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傑青莫儉榮 生命劇本可以重寫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社會對殘障孩子的支援非常有限,出身清貧的殘障孩子一般談不上有什麼前途。莫儉榮卻是個例外—入名校、上大學,熱心公益,在1999年更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這位失明窮小子一步步攀上人生高峰的故事,始於獅子山下。

克服失明恐懼重新振作

莫儉榮小時候住在獅子山腳下的木屋區,那裡連自來水也沒有,一家六口的居所由當木匠的父親一手一腳搭建而成。莫儉榮的童年困乏但快樂,可惜6歲時眼疾奪去他右眼的視力,後來更因一次意外而雙目失明。當時他只有13歲。

「我最初難以接受自己完全看不見,擔心從此失去四處走動的自由。」莫儉榮接受《龍週》專訪時憶述,當時他不敢出街,整個暑假都躲在家裡,直到盲人學校的一位學長教他用手杖過馬路。

「我當時很害怕,在路邊不敢動,但學長已經在對面等我,我只好硬著頭皮衝過去。」他表示,很慶幸能克服恐懼,踏出這重要一步。

值得一提的是,家人的不離不棄,特別是媽媽的愛與付出,是莫儉榮重新振作的一大動力。「我媽媽從沒想過放棄我,她曾說:『他盲了都是我們的兒子』。」盲人學校宿舍規定學生要穿拖鞋,但家裡沒錢,媽媽便厚著臉皮問人借錢買,再艱難也盡力供給他。

比健目人士更有廣闊視野

今年57歲的莫儉榮,在訪問中予記者的感覺是性格樂觀,總是笑容滿面,談到以往的艱苦也能輕描淡寫。他更看重成長過程中的祝福,當中包括母校對他的培育。

在特殊學校完成初中課程後,莫儉榮以優異成績升上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校園生活多姿多采,而同學間的相處使他獲得不少啟發。有一次,同學約他看話劇,入座後15分鐘仍聽不到任何動靜,原來那是一齣默劇。當時他很生氣,覺得被捉弄,同學便向他解釋,即使沒聲音仍可感受現場氣氛,不應因為失明而剝奪自己看默劇的權利。

在聖保羅的日子,莫儉榮於課堂內外都享有與健全人士同等的發展機會,讓他早早習慣主流群體的生活,明白傷健共融的重要性。2011年,他創辦香港傷健共融網絡並擔任總幹事至今,主力協助傷殘人士融入社會。

「以前歧視問題很嚴重,盲人連出街都會被罵,現在社會進步了不少。」莫儉榮強調,傷殘人士不能只活在殘疾村內,要多接觸不同的人和事。事實上,他的眼界比很多健目人士還要廣闊,並創下本港多個「第一」:全港首個盲人應考會考電腦科、首創盲人電影導賞、舉辦首屆盲人觀星營。

「我雖然失去視力,但沒失去視野。」莫儉榮說。

組長跑隊助殘障人士重拾自信

為了減輕家庭負擔,莫儉榮預科畢業後就投身社會,從事資訊科技工作。後來他在上司鼓勵下重返校園,結果不負所望,1998年取得浸會大學社工系一級榮譽學士。隨後他曾在不同機構任職,致力推動無障礙社會,並成功為盲人爭取在不同行業的工作機會,突破社會對盲人就業的固有想法。

十年前,莫儉榮創立由視障和聽障人士組成的「猛龍長跑隊」,提倡跨殘疾及傷健共融,多年來幫助不少人重拾自信。作為領袖,他身體力行,每逢週四與長跑隊到位於鑽石山的斧山道運動場練跑,又與隊員一起參加本地及海外賽事,包括毅行者100公里賽。

「很辛苦的,但我不放棄,把賽事完成。我希望感動更多人相信生命劇本可以重寫。」莫儉榮以登山為比喻,到達山峰前要走過崎嶇不平的路,若中途放棄,等於之前的辛勞全部白費,只要堅持才能感受美好風光。

▲莫儉榮(右一)與猛龍長跑隊成員參加毅行者活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