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法正:安奉神位最緊要穩。靠。定

好多人搬入新屋或者搬入新廠房、新店舖或新寫字樓之後,風水不好。令到自己或家人多病痛,家宅不和,又或者生意越來越差,經常拍蒼蠅,連年虧損。其實這些不利因素都有可能是在供奉神明時不知不覺觸犯了禁忌。神明本想輔助善信,但在這些不利情況下,可能已有心無力,亦有可能再無心相助,更有可能激怒神明,對善信不屑一顧。 我們供奉神靈,除非有一個很大的地方,可以騰空一部分來作佛堂供奉,否則,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在家中或寫字樓、店舖中放一座神枱來供奉神靈。 神枱應該分成三格,代表天、地、人分別供奉神佛、祖先及地主財神。但神枱的大小、高度、顏色問題,又有多少人注意到呢? 神枱的高度,只有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高過人頭,尤其是第一格,不宜低於自己目視的地方。 為什麼要有這樣的限制呢?原因有二。第一,天神的地位比起我們凡人當然位高一等。根據中國的禮數,位尊者應坐在高位,尊敬神佛,神佛自然要安奉於人之上。如果大家到一些廟宇拜神,都會發覺神佛菩薩都會比人大、比人高。這亦是出於尊敬神佛的原因。因為他們供奉神靈,神靈當然就高高在上,不可以低於人下。 如果神枱是低過供奉者目視的高度,供奉者會較難產生尊敬之心。人的心理,有一個普遍現象,如果對方在自己的目光之下,容易產生一種藐視心態。例如一個身材高大的人見到一個身材矮小的人,亦會容易產生藐視心態。另外,小朋友為何會聽大人話?就因為大人比小朋友高大,他們要抬頭才見到大人,這樣就會產生一種畏懼的心態。 神枱的大小,應與住宅或店舖、辦公室的大小成比例,只要誠心,細小的神枱也一樣得到大神枱的效果。但如地方很大,則不宜將神枱做得太小。若周圍的地方太窄連出入也成問題,而神枱太大,出入碰撞神枱則不妙。總之,地方大,可以做一張較大的神枱,地方小,神枱小一點也可以,只要誠心便可。 至於神枱的顏色,一般以紅色為主,紅色主吉祥。切忌黑色,黑色主凶禍。其他顏色亦有所不宜,仍以紅色為神枱的主要顏色。 若在家中安奉神位者,不宜將其放置在靠近且正對大門的位置。除此之外,在筆者多年來看風水的經驗所得,發現很多人都會在安奉神位方面犯下大大小小的錯誤,因而或多或少影響了家宅或公司店舖的風水。 首先,神位的安奉講求「穩 」、「靠」、「定」。 「穩」,即是說神位不宜隨便找一塊木板,掛在角落裏便算,此為不穩。應該設一個神櫃來安奉,這樣才穩妥。 「靠」,神位最好是貼着牆壁,這樣才是有靠。神位若然不穩又無靠,一家人的運氣自然會受影響。 最後是 「定」,意思是神位下方不能是通道,亦不宜放電視、風扇,或音響等電器物品,此為之 「定」。 此外,了解了安奉神位需要注意的幾點後,亦要清楚一些安奉的避忌。 第一是神位下方不宜養金魚,因為古時神位名為香火,而養魚則屬水,若在神位下方養魚,則為水火不相容。其次是神位不宜後靠窗門,雖然這屬於「靠」,但此為後靠無力,因此靠牆是最穩當的,但神位所靠的牆壁也需注意,不能亂靠,尤其是切忌靠在後方為廁所的牆壁。 司徒法正師傅從事道家法科風水的工作,至今累積逾三十年經驗,是江西龍虎山授籙法師,致力弘揚道家法科傳統文化及推動種生基普及化。同時也是澳門賭場金牌御用法科風水師,獲各界冠譽 「運財福星」。

4招正確應對子女低分

踏入11月,又是學校考試的月份。子女考試取得理想成績,家長自然高興;倘若孩子考試成績欠佳,家長們又該如何面對呢?教育專家指,家長在這時候切勿斥罵孩子,而是應按以下是四大技巧,冷靜地與子女共同面對挫折,一起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 1 樹立正確考試觀 不少孩子對考試有恐懼心理,甚至討厭考試。故家長在平日切忌向孩子灌輸「唯分論」,不應只追求分數,而是要告訴子女,學習是令人長知識的過程,考試則是檢測學習效果的一種手段。通過考試可以檢查出自己知識掌握得是否扎實,並從中發現不足,不斷改進。這樣做會令孩子正確面對考試,並且不會因為考試而緊張不安,有助他們在考試時有更好的發揮。 2 查缺補漏 考試過後,不管成績如何都應該回頭仔細審視一遍試卷。尤其是成績未如理想時,家長更應和孩子一起仔細分析試卷,從中找出不足,看看失分的題目是因粗心大意,還是未掌握知識,繼而對症下藥。如果是對知識的掌握有遺漏,家長應對子女較薄弱的部分加強教育;如果是因粗心大意失分,就要提醒子女多加注意避免再犯錯。 3 保持鎮定樂觀 每個孩子都渴望在考試中取得優異的成績。所以當孩子成績不好時,家長切忌通過暴怒、責罵來表達失望、痛心的情緒。要知道考試成績欠佳,孩子自己也很難過。這時家長責罵只會導致孩子喪失學習的信心,甚至會產生叛逆心理。因此,家長此時一定要保持鎮定樂觀,告訴孩子成績不好只是在學習上暫時遇到了困難,父母願意幫助他度過學習的難關。這樣,孩子會感到家長的關心,繼而重拾信心爭取進步。 4 激發信心 家長總是希望孩子考試成績一次比一次好,但切勿因此給孩子設定不切實際的目標。如果目標訂得太高,只會讓孩子感到遙不可及,越來越沒信心。因此,家長一定要結合實際,給孩子設定一個切實的考試目標,切忌急於求成。 家長減少「發火」三秒招 相信家長們都試過因子女不懂事而責罵他們,但事後很快就懊悔不已。其實只要家長們掌握以下三大方法,就可以更好控制自己的情緒,減少向孩子發脾氣的次數,做一個受子女歡迎的好家長。 1 偶爾阿Q精神 每當家長要發脾氣時,應學會自我控制情緒;如果實在控制不了,不妨阿Q一下告訴自己其他孩子也一樣,甚至比自己的子女更難管教,這樣心理會平衡一點,發脾氣機會大大降低。 2 與子女分開冷靜 當家長忍無可忍、情緒快要爆發時,最好與子女分隔一段時間,等冷靜下來再面對子女,以免自己在暴怒中說出傷人的話,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在冷靜期間,家長不應糾纏於負面情緒中,而是要理清思路,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3 每晚梳理情緒 家長不妨在每天晚上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緒,想想當天有沒有向子女發脾氣?為什麼發脾氣?經過一日的沉澱後,很多家長們會發現,其實很多事情都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沒必要責罵孩子。久而久之,家長們自然會變得溫柔隨和,不再亂發脾氣。  

為什麼《周禮》這麼重要?

儒家五經到唐宋時已擴展為十三部,號稱十三經。其中的《禮》包括三禮,即《周禮》、《儀禮》和《禮記》。但是實際上多數讀書人不會把三禮都細讀,一般主要讀《禮記》,因為《禮記》記錄的是孔子的學生及戰國時期儒學學者的作品。而《周禮》、《儀禮》二書離時代和生活越來越遠,受到的重視卻越來越少。 但《周禮》一書,有着其獨特的意義。《周禮》一書據說是周公所撰;經後人不斷增益,到戰國時最後成書。此書最初叫《周官》,因為書中主要講的是官制。全書六章,分別為「天官冢宰第一」、「地官司徒第二」、「春官宗伯第三」、「夏官司馬第四」、「秋官司寇第五」和「冬官考工記第六」─第六章本應是「冬官司空」,可惜該篇已佚,只好補入一篇《考工記》。 冢宰、司徒、宗伯、司馬、司寇、司空等六位高官,直接聽命於天子,分管六方面的國家事務,分別是邦治、邦教、邦禮、邦政、邦刑和邦事。每位高官的手下又有六七十個隸屬職位。舉「地官司徒」為例,大司徒之下又有小司徒、鄉師、鄉大夫、州長、黨正、族師、閭胥、比長、封人、鼓人、舞師、牧人……多達七十八種。 每個位置又安排不止一人,如大司徒一人,小司徒二人,鄉師四人;另外還有上士八人、中士十六人、下士三十二人;下轄府六人、史十二人、胥十二人、徒一百二十人。有人做過計算:光地官系統的食祿者,就有四萬一千六百九十五人!六官加到一塊,這支周朝的「公務員」隊伍該有多麼龐大,可想而知! 《周禮》的這套頂層設計,系統而周密,普天下幾乎無事無人管!照理說,天子的每句話、每個決定,都能通過這架龐大的機器得以貫徹。可惜這套煞費苦心設計的精密制度,只停留在書本裏,沒有哪朝哪代能真正實施。對於這部大而無當的書,讀書人遠離它,也就不足為怪。 而這套分工明晰的管理體系,是有其科學性的。後世的吏、戶、禮、兵、刑、工六部,雖與六官不盡相同,但顯然繼承了這一框架。自隋至清施行了一千多年,都是根據這套原則來設計的。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金庸筆下的四大名勝

本版主持:有多少人因為《天龍八部》去大理?又有多少人因為《鹿鼎記》錯把麗江的木王府當作沐王府?金庸筆下不僅有刀光劍影、愛恨情仇的江湖,更有祖國大好山河的壯麗景色! 一代傳奇武俠小說家雖然已經揮別江湖,但其筆下的諸多風景名勝仍令無數金庸迷心響往之。今天小編就帶大家領略一下金庸筆下的壯美河山。 大理古城 風花雪月千嬌 金庸筆下的雲南大理,自然風光既秀麗又雄奇,帶著異域的神秘色彩。一瀉千丈的滇西飛瀑、神異靜謐的無量玉壁、奔騰咆哮的瀾滄江水、氣勢非凡的「善人渡」橋,這些都構成了《天龍八部》故事的背景。大理的蒼山、洱海、蝴蝶泉,既造就了段譽這樣的翩翩佳公子,也養育了聰慧勤勞、美麗大方的五朵金花。 遊覽大理古城最佳選擇便是租輛自行車逛城樓,穿王府,走街串巷。如果要沿洱海騎行的話,可供選擇的路有兩條:近的一條是大理環洱海修建的景觀小道,一路都有風景和特色小鎮,還可以在洱海邊吃烤魚,喝當地的 「風花雪月」啤酒;另外一條則是從古城沿大麗路騎,約20分鐘看到右手邊有水泥路牌寫着:西城尾村,拐進那條新修的水泥路,到底就看到洱海,然後一路往北,大概穿過9個自然村就到喜州。在這幾座村子裏,那帶有歷史感的石橋、祠堂、戲台、漁港散落其間,值得細細品味。 桃花島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聲按玉蕭。」在《射鵰英雄傳》中,桃花島坐落於東海中。而在國內眾多所謂 「桃花島」中,金庸 「欽點」的桃花島位於浙江舟山群島東南部。它與普陀山、朱家尖帶水為鄰,距沈家門約14公里。 在金庸筆下,桃花島是楊過、武氏兄弟和郭芙共度童年的地方。黃藥師、周伯通、洪七公、歐陽鋒、江南七怪、楊過、郭靖、黃蓉等一大批主人公都與桃花島有關係。郭靖初上桃花島的驚喜、詫異,黃蓉的得意,興許就是在這時便注定兩人有剪不斷的情愫了吧。這裏是世外仙境,如黃藥師這般高人都願意在此平靜度日,足見其好。 但這座島還有另外的故事。秦時,安期生抗旨南逃至桃花島隱居,修道煉丹,一日醉墨灑於山石,成桃花紋,斑斑點點,故石稱「桃花石」,山稱「桃花山」, 島稱「桃花島」。 島上的射鵰影視城裏有不少新版《天龍八部》的取景處,如「水榭亭軒指點群豪戲」、郭靖立馬的臨安街、黃藥師的房舍、黃蓉的繡樓、南帝禪寺等。塔灣金沙景區有包括摩托艇在內的各類水上項目可供玩樂。桃花峪景區更多的是自然景觀—— 彈指峰、桃花園和浩瀚的東海。 雁門關 天下九塞雁門 雁門關,又名雁門塞、西隆關,位於山西代縣城北30華里的溝注山。在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雁門關是一個發生悲劇的地方。一代大俠蕭峰的父母在此被中原群豪伏殺。這一事件是全書重要的邏輯起點,蕭峰的人生悲劇由雁門關這次意外開始,又以雁門關外懸崖上自殺而結束。 如今的雁門關關城,周長二里,牆高一丈八尺,石條坐底,上砌城磚,門三座。東門之上築有樓臺,名曰雁樓,門額嵌鑲一方石匾,書曰 「天險」。西門之上築有楊六郎廟,門額嵌鑲一方石匾,刻着 「地利」。北門未建樓頂,門額嵌鑲一方石匾,書曰 「雁門關」3個大字,左右嵌鑲磚刻對聯一副: 「三關衝要無雙地,九寨尊崇第一關。」 襄陽 鐵打的古城流水的俠客 襄陽,想要攻下來, 非易事。 《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裏經常出現襄陽, 郭靖、楊過等人物經常在這裏出出進進。歷史上, 這座鐵打的古城,確實因其特殊的位置,在古時戰場上佔據了重要地位,其防禦工事做得是天衣無縫。且看襄陽的防禦工程:護城河,寬180米,護城河外還有一道寬約10米的壕溝;襄陽背面有滔滔漢水作為天然屏障,南面和西南有峴山、真武諸山;甕城城高10米,厚1.5米。兵家必爭之地成就了英雄,也埋葬着忠骨。當年抗日戰爭的時候,張自忠便因為守襄陽城而犧牲,讓人惋惜。 登上襄陽古城牆,向西北方向走,沒多久就到了夫人城,這裏紀念的是東晉抗前秦、退苻丕的韓夫人。明初在此擴建子城,後世多次維修,上勒石額「夫人城」,並立有「襄郡益民勝,夫人城為最」等碑。然而遺憾的是,金庸因身體原因,終其一生都未曾親至襄陽。

吳壁堅:教育不能只談資源 還需政策和配套

新一份施政報告,令人欣喜的是現屆政府對教育的重視,基本上全港的教育團體也滿意這份施政報告,也充分體現林鄭特首對重視教育的競選承諾。 資源是重要的。但是,在爭取資源的同時,其實也不應忽略政策和配套上的配合。就以一校一行政為例,政府將會在學校開設一個EO職位,薪金大概是三萬多至五萬多,學校可選擇開設職位,又或領取與薪金等同的資助。政府的好意,是透過增撥資源,聘請專任的行政人才,以減輕老師的行政工作。但是,這個員工實際上會肩負什麼工作、是否全攬學校巨細無遺的行政事務,也是未可知。現實情況是,當涉及一些重大決策,例如全面修葺校舍,這個EO是否參與其中,還是像施政報告所言,主要處理招標等事宜,還是處於灰色地帶,教育局也有需要釐清權責問題。 再以全方位學習津貼為例,政府將增撥資源, 「在人文學科、STEM教育、體藝、德育和公民教育等不同課程範疇,組織更多走出課室的體驗學習活動」,涉及9億元的恆常開支。據教育界的估算,每間有24班的學校,小學每年大概約有70萬元,中學更加有100萬元。在資源充裕的背後,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學校如何落實施政報告的理念,將資源運用到不同範疇,不讓學校側重某一範疇,以讓學生有均衡發展的機會。再者,也必須要有專家就課程發展提出更多的真知灼見,才能真正培育學生成長。 資源是重要,但教育局必須制訂完善的指引與要求,才能將資源用得其所。 吳壁堅: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

童暉:因人廢言最蝕底

金庸逝世,震驚華人世界。有謂,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說,金庸的武俠世界滋養了幾代華人。如今金庸仙逝,媒體多是花大篇幅報道,且高度評價他的文學成就,但是也有例外。 金庸逝世翌日,竟然有一家報紙只在次要版面,以少量篇幅綜合其他媒體的報道了事,這顯然與金庸的地位和影響力不相稱。人們紛紛議論,這家媒體真的這麼看不上金庸嗎?還是和金庸有什麼恩怨?太有性格了吧! 再有就是評論金庸的作品,竟有人扯上政治,表示本來都很欣賞金庸,想有機會從頭到尾看一遍他的著作,可是,後來卻因不滿金庸的政治取向,放棄了這個念頭,寧願去看那些人格值得敬佩的作家的作品云云。這不是因人廢言嗎?我卻認為,如果是真心喜歡金庸的作品,縱使政見不同,也值得好好閱讀。至於那些人格值得敬佩的作家,如果寫的書不好看,又有什麼值得花時間看的呢? 其實,遇上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了解敵人,摸清對方的底細,並且學習對方的絕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何必罷看罷讀人家的作品呢?真是愚蠢之極!在我看來,香港那些反共人士,最應該向共產黨偷師,看看毛語錄,以至中央台的所謂「洗腦」劇集,從中摸索,才懂得革命是怎麼一回事,說不定會有另一番體會。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全球唯一沒有領土的國家

上期談到香港授勳的歷史演變。有朋友說馬耳他授予他聖約翰爵士勳銜OSJ爵士。其實此乃指馬耳他騎士團,全名是 「耶路撒冷、羅德島及馬耳他聖約翰主權軍事醫院騎士團」。而馬耳他共和國,則是位於南歐的一個共和制國家,屬英聯邦和歐盟的成員國。 根據1933年美洲國家所簽訂的《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國家作為國際法人應具備以下要件:1)永久人口;2)界定的領土;3)不受他國統治的政府;4)與他國交往的能力關係。二戰後被海牙國際法庭引用為國際法判定國家之標準。 馬耳他騎士團以 「其他實體」(other entity)的身份,在1994年成為聯合國的觀察員,但它實際上卻是一個 「沒有領土的主權國家」。其「國家形式」只是 「位於」羅馬孔多迪大街68號,一幢佔地1.2萬平方米的大廈──馬耳他宮,居民只有幾十人。然而,騎士團則是受國際法所接受的主權獨立的天主教修道會 「國家」,是世界上唯一有主權無領土而得到國際社會承認的王國,是中古世紀騎士團的主要傳承者,而現在則是以宗教慈善醫療組織在運作。何以一個沒有領土的騎士團能成為國際法上特殊存在的 「主權國家」?這則需回帶到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對抗的大歷史中,方能明白。 說話公元1099年,東方的北宋和契丹都已進入衰敗期,而遙遠的西方亦不安寧。七世紀時,阿拉伯人在中東迅速崛起,建立了威震世界的阿拉伯帝國,並向歐洲擴張,佔領了大片歐洲土地,包括宗教勝地耶路撒冷。阿拉伯人強迫歐洲人改信伊斯蘭教,歐洲人強烈反抗,此乃著名的十字軍東征。1099年,歐洲宗教組織成立了三個由貴族組成的騎士團。 完全喪失領土的聖約翰騎士團,在 1822 年的維隆那會議(Congress of Verona),仍被列強承認為 「主權國家」。1869年,意大利政府給予騎士團在馬耳他宮治外法權的地位,騎士團官員也享有外交特權,騎士團有兩棟享有治外法權的建築物,一為羅馬市區的馬耳他宮,二為以及在羅馬近郊目前作為騎士團外交部、駐意大利及駐教廷大使館的馬耳他部。騎士團在120個國家設有大使館、辦公室及醫療中心。既然是國家,那就會相應的國家機構,騎士團還有國歌、國旗,官方語言(意大利語)。基於其濃厚的宗教色彩,所以元首不叫總統,而叫大教長。還設置事務大臣、外交大臣、財務大臣等。 當然,同樣在意大利首都羅馬城內另有一個世界領土面積最小的國家,就是梵蒂岡,面積只有0.44平方公里,即和天安門廣場面積相若。自1929年起以《拉特蘭條約》確定為主權國家,實施政教合一的政治體制。 中國並沒承認馬耳他騎士團是國家,但承認是個准主權國家。騎士團也沒有和中國建立關係。現在承認騎士團的有一百多個國家,如德國、法國、加拿大等。而各國駐騎士團的大使,基本上都由該國駐羅馬教廷的大使兼任。馬耳他的常駐人口太少了,但有 「名譽國民」,總共有一萬人左右。 你有興趣做其 「名譽國民」或「爵士」嗎?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西九The Austin 細戶千萬入場費

美聯物業高級區域經理張卡迪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表示,目前The Austin買賣盤源有60多個(兩期合計),叫價介乎1000萬至1.3億元,實用呎價介乎25000至37000元。最平單位屬於1期1座中層D室,實用面積356平方呎,叫價1000萬元,實用呎價28090元。 高鐵未產生效應 屋苑於10月曾錄得一宗買賣成交個案,但最終撻訂收場。踏入11月首兩日,市場暫時未錄得任何買賣成個案。張卡迪說,儘管業主提高議價幅度5%至10%,但準買家不願意出價。世紀21中華物業營業董事司徒永權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分析,近期利淡因素逐漸浮現,包括股市波動、中美貿易戰、銀行加息;加上高鐵通車後,人流達不到預期目標,來港乘客不是買樓,未能產生效應,故市場交投淡靜。 在租賃市場上,10月份同樣未有成交。張卡迪表示,現時市場租盤約有80至90個,租金叫價介乎26000至42000元,呎租介乎43至47元。 料屋苑未來價跌租穩 地產代理對後市持審慎態度。司徒永權指出,若息口持續向上,加上中美貿易戰和股市波動帶來負面心理影響,預計The Austin樓價至今年年底將下跌10%。至於租金走勢,今年本港經濟環境不算好,業主不敢加租,而且租盤量不多,估計至年底租金平穩。 張卡迪則說,以往12月是樓市傳統淡季,但今次提早一個月來臨,預期11、12月屋苑買賣宗數屬於單位數。他續稱,12月是旅遊高峰期,業主會留待過年後才考慮收窄議價幅度,故預計到了明年1月底,樓價下跌10%。他又預期,未來轉賣為租的單位數量增加20%至30%,故租金走勢平穩。 The Austin樓齡新,不足5年。屋苑分兩期,分別位於九龍渡船角匯翔道8號及柯士甸道西9號,第一期The Austin由4幢大廈組成,樓高23至27層,共提供575個住宅單位。第二期Grand Austin同樣由4幢大廈組成,樓高27至32層,共提供691個住宅單位。 交通消閒設施佔優 The Austin最煞食的地方是交通方便,本身是港鐵柯士甸站上蓋項目,柯士甸站位於西鐵線,可前往新界西。若想前往港島和東涌,便要步行至鄰近九龍站乘港鐵前往。同時,隨着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於9月通車,屋苑鄰近高鐵西九龍站,前往內地又多一個途徑,快捷方便。當然,附近還有巴士總站、客運碼頭,任君選擇。 雖然屋苑設有住客會所,但附近娛樂休憩設施值得一去,比如鄰近高鐵站的天空走廊,閒時去漫步拍照亦甚愜意。至於西九龍文化區戲曲中心位於鄰近廣東道、柯士甸道交界,是愛好文化藝術人士的好去處。不過,屋苑不設商場,購物需要前往九龍站商場Elements(圓方),步行約需10分鐘內。若想買餸,就要走過附近的行人隧道,前往官涌街市,約需數分鐘。  

梁靖琪 為重生而感恩

上月底在ViuTV播映完畢的電視劇《蝕日風暴》,贏得觀眾口碑,當中梁靖琪(Toby)飾演的 「娃娃兵」 亦備受讚賞。憑着努力與堅持,梁靖琪這位昔日的 「緋聞女王」 不斷突破自我,令觀眾對她的認同指數節節上升。 梁靖琪的演技漸漸獲得外界認同,可說是得來不易。她的父母皆從事影視幕後工作,父親梁家樹更是行內德高望重的金牌監製。梁靖琪自小經常進出片場,耳濡目染下,對演藝工作也產生興趣,順理成章加入娛樂圈。但在別人眼中靠 「父蔭」入行的她,過往卻未有在銀色旅途上順風順水。 跟武師學翻滾 梁靖琪接受《龍週》專訪時坦言,因為父母的緣故,她得到的演出機會也許比別人多,但難聽的說話更多。她唯有做好本分,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別人的認同。 「在拍攝一個月前,我就跟武師學習翻、滾等動作,希望以最好的狀態去接這部戲。」在《蝕日風暴》中,梁靖琪扮演的角色有很多打鬥場面,加上外景拍攝日曬雨淋,可謂吃盡苦頭。梁靖琪透露,為了武打場面效果更理想,原來她一早下了不少苦功。 在訪問的過程中,梁靖琪無所不談,快人快語,展現出爽朗的個性。被問到近年經歷了這麼多,心態上有何轉變時,她說,以前拍戲會覺得好玩,可以見多識廣和結交新朋友,「但現在我只想更專心做好自己。」 「某些事放開了,不要太執著。」Toby笑言,拍劇不一定要做 「女一」,反而做第二、三女主角的壓力沒那麼大,凡事按着節奏來做, 「不用一步登天,否則不懂得珍惜。」 事實上,梁靖琪投身演藝圈轉眼十多年,在事業和人生中都經歷過不少起跌。這些歷練令以往我行我素的她改變不少,更學懂知足和感恩,甚至用 「重生」來形容今天的自己。 看重家庭觀念 除了幕前演出,梁靖琪最近亦開始參與幕後工作,同時還要打理婚紗公司,做婚禮策劃生意,樣樣事都投入百分百熱情。Toby說,受到父親的影響,自己一直都很喜歡發掘和學習新事物。 面對大大小小的人生低谷,梁靖琪感恩身邊有不少朋友陪伴着。她說,很多朋友給她很好、很實在的意見,讓她知道沒有難關是跨不過的。梁靖琪更感激父母讓她在溫暖愉快的家庭環境中成長,使她和胞姐懂得重視家庭。家住九龍的她說,即使現在她和姐姐已經自立,但都選擇住在父母家附近,方便見面和照應, 「星期日就是家庭日,每逢過時過節我們總會與家人一起過。」 投放時間做義工 發放正能量 縱使事業路途崎嶇,梁靖琪卻一直沒有放棄當藝人的念頭,一方面是為了興趣,另一方面是希望借公眾人物的身份發放正能量。近來她就積極投入義工工作,於10月底跟隨一個非牟利團體前往柬埔寨探訪兒童。 柬埔寨販賣人口問題嚴重,加上重男輕女的觀念,不少女童被賣到妓院。而該機構的工作是把受害的女孩救回來,幫助她們重過新生。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機會去重頭再來,有一班人來愛護和支持。」梁靖琪不無感觸地說,這令她想起自己過往跌跌碰碰的日子,得到別人扶持爬起身繼續前行,有如「重生」。 她強調,未來會投放更多時間做義工,透過另一種方式擴闊視野, 「不是我去改變他們,而是他們改變我。」

張仲衡:將心比心 用心服務社區

初見張仲衡,這位34歲的年輕人風塵僕僕地剛從街站趕回辦事處,但仍予人溫文爾雅的感覺。大學畢業後,他因機緣巧合走上從政的道路,一做就是十年,現在已成為老練的社區工作者。 「2008年我大學畢業,很快找到一份日本公司的工作,收入不錯,工作環境也好,但不幸遇到金融海嘯,入職才三個月就失去了工作。」張仲衡回憶起十年前的往事,就像在說昨天發生的故事, 「當時我有一位同學剛好是立法會兼區議會議員黃容根的助理,就把我介紹給黃容根,從此我也踏上了政治工作的路。」 黃容根、鍾樹根是啟蒙老師 在張仲衡心目中,黃容根不僅是一位好僱主,更是一位老師,跟隨黃容根的兩年,讓他自己從內到外發生了巨大變化, 「我原本是一個內向的人,不喜歡說話,喜歡自己一個人默默地做事。但黃議員告訴我做地區工作一定要學會與人溝通,特別提醒我: 『要將心比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問題』。」 黃容根的這句話讓張仲衡受益良多。他說: 「當我為長者服務時,我學會了站在80歲婆婆的立場看問題,那樣就會知道一些長者設施的重要性;當我為學生服務時,也會站在他們的立場去看問題,就會知道學生也有他們關心的事務。」 跟着黃容根做了兩年的議員助理,張仲衡由一個不熟悉政治工作的年輕人,開始成為突破自我、熱心服務社區的年輕人。 後來,張仲衡又成為立法會議員鍾樹根的議員助理。他說: 「鍾議員是我從政的另一位老師。他教會我的另一句話是 『要用心去做』,意思是為街坊做事,成功與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去做好它。」 夜間巡區找出鼠患根源 可以說,黃容根和鍾樹根是兩位對張仲衡影響最大的師長,張仲衡從他們身上學會了如何做好社區工作,以及更加投入到社區服務的工作中。 張仲衡後來選擇加入了工聯會,到土瓜灣馬坑區服務市民。憑着 「將心比心」和 「用心做事」這兩句話,他在該區贏得了許多街坊的支持。 「土瓜灣區有很多老鼠,我喜歡夜間巡區,察看人少了以後,社區會否出現一些平日見不到的問題,後來我發現土瓜灣區的老鼠真的有很多。」因為發現鼠患問題嚴重的問題,張仲衡與工聯會在近一段時期為社區做了許多滅鼠的工作, 「我們開班教居民用滅鼠工具,又派漂白水、老鼠膠,讓大家一起去滅鼠,鼠患問題就改善了。」 爭取鴻光街、永耀街重建 張仲衡認為,從政與其他工作最大的不同,除了是服務社區,最重要的是要能帶領街坊一起改善社區, 「服務社區,普通的社工或NGO也可以做到。社區的政治工作者超越社工和NGO的,是要有帶領民眾去改善社區的能力。」 張仲衡憶述,他最初到社區工作,未能得到一些街坊認同,不會響應他的呼籲,而他取得街坊認同的秘訣是要深入了解社區,了解街坊的需求, 「當你說到街坊所想,說到他們關注的事情,他們就願意聆聽;當你能夠做到街坊想做的事,他們就會響應號召。」 現時張仲衡在馬頭坑區已經工作了三年多,印象最深刻的是協助街坊爭取鴻光街、永耀街的重建項目,他希望重建項目最終能讓市民有更好的居住環境, 「能為居民做點事,是我最大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