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欣:「全民派錢」的前因後果

今年財政預算案的最大亮點,無疑是「派錢」。事實上,本港經濟在經歷長達半年的社會事件後早已出現衰退跡象,零售、飲食、旅遊業大受打擊,中小企面對沉重壓力,部份企業被迫結業,失業率亦開始上升。

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大環境下,我們早已預計本港未來五年將會步入「經濟寒冬」;而新冠肺炎疫情更令本港疲弱的經濟雪上加霜。面對如此嚴峻的情況,要求全民「派錢」的呼聲早已高聳入雲。

我並非「派錢」的盲目支持者。我一直認為,在一般情況下,公共開支應盡可能集中幫助有需要的一群,例如長者、基層市民等。更重要的是,庫房收入並非用之不盡,因此政府是有必要將現有資源好好分配,特別是要及早在一些需要長遠承擔的政策措施上及早籌謀,為未來做好準備。然而,今年的情況明顯與往年不同,面對多重打擊,基本上社會上各個階層人士均受影響,而這個情況大有機會令本港經濟出現骨牌效應,甚至全面崩潰。屆時,本港可能要面對數以十年計的經濟調整期。因此,這次財爺聽到市民的聲音,最終更決定「破天荒」向全港18歲或以上永久居民派發一萬元現金,我認為這不但做得到位,更是負責任的做法。

但我必需要提醒政府一定要汲取過往的教訓,絕不要重複犯錯讓好事變壞事。事實上,過去本港亦有兩次派錢經驗,分別是2011年全民派錢的「6000元計劃」,及2018年用於補漏拾遺的「4000元關愛共享計劃」,而兩次派錢都給人一種「被迫」的感覺。先說「6000元計劃」,當年的財政預算案本來提出為所有「打工仔」的強積金戶口注資 6000 元,但卻被指「益」了基金公司,又忽略了自僱人士及家庭主婦;面對多方批評,政府最終改為全民派發現金,以回應相關質疑,但仍然被指浪費大量公帑於行政費之上。而「關愛共享計劃」就更不用多提,非但並非在預算案內原有提及的建議,後來的派發安排更十分混亂,不少人要等逾一年才收到相關金額,動用大筆公帑派錢,卻令市民氣上心頭,實在令人有得不償失的感覺。

前車可鑑,希望政府今次除了從善如流,亦要三思後行,特別是在登記及發放安排上好好計劃,盡快公布全盤方案。而我同時要指出,今次派錢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政府不能,亦不應每年都依賴派錢去為民怨減壓,畢竟這樣一派,就是710億元公帑。面對未來幾年的經濟調整期,到底我們的庫房可以有多少個710億派出去?政府應該痛定思痛,除了在派糖紓困措施花心思,亦要在住屋、醫療、教育,以至是多元經濟的發展上作更多承擔,善用有限資源投資未來,才是一個有為政府應做的事。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