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鯉魚旗看中華文化圈

創意館近年以鯉魚旗工作坊進行公眾藝術與情意教育,深受本地中小學歡迎。其實鯉魚作為亞州地區的共同風物,當中可以見到國族之間文化傳播的足跡,本期即以鯉魚旗與中華文化圈的關係說起。

自春秋以來,中國即有以鯉魚為祥瑞的習俗,《詩經·陳風·衡門》有云:「豈其取妻,必齊之姜;豈其食魚,必河之鯉」,將鯉魚與婚姻相聯繫。而整理《詩經》的孔子,也因孩子誕生時魯昭公送來鯉魚,便給兒子起名孔鯉。而後來,鯉魚意象通過人文演化,誕生了鯉魚旗作為文化產物,共典故取自《三秦記》「鯉躍龍門」故事,「每歲春季有黃鯉魚,自海及諸川爭來赴之」、「初登龍門,即有雲雨隨之,天火自後燒其尾,乃化為龍。」《後漢書•李廖傳》注引為「龍門,水險不通,魚鼈之尾莫能上,上則為龍也。」傳說黃河鯉魚跳過龍門就會變化成龍,引伸逆流前進奮發向上的精神,其實這種崇鯉文化最初的源頭應是來源於古人對於鯉魚習性的觀察與聯想,比如鯉魚的繁殖力強,成活率高,因此能引申到祈求人丁興旺的習俗。

科學地解釋,因為黃河泥沙濁水,只有適應力強的鯉魚適應如常,並因食用泥水令自身鱗片變得金黃。而古人發現這些金鯉魚在春季會逆水上溯,在龍門(黃河峽谷)前跳躍。望向瀑布,水流湍急,金鯉魚群仍然不斷前衝,希望可以登頂。通過想像金鯉魚跳過龍門後變化成龍,祈願多生人丁、健康成長、逆流而上、成為人中之龍,便是流傳於中華文化圈人群的共同信仰。

重五源於中國農曆端午節,相傳早由唐朝時已由遣唐使傳入日本,並與中國一樣視五月為農植惡月,以菖蒲、艾草作為民間防疫的藥材。而自江戶時期起,尚武的大名家族開始掛鯉魚旗(鯉幟ーこいのぼり)的傳統,於重五懸掛鯉魚旗展示家中男孩子數量,並作為對孩子努力上游、力爭向上的祝願。自明治維新以後,日本改用新曆,重五不再以農曆標算,但仍有稱新曆重五為端午之節令(たんごのせっく),而且仍然保留男孩節(子供の日)作為重要節日之一。時至今日日本更將重五列為國定假日,繼續以鯉魚旗寄託父母對孩子平安成長、力爭上游、出人頭地的期許。而作為標誌物的鯉魚旗,也成為一種普及的節慶手工藝品,回傳到華文文化圈中。

▲江戶時期已有掛鯉魚旗的習俗,圖為歌川廣重所繪的浮世繪「水道橋駿河台」(名所江戶百景)

文化互相影響而不礙自身發展,全靠自身的文化自信。「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其實,不論是重五還是鯉魚旗的誕生,都是傳統中國與中華文化向外延伸的良好結果。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開幕至今,通過自身努力,在東九龍一帶推廣文教與情意教育,漸為人知。其中一項主打的彩繪鯉魚旗工作坊,參加者需通過指導下對鯉魚旗進行加工,並寫上對自身的祝願。2011年本館策劃的「鯉魚報平安」互動裝置藝術,於九龍鯉魚門村展示6,500條由九龍區中小學的同學製作的「鯉魚旗」,更曾被並列入世界健力士紀錄。創意館期望日後繼續以他山之石,攻自身之玉,為本地藝文事業作更大輸出。

簡介:

「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是東九龍民間獨一無二的文化藝術中心,以社企模式營運,為公眾、學校及機構提供工作坊,推行各類藝術、文化及教育活動。

主辦機構九龍社團聯會社會服務基金於2010年起向政府承租原海濱學校校舍,並將之活化成為藝文平台,將海濱學校的教育功能繼續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span>%d</span>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