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年 盤點九龍西「離譜」區議員之最

新一屆區議會運作一年多以來,攬炒派懶理民生事務,阻撓抗疫工作,令市民極度反感。過去一年,到底哪位區議員的行徑最為離譜?《龍週》記者綜合地區工作者意見和各方資料,盤點出三大「離晒大譜」的區議員。

陳梓維:區務轉介競選對手 年十八才開工

早前佐敦區疫情大爆發,寶發大廈外牆出現大幅不明污跡,懷疑出現糞渠洩漏。攬炒派油尖旺區議員陳梓維接獲市民投訴,但卻聯絡不到業主立案法團,於是他「發明」了一種極具創意的解決方式,將個案轉介給前油尖旺區議員葉傲冬。

「簡直是匪夷所思!」葉傲冬在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直指陳梓維的行徑「古怪」,離譜的程度超乎想像。他從事地區工作多年都未遇到這種情況,質疑陳梓維身為區議員對民生毫無貢獻,情況非常不理想。

陳梓維不單將區務轉介競選對手,在疫情仍然持續之下,其議員辦事處在「年十八」才開工的啟事也引來猛烈批評,被嘲是「世紀筍工」。有網民甚至留言:「不如索性寫年廿八,放到去下年」。年初四就落區向街坊拜年的葉傲冬也忍不住在網上發文,稱自己「不會放到年十八」。

此外,油尖旺區議員許德亮爆料,陳梓維在區議會呈交的一份文件,是抄襲他於2014年提交的「港鐵票價可加可減機制」文件。他指,陳梓維將數年前的資料照搬照抄,但實際情況早有變化,最起碼應該酌情修改。

▲陳梓維在區議會會議上玩手機

李文浩:高調政治表態 抗疫不見蹤影

過去一年,市民飽受疫情困擾,但深水埗區議員李文浩卻持續身處「政治風眼」。從在辦事處外張貼「不為任何藍絲提供服務」、「藍絲與狗不得內進」等告示,到公然聲稱「在國際間,『中國人』三個字等同於過街老鼠」,引起全城公憤。
「攬炒派上位的區議員,言論和行為都很激進,但為地區做事就很少。」同為深水埗區議員的劉佩玉對記者說,李文浩在政治表態方面很高調,但平日少見他設立街站幫助街坊,疫情期間幾乎未見過他做抗疫工作。

劉佩玉認為,區議員作為公職人員,不應該以政見劃分服務對象,選擇性服務市民。在疫情期間市民需要幫助時,區議員更應該挺身而出,了解市民所需所急。若區議員失職失德,理應引咎辭職,政府應盡快落實區議員須宣誓的要求和相關安排,將區議會推回正確軌道。

陳嘉朗:只為少數人出頭 被質疑益自己友

疫情打擊交通業界,但油尖旺區議員許德亮向《龍週》記者爆料,與某些小巴業界交往甚密的同區區議員陳嘉朗,在區議會會議提交的文件中,只為某些線號小巴出頭。

在疫情下,區議員理應一心都想著如何與市民共同抗疫,但陳嘉朗作為現任油尖旺區議會交通及運輸事務委員會主席,被質疑只幫「特定」業界爭取福利、「益自己友」。許德亮直指陳嘉朗在抗疫的表現非常差勁:「區議會是為市民服務,不是為少數人出頭的。」

「這屆區議會我退出了幾個委員會,因為不公平的現象越發嚴重。」從事地區工作逾20年的許德亮說,現在的區議會偏幫私人機構、為少數人爭取福利,幫「黃色經濟圈」出氣的做法令人失望。

他又指,陳嘉朗只懂抗疫的責任推卸給政府,但自己卻沒有提出更好的建議和方法。

▲陳嘉朗

調查指逾六成人不滿攬炒派區議員表現

新一屆區議會有八成半的議席是由攬炒派主導,過去一年他們的表現如何?是否說一套做一套?根據香港公民社會研究所早前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逾六成受訪市民非常不滿意攬炒派區議員的表現,認為他們沒有兌現選舉承諾和政綱。

調查還發現,逾六成受訪者表示「沒有」見過當區區議員落區接觸居民,其中更有約七成受訪者未曾見攬炒派議員落區工作。許德亮認為,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政府應該重新審視區議會的功能和作用,不能讓變質的選舉結果影響民生。

▲油尖旺區區議會召開會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