屬於特區管轄範圍內的事務,故毋須提請人大釋法。雖然1999年首次人大釋法所指的《基本法》第24條第2款其他各項的立法原意,已體現在1996年8月10日全國人大香港特區籌委會第4次全體會議通過的《關於實施〈基本法〉第24條第2款的意見》中。而《意見》指:該項中的 「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是指父母雙方或一方合法定居在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不包括持雙程證人士在留港期間所生的子女。 不過終院認為,《意見》作為 「外來材料」(extrinsic materials)不符合法庭採用的證據規則,因為 它 是 在 《 基 本 法 》 頒 布 (1990 年 4 月 ) 之 後(post-enactment)才形成的,只是 「一種附帶提及的意見,並非釋法的一部分,對終院沒有約束力」在人大常委會沒有作出具約束力的解釋情況下,若法院斷定所用字句的含義清晰,外來資料便不能影響法院的解釋。只據《基本法》原文而非《意見》中的敘述判案。裁定立法原意為 「不論父母是誰,只要任何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都依基本法24條是香港永久性居民」,並無歧義。 這樣,即正式宣告,在港出生的 「雙非嬰兒」擁有居港權。二年後SARS非典殺到,特區政府要求中央開放 「自由行」救港,結果造成大量內地孕婦 「自由」來港產子。從2001年至2011年間,獲得居港權的「雙非嬰兒」逾17萬人,造成香港社會資源分配等諸多問題,民情強烈反應。 吳嘉玲案是港人(永久居民)在內地所生子女的身份問題;莊豐源案則是非港人(永久居民)在港所生子女的居港權問題。兩案均以特區政府敗訴終結。前者加插人大釋法以 「止蝕」,才沒有造成內地大量人口在短期內湧港的嚴重後果。後者則是終院判決打開了內地婦女 「自由」到港產子潮的 「缺口」,突破了原有的內地居民在港所生子女享有香港居留權的政策,一直影響至今。 雖然港澳《基本法》的24條的字眼幾乎一樣,而澳門第8/1999號法律也規定 「在澳門特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澳門出生的中國公民」需要 「在其出生時其父親或母親在澳門合法居住,或已取得澳門居留權」,方可取得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資格。但澳門卻至今仍未有類似的法律挑戰。故有評論認為, 「雙非問題」可以說是香港自食其果。是耶非耶?你話呢?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4大必食素食自助餐

每逢假期或者慶祝生日、公司週年活動,許多人都喜歡到酒店或餐廳吃自助餐。不過,近年本港越來越流行食素,素食人數不斷增加。以下同大家分享九龍四間有名的素食自助餐餐廳,不單可以食到飽,更可以食得健康! 每日 尖沙咀店舖租金一向昂貴,但該區素食的餐廳不少,在山林道的「每日」是其中一間。該間餐廳布置一道光潔透亮的玻璃幕門,透出簡約的設計格局,是一間頗有日式風格的素食自助餐廳。餐廳有午餐及晚餐選擇,一系列的頭盤、沙律、炸物、熱食和甜品,一應俱全,很適合年輕人的口味。 值得一讚的是,餐廳每一款菜式都有清晰菜名、蛋奶素及五葷的標示,適合不同素食及非素食者選取。 地址:尖沙咀山林道10-12號山林閣地舖 價錢:平日午餐$88/晚餐$138 節假日午餐$108/晚餐$168 走肉朋友 顧名思義, 「走肉朋友」是指沒有肉食的餐廳。該間餐廳打破傳統素食餐廳的油膩乏味的菜式,不定期推出主題菜式,價格也很親民,吸引了很多非素食者光顧。餐廳開業一年左右,菜式的主題有傳統港式、台式、日式、南洋風情主題,更分別以京、川、滬等菜系作不定期的調整。 餐廳有一個很特別的牆身,上面寫着「A Better Me, A better World」。餐廳老闆秉持施與受同樣有福的理念,一直為區內隱蔽及獨居長者派發免費餐券。餐廳在今年農曆新年推出賀年套餐,提供特色的新年好意頭菜式。 地址:大角咀博文街28-30號地舖 價錢:午餐$88/晚餐$168 無肉食 一直走平民價格路線的 「無肉食」,至今已經開到第三家店。餐廳專售傳統中式素菜,多年來食物質素維持不變,深受食客追捧。最新一家店舖開在人流最旺的旺角波鞋街的重建項目大樓內。 餐廳採用全木裝飾,而且還有綠色植物裝飾,樓底高不侷促,大型落地玻璃窗,午餐的時候能感受到溫暖和煦。 地址:旺角洗衣街88號2樓/佐敦德興街8號地下 價錢:平日午餐$70/晚餐$120 節假日午餐$80/晚餐$140 梅貴緣 說起食素,不可不提曾經轟動一時、預約要等一個月的深水埗港式自助餐 「梅貴緣」。該間餐廳店面不大,店內除了座椅,都擺滿了食物。食物大約有40多種,而且是比較地道的港式口味,所以吸引了不同年齡的顧客。 值得一提的是, 「梅貴緣」的炒粉麵很有鑊氣,而且不會油膩。最近,餐廳還推出自助素食火鍋,材料大大份,以及用料與湯底新鮮,但只在晚市供應。 地址:深水埗基隆街188號 價錢:平日午餐$68/晚餐$108 節假日午餐$78/晚餐$108 ▲▼

「橄欖」精神 退而不休

人稱 「橄欖」 的前立法會議員陳鑑林,在2016年退下議會工作,但退而不休,從中美關係到 「一帶一路」 倡議,再到大灣區發展,以至九龍社區的關愛服務,他都有參與,繼續發揮 「橄欖」 精神服務社會。 「2016年我退下立法會工作時,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寫了一幅字給我: 『踏石留印』,下款寫着 『陳鑑林議員榮退誌慶』。他用 『榮退』,而不是 『榮休』,意思就是可以退,但不可休,現在我仍然天天忙碌。」陳鑑林在公司辦公室內接受《龍週》記者專訪時笑說。 積極推動大灣區融合 事實上,陳鑑林目前的頭銜仍然有很多,是意得集團董事長、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局非執行董事、理工大學顧問委員會成員、香港龍獅體育文化促進會主席…… 「我現在的工作和過去有很大不同,包括在公司做經營管理。而公司主席高佩璇博士很支持社會活動,我也利用自己在社會的網絡做聯繫,參與地區的活動。」陳鑑林告訴記者,現在他每日都排滿了工作,無暇發展個人興趣, 「有時會練練書法,其餘都是工作。」 除了本港社區服務,身為前全國政協委員的陳鑑林,也十分關注國家和香港發展,透過參與論壇、研討會,以及發表文章等建言獻策。 陳鑑林說: 「我經常到深圳、珠海等地方與不同的朋友見面,了解內地經濟、社會環境及各方面的情況。」他關注的領域很廣泛,包括許多很具體但長期未解決的事務。就大灣區發展,例如:香港企業到內地發展,賺了錢後,資金如何更好地回流到香港;兩地的稅務如何更加簡單便利;香港的員工到內地工作,如何解決超過183日要繳交內地稅的問題;香港專業人士如何到內地執業等。 他說: 「這些問題講了多年,我們不期待一夜之間可以解決,而是希望可以成熟一項推一項,使大灣區的融合發展行得更順。最近內地允許港澳台居民到內地執教,這是好的發展,將來會有更多專業界別人士可以到內地發展。」 做慈善捐款逾千萬元 除了大灣區,中美貿易戰也是陳鑑林關心的另一議題。他說:「未來一段時間中美貿易關稅問題如果不能解決,一些工廠可能會搬離中國,這有可能影響到內地的就業問題。美國也面對同樣的問題。所以我希望可以未來1、2個月中美貿易戰可以平息,這樣廠家會比較放心。」 陳鑑林還熱衷慈善事業, 「這幾年我的捐款超過千萬元,主要是支持地區慈善活動,支持地區團體、區議員的活動,捐助本港一些大學及內地的黑龍江大學。潮汕水浸我也捐了百多萬元賑災。」 街坊朋友愛稱呼陳鑑林為 「橄欖」,意思是陳鑑林的工作態度有着 「橄欖」樹木堅忍硬朗之特質,更有一顆 「化作春泥更護花」為國為民盡責之心。退下立法會第一線的陳鑑林,依然保留着 「橄欖精神」,換一個崗位繼續為社會服務。 滿意民建聯新一代表現 陳鑑林作為民建聯創黨成員,現時仍是該黨顧問。對於民建聯的新一代,他感到滿意, 「過去幾年民建聯逐步年輕化,用了不少青年,他們有責任心,有活力,能回應市民大眾的訴求。經過6、7年的磨練,這批年輕人越來越成熟了。」 陳鑑林說,希望民建聯在未來的選舉中可以取得更多議席,以及培養更多優秀的人才,進入政府的熱廚房。    

楊光富 社區工作愈做愈上癮

做社區工作,有些人是一試鍾情,也有些人是愈做愈上癮。快將34歲的楊光富屬於後者。 因運動與地區工作結緣 楊光富本身從事廣告行業,身兼籃球、閃避球教練,如今他更是民建聯黃大仙支部的社區幹事,也是街坊口中的 「富仔」。若與其他從事社區工作多年的前輩相比,2017年初才投身社區服務的楊光富絕對稱得上是 「新丁」,而他與地區工作的結緣也是由運動而起。 楊光富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憶述, 「當時我想推廣運動、康樂文化,幫年輕人發展體育事業,於是去尋覓更多合適的練習場地,所以開始接觸地區團體。但當我接觸後才發現,原來社會有許多層次,也有不同的持份者,要顧及不同的需求,我的想法太單一。」 何謂單一?例如以前楊光富片面地以為傷健人士是指四肢不便人士,後來才知道原來弱聽、弱視,甚至精神病康復者也屬於傷健。 他又舉例說: 「我以前唔明為什麼要有老人院,認為子女送父母去老人院是不孝,但當我親自探訪後,才了解到許多子女有經濟負擔,又或因工作分身不暇,只好將長者送去院舍讓他們獲得照顧,這是無奈的選擇,也令我明白到人口老化帶來的問題有多嚴重!」 楊光富明白到自身的不足,遂積極投入地區工作,希望藉此了解不同人的看法,豐富自己為人服務、幫到人的理念。 ▲▼光富藉不同活動與街坊建立關係 聆聽各方聲音 助街坊解決問題 目前,楊光富的服務範圍主要在東頭邨、美東邨、啟德花園一帶(東美區),集公屋、出售公屋、居屋於一區,囊括不同階層的人士。他要幫到市民,意味着從福利,到政策、教育、環保等層面都要涉獵,針對不同人士提供不同協助。常被部分傳媒報道「亂攞」綜援的新移民,也是他處理得最多的個案。 但楊光富說: 「我不排除可能有人會呃,但起碼我處理過的逾百宗個案中,無一個係呃。他們好多是直到失去自力更生的能力時,才知道香港有這樣的福利。其實不一定是新移民,香港人都會有這樣的困難。」 他指出,曾遇到一位街坊主動要求他去幫助其鄰居,後來了解到該女士來港超過七年,一直自力更生,離婚後卻發現懷孕,她不懂求助,也不知可享福利,產子後居住在惡劣的環境,連街坊都看不過眼才幫她尋求幫助。 另一方面,區內樓宇老化、維修、啟德河水浸問題等,也要楊光富逐一了解,聆聽各方聲音,然後去協調,尋求共識,為市民爭取最合宜的解決方法。 關注東九龍重建規劃 告別單一後,楊光富的思想更加成熟,焦點也不再只集中於東美區,黃大仙以至整個東九龍的發展,他也相當關注。 他向記者指出了幾點: 「起動九龍東計劃」改造新蒲崗,該區工業大廈多為藝術文化空間,未來如何安置?大磡村、鳳德邨計劃重建,預料最少2萬人會遷入黃大仙,區內交通網絡、社區設施等配套能否應付? 「尤其是是醫院,本區沒有急症服務,屆時將如何滿足街坊的需要?美東邨2020年也要重建,商場、停車場等設施都要規劃。這些看似是周邊地區的事,其實我們也要考慮,否則會影響到本區。」楊光富說。 面對繁複的社區大小事,楊光富形容愈做愈過癮, 「做社區係要勞心勞力,要用心付出,也有挑戰,過程都會有艱辛、灰心的時候,但可以幫人解決到問題,很有滿足感!」  

吳志隆:台灣的命運特區的作為

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在講話中展現出對國家(兩岸)統一這原則性問題的決心與意志,島內政治人物在此番發言後有多種意見... 誠如韓國瑜市長所言,這種決心與意志是「不容懷疑的」,於是擺在台灣領導人面前的,是該如何處理兩岸未來關係的命運選擇題。兩岸從1992年至今的26年間,交流與發展,無論是經濟合作、文化交流、民間互動等多方面,都已累積了一些基礎,台灣個別政治勢力企圖在「九二共識」中尋求模棱兩可的空間會越來越小,兩岸現狀雖不足以馬上進入統一議程,但至少不應仍停留在意識形態分歧的核心外圍。 消除意識形態的分歧,也就是習近平所言的 「心靈契合」是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關。倡議兩岸應該朝 「一國兩制」的方向進行政治協商,希望雙方主動突破意識形態的羈絆。在大陸的主動面前,台灣政治人物再視而不見已不符合歷史進程,但誰可以在島內為推動兩岸和平進程出一分力,這還要看台灣民間智慧是否清醒,能否找出合適的領導人來帶領寶島的命運。 「一國兩制」本為兩岸而設計,但歷史卻讓港澳先試先行,這使港澳在兩岸關係間又多了一重 「政制示範單位」的身份,如何落實 「一國兩制」,在「一國」基礎上讓「兩制」互惠互助,成為2300萬台胞是否願意走向統一心靈契合的重要指標。 吳志隆:民建聯社區幹事、 「就是敢言」 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