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暉:令和年代

踏入5月,日皇德仁登基,日本告別平成,進入令和年代。

令和這個年號,取自日本古籍《萬葉集》中 「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一句,打破日本年號例必援引中華古籍的慣例。

有學者不以為然,認為年號的訂立是基於統治者的理念,包含治理國家的政治思想,中華典籍充滿統治的學問,故適宜作為選取年號的來源,而《萬葉集》僅是一部文學作品,多是描畫風景及抒情的句子,並不適合作為年號的出處。

其實,年號道出大道理固然可取,但詩意圖景則可展現一種氣象,可說是另一種選擇,實在不必拘泥。「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梅披鏡前之粉,蘭薰珮後之香」,詩中春光明媚,誠如安倍首相所言,寓意文化產生在人們美好心靈的相依相靠之中,並生生不息。令和這個年號讓人聯想到美好和平的景象,怎樣也不能說不好。

有人又認為,年號的「本土化」,標誌日本着力於民眾對自身歷史與民族文化的傳承與認可。有人甚至推測,以後日本的年號將不會援引中華古籍。我則認為, 「本土化」雖無傷大雅,但「全球化」則展現胸襟。在選取年號時,實不必排拒中華古籍。事實上,日本的長處正在於博採眾家之長而為己所用,排拒中華古籍徒令自己變得狹隘而已。

祝之禱之,但願日本的令和年代是個心胸廣闊的年代!

童暉:學研社成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