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華書院 跨越世紀

米憐與馬禮遜牧師創校 提到英華書院的建立,英國基督教傳教士米憐與馬禮遜牧師功不可抹。米憐牧師於1813年來華傳教,因受到澳門天主教徒的排擠,改而到馬六甲傳教,1818年在馬六甲創辦英華書院,可惜因病於1822年因病去世。馬禮遜為首批來華傳教的英國倫敦傳道會傳教士,亦為近代《聖經》的翻譯者,並編撰《通用漢語之法》及《華英字典》等著作。馬禮遜非常支持米憐的創校工作。1823年馬禮遜前往馬六甲,重新肯定英華書院以宣教為目標的發展方向,又在該校授課及改善學校設施,他返回英國後,更為學校募得大量物資和捐款。馬禮遜的兒子馬儒翰也曾入讀該恔。馬儒翰在香港開埠初期,曾擔任港府輔政司(即今日的政務司司長),可能對教會把英華書院遷到香港的決定,有一定的影響。 理雅各博士與遷校香港 1840年理雅各接任英華書院校長,1841年英軍佔領香港,1842年南京條約簽訂後,香港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英國倫敦傳道會為開展對華傳教工作,便要求理雅各把英華書院遷到香港。1844年1月,理雅各等人賣出馬六甲英華書院的舊校舍,籌款投得士丹頓街的一塊地皮,興建 「傳道會大樓」,英華書院在二樓上課。 英華書院設有印刷所,主要業務包括鑄售活字和印製書刊。香港首份中文報刊《遐邇貫珍》便是由英華書院承印。黃勝(香港第二位華人立法局議員)、王韜(中國近代思想家)、洪仁玕(洪秀全族弟,太平天國的改革者)都曾在書院中工作過。 從停辦到復校 1850年代中期,英華書院學生人數已達50人,但對理雅各等人來說,學校的教育效果未達預期的目標,因為當時學校的辦學目標,是為教會培訓傳道人,書院的畢業生多數從商或出任政府的翻譯,極少數人會從事宣教活動。到了1857年,英法聯軍之役爆發的關係,理雅各停辦英華書院。 到了1914年,在一群熱心的華人基督教徒推動下,英華書院正式復校。書院復校後,改於堅道上課。1916年該校學生人數增至130人。至1917至1928年間,校址遷到今日般含道78號。到了1928年,書院遷到九龍弼街。二次世界大戰後,校方為鼓勵同學恪守基督意旨,用 「篤信善行」四字作為校訓,並設計新校徽。書院校董會向港府申請土地興建新校舍,港府批出九龍塘牛津道1號B的地皮興建新校舍。新校舍於1963年落成,由港督柏立基主持落成典禮。香港回歸初期,書院校董會計劃復辦英華小學,計劃把小學與中學設在同一校園。特區政府批出深旺道的地皮供書院遷校之用。新校舍於2003年啟用。隨後書院與小學改為直資學校,為秉承前賢「有教無類」的精神,只收取低廉學費,讓基層學童有同等機會接受優質教育。  

鬧市中的隱世秘境 尖沙咀訊號山訊號塔

位於九龍尖沙咀緬甸臺訊號山花園的訊號塔(Signal Hill),又稱 「黑頭山」 或 「大包米」 。在1907年至1933年間,曾為皇家香港天文台向維多利亞港的船隻提供報時服務。 十九世紀的尖沙咀人煙稀少、發展緩慢,但憑藉附近海域水深的地理優勢,漸發展成深水港,英國人陸續在今日尖東一帶進行填海。1910年代,藍煙囱貨倉碼頭(又稱太古倉碼頭)和九廣鐵路的尖沙咀火車站先後於訊號山以南位置建成,令該區發展為接通中國與全球的海陸交通樞紐。 訊號山與早期尖沙咀 尖沙咀的地利,令當時大量上萬噸的大洋船停泊靠岸,港口營運相當繁忙。在1970年葵涌貨櫃碼頭(即現時的葵青貨櫃碼頭)建成前,香港的貨運主要集中在尖沙咀的九龍倉碼頭和藍煙囱貨倉碼頭。碼頭和鐵路就是當時工商業的命脈。直到60年代起,九龍倉碼頭改建成海運大廈,九廣鐵路亦計劃將總站遷到紅磡。1971年,藍煙囱貨倉碼頭其後被發展為新世界中心及麗晶酒店(即現時的香港洲際酒店)。尖東一帶地段日漸繁華,成為旅遊熱點。 昔日肩負向船隻報時的責任 香港天文台成立之初,除了觀測氣象和地磁外,另一項工作就是報時。當時香港作為世界重要港口,貿易頻繁。香港政府於1883年成立天文台,3年後始利用時間球向遠洋船隻報上準確時間。現時1881公館(即前水警總部)的圓形白色小屋就是當年的時間球塔。當時該處居高臨下,景觀開揚,使多處地方都容易望到。 後來,前水警總部一帶日益發展,為免報時訊號受到影響,香港政府另覓更高位置,最後決定在黑頭山興建訊號塔。1907年,尖沙咀的時間球儀器遷至新建的訊號塔,訊號山之名由此而來。二十世紀初還未有收音機,訊號塔就繼續肩負向維港船隻報時的重要工作,並透過無線電報接收船舶天氣報告,對航海交通尤為重要,亦在香港天文台的歷史上佔非常重要的地位。 沉實優雅的建築風格 訊號塔身高12.8米,至1927年為了讓船隻更清楚見到,塔身被加高至18.9米,使塔身由原本兩層增至三層,窗戶亦由原本的全方形、平頂狀,改為窗戶呈圓形、塔頂為淺綠色半圓球體。塔頂原插有一支長5.5米的桅杆,用作放置時間球。建築構思用當時十分流行的愛德華巴洛克風格,與尖沙咀鐘樓及香港大學本部大樓為同一年代。塔身呈方形,角位採用雅致的斜削角。外牆的紅磚是特別燒製,採用英式砌法。石作以本地花崗石雕砌而成。其花崗石基座、腰線和檐口,以至 「吉布斯飾邊」的窗戶,都顯得沉實優雅。 看盡維港滄海桑田 隨着無線電通訊被廣泛使用,只能傳遞有限信息的信號站漸顯得不合時宜。1933年,訊號塔被拆除停用。二次大戰前,訊號山曾是英軍軍營,駐有印度裔英軍和多個野戰炮。日本佔領時期,訊號山用作儲存軍火。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後期起,天文台陸續關閉信號站。2002年,位於長洲的全港最後一個信號站關閉,標誌着香港懸掛熱帶氣旋警告信號時代正式終結。 市政局於1980年接管訊號山,並進行復修工程,翌年改建成訊號山花園,現時為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理的公園,內裏的訊號塔亦限時向公眾開放。 訊號塔是香港珍貴的建築文物,早於1981年獲古物古蹟辦事處評定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至2009年獲提升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2015年定為法定古蹟。訊號塔現已成為訊號山花園的獨特標誌,與港人一同見證滄海桑田。  

香港藝術館 薈萃文化藝術瑰寶

香港作為亞洲國際大都會,滿載歷史和豐富文化遺產,博物館正是我們珍貴的瑰寶之一。現時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理的十四間博物館及三個文化空間,涵蓋了藝術、歷史和科學三大範疇。其中,位於九龍尖沙咀梳士巴利道的香港藝術館是亞洲區著名的視覺藝術館,亦是香港最悠久的博物館,展示多樣的文化藝術瑰寶,讓大家盡享精彩的藝術體驗。 細說當年 1869年英國殖民地政府建立了香港首間博物館,位處舊大會堂內的展覽室,當時藏品甚稀少。後來舊大會堂拆卸,位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的香港大會堂於1962年落成啟用,是香港首間多元化文娛中心。其設於大會堂高座頂層的香港博物美術館,就是今天香港藝術館的前身。 1965年博物美術館考慮到設施不足等因素,擬興建一所新博物館,以便日後發展。及至1975年,博物美術館分拆為香港藝術館和香港博物館(即現時的香港歷史博物館),其時藝術館仍保留大會堂高座頂層原址。 位於尖沙咀現址的藝術館於1987年動工,1991年底正式開幕。香港大部分博物館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至千禧年代期間啟用,至二千年後,博物館過渡到新成立的康文署。 保存中國文化精髓 推廣香港藝術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人們普遍認為參觀博物館乃高尚活動,訪館的中外人士總會盛裝登場。時代變遷,參觀博物館已是生活平常事,觀眾逐漸大眾化。 從舊館到新館,藝術館的典藏策略以香港為本位,收藏的藝術品旨在反映香港藝術的發展、文化特質和藝術家成就,館藏包括中國書畫、文物、外銷藝術及香港藝術等,跨越古今中外,演繹出多元的藝術世界,匯集各家精髓。 典藏也涵蓋中國歷代的文物和藝術,藉典藏作為研究、展示和推廣,提高市民對文化藝術的興趣和了解,促進中外的文化交流,以至持續提升香港藝術在國際平台上的地位。 藝術館至今累積逾16,200件館藏展品。歷史最悠久的,是一批共1200多套、反映香港昔日民生、風俗、地方風貌的珍貴歷史繪畫,成為了研究歷史的重要實物。這批藏品早在藝術館成立前,由商人遮打爵士和何東爵士先後以私人珍藏形式捐贈給香港政府,內容主要描繪十八至十九世紀珠江三角洲及中國沿岸商埠的繪畫、照片和地圖。中國文物館藏的種類最為豐富,涵蓋上至新石器時代、下至二十世紀之間的藝術精品超過4000項,為研究中國古代社會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 此外,中國書畫館的收藏主要集中在廣東書畫和近代中國繪畫,至今收藏了超過5000幀書畫作品。自開館至今,藝術館收藏香港藝術作品逾4,500件,反映了香港藝壇的發展情況。 相約於2019年 藝術館自2015年起,閉館作全面翻新。經過大型的擴建和修繕工程,將於今年11月以全新面貌開放予公眾參觀。翻新工程旨在提升館內設施和增加展覽空間,採用現代化的建築設計以凸顯藝術館的個性。擴建後的展覽空間由原來7,000平方米增至約10,000平方米,展廳數目由7個增至12個,設置4個入口讓訪客從不同方向進場等,為場館增添活力。通透的玻璃幕牆,使建築物顯得更為開揚。餐廳重置至面向海旁,為尖沙咀海旁增添熱鬧氣氛。 尖東海旁的藝術館、文化中心和太空館等系列的文化藝術建築群,不經不覺已陪伴港人走過漫長歲月。煥然一新的藝術館,相信又將成為維港一岸的矚目焦點。

九龍最早天主教男校 喇沙書院

書院的成立 喇沙書院是現存九龍區最早的天主教男校,由天主教喇沙會(De La Salle Brothers)修士成立於1932年。 早期香港天主教的社會服務較為重視醫療與社會救濟,以世俗教育為主的教育事業,相比於基督教(新教)而言,發展相對遲緩。該校的前身是1917年9月開辦於漆咸道45號的第七和第八級聖若瑟書院分校。1920年代後期艾瑪修士(Br. Aimar Sauron)為了擴充教育事業,購入界限街的一幅土地,即今日喇沙書院的現址。1930年11月,該校校舍由港督貝璐爵士主持奠基禮,1932年1月6日正式開校,當時的校監是艾瑪修士,當時學校已開設14個班,學生共有540人。隨後學校興建了4個網球場、1個標準足球場和現在仍然矗立在校園的聖喇沙雕像,學生人數也由1935年的805人增至1939年的1060人。 1939年香港政府徵用了學校,作為囚禁德國人的戰俘營;1941年改作醫院。最初修士們仍然在喇沙小學現址繼續授課。日本人佔領香港後,把天主教修士逐出學校,校舍改作儲物倉庫。 戰後的發展 1945年日本人投降後,卡遜修士(Br. Cassian)於次年開展復校工作,未幾學生人數達到600人。可是到了1949年,英軍徵用學校作為軍用醫院。當時擔任校監的唐納修士(Br. Patrick Toner)把學校遷往巴富街臨時搭建的校舍上課。1956年,菲力士修士(Br. Felix Sheehan)接任校長一職,他於1957年將學校分成中學和小學兩部分,並於1959年重新從英軍方面取回校舍。 1978年,校長賴斐爾修士(Br. Raphael)和其他修士商量後,認為舊校舍已經不能滿足教學需要。由於全面翻新耗費龐大,因此修士們決定重建新校舍。為了籌措重建資金,校方把部分土地賣給地產發展商長江實業,建成包括碧華花園在內的一些私人住宅,因此新校園的佔地比以往減少。重建期間,教學活動繼續進行。1982年2月新校舍落成,由港督麥理浩勳爵主持開幕。 知名校友輩出 眾所周知,已故功夫鉅星李小龍曾就讀喇沙書院(當時書院在巴富街臨時校舍上課),在學期間因過於頑皮,被修士多次用藤條體罰,後來因打架和曠課被逐出校。此外,已故的著名填詞人黃霑也是喇沙的校友,生前曾提及在校時因李小龍欺負他的兄弟,他找李小龍算帳,結果被李小龍打傷,後來兩人成為好友。喇沙書院的其他著名校友包括小說家白先勇、冠軍騎師及練馬師告東尼、信興集團創辦人蒙民偉、滙豐控股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唱片監製黎小田、前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藝人許冠文和導演陳欣健等,堪稱人才輩出。     ​

梁蘇記遮廠 情牽香江 百年傳承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香港社會物質生活沒有今天般豐裕,雨傘主要靠人手製造,價格相對較高昂,大眾並不容易負擔。若遇到雨傘損壞了,多會交給造遮師傅修補重用。位於深水埗的梁蘇記遮廠,是香港的經典品牌,承傳着百年的造傘歷史。 ‧遮廠的百年歷史‧ 梁蘇記遮廠於1885年成立,由梁智華老先生於廣州創辦。梁老先生原是 「收買佬」,有次在維修時發現洋傘不太難製造,毅然自行生產, 「梁蘇記」自始創立,可謂生產洋傘的首位中國人。為求造出真正洋傘,原材料都由外國進口。 1920年其 「黑長遮」陸續在中國流行,亦因為以鋼骨製造洋傘和以永久包修,贏得街坊信任。 香港第一間梁蘇記於1941年開業,設於港島德輔道中,由第六子打理,其時 「縮骨遮」只屬高尚人士所擁有。1944年在九龍上海街開設第二間分店,亦是第一間九龍分店,由現時的第五房經營。六、七十年代,全盛時期的梁蘇記在粵港澳三地先後開設了十五間分店,產品行銷海外。日本侵華期間,梁老先生因年事漸高,遮廠業務也一分為三。廣州眾分店於1949年後陸續合併。第三代傳人梁春發英國留學回港後兼營祖業,在1986年開業百年之際,宣布結束港島區業務。在報章刊登結業消息的三天期間,店內庫存的手工洋傘被市民搶購一空,相信就是港人對老店的一份深厚感情。 現時梁蘇記只剩下全港唯一一間、位於西九龍中心的門市。原在上海街公園的分店是舊址,因興建港鐵被迫結業,而新蒲崗店就因工廠北移而結業。1994年,第五房的第四代傳人梁孟誠曾赴英國任傘具學徒,學成歸來後在深水埗區重整旗鼓,在八十年代接手經營青山道老店,及後遷到西九龍中心。他致力改良梁蘇記的造傘技術和設計,又實行訂造服務,以吸納較年輕的顧客。梁蘇記雨傘的特別,在於購買時可自由選配鋼骨、傘布用料等功能。 ‧秉承祖訓與時並進‧ 在開業之初,梁老先生於店內掛着兩個鏡匾,一面寫有 「如不合意,原銀奉還」,另一面則寫有 「永久包修保用」,贏得了坊眾的信任。當時雨傘都有非常巨型和重的特點,目的就是要耐用。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市民生活漸富裕,對生活必需品的需求殷切,造遮修傘行業曾有蓬勃發展。可是,八十年代工業起飛,卻因生產工具進步致價格下降,加上售賣點漸轉為百貨公司,老店舖經營得愈益困難。 梁蘇記的出品,與國術牽上關係。1991年上映的香港電影《黃飛鴻》中,李連杰使用梁蘇記傘遮作武打兵器,令俗稱「黃飛鴻遮」傘身堅固的形象更深入民心。甄子丹在拍攝2015年香港電影《葉問3》時,也用上相同款式,亦令年輕一代一睹傘身風采。 現代社會,用機械製的日本雨傘大量進口,而且售格廉宜,人手造的雨傘自然難與之競爭。歷經百年的梁蘇記,仍堅持人手製造、鋼骨設計、永久保用的祖訓。   ‧一把傘一份情與港人風雨同路‧ 從前,為求雨傘較耐用,不時修補,造傘的物料會用最好的。時至今天,一季可能已換上數款雨具,快乾而輕巧的物料最為流行。時移世易,梁蘇記的雨傘由最初的長身直遮,演變出縮骨遮、三縮遮,較細巧的六縮遮,連遮骨也分鋼架或碳纖架,可見社會潮流一直在變。梁蘇記遮廠的故事,也啟發了香港資深劇作家杜國威編寫一齣滿載溫情的舞台劇《人間有情》,敘述了遮廠歷代人的堅毅不屈精神,正正代表每位迎難而上的香港人,還有我們獨有的 「人情味」。

廣華醫院 服務九龍市民100年

醫院的成立 二十世紀初,大量內地移民因各種因素移居香港,造成九龍地區人口激增,市民對醫療需求殷切。有見及此,1907年香港華人立法局議員與東華醫院總理何啟提出在九龍油麻地興建華人醫院的建議。有賴港府撥出荒地(可能是過去華人的墓地),以及東華醫院總理和各界熱心人士的捐助,醫院得以竣工。 1911年10月,廣華醫院正式啟用。醫院在創辦之初,便與東華醫院關係密切,1911年港府頒布的《一九一一年東華醫院擴充法規》,已明確指出廣華醫院為東華醫院的一部分。廣華醫院創立後,雖然設有董事局,另選總理主持日常行政,但其重要決策,仍須獲東華醫院董事局同意;若廣華醫院財政入不敷支,東華醫院亦有義務給予支持。1914年港府本欲仿效東華醫院接收文武廟的成例,要求油麻地天后廟的收益撥歸廣華醫院所用,但因天后廟值理拒絕移交而延誤。直到1928年,華人廟宇委員會下令天后廟須由廣華醫院接管後,廣華醫院始能接收天后廟歷年存款和其後的收入,歸還東華醫院歷年借墊款項和興建新的醫療設施。 醫院的發展 廣華醫院建立初期,可收容72名住院病人,病人先在大堂登記,再到左右偏廳等候。及至1915年,廣華醫院留醫人數達100人以上。 1915年廣華醫院接納港府衛生總醫官(相當於今日的醫務衛生署署長)梅督醫生的建議,推行西法接生,聘用曾經接受西法訓練的接生員,主持留產工作,接生員的薪水由政府津貼。又於1921年11月,首次訓練護士學生,為東華三院護士訓練之始。 1922年因有匿名的女性善長捐款50,580元,廣華醫院得以開辦中藥診所,於次年啟用。為提升服務質素,1919年醫院大堂左右偏廳加建閣樓,增加病床60張;1923年港府增撥西面登打士街地段以作擴建。1929年廣華醫院增建普通病房及產房,廣華醫院顧問馮平山和李右泉,主張新建產房為市民提供免費服務,馮平山更即席認捐經費,得到全體顧問和總理的支持,由是廣華醫院成為九龍首家免費留產的醫院;1931年廣華醫院又新建肺癆病房。經擴建後,廣華醫院佔地十餘萬畝,當時院舍的分布計有正門之大堂,右為議事廳及帳房,二樓為宿舍,左為西藥貯存庫和註冊房,二樓為產房。近碧街方面,有建築物一座,用作中西門診部。近花園處,則為工人宿舍和煎藥處、倉庫等。 日佔時期日軍把香港大部分公立醫院闢作軍用醫院,九龍方面只有廣華醫院仍然為平民提供服務。不少入院者在院內病逝,死者家屬便找來醫院殮房附近的長生店代為辦理身後事,廣華街便成為當時殯葬服務的集中地。 二戰後再度有大量新移民湧入九龍,廣華醫院堅持為市民服務的原則,在九龍的醫療體系中,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前台灣領導人馬英九便是在廣華醫院內的產房出世。1957年,港府撥出廣華街至窩打老道地段供醫院重建之用;至1965年3月,醫院的整體重建工程完成。1968年,醫院更成立全港首個深切治療部。2016年醫院開展重建工程,預計工程完成後,專科門診診症室將由現在的四十四間增至約一百間。重建後的綜合日間醫療服務中心,將提供一站式日間醫護服務,方便病人接受治療和長期護理。  

利工民織造廠 香港製造 集體回憶

開業於1923年的利工民衫襪織造廠,即現時的利工民織造廠,凝聚了近百年的人文歷史。創辦人馮薵如先生最先在廣州開店,及後在香港九龍設置工廠,生產針織內衣和線襪,是香港最悠久的內衣生產及零售商之一。時至今天,商戶遍及世界各地,在海外華僑社區亦頗受歡迎。利工民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產品譽滿國際。 立足香港 風行華人地區 香港針織業在20世紀20、 30年代開始發展,此前有個別針織品工廠生產襪和內衣等製品。至20年代,數目始漸增,例如維新製造局、利民興國織造有限公司和利工民織造廠等。1923年,馮氏在廣州開廠作為基地,4年後移師至香港設立廠房,以6部手搖織襪機作為生產機器起家,初時產品主要以襪為主,再逐步延伸至不同類別和系列。 二戰結束後,香港大小針織廠約500家,也漸具規模,包括笠衫類、織襪類、匹頭類、線轆類和漂染整理類等等。行內亦有華商織造總會,是香港最大工業團體之一,其中規模較大者,以藝興、嘉綸、利工民、藝生和棉藝等廠家為主。由於特惠稅關係,外銷至英鎊區域(如南洋)較為暢旺,英國、新加坡、非洲、菲律賓、南美洲和中東均有銷路。當時的利工民以香港為主要營業地區,其後生產的秋蟬牌羊毛內衣、金鹿牌線衫等風行港澳、華南,甚至海外地區,亦活躍於工展會,幾乎每屆會場都見到利工民的招牌,並以著名的鹿牌線衫商標作為攤位裝飾。 經典廣告 深入民心 現代人如想買件保暖內衣確有很多選擇,但若論及品牌的造工、品質和保暖程度,相信不少香港人自然想起伴隨90多年的利工民針織品。 1974年《利工民秋蟬牌羊毛內衣》廣告推出,成為一時佳話,當中的經典對白 「着番件利工民秋蟬牌羊毛衫啦,好暖呀!」相信港人必定耳熟能詳。其保暖功能和質料贏盡口碑,直至今天仍是利工民最受歡迎的產品之一。人們在穿上時總會添多一件貼身衣,成為了港人穿上秋蟬牌羊毛內衣的主要配搭方式,世代相傳。   嶺南地區大部分時間天氣較炎熱潮濕,出汗很多,利工民所出產的輕薄線織汗衣也堪稱時尚和舒適,在吸汗的同時迅速把汗水揮發以不至沾在身上。過去,李小龍、成龍、周星馳和甄子丹等巨星於幕前均演繹出其獨有風格,不論是圓領或半鈕扣款式,這款衣裳早已超越了內衣的用途。如此透薄的 「底衫」,是以線紗支數而製成,其中有達120支紗(紡織物紗支數越多,代表衣物的質量更細膩堅固,不易變形,面料更柔軟舒適),相比起坊間的普通貨一般以20至40支紗而成的恤衫,其耐用程度與質量相差甚遠。對港人來說,夏天穿線衫,冬天穿羊毛內衣,是數代人的共同回憶。 編織香江歷史 多年來,利工民堅持在香港設廠生產,現時廠房設於九龍深水埗青山道的百美工業大廈,佔地約萬多呎,大部分生產線也設於香港,並維持九龍兩間位於深水埗南昌街及旺角上海街,以及港島的上環和灣仔共四間店舖,同時設有數10個代理商遍布港九新界及澳門,是名副其實的 「香港製造」。深水埗區於上世紀50、60年代是香港紡衣製造業的核心區,不論布料、鈕扣、拉鏈、花邊,批發或零售一應俱存,亦聚集不少織廠、染廠和製衣廠,當時的製衣業帶動香港經濟起飛並晉身亞洲四小龍。即使這行業於上世紀80年代漸趨衰落,但現時深水埗仍是在本地設計師的尋找靈感的天堂。利工民這品牌彷彿見證了香港紡織和製衣工業的變化發展,繾綣香江情懷。

被人遺忘的過去 深水埗公立醫局

位於深水埗的公立醫局,2009年被特區政府列為二級歷史建築。醫局的建築是英國殖民地建築風格與二十世紀早期現代建築理念結合的重要實例。 1894年鼠疫事件以前,西方醫療人員普遍認為空氣不流通是造成傳染病的主要原因,因此香港早期殖民地時代的建築,特別注意營造寬的室內回廊和大型的窗戶,使陽光能直射入室內。醫局的設計便是保留了這種特點。建築物樓高兩層,為混凝土鋼筋結構,二樓頂部書有 「深水埔公立醫局」 七字,可見二戰前深水埗寫作 「深水埔」 ,深水埗的醫局街也是因為公立醫局而命名。 公立醫局的歷史 這幢建築物的背後,其實隱藏了一段較少人知道的歷史,不少坊間的史書,對醫局的歷史亦不甚了了。公立醫局全名為 「華人公立醫局」,是二戰以前規模僅次於東華三院的華人慈善醫療機構。該慈善組織在華民政務司A. W. Brewin鼓勵下,由華人富商馮華川、劉鑄伯、何甘棠等於1904年成立,最初目的為協助政府處理街上棄屍問題。首間醫局設於港島西營盤。隨後在港府的支援下,醫局除提供種痘、出生登記及發放死亡證等服務外,亦負責移送屍體到殮房、供應棺木及安排葬禮等事務。早期醫局由東華醫院的主席和潔淨局(市政局前身)的兩位非官守華人成員組成,每間分局都有一名擁有西方醫學資格的華人醫生駐守。直到1908年,港府將醫局直接置於自身控制之下,由華民政務司(即今民政事務局局長)擔任管理委員會的當然主席。醫局並負責管理港島的贊育醫院,直到1934年才交回政府直接管理。各醫局的經費主要由華人廟宇和地方人士捐助,政府的資助非常有限。據政府的資料顯示,單在1914年,共有1,243具屍體(包括夭折嬰兒)被送到公立醫局處理。1934年港島區共有5間,九龍則有4間,各均設有停屍間,方便運送屍體到公眾殮房,並為貧困者提供施棺服務。 深水埗公立醫局的興廢 二十世紀初以後,大量內地移民移到九龍居住,深水埗人口不斷增加,醫療設施不足。深水埗公立醫局最初設於深水埗天后廟旁,設備簡陋。1934年由深水埗富商黃耀東籌款興建新局。總計1935年深水埗公立醫局共為13,877人提供防疫注射,接收了270名被遺棄嬰兒屍體,診治新症個案達35,436宗。1945年香港重光後,不少醫局總理的位置出缺,港府或把各醫局收回接辦(如中區公立醫局),或交與地區街坊福利會管理(如深水埗公立醫局)。戰後深水埗公立醫局繼續為居民提供門診服務。1972年政府推行美沙酮戒毒計劃,醫局的配藥室改為美沙酮治療中心。 2002年醫局進行翻新工程,設備日趨完善,為戒毒者提供一站式的診治服務。現醫局已易名為 「深水埗美沙酮診所」,改由香港醫療輔助隊管理,為居民繼續提供服務。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下)

坐落於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啟用。大樓內設有檔案查閱室、展覽廳及閱覽室。館內還設有網上藏品集,供市民隨時都可以在網上瀏覽歷史檔案。 檔案館的公共職能 公共推廣服務方面,檔案館的服務對象來自各行各業,例如學者、研究人員、政府人員、新聞從業員、學校師生等,為他們在追溯和搜集歷史文件、研究相關課題時提供參考諮詢服務。檔案館亦經常舉辦展覽、研討會和工作坊等活動,公眾人士亦可登入該處網頁查閱和下載資料。 檔案館的館藏 檔案館收藏了豐富的歷史文獻資料,保存了超過一百五十萬份歷史檔案,橫跨的年代由十九世紀中葉至現在,並貯存於不同的載體,包括案卷、裝訂本、照片、海報、地圖與圖則及影片。據檔案處資料顯示,館藏主要分為三類: 第一種為 「歷史檔案」,即由政府各局或部門移交的政府文件及個別人士捐贈的私人檔案(檔案編號為HKRS,代表Hong Kong Record Series,屬 「政府歷史檔案類別」),以及從民間機構和個別人士捐贈與歷史檔案館的私人檔案和個人手稿,和購買自其他海外檔案館、與香港有關的檔案複製本(檔案編號為HKMS,代表Hong Kong Manuscript Series,即 「民間歷史檔案類別」)。檔案處於二○一七年從英國國家檔案館購入一百零五項有關香港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主題與 「香港與內地的關係」、 「中英聯合聲明」和 「香港傑出人物」等有關。此外,檔案處亦從美國里根總統圖書館購入兩項與香港前途問題有關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這些檔案自二○一八年第一季起已開放供公眾閱覽。 第二種為 「圖書館藏品」,即政府刊物中央保存圖書館的藏品,主要包括政府刊物,例如書籍、照片、期刊,海報及一些與香港研究有關的書籍。 第三種為 「施其樂牧師資料集」,即施其樂牧師以約二十五年時間研究檔案館館藏的大量歷史檔案、報章和論著後,而整理出這個由資料卡構成的資料集。 查閱檔案處保存的歷史檔案,受《1996年政府資料檔案(取閱)則例》規管。一般而言,公眾可查閱已存在不少於三十年或內容曾獲刊載的歷史檔案。截至二○一七年,開放予公眾查閱的歷史檔案總數達778,458項。 香港歷史香港故事 隨着市民大眾對政府公開、透明和問責的表現期望日殷,檔案管理所扮演的角色亦變得更為重要。近年檔案館陸續推出嶄新的網上電腦系統和網站,添置新器材,以致力應付日趨複雜及多樣化的檔案管理工作。檔案館珍藏着多樣化的香港歷史檔案與文獻,見證着香港的一百多年的變遷,同時也讓市民大眾撫今追昔香港歷史故事。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上)

政府檔案處(以下簡稱「檔案處」)隸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的行政署,在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資訊記錄方面肩負重要角色。 檔案處於一九八九年由「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 Division」至二○○三年重組後正式更改為「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政府檔案處的歷史檔案館(以下簡稱「檔案館」)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集中貯存具永久價值的檔案的地方,所有檔案現存放於九龍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大樓於一九九七年啟用至今。 檔案館選址的確立 歷 史 檔 案 處 (Public Records Office)於一九七二年成立,當時的辦公室設在美利大廈毗鄰的公眾停車場內一幢佔地很小的兩層高建築物內,該址原是一所軍用廚房和軍械貯物室的狹小樓房。由於檔案庫愈益飽和,一九七四年進行了第一次遷館,搬至美利道二號多層停車場大廈的地下及閣樓,佔地約五百平方米。 一九九五年,政府將檔案處遷去屯門政府貯物中心,將美利道二號原址劃歸廉政公署。屯門政府貯物中心是一座多層工業大廈,旁邊是五號危險倉庫。後來,經過一輪聯署等行動,政府接納立法局內務委員會的建議,為歷史檔案處興建一所既能充分展示香港社會對本地檔案遺產之尊重和保護,同時又可方便檔案使用者的永久檔案館,最終決定在九龍區的觀塘興建香港歷史檔案大樓。 在一九七二至二○○三年間,歷史檔案處經歷了合併重組,於二○○三年成為新成立的政府檔案處的一部分,並正式由「歷史檔案處」改名為 「歷史檔案館」。 檔案館的主要職能 檔案館是香港政府永久保存歷史檔案藏品的中央機構,主要履行鑑定、登錄和著錄、公共推廣及參考服務等主要職能。鑑定檔案價值和選取歷史檔案是該館管理歷史檔案的第一步工作,旨在是評估檔案的歷史價值和長遠來說亦具研究價值,最後挑選應移交與該館作永久保存的檔案。檔案具其生命週期,有不同階段的管理程序,包括收納、登記、分類、貯存、取閱、追蹤及存廢。多年來,檔案處建立了一套檔案保管計劃,讓各決策局或部門按各自的目標管理資訊資源。檔案館按照程序整理這些檔案,為其著錄,並製作藏品清單、檢索輔助工具、指引及索引,以方便公眾人士尋找與其研究相關的資料。因應檔案儲存方式趨於多元化,紙張檔案、數碼記錄、錄音資料、照片圖像等資料也迎來新的管理。檔案館透過綜合資訊檢索系統和檔案處網站內的不同網上資源提供館藏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