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題酒店之父」 重新定義旅館文化

梁大衛從小就滿腦子生意經,當看見街角有間7-11,他就想以後要開大衛便利店;到九十年代,當看到租借錄影帶的影視店生意紅火,他又會想開一間大衛錄影店。而更瘋狂的是,他曾把家裡的傢俱電器的品牌標誌都用白色便簽貼住,逐一寫上:大衛公司出品。

如今回想起來,梁大衛仍忍不住大笑起來。他最終沒有出品大衛牌電器,但卻重新定義了香港旅館文化。

歐洲游歷 受民宿文化啟蒙

十幾年前,梁大衛在英國讀書,每至假期就喜愛四處旅行。為省錢,他與民宿協商,試圖工作換取住宿。

在歐洲,一些民宿樓下是酒吧,樓上是睡房,每晚酒宴散去,總有幾百個玻璃杯、餐盤和成堆垃圾等待清理。「住宿一晚約20鎊,請一個人打掃也差不多20鎊,我就跟老闆說,那不如請我做。」梁大衛接受《龍週》專訪時說。

就憑這辦法,他近乎遍遊歐洲,體驗各國民宿文化,「他們的佈置都是家庭式的溫馨,商業氛圍不重,又恰到好處地在細節中展露歷史文化。」有幾晚他住在希臘,房間是藍白主色,牆上掛了幾幅照片,是希臘過去和現在的面貌對比;櫃子雖然老舊,但乾淨,樣式傳統,像古董,「這就是一種文化純粹而地道的直接呈現。」

從那時起,梁大衛便知道旅館能觸摸到一個城市的歷史脈搏。反觀香港,暗夜街巷裡點亮彩燈的旅館、時鐘酒店,永遠與「鹹濕、妓女、骯髒」這類字眼產生聯想。

「為什麼香港沒有主題旅館?」梁大衛返港後就一直有這個疑問。

015
▲希臘主題房,靈感來自梁大衛在旅居希臘民宿的一次經歷

自由行開放 斷定旅館業有前途

畢業返港後的3年是梁大衛的低潮期,又撞上沙士,不停轉工,做過餐廳、銀行、保險等行業。

就在03年沙士的低迷期,自由行也逐步開放,梁大衛斷定旅館業「有前途」,「英國人口只有約6400萬,民宿都有超過200年歷史,而中國有13億人口。」

看準市場後,下一步就是經驗和資金。他思路清楚,「以後想要做得高,就要從低做起,越低越好。」於是從小旅館洗廁所,到正規酒店做房務員,最後到全港最高檔的酒店做前台,梁大衛花了幾年時間深入業界,最後和8名夥伴在太子創立第一間旅館,取名領事酒店,正式進軍賓館行業。

017
▲酒店內另有一些影視作品主題房,包括加勒比海盜

開領事酒店 開業3個月收支平衡

「沒錯,就是領事館那個領事。」梁大衛在紙上寫給記者看。旅館門口插上各國國旗,這十分罕見,開業初總有客人不敢進來,以為誤闖某國領事館,「但我就是想要人們一進來,就好像去到不同國家。」

在設計方面,每個房間都是一個國家,再根據不同國家特徵裝飾。特立獨行的領事酒店很快名聲大噪,「有客人過來直接點名要住英國房,希臘房。」開業3個月後,旅館就奇蹟般實現收支平衡。

此後十餘年,領事酒店由一間擴展為十幾間。有報章評價梁大衛是「香港主題酒店之父」。他聽來開心,「我多少改變了行業的生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