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蘇記遮廠 情牽香江 百年傳承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香港社會物質生活沒有今天般豐裕,雨傘主要靠人手製造,價格相對較高昂,大眾並不容易負擔。若遇到雨傘損壞了,多會交給造遮師傅修補重用。位於深水埗的梁蘇記遮廠,是香港的經典品牌,承傳着百年的造傘歷史。 ‧遮廠的百年歷史‧ 梁蘇記遮廠於1885年成立,由梁智華老先生於廣州創辦。梁老先生原是 「收買佬」,有次在維修時發現洋傘不太難製造,毅然自行生產, 「梁蘇記」自始創立,可謂生產洋傘的首位中國人。為求造出真正洋傘,原材料都由外國進口。 1920年其 「黑長遮」陸續在中國流行,亦因為以鋼骨製造洋傘和以永久包修,贏得街坊信任。 香港第一間梁蘇記於1941年開業,設於港島德輔道中,由第六子打理,其時 「縮骨遮」只屬高尚人士所擁有。1944年在九龍上海街開設第二間分店,亦是第一間九龍分店,由現時的第五房經營。六、七十年代,全盛時期的梁蘇記在粵港澳三地先後開設了十五間分店,產品行銷海外。日本侵華期間,梁老先生因年事漸高,遮廠業務也一分為三。廣州眾分店於1949年後陸續合併。第三代傳人梁春發英國留學回港後兼營祖業,在1986年開業百年之際,宣布結束港島區業務。在報章刊登結業消息的三天期間,店內庫存的手工洋傘被市民搶購一空,相信就是港人對老店的一份深厚感情。 現時梁蘇記只剩下全港唯一一間、位於西九龍中心的門市。原在上海街公園的分店是舊址,因興建港鐵被迫結業,而新蒲崗店就因工廠北移而結業。1994年,第五房的第四代傳人梁孟誠曾赴英國任傘具學徒,學成歸來後在深水埗區重整旗鼓,在八十年代接手經營青山道老店,及後遷到西九龍中心。他致力改良梁蘇記的造傘技術和設計,又實行訂造服務,以吸納較年輕的顧客。梁蘇記雨傘的特別,在於購買時可自由選配鋼骨、傘布用料等功能。 ‧秉承祖訓與時並進‧ 在開業之初,梁老先生於店內掛着兩個鏡匾,一面寫有 「如不合意,原銀奉還」,另一面則寫有 「永久包修保用」,贏得了坊眾的信任。當時雨傘都有非常巨型和重的特點,目的就是要耐用。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市民生活漸富裕,對生活必需品的需求殷切,造遮修傘行業曾有蓬勃發展。可是,八十年代工業起飛,卻因生產工具進步致價格下降,加上售賣點漸轉為百貨公司,老店舖經營得愈益困難。 梁蘇記的出品,與國術牽上關係。1991年上映的香港電影《黃飛鴻》中,李連杰使用梁蘇記傘遮作武打兵器,令俗稱「黃飛鴻遮」傘身堅固的形象更深入民心。甄子丹在拍攝2015年香港電影《葉問3》時,也用上相同款式,亦令年輕一代一睹傘身風采。 現代社會,用機械製的日本雨傘大量進口,而且售格廉宜,人手造的雨傘自然難與之競爭。歷經百年的梁蘇記,仍堅持人手製造、鋼骨設計、永久保用的祖訓。   ‧一把傘一份情與港人風雨同路‧ 從前,為求雨傘較耐用,不時修補,造傘的物料會用最好的。時至今天,一季可能已換上數款雨具,快乾而輕巧的物料最為流行。時移世易,梁蘇記的雨傘由最初的長身直遮,演變出縮骨遮、三縮遮,較細巧的六縮遮,連遮骨也分鋼架或碳纖架,可見社會潮流一直在變。梁蘇記遮廠的故事,也啟發了香港資深劇作家杜國威編寫一齣滿載溫情的舞台劇《人間有情》,敘述了遮廠歷代人的堅毅不屈精神,正正代表每位迎難而上的香港人,還有我們獨有的 「人情味」。

廣華醫院 服務九龍市民100年

醫院的成立 二十世紀初,大量內地移民因各種因素移居香港,造成九龍地區人口激增,市民對醫療需求殷切。有見及此,1907年香港華人立法局議員與東華醫院總理何啟提出在九龍油麻地興建華人醫院的建議。有賴港府撥出荒地(可能是過去華人的墓地),以及東華醫院總理和各界熱心人士的捐助,醫院得以竣工。 1911年10月,廣華醫院正式啟用。醫院在創辦之初,便與東華醫院關係密切,1911年港府頒布的《一九一一年東華醫院擴充法規》,已明確指出廣華醫院為東華醫院的一部分。廣華醫院創立後,雖然設有董事局,另選總理主持日常行政,但其重要決策,仍須獲東華醫院董事局同意;若廣華醫院財政入不敷支,東華醫院亦有義務給予支持。1914年港府本欲仿效東華醫院接收文武廟的成例,要求油麻地天后廟的收益撥歸廣華醫院所用,但因天后廟值理拒絕移交而延誤。直到1928年,華人廟宇委員會下令天后廟須由廣華醫院接管後,廣華醫院始能接收天后廟歷年存款和其後的收入,歸還東華醫院歷年借墊款項和興建新的醫療設施。 醫院的發展 廣華醫院建立初期,可收容72名住院病人,病人先在大堂登記,再到左右偏廳等候。及至1915年,廣華醫院留醫人數達100人以上。 1915年廣華醫院接納港府衛生總醫官(相當於今日的醫務衛生署署長)梅督醫生的建議,推行西法接生,聘用曾經接受西法訓練的接生員,主持留產工作,接生員的薪水由政府津貼。又於1921年11月,首次訓練護士學生,為東華三院護士訓練之始。 1922年因有匿名的女性善長捐款50,580元,廣華醫院得以開辦中藥診所,於次年啟用。為提升服務質素,1919年醫院大堂左右偏廳加建閣樓,增加病床60張;1923年港府增撥西面登打士街地段以作擴建。1929年廣華醫院增建普通病房及產房,廣華醫院顧問馮平山和李右泉,主張新建產房為市民提供免費服務,馮平山更即席認捐經費,得到全體顧問和總理的支持,由是廣華醫院成為九龍首家免費留產的醫院;1931年廣華醫院又新建肺癆病房。經擴建後,廣華醫院佔地十餘萬畝,當時院舍的分布計有正門之大堂,右為議事廳及帳房,二樓為宿舍,左為西藥貯存庫和註冊房,二樓為產房。近碧街方面,有建築物一座,用作中西門診部。近花園處,則為工人宿舍和煎藥處、倉庫等。 日佔時期日軍把香港大部分公立醫院闢作軍用醫院,九龍方面只有廣華醫院仍然為平民提供服務。不少入院者在院內病逝,死者家屬便找來醫院殮房附近的長生店代為辦理身後事,廣華街便成為當時殯葬服務的集中地。 二戰後再度有大量新移民湧入九龍,廣華醫院堅持為市民服務的原則,在九龍的醫療體系中,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前台灣領導人馬英九便是在廣華醫院內的產房出世。1957年,港府撥出廣華街至窩打老道地段供醫院重建之用;至1965年3月,醫院的整體重建工程完成。1968年,醫院更成立全港首個深切治療部。2016年醫院開展重建工程,預計工程完成後,專科門診診症室將由現在的四十四間增至約一百間。重建後的綜合日間醫療服務中心,將提供一站式日間醫護服務,方便病人接受治療和長期護理。  

利工民織造廠 香港製造 集體回憶

開業於1923年的利工民衫襪織造廠,即現時的利工民織造廠,凝聚了近百年的人文歷史。創辦人馮薵如先生最先在廣州開店,及後在香港九龍設置工廠,生產針織內衣和線襪,是香港最悠久的內衣生產及零售商之一。時至今天,商戶遍及世界各地,在海外華僑社區亦頗受歡迎。利工民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產品譽滿國際。 立足香港 風行華人地區 香港針織業在20世紀20、 30年代開始發展,此前有個別針織品工廠生產襪和內衣等製品。至20年代,數目始漸增,例如維新製造局、利民興國織造有限公司和利工民織造廠等。1923年,馮氏在廣州開廠作為基地,4年後移師至香港設立廠房,以6部手搖織襪機作為生產機器起家,初時產品主要以襪為主,再逐步延伸至不同類別和系列。 二戰結束後,香港大小針織廠約500家,也漸具規模,包括笠衫類、織襪類、匹頭類、線轆類和漂染整理類等等。行內亦有華商織造總會,是香港最大工業團體之一,其中規模較大者,以藝興、嘉綸、利工民、藝生和棉藝等廠家為主。由於特惠稅關係,外銷至英鎊區域(如南洋)較為暢旺,英國、新加坡、非洲、菲律賓、南美洲和中東均有銷路。當時的利工民以香港為主要營業地區,其後生產的秋蟬牌羊毛內衣、金鹿牌線衫等風行港澳、華南,甚至海外地區,亦活躍於工展會,幾乎每屆會場都見到利工民的招牌,並以著名的鹿牌線衫商標作為攤位裝飾。 經典廣告 深入民心 現代人如想買件保暖內衣確有很多選擇,但若論及品牌的造工、品質和保暖程度,相信不少香港人自然想起伴隨90多年的利工民針織品。 1974年《利工民秋蟬牌羊毛內衣》廣告推出,成為一時佳話,當中的經典對白 「着番件利工民秋蟬牌羊毛衫啦,好暖呀!」相信港人必定耳熟能詳。其保暖功能和質料贏盡口碑,直至今天仍是利工民最受歡迎的產品之一。人們在穿上時總會添多一件貼身衣,成為了港人穿上秋蟬牌羊毛內衣的主要配搭方式,世代相傳。   嶺南地區大部分時間天氣較炎熱潮濕,出汗很多,利工民所出產的輕薄線織汗衣也堪稱時尚和舒適,在吸汗的同時迅速把汗水揮發以不至沾在身上。過去,李小龍、成龍、周星馳和甄子丹等巨星於幕前均演繹出其獨有風格,不論是圓領或半鈕扣款式,這款衣裳早已超越了內衣的用途。如此透薄的 「底衫」,是以線紗支數而製成,其中有達120支紗(紡織物紗支數越多,代表衣物的質量更細膩堅固,不易變形,面料更柔軟舒適),相比起坊間的普通貨一般以20至40支紗而成的恤衫,其耐用程度與質量相差甚遠。對港人來說,夏天穿線衫,冬天穿羊毛內衣,是數代人的共同回憶。 編織香江歷史 多年來,利工民堅持在香港設廠生產,現時廠房設於九龍深水埗青山道的百美工業大廈,佔地約萬多呎,大部分生產線也設於香港,並維持九龍兩間位於深水埗南昌街及旺角上海街,以及港島的上環和灣仔共四間店舖,同時設有數10個代理商遍布港九新界及澳門,是名副其實的 「香港製造」。深水埗區於上世紀50、60年代是香港紡衣製造業的核心區,不論布料、鈕扣、拉鏈、花邊,批發或零售一應俱存,亦聚集不少織廠、染廠和製衣廠,當時的製衣業帶動香港經濟起飛並晉身亞洲四小龍。即使這行業於上世紀80年代漸趨衰落,但現時深水埗仍是在本地設計師的尋找靈感的天堂。利工民這品牌彷彿見證了香港紡織和製衣工業的變化發展,繾綣香江情懷。

被人遺忘的過去 深水埗公立醫局

位於深水埗的公立醫局,2009年被特區政府列為二級歷史建築。醫局的建築是英國殖民地建築風格與二十世紀早期現代建築理念結合的重要實例。 1894年鼠疫事件以前,西方醫療人員普遍認為空氣不流通是造成傳染病的主要原因,因此香港早期殖民地時代的建築,特別注意營造寬的室內回廊和大型的窗戶,使陽光能直射入室內。醫局的設計便是保留了這種特點。建築物樓高兩層,為混凝土鋼筋結構,二樓頂部書有 「深水埔公立醫局」 七字,可見二戰前深水埗寫作 「深水埔」 ,深水埗的醫局街也是因為公立醫局而命名。 公立醫局的歷史 這幢建築物的背後,其實隱藏了一段較少人知道的歷史,不少坊間的史書,對醫局的歷史亦不甚了了。公立醫局全名為 「華人公立醫局」,是二戰以前規模僅次於東華三院的華人慈善醫療機構。該慈善組織在華民政務司A. W. Brewin鼓勵下,由華人富商馮華川、劉鑄伯、何甘棠等於1904年成立,最初目的為協助政府處理街上棄屍問題。首間醫局設於港島西營盤。隨後在港府的支援下,醫局除提供種痘、出生登記及發放死亡證等服務外,亦負責移送屍體到殮房、供應棺木及安排葬禮等事務。早期醫局由東華醫院的主席和潔淨局(市政局前身)的兩位非官守華人成員組成,每間分局都有一名擁有西方醫學資格的華人醫生駐守。直到1908年,港府將醫局直接置於自身控制之下,由華民政務司(即今民政事務局局長)擔任管理委員會的當然主席。醫局並負責管理港島的贊育醫院,直到1934年才交回政府直接管理。各醫局的經費主要由華人廟宇和地方人士捐助,政府的資助非常有限。據政府的資料顯示,單在1914年,共有1,243具屍體(包括夭折嬰兒)被送到公立醫局處理。1934年港島區共有5間,九龍則有4間,各均設有停屍間,方便運送屍體到公眾殮房,並為貧困者提供施棺服務。 深水埗公立醫局的興廢 二十世紀初以後,大量內地移民移到九龍居住,深水埗人口不斷增加,醫療設施不足。深水埗公立醫局最初設於深水埗天后廟旁,設備簡陋。1934年由深水埗富商黃耀東籌款興建新局。總計1935年深水埗公立醫局共為13,877人提供防疫注射,接收了270名被遺棄嬰兒屍體,診治新症個案達35,436宗。1945年香港重光後,不少醫局總理的位置出缺,港府或把各醫局收回接辦(如中區公立醫局),或交與地區街坊福利會管理(如深水埗公立醫局)。戰後深水埗公立醫局繼續為居民提供門診服務。1972年政府推行美沙酮戒毒計劃,醫局的配藥室改為美沙酮治療中心。 2002年醫局進行翻新工程,設備日趨完善,為戒毒者提供一站式的診治服務。現醫局已易名為 「深水埗美沙酮診所」,改由香港醫療輔助隊管理,為居民繼續提供服務。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下)

坐落於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啟用。大樓內設有檔案查閱室、展覽廳及閱覽室。館內還設有網上藏品集,供市民隨時都可以在網上瀏覽歷史檔案。 檔案館的公共職能 公共推廣服務方面,檔案館的服務對象來自各行各業,例如學者、研究人員、政府人員、新聞從業員、學校師生等,為他們在追溯和搜集歷史文件、研究相關課題時提供參考諮詢服務。檔案館亦經常舉辦展覽、研討會和工作坊等活動,公眾人士亦可登入該處網頁查閱和下載資料。 檔案館的館藏 檔案館收藏了豐富的歷史文獻資料,保存了超過一百五十萬份歷史檔案,橫跨的年代由十九世紀中葉至現在,並貯存於不同的載體,包括案卷、裝訂本、照片、海報、地圖與圖則及影片。據檔案處資料顯示,館藏主要分為三類: 第一種為 「歷史檔案」,即由政府各局或部門移交的政府文件及個別人士捐贈的私人檔案(檔案編號為HKRS,代表Hong Kong Record Series,屬 「政府歷史檔案類別」),以及從民間機構和個別人士捐贈與歷史檔案館的私人檔案和個人手稿,和購買自其他海外檔案館、與香港有關的檔案複製本(檔案編號為HKMS,代表Hong Kong Manuscript Series,即 「民間歷史檔案類別」)。檔案處於二○一七年從英國國家檔案館購入一百零五項有關香港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主題與 「香港與內地的關係」、 「中英聯合聲明」和 「香港傑出人物」等有關。此外,檔案處亦從美國里根總統圖書館購入兩項與香港前途問題有關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這些檔案自二○一八年第一季起已開放供公眾閱覽。 第二種為 「圖書館藏品」,即政府刊物中央保存圖書館的藏品,主要包括政府刊物,例如書籍、照片、期刊,海報及一些與香港研究有關的書籍。 第三種為 「施其樂牧師資料集」,即施其樂牧師以約二十五年時間研究檔案館館藏的大量歷史檔案、報章和論著後,而整理出這個由資料卡構成的資料集。 查閱檔案處保存的歷史檔案,受《1996年政府資料檔案(取閱)則例》規管。一般而言,公眾可查閱已存在不少於三十年或內容曾獲刊載的歷史檔案。截至二○一七年,開放予公眾查閱的歷史檔案總數達778,458項。 香港歷史香港故事 隨着市民大眾對政府公開、透明和問責的表現期望日殷,檔案管理所扮演的角色亦變得更為重要。近年檔案館陸續推出嶄新的網上電腦系統和網站,添置新器材,以致力應付日趨複雜及多樣化的檔案管理工作。檔案館珍藏着多樣化的香港歷史檔案與文獻,見證着香港的一百多年的變遷,同時也讓市民大眾撫今追昔香港歷史故事。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上)

政府檔案處(以下簡稱「檔案處」)隸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的行政署,在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資訊記錄方面肩負重要角色。 檔案處於一九八九年由「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 Division」至二○○三年重組後正式更改為「Government Records Service」。政府檔案處的歷史檔案館(以下簡稱「檔案館」)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集中貯存具永久價值的檔案的地方,所有檔案現存放於九龍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大樓於一九九七年啟用至今。 檔案館選址的確立 歷 史 檔 案 處 (Public Records Office)於一九七二年成立,當時的辦公室設在美利大廈毗鄰的公眾停車場內一幢佔地很小的兩層高建築物內,該址原是一所軍用廚房和軍械貯物室的狹小樓房。由於檔案庫愈益飽和,一九七四年進行了第一次遷館,搬至美利道二號多層停車場大廈的地下及閣樓,佔地約五百平方米。 一九九五年,政府將檔案處遷去屯門政府貯物中心,將美利道二號原址劃歸廉政公署。屯門政府貯物中心是一座多層工業大廈,旁邊是五號危險倉庫。後來,經過一輪聯署等行動,政府接納立法局內務委員會的建議,為歷史檔案處興建一所既能充分展示香港社會對本地檔案遺產之尊重和保護,同時又可方便檔案使用者的永久檔案館,最終決定在九龍區的觀塘興建香港歷史檔案大樓。 在一九七二至二○○三年間,歷史檔案處經歷了合併重組,於二○○三年成為新成立的政府檔案處的一部分,並正式由「歷史檔案處」改名為 「歷史檔案館」。 檔案館的主要職能 檔案館是香港政府永久保存歷史檔案藏品的中央機構,主要履行鑑定、登錄和著錄、公共推廣及參考服務等主要職能。鑑定檔案價值和選取歷史檔案是該館管理歷史檔案的第一步工作,旨在是評估檔案的歷史價值和長遠來說亦具研究價值,最後挑選應移交與該館作永久保存的檔案。檔案具其生命週期,有不同階段的管理程序,包括收納、登記、分類、貯存、取閱、追蹤及存廢。多年來,檔案處建立了一套檔案保管計劃,讓各決策局或部門按各自的目標管理資訊資源。檔案館按照程序整理這些檔案,為其著錄,並製作藏品清單、檢索輔助工具、指引及索引,以方便公眾人士尋找與其研究相關的資料。因應檔案儲存方式趨於多元化,紙張檔案、數碼記錄、錄音資料、照片圖像等資料也迎來新的管理。檔案館透過綜合資訊檢索系統和檔案處網站內的不同網上資源提供館藏資訊。

九龍城的小泰國

九龍城向來有 「小泰國」 之稱。雖現時全港各地均有開設泰國餐廳,但每當談及泰國菜,人們仍然會提及到九龍城一遊。 來港泰人在九龍城駐紮 上世紀七十年代起,九龍城開始成為來港泰人的聚居之地。對於泰國人聚居九龍城之因由,向來眾說紛紜。有街坊指,由於當年九龍城鄰近啟德機場,考慮到交通問題,開始有泰國人定居九龍城,而其他泰國人亦為互相照應,因而往往一同在此落戶;亦有人指,在二十年代,有大量潮州人移民泰國,並與當地人多有交流,因此兩地在飲食及文化上多有互通。無獨有偶,戰後九龍城亦有大批潮州人在此謀生,這使來港泰人,特別是泰華家庭倍感親切,因而同樣選擇在九龍城居住。 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發展蓬勃,生活水平要求上升,因而有不少泰人來港任職家庭傭工,他們會選擇到租金較為便宜的九龍城落腳;此外,本選擇居住中環地區的泰人,由於政府進行舊區重建,亦轉到九龍城開舖, 「小泰國」因而誕生。 九龍城泰國菜成旅遊地點 除來港任幫工外,來港泰人主要以開設泰國餐館謀生。泰國菜多為酸、辣為主,輔以鹹、甜,味道豐富刺激且色彩鮮艷,食材用料亦十分多元,可謂色香味俱全,所以深受香港市民喜愛。像冬蔭功、金邊粉、咖喱炒蟹、泰式烤肉等經典的菜式應有盡有,且被譽為手法正宗。而且因為該區餐廳頗多,小至九龍城街市熟食中心檔口,大至佔地三層的黃珍珍樓均屬泰國菜館,即使是不同階層的食客亦可找到相宜的地點進餐。 據統計,九龍城有超過四十家泰式餐廳,遍布衙前圍道、城南道,泰式餐廳聯同潮州菜館、茶餐廳打響了九龍城 「食城」的名堂,不但香港本地人不時到九龍城一嘗正宗泰國菜,甚至有來自兩岸三地的遊客亦慕名而來。 泰式文化成九龍特色 除了各式泰式餐廳、甜品店、雜貨店外,九龍城被喻為 「小泰國」,亦跟此地的泰式文化有關。最為常見的是周末向和尚布施,此外亦有為人所熟悉的 「潑水節」。 潑水節又名 「宋干節」,為東南亞地區的新年,泰國人則是通常在4月13-15日舉行潑水節,當日會相互向對方潑水,象徵沖走厄運。每年這個時候的九龍城,居港泰人均會準備水槍、水桶甚至水喉 「參戰」,亦有不少港人自願加入戰團,普天同慶。 除潑水節外, 「水燈節」亦是泰人另一個重要的節日。水燈節在每年的十一月某日舉行,據泰國傳說,節日始於素可泰王朝,以水燈向水神祭祀,祈求幸福美滿,一直流傳至今。在泰國,節日當晚人們多將水燈放於河上;而在 「小泰國」,大部分泰國店舖的門外都會放置裝了水的發泡膠箱,以放置水燈,仿似萬家燈火,猶如中國傳統節日中的花燈會。

蔡元培與香港的情緣

蔡元培是中國近代史上的一位傳奇人物。他不但是革命英雄,也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 從進士到革命家 從革命家到教育家 早年蔡元培接受傳統科舉教育,最後取得進士。後來他目睹滿清政治腐敗,無力抵禦外侮,便創立了光復會,從事革命活動。1905年光復會、興中會、華興會合組成同盟會,孫中山委任蔡元培為同盟會上海分會負責人。1912年1月4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他出任臨時政府教育總長。1915年6月,他與李石曾、吳玉章等發起組織華法教育會,在法國倡辦勤工儉學,周恩來、鄧小平都是通過這個組織的幫助後,得以順利在法國留學。但蔡氏在中國近代史的最大成就,當推他在北京大學的興革。北京大學原名為 「京師大學堂」,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長,改革學校的不良風氣,採用「思想自由,相容並包」的辦學方針,實行「教授治校」的制度,提倡學術民主,支持新文化運動。1917年,蔡元培聘請《新青年》主編陳獨秀為文科學長,後來又聘請李大釗、胡適、錢玄同等 「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使北大成為新文化的重鎮。五四運動時更竭力營救被捕學生,贏得各界的稱譽。1927年以後,蔡元培致力從事 「中央研究院」的籌辦工作,後來又出任該院院長。 在香港的最後歲月 1937年七七事變後,蔡元培前往香港養病,其間寄住在香港商務印書館臨時宿舍,後來其妻子周氏偕子女來港,便租住九龍柯士甸道156號。蔡氏居港期間,仍然心繫祖國,簽名領銜國際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發起的文化界宣言,呼籲國際聯盟制裁日本侵略,又為該會撰寫會歌。蔡氏在香港化名 「周子余」,平日深居簡出,偶然攜子女外出散步,更多的是在家閉門讀書。他基本上不出席公開活動,只是在1938年5月20日,應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大同盟和香港國防醫藥籌賑會的邀請,參加美術展覽會,並發表演說,指出: 「抗戰時期所最需要的,是人人有寧靜的頭腦,又有堅毅的意志」。本來他離港想前往昆明,可惜因生病未能成行。 旅港期間,蔡氏仍然關心和過問 「中央研究院」的業務。他在1938年2月主持在香港召開的院務會議,此後經常與中研院和各所領導人通信,討論工作內容,對於該院總幹事人選一事,尤多書信往還磋商。 1940年3月3日,蔡氏早上如廁時突感頭暈,失足摔倒。次日被送往養和醫院診治。醫生實行輸血救治,至5日早上不治。臨終前留下 「美學救國」、 「科學救國」遺言。蔡氏逝世後,於灣仔摩利臣山道的福祿壽殯儀館入殮,據香港《大公報》的報道: 「蔡公遺體七日下午入殮時,因福祿壽殯儀館地位仄小,故布置簡單,禮堂內供蔡公遺像,四周堆置各界致贈之花圈,四壁亦滿懸輓聯。蔡氏遺體,穿藍袍黑掛禮服,均以國產綢緞特製,頭戴呢帽。三時入殮,由蔡元培的兒子扶入棺內,上覆綉被,首部外露,上蓋玻璃」, 「蔡氏親屬等約三百人,均恭立於禮堂內,依次列隊至靈前行禮,並瞻仰遺容而退」。出殯當日送葬隊伍達5000人,全港學校商店都下半旗誌哀。靈車進入南華會體育場舉行公祭,參加公祭的學校及社團達1萬多人。隨後靈柩被送東華義莊暫存,同年安葬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  

藍田公園 雨災火災的印記

位於九龍藍田碧雲道的藍田公園,於一九九一年建成,是藍田區內最大的公園。這座依五桂山而建的公園,前址為一九八二年的 「五二九雨災」 的重災地點,現時公園開放予公眾使用。園裏設有體育及康樂設施,包括用作舉辦文娛活動的露天廣場、兒童遊樂場、野餐區和健身徑等,是香港人郊遊玩樂的好去處。最為行山愛好者注目的,相信一定是在山頂觀景點,鳥瞰維多利亞港東面及東九龍的景色。 五二九雨災 六十至八十年代,將軍澳和調景嶺等地還未發展,藍田是觀塘區邊緣地帶。六十年代開始,許多內地居民南下香港,令寮屋區居民人數大增。及至八十年代初期,寮屋區大多位於山邊,而且結構相當脆弱,在暴風雨時易受山泥傾瀉影響。事實上,八十年代的山泥傾瀉事故多在寮屋區發生,尤以觀塘藍田村為甚。 自一九七七年土力工程處成立後,香港政府有系統地解決斜坡安全問題,但山泥傾瀉仍時有發生。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發生 「五二九雨災」,當時香港經歷暴雨,接連多處地方發生山泥傾瀉,其中以東九龍藍田、香港島筲箕灣區及新界西屯門公路等地較為嚴重,共導致二十九人死亡、五十人受傷。其時,藍田有三處的寮屋區同時發生塌泥,包括藍田第一村、第三村第二段及玄武村,單是藍田區已造成五人死亡。有部分死者來自玄武村,該村一帶在一年前曾發生五級大火,起因是該處的木屋區過於擠迫,加上大風加劇了火勢蔓延,且各家各戶都用罐裝石油氣及火水爐,歷時約七小時的藍田大火造成過千間木屋幾乎燒光,最後使斜坡上平地增多,平地土壤大量吸收水分,導致 「五二九」的悲劇。 一九八五年六月八日,藍田觀塘第二村再遇山洪及泥石淹至,寮屋地台被沖至倒塌,兩人受傷。同月十日,第二村寮屋因護土牆倒塌而遭受損毀,居民需要疏散。二十五日,第二村寮屋區再次發生山泥傾瀉,三十四戶居民需即時疏散,這寮屋區其後在房屋署的發展清拆計劃下被拆卸。同時,第三村亦在凌晨三時發生山泥傾瀉,正是當天最大雨的時段,導致一排寮屋完全倒塌,十一戶居民要永久撤離。 經歷嚴重火災和雨災後,因應城市規劃發展,該處在八十年代末改建為藍田公園,以及屬租者置其屋計劃屋邨類別的公營房屋,在一九九一年落成陸續入伙,取代了舊有的廉租屋及徙置區。藍田公園旁的馬游塘中堆填區於一九八一至八六年間由土木工程署營運,其間接收了約一百萬噸廢物(主要是家居廢物和拆建廢物)。堆填區在八六年關閉後,改由環境保護署進行修復工程,並於九八年竣工。因應觀塘區議會的要求,民政事務總署把堆填區頂部平台鄰近藍田公園的小部分用地發展為馬游塘中休憩處,於二○一一年開放給公眾使用,由康樂及文化事務處管理,目前已發展為休憩處。參觀者可經由藍田公園步行進入。 郊遊好去處 從地理位置看,藍田公園處藍田半山,毗鄰衞奕信徑第三段,可通五桂山,到達鯉魚門和馬游塘。沿途輕鬆的路程吸引不少行山愛好者前往感受鄉郊氣息,在繁忙生活中洗滌心靈。五桂山山下為藍田公園、藍田新市鎮和長龍田等地,與大上托山、照鏡環山、魔鬼山等山峰,因山勢起伏儼如大埔的八仙嶺,被譽為 「小八仙」。清朝初年該山一帶曾為海盜佔據,二戰後山上曾流傳不少鬧鬼故事,後來才雅稱五桂山,漸成為晨運客和短路行山勝地。 地母元君廟 觀塘區在六十年代始聚居了許多二戰後陸續來港定居的潮汕人士,他們藉設壇拜祭家鄉神明以祈求神靈繼續庇佑,為這區帶來了一些當地的民間神祇和廟宇。觀塘有兩間專祀地母的廟宇,一間位於藍田公園上面的地母元君廟,另一間在油塘。這座地母元君廟建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二○○一年曾重建,設計採用潮汕風格,廟內有龍王三太子等神靈。旁邊的觀音廟則是海陸豐人所建。地母娘娘即道教的「后土」或 「后土皇地祇」,統大地山河,掌陰陽生育。每年農曆十月十八日的地母誕有不少善信赴廟拜祭場面更熱鬧。潮汕人士拜神頗重視祭品豐富,廟方會請來幾位喃嘸師傅設壇奏樂,善信集體上香後分吃祭品,身心滿足。  

九龍的武術世界

中華武術在香港的扎根 晚清時期中國面對內憂外患,有識之士提倡尚武精神,振興中華民族。武術名家霍元甲成立晚清時期中國面對內憂外患,有識之士提倡尚武精神,振興中華民族。武術名家霍元甲成立混亂,移居香港的武術名家不勝枚舉。如黃飛鴻的兩個徒弟凌雲楷與林世榮,因在內地與人結怨而逃到香港。凌氏在九龍橫頭磡一帶授武;林氏則於1920年代來港,受聘於肉商工會教授武術。南北武術亦開始匯集香港,珠江三角洲的武術如洪拳、蔡李佛、詠春;北方的武術如北少林地螳八卦門、大聖劈掛門、七星螳螂、各式太極等流派亦大約於此時傳入香港。 二戰後在九龍的發展 戰後大量新移民湧入香港,九龍地區龍蛇混雜,治安不佳,警察力量有限,民眾為免遭到他人欺凌,紛紛學習搏擊自衛之術傍身。戰後不少內地武林高手流落九龍,因當時人浮於事,不易覓得較有體面工作,他們又多缺乏其他謀生技能,便索性在九龍開班授徒,造成戰後九龍地區武館林立的一個特殊年代。1954年武術大師吳公儀與陳克夫為籌款賑濟石硤尾火災的災民,在澳門的擂台公開比武,最後不分高下,這場比武被香港媒體廣泛宣揚,掀起武俠熱潮,也吸引了更多人習武。香港浸會大學的麥勁生教授指出:由於香港人口稠密,一般武館大都設於天台。 1960年代至1970年代是香港武館的全盛時期,全港教授中國武術的武館達418間,習武人數達12,000人。因徒弟一般白天上班,不少師父兼任跌打醫師幫補生計。此外,出獅與花炮也是武館收入的重要來源。 葉問與詠春 在九龍的武術世界中,當以「一代宗師」葉問最負盛名。葉問本為廣東佛山的世家子弟,早年曾在香港的聖士提反書院念書,先後跟隨梁贊弟子陳華順及梁贊次子梁碧學詠春拳。 1949年後流寓香江,於九龍設館授徒將詠春發揚光大。葉問於1966倡議其弟子組成詠春聯誼會(後改稱詠春體育會),得到鄧生探長、同僚彭錦發及藍賢發的經濟支持,1968年向香港警務處註冊成立社團,為最早註冊的國術團體。葉問一生桃李滿門,最著名的門人當推弟 子李小龍與徒孫梁挺。1955年李小龍16歲時,到油麻地利達街拜葉問為師學習詠春拳,其後他融合各家武學所長與實踐,自創 「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為理念的 「截拳道」。梁挺畢業於香港浸會書院(今浸會大學),13歲時師從葉問弟子梁相學習詠春拳法,後獲葉問親自指導。自1980年代起,梁挺在60多個國家授徒,又創立了國際詠春總會。梁挺拳術館現有4千餘分館,後輩逾百萬人,單計香港的門生逾10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