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江天:法律如何規管瞥伯偷拍窺淫行為?

窺淫者,即瞥伯,源自英文 Peeper。統計資料顯示,香港現時每年平均有多達300多宗偷拍個案,當中有超過100宗個案於港鐵車站及車廂內發生。在社交媒體更有偷拍群組,分享偷拍女性私隱部位的相片。 香港目前有《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規管私密影像散播行為,但條例不適用於 WhatsApp 及Telegram等社交通訊平台,因聊天群組不算公開平台。過往對於偷拍行為可引用 「有違公德罪」、 「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或「遊蕩罪」來提出檢控,但以上條例只能應用在公眾地方或建築物 「共用部分」,私人地方如辦公室或住宅的偷拍行為只能以 「不誠實取用電腦」來處理。 但終審法院較早前就協和小學教師泄露試題一案(Secretary for Justice v Cheng Ka Yee & 3 Ors) , FACC 22/2018),裁定4名被告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不成立;同時確立該罪的終極詮釋,裁定當任何人使用自己的電腦,而其中不涉及取用另一人的電腦,該行為便不干犯《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61(1)(c)條的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不誠實取用電腦罪 「被廢武功」後,多宗偷拍案因此需暫緩處理,在私人地方偷拍和偷窺行為更是 「無王管」。鑒於此,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發表《窺淫及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報告書,建議新訂一項特定的窺淫罪,以針對在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的目的而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例如以照片、錄影帶或數碼影像形式)的行為;以及新訂一項特定的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罪。 法改會研究了多個海外司法管轄區有關窺淫罪的條文。包括:加拿大《刑事法典》(Criminal Code)第162條;《英格蘭法令》第67條;新南威爾士《1900年刑事罪行法令》(Crimes Act 1900)第91J條;及新西蘭《1961年刑事罪行法令》(Crimes Act 1961)第216H條。建議參照英格蘭模式,新訂一項特定的窺淫罪,將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的目的而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例如以照片、錄影帶或數碼影像形式)的行為刑事化,並將涵蓋任何地方,即不論有關行為是在公眾或私人地方發生。 報告書亦建議訂立一項特定的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罪,內容參照英格蘭《2003年性罪行法令》新加入的第67A條,同時需顧及:1)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行為不論目的為何,皆定為不合法。此 「全面性」條文可將受僱於第三者的人所作出的未經同意下拍攝行為刑事化。這些人未必是為性滿足或為了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驚恐或困擾,而可能是僅為金錢回報;2)訂立額外罪行,將那些為了得到性滿足而作出的未經同意下拍攝裙底行為刑事化,並納入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機制;3)如在審訊中未能證明有關目的是為了得到性滿足,則可以這項 「全面性」的條文作為法定交替罪行。同樣地該罪亦應涵蓋公眾或私人地方的任何地方。 偷拍裙底或領口走光等,並公然上載網絡傳送散播分享,無疑直接侵犯個人的私隱,超出普羅大眾的道德底線。政府應盡快立法,堵塞現時 「無王管」的法律真空,還市民一個合理預期的安心生活空間。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海濱南岸中小戶1100萬成交

位於紅磡的私人屋苑海濱南岸,主要提供中小型單位,實用面積約介乎400多至500多平方呎。近期市場氣氛轉好,屋苑成交價處於1100萬元水平。 踏入5月初,海濱南岸錄得數宗成交個案。中原地產副分區營業經理黎浩棠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稱,直至5月頭6日止,海濱南岸已錄得約5宗成交,多過4月同期。這些成交個案全部是三房單位,成交價處於1100萬元水平。他解釋近期新樓盤銷售成績理想,向隅的準買家回流二手市場令屋苑成交增加。 入場費830萬 美聯物業高級營業經理何海光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指出,有見新盤銷售理想,許多業主把議價空間收窄5%至8%。他說,現時買賣盤約有200個,叫價介乎830萬至1500萬元,實用呎價介乎17800至25000元。最平單位屬於7座低層F室(連租約),實用面積432平方呎,叫價830萬元,實用呎價19212元。 期間,屋苑亦錄得租務成交。何海光表示,租金成交價介乎21000至24000元,呎租41至45元。他說,目前租盤約有90個,租金叫價介乎20000至30000元,呎租介乎41至51元。 代理預測後市意見紛紜 不過,地產代理對未來屋苑樓價和租金走勢意見紛紜。何海光指出,現時未有加息,暫時看不到利淡因素浮現,而且紅磡地區發展成熟,故預計直至今年年底止,樓價平穩。他說,由5月至8月,是租務市場旺季,不少內地學生物色租盤,故預計未來4個月租金升10%。黎浩棠則表示,現時市場氣氛好,並出現供不應求情況,而且業主不願意平賣,加上市場已消化中美貿易戰消息,故預計未來半年樓價升5%。他又說,不少租客轉為買家,造成市場上買家多過租客的現象,故預計直至年底,租金平穩。 居屋改建私人屋苑 海濱南岸位於紅磡灣愛景街8號。屋苑共有7幢住宅樓宇,樓高35至36層,提供達2470個住宅單位。單位實用面積介乎420至593平方呎,間隔分為兩房和三房。 屋苑設有住客會所,樓高5層,佔地約22.5萬平方呎。會所設施包括玻璃天幕室內泳池、按摩浴池、戶外泳池、室內運動場、網球場、籃球場、高爾夫球練習場、戶外花園茶座、宴會廳、音樂室、卡拉OK房、私人影院、兒童玩樂區等。 交通消閒設施稍勝 海濱南岸的最大優點是附近交通配套充裕,兩個港鐵站出口分別位於附近紅磡道和船景街,由港鐵站出口步行至屋苑只需約數分鐘。其次,若想前往港島,除了乘坐港鐵外,亦可以到附近渡輪碼頭,乘渡輪前往北角。同時,公共運輸交匯處位於附近香港嘉里酒店基座,巴士總站和綠色小巴站設在交匯處內,前往市區新界尚算方便。若想前往內地,可以到附近華信街的粵港直通巴士總站,乘坐直通巴士。 在附近消閒設施方面,不得不提紅磡海濱花園。海濱花園又稱紅磡海濱長廊,位於紅磡灣海旁、嘉里酒店前面,由屋苑步行前往近10分鐘。閒時在這裏散步,遠眺維港景色,令人心曠神怡。 不過,儘管海濱南岸本身設有兩層商場,唯其規模不大,僅有一間幼稚園和數間店舖,較難滿足住戶日常生活所需。若果想有更多選擇,便要步行數分鐘前往附近黃埔天地。

韓駿謙 大學生創業拯救過期食物

近年社會為年輕人貼上不少負面標籤,但其實也有不少敢夢敢做的青年人在努力耕耘,今期 「九龍人」 的主角韓駿謙(Terence)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還在唸大四的他兩年前開始創業,經營回收到期食品的超市,一步一步實現自己的理念。 瞄準時機 發展新興行業 《龍週》記者從Terence手上拿過名片,上面印着 「業務發展經理」的職銜,Terence開始講述他的創業經歷。 2017年仍是大二學生的Terence參加一個創業比賽,在與同伴構思的過程中,他想起以往到外國交流考察的經歷,萌起了以環保概念成立社企的念頭。 「外國人對全球暖化的感覺好切身、意識好強,環保概念相對更高,膠樽會徵費、大廈一定有分類回收;反觀香港的相關法例發展較慢,教育力度亦未夠。例如我們從小被教育食物到期就唔食,但在外國會視乎品質如何再決定,食到期食物好普遍。」 聽到 「過期」二字,很多港人第一個念頭就是 「仲食得」?但原來即使食物過了最佳食用日期,只要保存得當,在既定時間內都仍能食用。於是, Terence就膽粗粗以此作靈感,成功勝出比賽,創立了回收到期食品再出售的超市。 「起初都有研究過回收廚餘、二手衫等,但香港已有不少人做緊,再發現原來社會每天浪費食物的問題極嚴重,好多零售及供應商亦處理不了龐大數量的到期食品,與其直接送去堆填區,不如交由我們協助處理。」 過關斬將 生意漸上軌道 後生仔創業不易,何況是發展一門新興行業。Terence初時亦遇到不少難題,首個難關就是貨品供應問題。市面上零售的貨品,一般在到期前兩個月至半年就會退回批發商,Terence起初接觸批發商便受到許多質疑。 「之前無人會賣過期嘢,他們會怕我們賣唔耐,又會擔心過晒期顧客出事點算?有些更會直接拒絕。」但Terence沒就此放棄,積極接觸批發商並推廣理念,同時他亦嚴格做好品質測試,確保食物仍然安全食用才售賣。 質疑聲音還來自大眾,始終港人對食用到期食品的認識不多。Terence亦想方法解決,「我們設立實體店,培訓員工有關食用日期的分別,向顧客講解,同時透過媒體宣傳、與非牟利機構合作組織展覽等,提升大眾對這方面的認識,最緊要讓大家明白,我們不是為了呃錢去賣到期產品,而是為環保!」在Terence眼中,做生意不能只為賺錢,更是回饋社會的工具。 超市至今已分別在觀塘、灣仔及葵芳開設門市,輪流售賣約300款食物、化妝品,累積了一定的顧客量,可說是漸上軌道。 證明社會可多元發展 回望創業之路,Terence坦言承受過不少嘲笑與壓力。他說: 「大家會覺得我癲癲地,尤其是同學,他們覺得畢業後入大公司工作才是正確,無人覺得創業可行。但我會覺得即使失敗,但過程中也是為社會、環保出一分力。」 時至今日,同學們對Terence的堅持亦逐漸改觀,他盼望能向更多年輕人證明 「社會的路不是那麼窄,不是有高收入才有意義!」 小 知 識 食用日期點樣分? 此日期前最佳≠此日期前食用 根據食物安全中心的指引, 「此日期前最佳」是作為食物質素的參考。若適當保存食品,即使它們過了最佳食用日期,仍然可以安全食用。相反, 「此日期前食用」是關乎到食物安全,即使食物外觀和味道正常,但有害的微生物可能已經存在,對健康構成影響。  

鄧巧彤 年輕實幹服務社區

今年24歲的工聯會社區幹事鄧巧彤,年紀輕輕,但已有多年豐富的地區工作經驗,在處理社區問題和待人接物方面遠較同齡人成熟。4年多前的「佔中」 事件,更令她深刻體會到一般市民大眾最關注的依然是民生。 從「佔中」體會民生重要性 當別人仍在求學階段、對前路充滿困惑時,鄧巧彤在中學時期受到老師影響,已建立起關心社會的意識,並對地區工作產生興趣。中學畢業後,她也順理成章投身地區服務行列。 「最初什麼都不懂,要慢慢學習和摸索。」鄧巧彤接受《龍週》專訪時憶述。 起初,鄧巧彤專注婦女和工人等方面的事務,後來全身投入地區工作,其間半工讀完成了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目前,鄧巧彤主要負責土瓜灣的馬坑涌區,但也會兼顧整個土瓜灣區。 多年的工作,令鄧巧彤積累了不少社會經驗,看事物的角度和眼界也和同齡人有所不同,2014年發生 「佔中」,更加深了鄧巧彤對地區工作的體會。她指出, 「佔中」時期,她有不少同齡朋友仍然在學,大多傾向支持一些政治理念,而她則因為經常接觸街坊,深明普通市民想過安穩日子的願望,因此她更加堅定志向,要做好所屬地區的民生工作, 「民生是我最基本要關注的!」 看待長者如至親 工聯會作為本港的老牌工會,服務對象有很大一部分是上了年紀的街坊,而工聯會位於馬頭涌道的辦事處,也經常有長者聚集。 「有些長者留在家中沒有人陪,我們希望這裏能成為他們另一個家,有人跟他們聊天,又可以做些小手作,有點精神寄託。」鄧巧彤說。 鄧巧彤根據多年處理大大小小個案的經驗發現,要了解長者的想法,溝通至為重要。她舉例說:「曾經有一位婆婆哭着叫我幫她申請公屋,因為她被兒子和兒媳趕出家門。」原來,婆婆把自住的單位轉讓給兒子,後來兒子不想與母親同住,婆婆心裏焦急,擔心無家可歸,便急忙申請公屋。鄧巧彤知道事情來龍去脈後,花了很長時間跟這家庭傾談和調解,最終大家同意一家三口一起生活。 「還有另外一位婆婆,兒子給她很多錢花,但婆婆體恤兒子工作辛苦,找我幫她申請各種津貼,說着說着更哭了起來。」鄧巧彤表示,這些個案都反映年輕一代與長者缺乏溝通,因而產生誤會或彼此期望有落差, 「我的角色是盡力處理好個案之餘,亦多關心服務對象,特別是長者們,把他們都當作自己的祖父母般看待。」 看漫畫減壓 鄧巧彤與其他地區工作者一樣,平時的生活幾乎被工作完全佔據,尤其近年土瓜灣問題多多,如大批旅行團湧入區內,令居民的日常生活大受影響。 「這區的人口結構多元化,有低收入、富裕的,有年老、年輕的,也有南亞裔人士,什麼背景都有,要處理的問題種類也比較多。」她說。 鄧巧彤由於工作忙碌,很少時間陪伴家人,作為獨生女的她心裏總覺得對父母有所虧欠。她感激地說,幸虧家人給予自己百分百支持,甚至專門跑到她工作的地方和她吃飯相聚, 「我媽媽在附近上班,而爸爸亦很疼惜我,只要夾到時間,他們便會過來和我吃午飯。」 在繁忙之中,鄧巧彤亦找到方法調劑工作壓力,就是每晚臨睡前看一會漫畫,放鬆心情。她自言是動漫迷,曾是動漫節的常客,雖然工作後少了機會參加這些活動,但無減她對動漫的喜愛程度。    

朱家健:減廢塑膠革命

走進洗手間,一瓶又一瓶的塑膠樽列隊歡迎我, 包括洗衣液、漂白水、消毒藥水、洗頭水、護髮素、梘液、漱口水、除污劑等,五顏六色化學物品穿上「塑膠衣裳」,用畢後卻未能回歸自然,這些「塑膠兄弟」將在堆填區展開新生活,其實對環境並不是一件好事。 部分快餐店在最近已停止主動派發塑膠飲管,或轉用特製紙飲管,對減少固體廢棄物絕對是功德無量。然而,部分外賣餐卻包括約十件塑膠餐具,以一分外賣早餐作例子,包括塑膠器皿連蓋、湯碗連蓋、刀叉匙、牛油盒、杯連蓋、攪棍或匙、飲管,最後更奉送塑膠袋, 一次外賣早餐盛宴,卻要環境「找數」,這頓早餐的無形社會成本可價值不菲。 每人若在便利店每天購買一瓶塑膠樽裝載的飲料,又把塑膠樽棄置,同樣對環保是一場浩劫,筆者鼓勵市民外出時,可以考慮自攜非棄置式杯具或器皿,或把塑膠樽投入回收箱,將是對環境的一份祝福。 市場上,部分洗衣液等家居用品其實有補充裝,以袋裝盛載,或沒有油壓式的塑膠泵頭,減輕了堆填區的負荷,已算是對環保的些微貢獻了。當然,我們也可選擇在洗淨塑膠器皿後,拿到回收箱或回收機,供循環再造,既不浪費物料資源,又可減少固體垃圾,一舉兩得。塑膠減廢,應從源頭着手,治根治本。 朱家健:時事評論員

蔡梓銘:癌症新觀.治癌不必秘方

有些長輩的社交群,流行互相分享一些治癌秘方,說分享出去功德無量,甚至能震驚十三億人。中醫該當怎樣看待這些 「治癌秘方」? 例如白花蛇舌草、半枝蓮這兩味中藥,西醫藥理研究指出有一定抗癌作用,不少人就覺得吃這兩種中藥可以預防癌症。其實這兩種中藥較寒涼,多用以清熱解毒、消腫止痛。體質熱的人尚可承受,若是體質偏寒,就必然對身體造成損害。 又論,癌症病人忌食補品,因為可能會助長腫瘤,這也是可悲。中醫的補品,範圍較廣。不獨是鹿茸、人參、冬蟲夏草,有些很普遍的食材,如大米、蒜頭、玉米,不僅能入藥,對人體也有一定補益作用。中藥取之於自然,任何中藥經醫師準確診斷後運用,絕對沒有問題。 早年我有一位頭暈多年的高齡病人,治療個多月後眩暈終告消失。後來閒談間,發現病人右胸有一硬性包塊多年,當時我也怕耽誤病情,而請她往醫院檢查。結果是乳癌初期。經手術切除後,病人再度來診,原來消失了的頭暈再度復返,而且因為術後疤痕,引致一系列頸胸部的疼痛。嗚呼!想來 「乳癌伴有眩暈」聽起來確要比 「眩暈多年」要更難治,原來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到底是積極消除病灶,還是中醫的與癌共存更好?我發現這根本沒有對錯,原來只有選擇與結果。就像中醫從無治癌秘方,有的只是醫師的德與術罷了。 蔡梓銘:香港註冊中醫師

陳凱欣:廉價旅行團迫爆土瓜灣

土瓜灣區廉價旅行團氾濫的問題經已持續一段時間,對當區居民造成諸多不便,而當中以旅遊巴違泊問題所帶來的影響最為嚴重。上月中,土瓜灣再次發生旅巴奪命車禍,造成一名女途人被困車底,送院後不治。土瓜灣區一帶的路面安全,因為旅巴氾濫而再次響起警號。 事實上,本港作為世界知名的旅遊之都,旅遊產業對本港經濟發展的貢獻實在毋庸置疑。然而,假如社區中出現過量旅客,令市民生活受到影響,政府實在不能置之不理。 我留意到,有意見認為土瓜灣區一帶旅遊巴違泊問題如此嚴重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區內泊車位不足,導致旅遊巴只能在路邊違泊,又或者需要在落客後不停在附近 「兜圈」,變相對路面情況造成額外負荷,險象環生。然而,我對此不敢苟同。事實上,廉價團迫爆土瓜灣的問題經已困擾當區多年,早已讓街坊叫苦連天。根據地區人士估計,現時土瓜灣每日均接待過萬人次旅客,完全超出社區負荷,要留意的是,土瓜灣區一帶的規劃主要是住宅用途,而絕非 「旅遊區」。這就意味着區內的各樣配套,例如是道路、交通、泊車位,以至是商業及社區設施等,根本無可能應付每日額外過萬人次的旅客,及海量旅巴所帶來的衝擊。 我特別想指出,其實問題的核心由始至終都是「旅遊規劃」。 實際上,土瓜灣一帶並非本港的核心 「旅遊區」,大量旅巴湧入社區,可以說是 「錯的事情」出現在 「錯的地點」及 「錯的時空」;而更重要的是,廉價團氾濫對本港旅遊業長遠健康發展有害無益,事關這些以消費為主導、 「走馬看花」式的旅遊,不但對地區特色經濟發展無甚貢獻,反而會影響訪港旅客的旅遊體驗,影響本港旅遊之都的聲譽。而另一方面,隨廉價團氾濫而來的旅遊巴違泊問題其實已非一朝一夕的事,但政府當局多年來並無認真處理。每次有議員就土瓜灣居民所面對的情況質詢當局時,答覆定必是 「加強執法」;但除此以外,是否沒有其他工作可做呢?政府是否真的如此束手無策呢? 政府需要知道,現時土瓜灣區的實際情況是,廉價旅行團 「海嘯式」衝擊社區,對居民的生活造成嚴重影響,而問題多年來沒有得到正視,以致情況愈演愈烈,叫居民忍無可忍。我希望有關當局意識到居民的苦況,盡快作出積極、正面的回應,勿讓居民不滿繼續升溫。 如何在短期內紓緩旅巴違泊問題?長遠又應如何應對廉價團?下次再繼續探討。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鬧市中的隱世秘境 尖沙咀訊號山訊號塔

位於九龍尖沙咀緬甸臺訊號山花園的訊號塔(Signal Hill),又稱 「黑頭山」 或 「大包米」 。在1907年至1933年間,曾為皇家香港天文台向維多利亞港的船隻提供報時服務。 十九世紀的尖沙咀人煙稀少、發展緩慢,但憑藉附近海域水深的地理優勢,漸發展成深水港,英國人陸續在今日尖東一帶進行填海。1910年代,藍煙囱貨倉碼頭(又稱太古倉碼頭)和九廣鐵路的尖沙咀火車站先後於訊號山以南位置建成,令該區發展為接通中國與全球的海陸交通樞紐。 訊號山與早期尖沙咀 尖沙咀的地利,令當時大量上萬噸的大洋船停泊靠岸,港口營運相當繁忙。在1970年葵涌貨櫃碼頭(即現時的葵青貨櫃碼頭)建成前,香港的貨運主要集中在尖沙咀的九龍倉碼頭和藍煙囱貨倉碼頭。碼頭和鐵路就是當時工商業的命脈。直到60年代起,九龍倉碼頭改建成海運大廈,九廣鐵路亦計劃將總站遷到紅磡。1971年,藍煙囱貨倉碼頭其後被發展為新世界中心及麗晶酒店(即現時的香港洲際酒店)。尖東一帶地段日漸繁華,成為旅遊熱點。 昔日肩負向船隻報時的責任 香港天文台成立之初,除了觀測氣象和地磁外,另一項工作就是報時。當時香港作為世界重要港口,貿易頻繁。香港政府於1883年成立天文台,3年後始利用時間球向遠洋船隻報上準確時間。現時1881公館(即前水警總部)的圓形白色小屋就是當年的時間球塔。當時該處居高臨下,景觀開揚,使多處地方都容易望到。 後來,前水警總部一帶日益發展,為免報時訊號受到影響,香港政府另覓更高位置,最後決定在黑頭山興建訊號塔。1907年,尖沙咀的時間球儀器遷至新建的訊號塔,訊號山之名由此而來。二十世紀初還未有收音機,訊號塔就繼續肩負向維港船隻報時的重要工作,並透過無線電報接收船舶天氣報告,對航海交通尤為重要,亦在香港天文台的歷史上佔非常重要的地位。 沉實優雅的建築風格 訊號塔身高12.8米,至1927年為了讓船隻更清楚見到,塔身被加高至18.9米,使塔身由原本兩層增至三層,窗戶亦由原本的全方形、平頂狀,改為窗戶呈圓形、塔頂為淺綠色半圓球體。塔頂原插有一支長5.5米的桅杆,用作放置時間球。建築構思用當時十分流行的愛德華巴洛克風格,與尖沙咀鐘樓及香港大學本部大樓為同一年代。塔身呈方形,角位採用雅致的斜削角。外牆的紅磚是特別燒製,採用英式砌法。石作以本地花崗石雕砌而成。其花崗石基座、腰線和檐口,以至 「吉布斯飾邊」的窗戶,都顯得沉實優雅。 看盡維港滄海桑田 隨着無線電通訊被廣泛使用,只能傳遞有限信息的信號站漸顯得不合時宜。1933年,訊號塔被拆除停用。二次大戰前,訊號山曾是英軍軍營,駐有印度裔英軍和多個野戰炮。日本佔領時期,訊號山用作儲存軍火。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起,天文台陸續關閉信號站。2002年,位於長洲的全港最後一個信號站關閉,標誌着香港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時代正式終結。 市政局於1980年接管訊號山,並進行復修工程,翌年改建成訊號山花園,現時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理的公園,內裏的訊號塔亦限時向公眾開放。 訊號塔是香港珍貴的建築文物,早於1981年獲古物古蹟辦事處評定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至2009年獲提升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2015年定為法定古蹟。訊號塔現已成為訊號山花園的獨特標誌,與港人一同見證滄海桑田。  

少數族裔愛樂共融協會 助多元文化共融

九龍城素有 「小曼谷」 之稱,薈萃了不少泰國文化,如一年一度的潑水節活動,越來越受港人歡迎。作為活動主辦單位的少數族裔愛樂共融協會,希望未來能將潑水節舉辦成九龍城區的招牌地區節慶活動,推動社區多元文化共融發展。 協會主席鍾子權接受《龍週》訪問時指出,九龍西區是少數族裔聚居的熱門地區,其中九龍城是全港第三大少數族裔人士聚居區域,區內以泰籍華僑為多,亦有尼泊爾和巴基斯坦籍人士;而油尖旺區則以印巴籍、尼泊爾籍人士為多。 服務九龍西少數族裔 他表示,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生活,面對不少困難,難以融入社區, 「譬如他們不熟悉香港的法律、教育、房屋問題;一些人語言不通,另外有些土生土長的少數族裔雖然能說流利的廣東話,但中文閱讀和書寫卻有困難,難找到理想的工作……」,在此背景之下,少數族裔愛樂共融協會在三年前成立,致力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不消說,少數族裔人士由於文化背景、語言和生活習慣與香港本地居民有所不同,如何融入社區生活,成為了其一大難題。愛樂共融協會針對這個問題想了很多辦法,以協助少數族裔人士走出自我的封閉,融入社區。 鍾子權舉例說,打破語言和文化習俗障礙,最佳的工具莫過於音樂,故協會舉辦了各種音樂興趣班,請來導師教導色士風、小提琴等樂器,又組成唱歌班。在音樂的輔助下,越來越多少數族裔的小朋友和青少年加入愛樂共融協會,成為協會的一分子。 成立三年已發展800會員 「協會現在已有800名會員。」鍾子權說,「其中包括泰國籍、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等不同的族裔。」 除了音樂興趣班,協會又針對少數族裔人士的需求開辦了多種語言班,有教廣東話班,也有普通話班, 「我們有不少義工是在香港讀書的內地生,他們組成義工團教授普通話,很受歡迎。」 為少數族裔舉辦多姿多彩的各類活動,是協會凝聚少數族裔的另一個方式,如舉辦青年日營、與你共融文化匯聚派對、聖誕工作坊等,讓不少文化背景的少數族裔都可以參與其中,慢慢適應社區的生活。 「我們還舉辦內地旅行團,讓少數族裔人士也能認識中國。」鍾子權說: 「少數族裔人士在港住滿了七年,也可以申領回鄉證,到內地旅遊,如我們舉辦廣州黃埔的旅行團,讓他們可以直接接觸內地,了解中國。」 將潑水節打造成特色文化活動 鍾子權指出,協會成立三年以來,他感受到許多加入協會的少數族裔青少年和兒童,都很願意參與協會舉辦的各種社區活動,逐步融入社區。 至於泰式的潑水節,則是協會近年着力推動的地區特色大型文化活動。種子權認為,舉辦這種活動,一來是九龍城區的泰裔人士較多,可以通過活動增加他們對社區的歸屬感;二來,也有助形成九龍城的地區特色,對繁榮社區、促進文化交流大有幫助。 「我們希望能年年都舉辦這類活動,逐步將潑水節辦成九龍城區的標誌性活動,猶如油尖旺區的大角咀廟會一樣。」他說。 自掏錢購會址 為會員提供興趣班 鍾子權是熱心於社會公益的成功商人,除了出力,個人也出資購入九龍城衙前圍道一棟四層高的樓宇,將其中的第四層設為協會的會址,並提供各種樂器和活動設施,供協會為少數族裔人士提供免費的音樂班及其他活動。他說: 「我唔收租,見到那些小朋友肯開放自己,願意去學習,我就很開心。」 此外,鍾子權亦透過向區議員轉介個案,協助有需要的少數族裔人士找工作,而他自己也以身作則, 「我的司機就是少數族裔人士!」  

譚振宇 翻新寶麗社區的好幫手

長沙灣寶麗區是一個有過百棟超過 30 年樓齡舊樓的社區。近年市區重建局在區內展開大規模的樓宇復修計劃,寶麗區的社區幹事譚振宇也成為了街坊的好幫手,組織專業的義工團隊,協助居民處理舊樓復修的煩雜事務,讓這個舊區重新煥發出新的活力。 居住問題是香港民生的頭件大事,尤其是舊區的樓宇老化、失修問題,更長期困擾許多港人。有見及此,特首林鄭月娥於在2017年的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出動用30億元及20億元,夥拍市建局推行 「樓宇更新大行動2.0」及「消防安全改善工程資助計劃」,2018年又推出25億優化升降機資助計劃,希望減慢社區的老化,改善居住環境。 協助業主處理復修事項 這幾項重大民生政策,對寶麗區的舊樓業戶們來說既喜又憂。喜的是政府主動提供資助,讓居民們可以復修舊樓,提升生活質素;憂的是復修舊樓複雜和艱巨,涉及法律、工程,以及財務等方面的專業知識,亦需要處理許多申領資助的文件,一般的小業主和住客幾乎沒有能力和精力去處理,尤其是長者往往感到力不從心。 九龍社團聯會深水埗地區委員會由去年起成為市建局的地區合作夥伴,負責長沙灣的服務,而人稱阿宇的譚振宇則負責該項目的統籌工作。對於這一項工作,譚振宇可謂瞭如指掌。他接受《龍週》訪問時指出,首先要將整棟大廈的業主組織起來,讓大家先達成共識,才可以展開樓宇復修的第一步。但是,舊樓的業權分散,要把業主們都找出來,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有些大廈是 『三無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尋找業主十分困難;有些唐樓單位改為劏房,裏面的住客都不是業主。」 找到業主後,就要向業主們講解樓宇更新政策,以及業主們的權益及義務,讓他們了解樓宇復修的重要性及相關的程序。資料顯示,寶麗社區過百棟的舊樓,超過一半屬 「三無大廈」。面對這些 「三無大廈」,阿宇需要協助業主們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共商復修大廈事宜。 成立專業義工隊提供專業服務 阿宇指出,許多舊樓的業主是長者,對樓宇復修所知不多,要向他們講解清楚相關的政策、權益等問題,需要有很大的耐性, 「30年以上的舊樓,都會收到政府按強制驗樓計劃發出的維修命令,我們需要向業主們解釋收到了維修命令後要做什麼,存在哪些需要解決的問題,如何申領政府的資助,如何開展復修工程等。」 事實上,舊樓復修涉及十分複雜的法律、工程和財務方面的問題,需要專業人士協助。阿宇在經民聯的協助下,成立了專業義工隊,由專門的律師、工程師協助處理大廈公契、業權,以及集資、工程招標、法律合約等具體事務,同時亦有專人協助處理申領政府津貼的文書和行政工作。 復修舊樓還經常會遇到各種糾紛。阿宇舉例說: 「有一棟大廈商場佔了七成業權,而住客只佔三成業權,原本復修工程按比例分攤費用即可。但該大廈的公契卻寫明大業主須負責外牆、天台部分,故大廈的維修費用幾乎全部須由大業主負擔。由此引發糾紛,而維修工程亦一拖再拖,須由一位退休法官作義務調解。」 致力改善社區衛生 除了樓宇老化、失修,寶麗區的保安道及順寧道一帶衛生狀況長期欠佳,行人路及後巷經常出現雜物及垃圾堆積的情況,鼠患嚴重,對社區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 阿宇告訴記者, 「經常有街坊投訴有 『蛇蟲鼠蟻』上到住宅,對他們生活造成很大困擾」。他也就這問題多次向政府反映,並協助當局採取措施,改善社區的衛生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