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下)

坐落於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啟用。大樓內設有檔案查閱室、展覽廳及閱覽室。館內還設有網上藏品集,供市民隨時都可以在網上瀏覽歷史檔案。 檔案館的公共職能 公共推廣服務方面,檔案館的服務對象來自各行各業,例如學者、研究人員、政府人員、新聞從業員、學校師生等,為他們在追溯和搜集歷史文件、研究相關課題時提供參考諮詢服務。檔案館亦經常舉辦展覽、研討會和工作坊等活動,公眾人士亦可登入該處網頁查閱和下載資料。 檔案館的館藏 檔案館收藏了豐富的歷史文獻資料,保存了超過一百五十萬份歷史檔案,橫跨的年代由十九世紀中葉至現在,並貯存於不同的載體,包括案卷、裝訂本、照片、海報、地圖與圖則及影片。據檔案處資料顯示,館藏主要分為三類: 第一種為 「歷史檔案」,即由政府各局或部門移交的政府文件及個別人士捐贈的私人檔案(檔案編號為HKRS,代表Hong Kong Record Series,屬 「政府歷史檔案類別」),以及從民間機構和個別人士捐贈與歷史檔案館的私人檔案和個人手稿,和購買自其他海外檔案館、與香港有關的檔案複製本(檔案編號為HKMS,代表Hong Kong Manuscript Series,即 「民間歷史檔案類別」)。檔案處於二○一七年從英國國家檔案館購入一百零五項有關香港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主題與 「香港與內地的關係」、 「中英聯合聲明」和 「香港傑出人物」等有關。此外,檔案處亦從美國里根總統圖書館購入兩項與香港前途問題有關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這些檔案自二○一八年第一季起已開放供公眾閱覽。 第二種為 「圖書館藏品」,即政府刊物中央保存圖書館的藏品,主要包括政府刊物,例如書籍、照片、期刊,海報及一些與香港研究有關的書籍。 第三種為 「施其樂牧師資料集」,即施其樂牧師以約二十五年時間研究檔案館館藏的大量歷史檔案、報章和論著後,而整理出這個由資料卡構成的資料集。 查閱檔案處保存的歷史檔案,受《1996年政府資料檔案(取閱)則例》規管。一般而言,公眾可查閱已存在不少於三十年或內容曾獲刊載的歷史檔案。截至二○一七年,開放予公眾查閱的歷史檔案總數達778,458項。 香港歷史香港故事 隨着市民大眾對政府公開、透明和問責的表現期望日殷,檔案管理所扮演的角色亦變得更為重要。近年檔案館陸續推出嶄新的網上電腦系統和網站,添置新器材,以致力應付日趨複雜及多樣化的檔案管理工作。檔案館珍藏着多樣化的香港歷史檔案與文獻,見證着香港的一百多年的變遷,同時也讓市民大眾撫今追昔香港歷史故事。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上)

政府檔案處(以下簡稱「檔案處」)隸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的行政署,在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資訊記錄方面肩負重要角色。 檔案處於一九八九年由「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 Division」至二○○三年重組後正式更改為「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政府檔案處的歷史檔案館(以下簡稱「檔案館」)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集中貯存具永久價值的檔案的地方,所有檔案現存放於九龍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大樓於一九九七年啟用至今。 檔案館選址的確立 歷 史 檔 案 處 (Public Records Office)於一九七二年成立,當時的辦公室設在美利大廈毗鄰的公眾停車場內一幢佔地很小的兩層高建築物內,該址原是一所軍用廚房和軍械貯物室的狹小樓房。由於檔案庫愈益飽和,一九七四年進行了第一次遷館,搬至美利道二號多層停車場大廈的地下及閣樓,佔地約五百平方米。 一九九五年,政府將檔案處遷去屯門政府貯物中心,將美利道二號原址劃歸廉政公署。屯門政府貯物中心是一座多層工業大廈,旁邊是五號危險倉庫。後來,經過一輪聯署等行動,政府接納立法局內務委員會的建議,為歷史檔案處興建一所既能充分展示香港社會對本地檔案遺產之尊重和保護,同時又可方便檔案使用者的永久檔案館,最終決定在九龍區的觀塘興建香港歷史檔案大樓。 在一九七二至二○○三年間,歷史檔案處經歷了合併重組,於二○○三年成為新成立的政府檔案處的一部分,並正式由「歷史檔案處」改名為 「歷史檔案館」。 檔案館的主要職能 檔案館是香港政府永久保存歷史檔案藏品的中央機構,主要履行鑑定、登錄和著錄、公共推廣及參考服務等主要職能。鑑定檔案價值和選取歷史檔案是該館管理歷史檔案的第一步工作,旨在是評估檔案的歷史價值和長遠來說亦具研究價值,最後挑選應移交與該館作永久保存的檔案。檔案具其生命週期,有不同階段的管理程序,包括收納、登記、分類、貯存、取閱、追蹤及存廢。多年來,檔案處建立了一套檔案保管計劃,讓各決策局或部門按各自的目標管理資訊資源。檔案館按照程序整理這些檔案,為其著錄,並製作藏品清單、檢索輔助工具、指引及索引,以方便公眾人士尋找與其研究相關的資料。因應檔案儲存方式趨於多元化,紙張檔案、數碼記錄、錄音資料、照片圖像等資料也迎來新的管理。檔案館透過綜合資訊檢索系統和檔案處網站內的不同網上資源提供館藏資訊。

九龍城的小泰國

九龍城向來有 「小泰國」 之稱。雖現時全港各地均有開設泰國餐廳,但每當談及泰國菜,人們仍然會提及到九龍城一遊。 來港泰人在九龍城駐紮 上世紀七十年代起,九龍城開始成為來港泰人的聚居之地。對於泰國人聚居九龍城之因由,向來眾說紛紜。有街坊指,由於當年九龍城鄰近啟德機場,考慮到交通問題,開始有泰國人定居九龍城,而其他泰國人亦為互相照應,因而往往一同在此落戶;亦有人指,在二十年代,有大量潮州人移民泰國,並與當地人多有交流,因此兩地在飲食及文化上多有互通。無獨有偶,戰後九龍城亦有大批潮州人在此謀生,這使來港泰人,特別是泰華家庭倍感親切,因而同樣選擇在九龍城居住。 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發展蓬勃,生活水平要求上升,因而有不少泰人來港任職家庭傭工,他們會選擇到租金較為便宜的九龍城落腳;此外,本選擇居住中環地區的泰人,由於政府進行舊區重建,亦轉到九龍城開舖, 「小泰國」因而誕生。 九龍城泰國菜成旅遊地點 除來港任幫工外,來港泰人主要以開設泰國餐館謀生。泰國菜多為酸、辣為主,輔以鹹、甜,味道豐富刺激且色彩鮮艷,食材用料亦十分多元,可謂色香味俱全,所以深受香港市民喜愛。像冬蔭功、金邊粉、咖喱炒蟹、泰式烤肉等經典的菜式應有盡有,且被譽為手法正宗。而且因為該區餐廳頗多,小至九龍城街市熟食中心檔口,大至佔地三層的黃珍珍樓均屬泰國菜館,即使是不同階層的食客亦可找到相宜的地點進餐。 據統計,九龍城有超過四十家泰式餐廳,遍布衙前圍道、城南道,泰式餐廳聯同潮州菜館、茶餐廳打響了九龍城 「食城」的名堂,不但香港本地人不時到九龍城一嘗正宗泰國菜,甚至有來自兩岸三地的遊客亦慕名而來。 泰式文化成九龍特色 除了各式泰式餐廳、甜品店、雜貨店外,九龍城被喻為 「小泰國」,亦跟此地的泰式文化有關。最為常見的是周末向和尚布施,此外亦有為人所熟悉的 「潑水節」。 潑水節又名 「宋干節」,為東南亞地區的新年,泰國人則是通常在4月13-15日舉行潑水節,當日會相互向對方潑水,象徵沖走厄運。每年這個時候的九龍城,居港泰人均會準備水槍、水桶甚至水喉 「參戰」,亦有不少港人自願加入戰團,普天同慶。 除潑水節外, 「水燈節」亦是泰人另一個重要的節日。水燈節在每年的十一月某日舉行,據泰國傳說,節日始於素可泰王朝,以水燈向水神祭祀,祈求幸福美滿,一直流傳至今。在泰國,節日當晚人們多將水燈放於河上;而在 「小泰國」,大部分泰國店舖的門外都會放置裝了水的發泡膠箱,以放置水燈,仿似萬家燈火,猶如中國傳統節日中的花燈會。

蔡元培與香港的情緣

蔡元培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位傳奇人物。他不但是革命英雄,也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 從進士到革命家 從革命家到教育家 早年蔡元培接受傳統科舉教育,最後取得進士。後來他目睹滿清政治腐敗,無力抵禦外侮,便創立了光復會,從事革命活動。1905年光復會、興中會、華興會合組成同盟會,孫中山委任蔡元培為同盟會上海分會負責人。1912年1月4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他出任臨時政府教育總長。1915年6月,他與李石曾、吳玉章等發起組織華法教育會,在法國倡辦勤工儉學,周恩來、鄧小平都是通過這個組織的幫助後,得以順利在法國留學。但蔡氏在中國近代史的最大成就,當推他在北京大學的興革。北京大學原名為 「京師大學堂」,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長,改革學校的不良風氣,採用「思想自由,相容並包」的辦學方針,實行「教授治校」的制度,提倡學術民主,支持新文化運動。1917年,蔡元培聘請《新青年》主編陳獨秀為文科學長,後來又聘請李大釗、胡適、錢玄同等 「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使北大成為新文化的重鎮。五四運動時更竭力營救被捕學生,贏得各界的稱譽。1927年以後,蔡元培致力從事 「中央研究院」的籌辦工作,後來又出任該院院長。 在香港的最後歲月 1937年七七事變後,蔡元培前往香港養病,其間寄住在香港商務印書館臨時宿舍,後來其妻子周氏偕子女來港,便租住九龍柯士甸道156號。蔡氏居港期間,仍然心繫祖國,簽名領銜國際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發起的文化界宣言,呼籲國際聯盟制裁日本侵略,又為該會撰寫會歌。蔡氏在香港化名 「周子余」,平日深居簡出,偶然攜子女外出散步,更多的是在家閉門讀書。他基本上不出席公開活動,只是在1938年5月20日,應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大同盟和香港國防醫藥籌賑會的邀請,參加美術展覽會,並發表演說,指出: 「抗戰時期所最需要的,是人人有寧靜的頭腦,又有堅毅的意志」。本來他離港想前往昆明,可惜因生病未能成行。 旅港期間,蔡氏仍然關心和過問 「中央研究院」的業務。他在1938年2月主持在香港召開的院務會議,此後經常與中研院和各所領導人通信,討論工作內容,對於該院總幹事人選一事,尤多書信往還磋商。 1940年3月3日,蔡氏早上如廁時突感頭暈,失足摔倒。次日被送往養和醫院診治。醫生實行輸血救治,至5日早上不治。臨終前留下 「美學救國」、 「科學救國」遺言。蔡氏逝世後,於灣仔摩利臣山道的福祿壽殯儀館入殮,據香港《大公報》的報道: 「蔡公遺體七日下午入殮時,因福祿壽殯儀館地位仄小,故布置簡單,禮堂內供蔡公遺像,四周堆置各界致贈之花圈,四壁亦滿懸輓聯。蔡氏遺體,穿藍袍黑掛禮服,均以國產綢緞特製,頭戴呢帽。三時入殮,由蔡元培的兒子扶入棺內,上覆綉被,首部外露,上蓋玻璃」, 「蔡氏親屬等約三百人,均恭立於禮堂內,依次列隊至靈前行禮,並瞻仰遺容而退」。出殯當日送葬隊伍達5000人,全港學校商店都下半旗誌哀。靈車進入南華會體育場舉行公祭,參加公祭的學校及社團達1萬多人。隨後靈柩被送東華義莊暫存,同年安葬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  

藍田公園 雨災火災的印記

位於九龍藍田碧雲道的藍田公園,於一九九一年建成,是藍田區內最大的公園。這座依五桂山而建的公園,前址為一九八二年的 「五二九雨災」 的重災地點,現時公園開放予公眾使用。園裏設有體育及康樂設施,包括用作舉辦文娛活動的露天廣場、兒童遊樂場、野餐區和健身徑等,是香港人郊遊玩樂的好去處。最為行山愛好者注目的,相信一定是在山頂觀景點,鳥瞰維多利亞港東面及東九龍的景色。 五二九雨災 六十至八十年代,將軍澳和調景嶺等地還未發展,藍田是觀塘區邊緣地帶。六十年代開始,許多內地居民南下香港,令寮屋區居民人數大增。及至八十年代初期,寮屋區大多位於山邊,而且結構相當脆弱,在暴風雨時易受山泥傾瀉影響。事實上,八十年代的山泥傾瀉事故多在寮屋區發生,尤以觀塘藍田村為甚。 自一九七七年土力工程處成立後,香港政府有系統地解決斜坡安全問題,但山泥傾瀉仍時有發生。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發生 「五二九雨災」,當時香港經歷暴雨,接連多處地方發生山泥傾瀉,其中以東九龍藍田、香港島筲箕灣區及新界西屯門公路等地較為嚴重,共導致二十九人死亡、五十人受傷。其時,藍田有三處的寮屋區同時發生塌泥,包括藍田第一村、第三村第二段及玄武村,單是藍田區已造成五人死亡。有部分死者來自玄武村,該村一帶在一年前曾發生五級大火,起因是該處的木屋區過於擠迫,加上大風加劇了火勢蔓延,且各家各戶都用罐裝石油氣及火水爐,歷時約七小時的藍田大火造成過千間木屋幾乎燒光,最後使斜坡上平地增多,平地土壤大量吸收水分,導致 「五二九」的悲劇。 一九八五年六月八日,藍田觀塘第二村再遇山洪及泥石淹至,寮屋地台被沖至倒塌,兩人受傷。同月十日,第二村寮屋因護土牆倒塌而遭受損毀,居民需要疏散。二十五日,第二村寮屋區再次發生山泥傾瀉,三十四戶居民需即時疏散,這寮屋區其後在房屋署的發展清拆計劃下被拆卸。同時,第三村亦在凌晨三時發生山泥傾瀉,正是當天最大雨的時段,導致一排寮屋完全倒塌,十一戶居民要永久撤離。 經歷嚴重火災和雨災後,因應城市規劃發展,該處在八十年代末改建為藍田公園,以及屬租者置其屋計劃屋邨類別的公營房屋,在一九九一年落成陸續入伙,取代了舊有的廉租屋及徙置區。藍田公園旁的馬游塘中堆填區於一九八一至八六年間由土木工程署營運,其間接收了約一百萬噸廢物(主要是家居廢物和拆建廢物)。堆填區在八六年關閉後,改由環境保護署進行修復工程,並於九八年竣工。因應觀塘區議會的要求,民政事務總署把堆填區頂部平台鄰近藍田公園的小部分用地發展為馬游塘中休憩處,於二○一一年開放給公眾使用,由康樂及文化事務處管理,目前已發展為休憩處。參觀者可經由藍田公園步行進入。 郊遊好去處 從地理位置看,藍田公園處藍田半山,毗鄰衞奕信徑第三段,可通五桂山,到達鯉魚門和馬游塘。沿途輕鬆的路程吸引不少行山愛好者前往感受鄉郊氣息,在繁忙生活中洗滌心靈。五桂山山下為藍田公園、藍田新市鎮和長龍田等地,與大上托山、照鏡環山、魔鬼山等山峰,因山勢起伏儼如大埔的八仙嶺,被譽為 「小八仙」。清朝初年該山一帶曾為海盜佔據,二戰後山上曾流傳不少鬧鬼故事,後來才雅稱五桂山,漸成為晨運客和短路行山勝地。 地母元君廟 觀塘區在六十年代始聚居了許多二戰後陸續來港定居的潮汕人士,他們藉設壇拜祭家鄉神明以祈求神靈繼續庇佑,為這區帶來了一些當地的民間神祇和廟宇。觀塘有兩間專祀地母的廟宇,一間位於藍田公園上面的地母元君廟,另一間在油塘。這座地母元君廟建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二○○一年曾重建,設計採用潮汕風格,廟內有龍王三太子等神靈。旁邊的觀音廟則是海陸豐人所建。地母娘娘即道教的「后土」或 「后土皇地祇」,統大地山河,掌陰陽生育。每年農曆十月十八日的地母誕有不少善信赴廟拜祭場面更熱鬧。潮汕人士拜神頗重視祭品豐富,廟方會請來幾位喃嘸師傅設壇奏樂,善信集體上香後分吃祭品,身心滿足。  

九龍的武術世界

中華武術在香港的扎根 晚清時期中國面對內憂外患,有識之士提倡尚武精神,振興中華民族。武術名家霍元甲成立晚清時期中國面對內憂外患,有識之士提倡尚武精神,振興中華民族。武術名家霍元甲成立混亂,移居香港的武術名家不勝枚舉。如黃飛鴻的兩個徒弟凌雲楷與林世榮,因在內地與人結怨而逃到香港。凌氏在九龍橫頭磡一帶授武;林氏則於1920年代來港,受聘於肉商工會教授武術。南北武術亦開始匯集香港,珠江三角洲的武術如洪拳、蔡李佛、詠春;北方的武術如北少林地螳八卦門、大聖劈掛門、七星螳螂、各式太極等流派亦大約於此時傳入香港。 二戰後在九龍的發展 戰後大量新移民湧入香港,九龍地區龍蛇混雜,治安不佳,警察力量有限,民眾為免遭到他人欺凌,紛紛學習搏擊自衛之術傍身。戰後不少內地武林高手流落九龍,因當時人浮於事,不易覓得較有體面工作,他們又多缺乏其他謀生技能,便索性在九龍開班授徒,造成戰後九龍地區武館林立的一個特殊年代。1954年武術大師吳公儀與陳克夫為籌款賑濟石硤尾火災的災民,在澳門的擂台公開比武,最後不分高下,這場比武被香港媒體廣泛宣揚,掀起武俠熱潮,也吸引了更多人習武。香港浸會大學的麥勁生教授指出:由於香港人口稠密,一般武館大都設於天台。 1960年代至1970年代是香港武館的全盛時期,全港教授中國武術的武館達418間,習武人數達12,000人。因徒弟一般白天上班,不少師父兼任跌打醫師幫補生計。此外,出獅與花炮也是武館收入的重要來源。 葉問與詠春 在九龍的武術世界中,當以「一代宗師」葉問最負盛名。葉問本為廣東佛山的世家子弟,早年曾在香港的聖士提反書院念書,先後跟隨梁贊弟子陳華順及梁贊次子梁碧學詠春拳。 1949年後流寓香江,於九龍設館授徒將詠春發揚光大。葉問於1966倡議其弟子組成詠春聯誼會(後改稱詠春體育會),得到鄧生探長、同僚彭錦發及藍賢發的經濟支持,1968年向香港警務處註冊成立社團,為最早註冊的國術團體。葉問一生桃李滿門,最著名的門人當推弟 子李小龍與徒孫梁挺。1955年李小龍16歲時,到油麻地利達街拜葉問為師學習詠春拳,其後他融合各家武學所長與實踐,自創 「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為理念的 「截拳道」。梁挺畢業於香港浸會書院(今浸會大學),13歲時師從葉問弟子梁相學習詠春拳法,後獲葉問親自指導。自1980年代起,梁挺在60多個國家授徒,又創立了國際詠春總會。梁挺拳術館現有4千餘分館,後輩逾百萬人,單計香港的門生逾10萬人。    

李鄭屋邨徙置區的記憶

李鄭屋是李屋村與鄭屋村的合稱,兩村屬客家村,相信於清代年間遷入。嘉慶《新安縣志》有李屋村的記載,卻沒有記載鄭屋村,可知後者應於嘉慶以後的建村。二戰後內地大量人口湧入九龍,難民在李鄭屋村內與菜田搭建寮屋居住。 自1953年石硤尾火災後,港府開展建屋計劃,先後在石硤尾、大坑東和李鄭屋清拆寮屋,興建徙置大廈安置居民。港府於1955-59年間在李鄭屋的土地上興建了19座徙置大廈,共有居民約48,000人。 安置受災遷拆寮屋戶 早期李鄭屋邨屬徙置區,用作安置受災或清拆影響的寮屋居民,設備較專為中低收入家庭居住的 「廉租屋」(如蘇屋邨)為差。徙置大廈呈 「H」字形,每座樓高7層,沒有升降機,各單位面積約10至20平方米,沒有獨立廁所和廚房,居民須在門外走廊生火煮食,年輕女性到公共浴室洗澡時,為防被人偷窺,會由年長婦女陪同,或由父兄在浴室門口等候,以策安全;浴室更沒有熱水供應,生活殊不方便。 擠迫的居住環境 由於當年單位供不應求,徙置事務主任更會安排兩家互不認識的家庭合住一個單位。當時一般家庭缺乏節育觀念,子女眾多,往往一個面積10平方米的單位,住有5到8人,比今日的 「劏房」更擠逼。然而當年鄰里關係甚佳,雖然經濟環境惡劣,但大家守望相助,差不多同一大廈的居民都會互相認識,遠較今天的鄰里關係更密切。 到天台去上課 當時由於徙置區適齡學童眾多,地方不敷應用,導致 「天台小學」出現。微勞士牧師(Rev. Verent John Russell Mills)在1950年代建議香港政府在徙置大廈的天台設立小學,由志願機構(主要是基督教團體為主)開辦,為基層家庭的子女提供教育機會。顧名思義,天台小學設於徙置大廈的第7層,一般七樓第一個單位是校務處,天台兩邊共四個課室,學生每天上課前要聽校長訓話,然後回課室上課。因地方淺窄,學生在課餘時只能做體操、跳繩、擲豆袋等玩意,不能踢球。據林喜兒小姐《七層足印:李鄭屋徙置區口述歷史》的研究,李鄭屋邨前後興辦了約13所天台小學。及至1970年代中期以後,由於港府撥出更多資源,興建設備較為完善的小學校舍,加上港府重建李鄭屋邨,天台小學因此逐漸停辦或遷到新建校舍繼續辦學。 徙置區的重建 1980年代,香港房屋委員會決定將李鄭屋徙置區分期重建成當時的新型公共屋邨,興建10幢公屋和兩個特別設計的居屋屋苑寶麗苑及寶熙苑,歷時接近14年。公屋並以中國傳統品德人格命名,例如:信義樓、和平樓、忠孝樓、仁愛樓、和睦樓、廉潔樓、禮讓樓、道德樓、孝廉樓和孝慈樓;以及在原址興建一個公園和在李鄭屋漢墓附近興建漢花園。李鄭屋邨的記憶,正是戰後初期香港 「獅子山精神」的反映。  

九龍婚嫁業勝地

婚嫁在中國傳統上是人生大事。談婚論嫁,代表新人是 「成年」 ,更表示即將「成家」 。時至今日,不少婚嫁程式都化繁為簡,且糅合現今文化。港島區灣仔利東街過去是婚禮喜帖行業商舖集中地,滿載港人集體回憶。 在九龍區,也有受大眾歡迎的營辦婚嫁服務的商廈。尖沙咀的 「婚紗街」 、百利商場,以及太子的金都商場,普遍提供婚禮統籌、訂造婚紗晚裝、新娘化妝、婚禮拍攝、中式大妗姐等各類服務,相信是新人籌辦婚禮前不可不逛的勝地。 尖沙咀婚紗街 尖沙咀金巴利道於一八九四年前建成,港英政府為紀念英國殖民地大臣金巴利伯爵(Earl of Kimberley)對香港衛生等政策提供意見的貢獻,便以其命名街道。一九零五年金巴利道進行了由天文台道延至柯士甸道的工程。及至一九七零年期間,金巴利道已聚集了不少餐廳、酒吧等食肆,近年更有不少韓食店進駐,故也有 「小韓國」之稱。令金巴利道更為人熟悉的,相信一定是 「婚紗街」,這一帶聚集了多間婚紗店和攝影公司等婚嫁店舖。很多新人籌備婚禮時都會在這橫跨四個街口,接近半公里長的金巴利道揀選心儀的婚禮服務,該區商舖大多提供一站式婚紗禮服外租、婚禮攝影、新娘化妝及代訂花球等,另外新娘子婚紗晚裝、裙褂,以及迎賓、敬酒和送客晚裝皆齊備;至於新郎禮服、新人父母親服裝、伴娘姊妹裙和兄弟西裝等亦有提供。沿街地舖和樓上舖不難發現各具特色、單看櫥窗已教人眼花繚亂的婚紗店,形成了獨特的風景,是香港數一數二的婚嫁禮品服務集中地。 尖沙咀百利商場 位於尖沙咀漆咸道南的百利商場(即百利商業中心)也被認為是籌辦婚嫁的好地方。百利商場於一九八二年落成,九十年代曾是時裝設計畢業生的創業熱點,當時由於舖租便宜吸引了不少以小本經營的本地新晉時裝設計師和售賣潮流品牌的小店進駐。回歸前後,舖租升幅令商場出現轉型。自千禧年代至今,漸發展為以營辦婚嫁服務產品為主的商場,婚宴用品一應俱全,幾乎每對新人都會來逛逛。 太子金都商場 九龍太子彌敦道的金都商場是香港婚嫁禮品服務的集中地,它於一九八零年落成,由於鄰近太子地鐵站,交通方便,帶動不少人流。樓高五層的金都商場,場內接近九成都是婚嫁商戶,例如婚紗禮服、過大禮用品、中式用品、大妗姐服務、結婚邀請卡、回禮精品、餅卡、結婚公仔、婚紗攝影、花車轎車租賃等等。婚嫁用品的價錢較經濟,選擇也多元化,令商場成為全港知名度較高的婚嫁中心之一。過去,商場曾經營時裝、精品及各類零售物品等,是九龍區市民購物消閒熱點。及至九十年代初,這些商舖陸續遷往其他新落成的購物商場,同時又吸引了不少鄰近的婚紗禮服商店進駐,於是金都商場漸發展成以一站式婚嫁服務為主的購物中心。金都商場於二○○五年重新裝修,注入活力元素,讓大眾有更舒適的購物環境。坊間有言,走一轉「金都」,各類產品服務應有盡有。 不論經濟起伏,相信香港人對婚嫁籌備都非常重視,禮數豐儉由人,一站式的購物服務和環境更為大眾所偏好。走進九龍區的婚嫁購物熱點,盡是香港人的嫁囍禮品天堂。亮麗的櫥窗掛住喜笑顏開的婚紗照,就像是翻開一頁頁結婚故事,同時也讓我們得以窺探轉變中的香港婚宴文化。  

九龍首間天主教堂 歌德式的玫瑰堂

玫瑰堂是九龍第一間正式天主教堂。 建堂始末 玫瑰堂是九龍第一間正式天主教堂。英人自1860年割佔九龍後,英商開始從港府手中投得土地,興建貨倉等建築物。隨後港府拍賣尖沙咀部分地段,規定只可興建歐式住宅。 1887年嘉諾撒仁愛女修會購入一幅土地興建平房,取名 「厄瑪烏房子」(Emmaus House)供修女休息,並飼養豬隻家禽,提供糧食給孤兒。1898年以後,不少葡萄牙人移居尖沙咀。1900年葡籍天主教徒甘曼斯醫生(Anthony S. Gomes)捐錢給女修會在 「厄瑪烏房子」興辦 「嘉諾撒聖瑪利書院」,學生主要是葡籍和華人女童。1900年義和團事件期間,英國從印度調派軍隊來港,駐守尖沙咀,其中有百多人是天主教徒。德若翰神父每周由中環乘船到尖沙咀,借用厄瑪烏房子為他們舉行主日彌撒,因地方不敷使用,德若翰神父請求修會讓出部分地方,由甘曼斯醫生夫婦捐出2萬元,於1905年建成九龍第一間天主教堂,奉玫瑰聖母為主保,名為 「玫瑰堂」,1927年接納華人信徒聚會。玫瑰堂於1913年加建兩側及祭衣房,後來又加建露德聖母岩及在教堂的塔頂加設銅鐘,1950年再加建中廊。玫瑰堂最近一次重修於1990年進行,做成現時的外貌,並曾於2003年翻新。 何謂歌德復興式建築 玫瑰堂屬歌德復興式建築。哥德式建築於十一世紀下半葉起源於法國,是十三至十五世紀流行於歐洲的一種修建風格。首要見於天主教堂,也影響到塵俗修建。 哥德式修建以其高明的技能和藝術成果,在修建史上佔有重要位置。哥德式教堂的結構體系由石頭的骨架券和飛扶壁組成。其根本單元是在一個正方形或矩形平面四角的柱子上做雙圓心骨架尖券,四邊和對角線上各一道,屋面石板架在券上,形成拱頂。 著名的哥德式建築代表作有法國的巴黎聖母院、德國的科隆大教堂等。到了十九世紀,受到浪漫主義的影響,歌德式建築在以英國為主的歐洲地區出現復興,美國、澳洲亦隨之仿效。這時期興建的歌德式建築,亦被稱為歌德復興式建築。 玫瑰堂的建築特色 玫瑰堂的牆面設有尖拱門窗和層層向上提升的扶壁柱,屋頂呈希臘十字形,是全港唯一擁有三座高塔的教堂。教堂的歌德式元素有尖拱、扶壁、尖拱窗、彩繪玻璃窗和小尖塔等。堂內聖母像旁原有聖加大納和聖道明跪像,祭台上方有十五個圓框,繪畫玫瑰經默想主題。神父樓仿歌德式,高兩層,設有地牢。外牆開尖拱門窗,下層向街設有遊廊,頂部置有三角山牆。玫瑰堂在1990年被香港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二級歷史文化建築,2010年12月21日改列為一級歷史建築,反映其建築特色的特殊性,也見證着教會和社區的不斷變遷、發展和更新。    

裕華國貨 與香港百貨業的歷史發展

香港的百貨業歷史悠久,開埠初期的百貨公司大致分為英資、華資、日資和中資,一些英資與華資的百貨公司在當時已非常盛行,至今有百多年歷史。 「裕華國貨,服務大家」 這首廣告歌,相信大家應該耳熟能詳。位於九龍佐敦的裕華國貨(裕華國產百貨有限公司),是在香港成立的一家專營國貨的公司,自一九五九年開業以來,可謂與香港的百貨零售業發展密不可分。 香港百貨業與購物商場的發展 香港的百貨和商場業,各個年代都有着變化,也各有特色。二戰後至一九七○年代,香港的百貨公司可分成四大類,包括傳統英資高級百貨,例如連卡佛;本地百貨公司,例如永安、先施和大大等;國貨公司,例如裕華國貨、中僑和華潤等;日資百貨當時也在香港興起,例如大丸百貨、崇光百貨等,在八○年代掀起一股日資百貨業浪潮。隨着九○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爆破,部分日資百貨業開始撤出香江,而香港的百貨業也出現了轉變,進化為大型購物商場,商場內的商店各自經營,以傳統的專業商店方式營運,但購物商場則總其成,是 「百貨公司」的擴大版。早期的購物商場有尖沙咀廣東道的海運大廈和中環的置地廣場等,其後發展成海港城、時代廣場、太古廣場等,也有年輕一代較熟悉的九龍塘又一城和旺角朗豪坊。 香港的國貨公司主要是指具中資背景,主要售賣中國內地產品的百貨公司。而香港國貨的歷史可以追溯至一九五○年代,當時開啟了國貨公司的黃金時代。在中國內地成為 「世界工廠」之前,國貨公司是香港人接觸其產品的少數管道之一。一九八○年代,民間俗稱的 「國貨公司四寶」,就是棉襖、學生服裝、睡衣及羊毛衣。在香港國貨公司全盛時期,香港有超過三百間國貨公司營業,遍布港、九、新界。裕華國貨也是隨這個大時代開業。 裕華國貨的經營理念 一九五九年,由余連慶、余慶為首的一眾印尼華僑合資在香港成立裕華國貨。 「裕華」寓意 「富裕中華」。企業由開業之初的小型百貨店,逐漸發展成為具有相當規模的零售集團,在海外也有業務經營。今天,位於佐敦彌敦道與佐敦道交界的裕華是旗艦總店,營銷中成藥、食品、土特產、手工藝品、紡織品、床上用品、刺繡、服裝、醫療器材、小家電和傢具等多種產品。現任董事長總經理余國春先生於八○年代在父親及哥哥帶領下,加入裕華國貨工作。其間,從過去家庭式管理的國貨公司,到第二代引入企業化的管理模式,令國貨事業發揚光大。香港早期的國貨公司為基層民眾提供價廉物美的商品服務。由於當時大多市民都沒有能力購買 「洋貨」,故國貨公司特別受到民眾的喜愛。 與時並進的商業策略 裕華國貨以 「與時代並進、與社會同步、與顧客同心」的宗旨,在品牌形象設計上並沒有傳統 「老土」感覺。與一般的百貨不盡相同的是,是裕華國貨提供了來自國家各個地區的特產精品。為迎合香港人購物習慣的改變,企業也發展電子商務,同時在港九新界各區開設十多間小型保健坊及中成藥專門店,並開設Facebook、WeChat社交媒體以吸引年輕市場等。 一九七六年,在電子化並未普及的年代,裕華國貨成為亞洲首家使用電腦連線收銀的百貨公司,稱為NCR(National Cash Register)系統,同時是全港首間使用電腦標籤(barcode)的公司,科技及構思相當前衛。 與香港同步邁進 香港是 「購物天堂」,香港店舖售賣着世界各地不同特色貨品。 「裕華國貨」經歷了近一甲子的歲月變遷,陪伴香港,見證了城市的經濟騰飛、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確立、回歸祖國懷抱等每代重要發展歷程。未來,相信在 「一帶一路」國家戰略計劃下,將繼續迎來各種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