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劏房?聽聽劏房戶的心聲

住屋是市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在香港卻成為無解難題。住宅樓價飛漲、輪候公屋無期,不少港人一生都為居住問題煩惱。為了居有定所,「劏房」、「籠屋」、「棺材房」成為基層市民的無奈之選。

母子四人棲身鬥室 只盼有私人空間

夜晚11時,吳女士照顧三名子女洗漱休息後,結束忙碌的一天,終於有時間接受《龍週》記者訪問。走進吳女士居住的63年樓齡樂園大廈,「迎接」記者的是成群的老鼠,堆著垃圾的走廊陰暗濕濡,頭上聽得老鼠吱吱作響。

這棟大廈每層都有單位被改建為劏房,微微遮掩的鐵柵欄後,不大的單位被分隔成4至5戶人家。吳女士一家四口就棲身在一間不足100呎的單位,推開門的瞬間全部家當一覽無餘,狹小的空間堆滿了生活用品,兩張碌架床已是全部傢俬。

方寸之地,根本沒有活動空間,三個孩子只能擠在一張床上看電視。「我們的生活基本就在床上,不是坐著就是躺著。」吳女士說:「別看這間房又小又破,可一點都不便宜。」

吳女士一家已在此居住4年,業主念及她是單親媽媽又帶著三個小孩,5600元的月租一直沒有漲價,不過靠綜援生活的他們每月僅有15000元收入,房租是最大負擔。「小兒子還離不開人,我根本沒辦法出去工作,不知道如何是好。」

更令吳女士憂愁的是,兩個女兒到了青春期,身體開始發育,可家中毫無隱私空間。「畢竟弟弟是男孩子,有時姐姐趕著上學都沒地方換衣服。」就在這時,吳女士的大女兒榕榕探頭過來說,「我真的很想要屬於自己的房間,雖然做姐姐要謙讓,但這件事我一定要和弟弟妹妹爭!」

訪問期間,吳女士一直關切地問記者熱不熱。在整個社會已經習慣了冷氣的年代,吳女士家中僅有4個小型塑膠風扇,聊勝於無地吹著。對著天井的側窗毫無通風功能,吳女士也常年開著,「就當圖個心理安慰」。

家當堆滿床鋪 毫無隱私

劏房和籠屋在香港已不是新鮮事物,可當記者親眼目睹蝸居生活時,場面遠比想像中震撼。在旺角渡船街一幢舊式樓宇內,僅300呎的單位竟是9人共住的群居「籠屋」。人在床上坐,猶如籠中鳥。

一格格鐵絲包圍著上下層床位,推拉門和鎖頭將每張單人床營造成獨立空間。探頭望向床位內部,才發現「別有洞天」,所有與衣食住行相關的家當盡在其中。「籠民」陸女士說,因為房間公共空間有限,連洗臉盆都要放在床上。

為了賺錢寄給廣西鄉下的媽媽,陸女士在籠屋一住就是5年,家人完全不知道她在香港的居住環境。「籠屋租金平,月租只有2600元,可以省下很多貼補家用。」被問到住的是否舒適時,陸女士環顧四周後小聲地說:「差不多啦,都習慣了。」

陸女士說,自己最不習慣就是和室友之間毫無隱私可言,「有時大家都在房間裡,我只能跑到外面給家人打電話。」和室友相處良久,生活仍小心翼翼,不打擾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住在同一屋簷下,相處多久也還是陌生人。」她說。

在記者走訪期間,甚至見到兩人住在無通風的逼仄隔板間中,連成年人轉身都困難的空間,如何住下兩個人?香港的劏房究竟能劏到什麼程度?這座國際大都市光鮮亮麗的背後,還有多少亟需迫切解決的民生問題?這些問題,都是近年本港討論住屋問題所關注。

▲吳女士居住的劏房堆滿雜物

環境惡劣 猶如「定時炸彈」

今年3月,政府委任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提交的報告顯示,樓齡達15年以上的所有私人樓宇有約10萬間劏房,共有超過22.6萬人居於劏房。但有關數字未包括居於工業大廈的劏房戶,實際數字可能更多。

從事地區工作逾20年的旺角西區議員許德亮告訴記者,隨著劏房的「商業價值」被業主發現,數量在5年內快速增加。為了使單位在出租時賺取更多租金,業主將單位「越劏越細」,但平均租金仍高企在4000至5000元。

「劏房戶多為新來港人士和女性為主的單親家庭,他們經濟條件有限,無可選擇只能住劏房。」許德亮表示,受「黑暴」和新冠疫情打擊,失業率高企,選擇劏房而居的人也越來越多,單以旺角西區計算,劏房戶至少多了兩成。

居住環境惡劣的劏房,在許德亮看來是一顆顆「社區定時炸彈」。「劏房一般都是舊式唐樓單位改建,火警危機始終是心頭大患。」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生活環境相對擠逼的劏房戶,可能要和他人共用廚廁,令染疫風險大增。「劏房現在完全無規管,全靠業主自覺,一旦出現事故,後果誰來承擔?」許德亮對此憂心忡忡。

▲籠屋

資深地區工作者倡「三步走」

今年7月16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提到,當2049年國家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時候,香港要告別劏房及籠屋。如何「告別劏房」,地區工作者也有著獨到見解。

「做人不好利字當前,希望業主將良心擺在首位。」著眼當前,許德亮認為,設立劏房租務管制框架,為劏房戶提供保障是重要的一步。現時住房短缺,劏房戶難捱貴租,遇上糾紛無處求助,立法可以有效縮窄業主和租客的權利差距。

「政府遇事不可政治擺先,民生放後,必須大刀闊斧地即刻搵地起樓。」許德亮指出,政府應明確設定劏房戶清零目標,先從舊式大廈清拆做起,同一塊地皮創造出更多居住單位,期間可安排相關住戶入住過渡性房屋,或推出公屋試住計劃,樓宇重建後再安排原址回遷。

許德亮相信,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鑰匙」掌握在中央的手中,若中央能指令特區實施房屋政策,相信可以減少執行阻力,「居有定所是所有香港人心願,中央肯出手,市民一定會大力支持。」

▲區議員許德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