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江天:毀損國徽刑責類同燒國旗

由團體發起的所謂反修例遊行結束之後,一批示威者轉往西環中聯辦進行圍堵、搗亂。其間,小部分激進分子向中聯辦門口懸掛嘅國徽投擲漆油彈,令象徵國家尊嚴嘅國徽嚴重污損。作為中國公民,必須嚴肅指出,玷污國徽等於公然踐踏國家尊嚴,甚至無異於向國家主權宣戰,已經屬於干犯罪行,必須嚴厲譴責並且依法追究。

對於國徽的法律地位及保護,源自基本法附件3在香港特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其中第3項是:《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附:國徽圖案、說明、使用辦法。全國性法律藉本地立法的《國旗及國徽條例》,在港實施。與此相關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法》全國性法律,為何當時沒有寫在附件中呢?主要原因在於:《國旗法》和《國徽法》的制定晚於《基本法》。

《國徽法》第1條開宗明義規定是為了維護國徽的尊嚴。國徽是國家的象徵和標誌,一切組織和公民,都應當尊重和愛護國徽(第3條)。《國旗及國徽條例》第7條規定,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3年。

海外的案例顯示,意大利和德國的法院均裁定保護國旗及對違例者處以罰款或監禁的法例合憲;挪威和日本則沒有法例將侮辱其國旗列為刑事罪行,卻有法例(以罰款或不超過一年的監禁)懲罰在其境內公開侮辱其他國家的國旗或國徽的行為;而《葡萄牙刑法典》則將很多在旗幟和徽號保護法例中均沒有列為刑事罪行的行為都列作刑事罪行。

香港回歸以來未有毀損國徽的案例,但則有侮辱國旗的定罪案例(香港特區訴吳恭劭及利建潤)(HCMA 563/1998; FACC 4/1999)。案發於1998年1月1日,兩人被發現在一次公開遊行期間手持和揮動看似曾被污損的國旗和區旗各一支,並把該兩支旗幟綁在中區政府合署外的欄杆。裁判法院裁定兩名被告人侮辱國旗及區旗罪名成立,就每項罪名以港幣2,000元自簽守行為12個月。案例最後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於1999年12月15日作出判決,裁決上訴得直,回復裁判官的定罪判決及簽保守行為判令。

終審法院五位法官的判決撮要:1、國旗代表國家的尊嚴、統一及領土完整;基本法保護有其必要性。2、世界其他民主社會,包括國際人權公約締約國均有類似法例,這可被視為保障公共秩序的必要措施。3、基於國旗的獨特意義,有關條例符合 「公共秩序」定義。4、國旗法只是限制了一種 「表達手法」,已經在維護國旗尊嚴和言論自由上作出了恰當的平衡。

終審法院關於上述一案的判決既維護了國旗的尊嚴,對公民表達自由的範圍和限度作出權威的解釋,也對基本法第18條關於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區實施的規定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黃江天:法學博士、仲裁員、調解員、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