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滙雄:要求徹查沙中線工程還市民知情權

港鐵沙中線工程接連被揭發問題,尤其是沿線出現沉降的問題,最令市民感到不安。過去幾年,工程沿線的地區,發生多宗樓震、樓宇損壞、爆水管等問題,是否與工程有關?令人遺憾的是,港鐵方面一直拒絕公布真實的情況,筆者希望政府擴大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範圍,把真相告訴市民。 連串被揭發的問題,已令市民對港鐵失去信心,據了解,沙中線多個車站周邊都有沉降問題,而港鐵一直沒有主動公布相關問題,令受影響的市民一直蒙在鼓裏。 更不可接受的是,過去九龍城區議會曾多次向港鐵查詢沙中線工程對附近居民的影響情況,港鐵過往出席區議會回覆議員提問時都表示沉降數據正常,涉嫌故意隱瞞區議員去跟進有關事件。2013年起,九龍城多位區議員已經開始跟進懷疑因沙中線工程造成的樓震、樓宇損壞、爆水管等問題,而港鐵一直說樓宇損壞是 「自然老化」。 港鐵面對沉降等涉及公眾安全問題,未能如實向區議員及市民們公布事實,未能及時彌補過失,對公眾安全缺乏必要的重視,這一點令人遺憾。 筆者認為,事件發展至今,已不能繼續任由港鐵隱瞞真相,政府既已委託獨立的調查委員會,我們希望政府能擴大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全面審查沙中線的各項涉及公眾安全的事項,將事實真相公諸於眾。 左滙雄:經民聯九龍城區議會副主席、經民聯青委成員

童暉:不要做一粒老鼠屎

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這樣一粒老鼠屎是可恨的,就只那麼一丁點,卻令全體蒙污。要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文明起來,就要每個國民都下決心,不要做一粒老鼠屎!可是,在內地,很明顯有人並沒有這樣的意識,這才有毒奶粉、毒疫苗,讓中國的聲譽持續受損。 其實,正如我以前也提過,內地人中不乏文明自愛的,比如說,下飛機前疊好被子的明星、交樓前做好清潔的租客。有些香港人自詡文明,但與這些內地人相比,恐怕也有所不及。如果大家遇見多些這類內地人,自可對內地人改觀。然而,觀念的改變是需要時間的,要隨着經驗的累積,一點一滴,才可改變。我總相信許多內地人都不甘被看扁,都努力做好自己,希望得到世界的認同。可是,他們的努力卻屢屢遭到破壞,看着毒奶粉、毒疫苗的新聞,身邊就算有再好的內地人,也令人心寒,因而破壞了對內地人的印象。 黑心商家壞了商譽,也破壞整個行業乃至整個國家的聲譽。毒奶粉事件後,內地人至今對國產奶粉心有餘悸,結果是內地整個奶粉行業的不振。如今的毒疫苗,又令內地人對自家疫苗失去信心。這樣下去,中國製造永遠成不了品質的保證,如何能夠立足於世界?這樣下去,內地人也總難脫掉不文明的標籤,怎麼抬得起頭來? 童暉:學研社成員

黃江天:「生人霸死地」符合《基本法》保護私產的權利嗎?

報章不時會看到有關於逆權侵佔的法庭新聞。所謂逆權侵佔(adverse possession)是普通法侵權法的法律概念,指土地的非業主不經原業主同意,持續佔用對方土地超過一定的法定時限後,原業主的興訟時限即終止,該佔用者不需付出任何代價,便成為該土地的合法新業主。可以中文詞彙 「鵲巢鳩佔」或俗語 「生人霸死地」來形容之。 通過逆權管有而取得土地的基本規則,見於《時效條例》(第347章)和相關的案例。根據條例第7及17條,若官地被逆權管有超過60年,又或者私人土地被逆權管有超過12年,原土地擁有人將喪失追討土地管有權的權利,而逆權管有人則成為新業主。最古老的案例,可追溯至1877年的Adnam v Earl of Sandwich[(1877)2 QBD 485]。這個古老法律概念理據包括:防止陳舊的申索、避免土地不被開發和荒廢、便利非註冊土地的物業轉易等。法庭為了平衡擁有人本身的利益以及土地的不被荒廢的目的,在處理每一宗案件時,都對擅自佔用人一方有相當高的舉證標準。2014年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修改《時效條例》以平衡原業主與佔用人的權益,將12年時限降至10年,即分拆為兩部分變為10+2年,佔用人要在最後的兩年通知原業主,兩年內無反對才可申請為新業權人。 歐 盟 案 例 JA Pye (Oxford) Ltd v the United Kingdom,歐洲法院曾以4比3裁定英格蘭的逆權管有法律(《1980年時效法令》(Limitation Act 1980) 和 1925 年 土 地 註 冊 法 令 》 (Land Registration Act 1925))剝奪了原告人的土地業權,破壞公眾利益與原告人安寧地享用其財產的權利之間的恰當平衡,違反《歐洲人權公約》。因《公約》第一號議定書第一條規定: 「每個自然人或法人均有權安寧地享用其財產。除非是為了公眾利益並符合法律與國際法一般原則所規定的條件,否則任何人不得被剝奪財產。…

一生一定要去一次 敦煌

本版主持:敦,大也;煌,盛也,以其廣開西域,故以盛名,謂之:敦煌。敦煌有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這裏曾經是中西文化名流薈萃之地。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雅丹魔鬼城、玉門關、陽關……雄渾壯美的自然風貌,多姿多彩的人文景觀,厚重的文化歷史底蘊。今天就跟小編一起去探訪這顆璀璨的西北明珠吧。 每年的八到十月,是敦煌最美的季節。此時天氣清新涼爽,毫無半點悶熱之感,流雲飛舞,繁星湧動,站在晃晃大漠深處,迎着涼風,夕陽下的風景更是有着無窮的魅力。相信即使再頹廢的你,也敵不過它的美。 在敦煌,你可以去莫高窟。人們常說,到了莫高窟就像到了另一個世界,在浩瀚無垠的沙漠裏,它就是一塊兒供精神棲居的綠洲,無數的工匠宗師,曾為之傾倒瘋狂,每一幅畫,每一尊雕像,都有着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一個大漠荒涼中,曾經孕育繁華的美好故事。 攻略 莫高窟限流6000人/天,需要提前在線預約。前往實體窟之前可在數字展示中心內觀賞主題數字電影《千年莫高》和球幕電影《夢幻佛宮》,會帶你全方位的感受一下莫高窟的前世今生,之後可參觀8個實體洞窟。應急票可參觀莫高窟4個大型經典洞窟,還可參觀敦煌研究院院史陳列館和敦煌石窟文物保護研究陳列中心。 在敦煌,你可以去鳴沙山和月牙泉。自古水火不能相容,沙漠清泉難以共存,但在鳴沙山中,卻能看到沙漠與清泉相伴為鄰的奇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騎上駱駝,穿行在荒涼蒼茫的風景中,黃沙、烈風、白雲,喝一口老酒,彷彿間,像穿越了時光的罅隙,等到夕陽西下,眼中的世界變得模糊,那緋紅流雲下端坐的身影,如詩亦如畫。 攻略 門票在旺季是(4月1日─10月31日)120元/人,淡季(11月1日─3月31日)80元/人,鳴沙山門票可以錄指紋,三天之內都可以憑票和指紋入園。駱駝100元/匹(大概一個小時),租鞋套15元/雙,滑沙15元/人,沙灘摩托200/人。鳴沙山建議下午四五點左右過去,不會太熱,日落時間大概在晚上九點左右,在山頂拍日落會比較美。 在敦煌,你可以去玉門關。茫茫的戈壁中,曾經的羌笛怨、楊柳風,都隨風而去,湮滅在了歷史的風沙中。如今,只剩斷壁殘垣,枯草相伴,這世間最是歲月無情。 攻略 西線行程較遠,可以拼/包車,或者參加當地一日遊的團。早起後,出發前往雅丹地質公園,車程約2個半小時左右,在路上會途經玉門關遺址。玉門關、漢長城和河倉城的門票是捆綁打包賣的,票價40元。 另外,你還可以去陽關,回味着那勸君更盡一杯酒的珍重。獵獵北風,漫天黃沙,蕭瑟的風景,就如想像中的邊關一樣,閉上眼,繁華如水,明月依舊,一草一木都有着難以言說的風情;又或者去魔鬼城,看看這充滿魔幻風情的地方,都說烈風如刀,細雨如劍,漫長的風化水流侵蝕,賦予了它地獄般的風景。穿行其中,隨便一張照片,都會成為不需要渲染的大片。 當然,敦煌還有許多許多,不可描述的風景,可以讓人為之傾倒。與它相遇,雖無關風花雪月,卻依然讓人心馳神往。  

古人怎樣表達方位

要表達方位,我們今天會用前後左右、東南西北來表示方位。但是古代人比我們厲害多了,他們表達方位的做法可多了。 用陰陽表示地理方位: 陰陽原指日光的向背,向日為陽,背日為陰。《說文》解釋: 「陰,暗也;水之南,山之北也。」李吉甫《元和郡縣誌》又進一步明確指出: 「山南曰陽,山北曰陰;水北曰陽,水南曰陰。」我國的陰陽地名比比皆是。正是用陰陽表示地理方位的具體反映。如陝西咸陽地處九嵕山之南,渭河之,山水俱陽,故名咸陽。又如貴陽市因位於貴山之南而得名,江蘇省江陰市因位於長江之南而得名。 用五行表示地理方位: 五行,通常被認為是指木、火、土、金、水五種元素, 「五行」二字始見於《尚書.洪范》。大致到了漢代,五行與地理方位組成了配合關係,人們開始用五行表示地理方位。董仲舒《春秋繁露》五行之義篇曰: 「木居左,金居右, 火居前, 水居後, 土居中央;……是故木居東方而主春氣,火居南方而主夏氣,金屬西方而主秋氣,水居北方而主冬氣。」 用四季表示地理方位: 在古代春夏秋冬四季也被納入五行體系,故與東西南北地理方位一一對應,可互為替代,上引董仲舒《春秋繁露》的一段話即反映了這一點。例如古代詩文中常把西風稱作秋風或金風,所謂「西方為秋而主金,故秋風曰金風也。」甚至太子居住的東宮,也可稱為「春宮」。 用五色表示地理方位: 古人以五色配五行,又與東西南北中五方對應。五色,正是五方的象徵。如《論衡.驗符》說: 「黃色為土色,位在中央。」迄今北京中山公園尚有一座始建於明代被人稱為「五色土」的大土壇,壇上的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分填着青、紅、白、黑、黃五色的泥土。 用四神獸表示地理方位: 在古代神話中,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合稱為 「四神獸」。古人又把「二十八宿」分為四組,叫做東方蒼龍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南方朱雀七宿,北方玄武七宿。這樣,四神獸又被稱為「四方四神」,用來表示地理方位。班固《白虎通義》云: 「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所從,我國好多朝代的宮城四方城門和街道、橋樑、湖泊等地名往往用四神獸來命名。如長安的玄武門、金陵的玄武門都在宮城之北;劉禹錫 「朱鵲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詩句中的朱鵲橋則在宮城之南;歷史名鎮青龍鎮及青龍河、青龍港等都表示其地理方位在東方。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吳志隆:「港獨」之亂源自國史教育的失敗

陳浩天的一場演講讓「港獨」議題再成社會焦點,一時間各種支持反對聲音四起,卻鮮有人談及為何「港獨」的種子在香港找到發芽的土壤。筆者以為,回歸21年來的國史教育被政治凌駕,被意識形態操控,甚至被抹黑、被打入冷宮,以致回歸整整21 年, 國史教育被放空、被撕裂,教出了一代「無根的港人」。 歷史教育是透過史料、史實的學習與思考,來建構個人的史觀,從而形成對社會、國家發展過程的一個整體了解。對個人來說,透過學習歷史,才能了解自己的本源,也才能知道今天所生活的國度與社會,為何如此,又將往何處去。 形容香港年輕人為 「無根的一代」,那是因為他們在教育過程中缺乏國史教育,不知自己從何而來,源自何處, 「反華恐共」的勢力找到了這片土壤,將青年一代對國家民族缺乏認識的現狀加以利用,給他們說了另一個版本的故事,將民主運動變身為 「港獨」運動,挾 「民主自由」之名行反華 「港獨」之實。 香港的歷史教育在回歸前,仍分別設有世界歷史、中國歷史兩科。回歸之後,竟是中國歷史在教育改革中被打入冷宮,今天年輕人的國家及身份認同危機,還有社會上的 「港獨」之亂,國史教育的失敗可謂罪魁禍首,歷年來的教育官員難道就無一點責任? 吳志隆:民建聯社區幹事、媒體業務助理總監、城市智庫成員

李宇銘:中醫療效非常快?

很多人以為 「急病治標找西醫,慢病調養找中醫」,的確中醫在治療慢性病上有優勢,可是在古代的時候沒有西醫,急重病也是中醫一手包辦。 在《黃帝內經》之中對於 「有效」的形容: 「如桴鼓影響之相應也」,這也是成語 「桴鼓相應」,「桴」就是鼓槌,用鼓槌敲打鼓,聲音就響起來了。這是對於療效的比喻,意思就是,吃藥或者針灸下去,能夠立即見效! 對於療效快速的形容,在《內經》之中不單有這句話,還說: 「猶拔刺」,就好像被刺刺傷了,拔出來的痛快感; 「猶雪污」,好像頑固污跡那樣,也是可以洗掉的; 「猶解結」,好像解開繩結那樣; 「猶決閉」,好像通開閉塞那樣。 這些都是形容,中醫的療效本應是這麼快速!這也是傳統上,認為吃藥可以 「一劑知、兩劑已」,一兩劑藥就應該要好過來。再者,就算是慢性病也是一樣,在《內經》說了一段這樣的話: 「或言久疾之不可取者,非其說也……疾雖久,猶可畢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術也!」意思是,有些人說久病療效就快不了,這並非事實,就算是慢病久病,也是可以有速效的!說不能治的人,其實是 「未得其術」。中醫醫學本身可以非常快,可是醫者把握能力不一,這是對醫者的提醒,要努力提升自己的診治水平。 李宇銘:中醫學博士、中醫師,中醫經典專家

何啟明:香港僱主不願做奴隸主

「侍產假一日都唔應該有」,僱主代表張宇人此話一出,引起全城嘩然。今天已進入21世紀,整體社會重視作息平衡,父母希望在工作之餘,有更多時間陪伴子女,這與上一代父母較重視搵食,子女天生天養的情況,很不一樣,今時今日,父母要求自己在子女成長中,擔當更重要的角色。因應社會的要求不同,不少企業為了挽留人才,推出比法例更好的產假/侍產假僱傭條件。 工聯會五月份曾向54間本港的大型企業及機構作出查詢,結果收到23間企業及機構的回覆。在這23間企業及機構的員工人數共約20萬人,當中七成八企業及機構提供的侍產假多於3日,其中五成二提供的產假比10週為多。這些企業及機構提供的侍產假由3日至6週(42日)不等,產假則由10週至26週不等。以微軟香港為例,微軟香港的員工享有全薪產假20週、侍產假6週,侍產假比法例規定高出逾14倍。 有僱主或會說,這些是大企業、大機構,資源充裕,當然可以提供較佳的待遇,對於中小企來說,增加侍產假卻是很大的負擔。那麼3天侍產假究竟構成幾重的負擔?根據政府資料顯示,提供3至5天侍產假的每年開支介乎1億4千萬元至2億4千萬元,約佔總工資額的0.02%至0.04%,佔經營成本極微,不會構成重大負擔,細公司老闆相信也願意讓員工享有5天的侍產假。 工聯會自2006年起,已在議會內外爭取立法制定男士侍產假,到2014年3天侍產假通過,今年政府也已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僱傭條例》,把男士侍產假由3天增至5天。不過,5天侍產假並非最終目標,侍產假最少要有7天,因此我提出修正案,要求政府每年就侍產假的法定安排作出檢討。檢討不單止要向7天侍產假邁進,還要為侍產假期間應獲發全薪而做檢討,並提出改進的修訂。 寫到這裏,大家就會聯想到張宇人另一個論點: 「你以為7日他們(勞工界)會收手嗎?7日便會有14日,14日便會有1個月、1年,然後便罵你們僱主無良,不停地罵,他們永無止境的苛索,他們是不會停在一個位。」 究竟是 「苛索」還是與時並進?僱傭政策為何會不斷改進?因為我們生活在21世紀,不是數百年前的奴隸社會,或者仍有僱主認為無償勞動的奴隸制最合他用,不過我相信大部分的僱主都是有良心的僱主,願意為員工提供更好僱傭條件,不願做為人咒罵的奴隸主。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司徒法正:餐飲食肆裝修宜與忌

一間成功的食肆,食物的出品品質重要之外,該店的裝修布置也是非常重要。一間食肆的裝修好壞會直接或間接影響食肆的生意及食客的心情。以下,將同大家講講邊幾方面需要注意。 店舖招牌 一間食肆的招牌設計不容忽視,大家可以從招牌的大小、顏色、材料甚至字樣考慮。另外,店主的生辰、餐廳的風水格局以及餐廳的周圍環境都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其中招牌的顏色往往能夠體現出餐廳的特色。 在此簡單說明一下,要清楚到底什麼顏色適合製作成招牌,需先了解五行的顏色及五行的生剋。五行包括金、木、水、火、土。其中白色,銀色或金黃色等屬金;綠色,青色屬木;粉紅,紅色屬火;黃色,棕色,咖啡色屬土;黑色,淺藍色則屬水。招牌的底色五行需與字體或圖案的五行相配合,如果相反,生意則難有起色。 財神向店外 民間流傳着很多財神,但商舖一般供奉趙公明及關公。不論供奉趙公明還是關公像,武財神都應面向店外,或是面向店舖大門,這樣一來既可招財進寶,同時又可鎮守店舖,不讓邪氣入侵。 觀音三不向 某些食肆不選擇供奉財神像,而是選擇供奉觀音菩薩。在食肆中供奉觀音菩薩並不是十分恰當,因觀音菩薩清淨無瑕,並且戒葷腥。如需供奉的話,觀音像不向廁所、不向大門及不向餐桌。另外,還需注意觀音吃素守齋,除了上香之外,適宜用鮮花及水果供奉。若果觀音菩薩與其他神祇一起供奉,便不適宜用三牲拜祭了。 漏財大門 有一些多層的食肆樓梯往往會對着店門,其實這是典型的漏財相。如有這個問題,可選在店門和樓梯口之間擺放屏風。而屏風的材質、顏色以及屏風上的圖案則需根據店主的生辰和店門的朝向而定,在這裏無法詳細說明。另外,亦可擺放關公像鎮宅,關公屬於武財神,需面向大門擺放,一方面可抑制門外的煞氣,又可以克制財氣外瀉。 魚缸鎮煞 風水學上,魚缸是有鎮煞之用,所以魚缸可放在凶位或朝向凶位的位置。但以實際環境來說,並不是每間食肆能百分百按照方位來擺放,很多東主會直接在店內中間位置擺放魚缸,這樣有幾點是需要注意:1、魚缸中的水位高度不能超過180CM,因水位過高,有滅頂之災的意思。2、魚缸中要使用活水,而且水要從最上面一層向下流動。 爐灶位置 爐灶是食肆的關鍵,而爐灶的位置也是風水中的關鍵。中國傳統風水學說中提到,爐灶位置的基本法則為:坐凶向吉。也就是說,爐灶應放在凶方,而爐灶的開關應朝向吉方。 在此,還需提出一點,爐灶的位置要避免在西北方位置,否則會出現很多無謂的開支,老闆身體欠佳,員工相處出現問題等。 門前大樹 某些食肆會有門前有樹的情況,而門前有樹較為不利。若有此問題的食肆老闆也無需太過緊張,可通過五行相生相剋原理,解決這個問題。 洗手間 從風水學上理解,洗手間應選在食肆的凶位,但一般人很難判斷何謂凶位。洗手間除了應選在食肆凶位外,還需注意不可選在西北方。但如已成定局無法改變的話,也可在洗手間放上幾盤綠色植物。但如果是多層的餐廳或酒樓,則需注意樓上的洗手間不能選在樓下收銀台、辦公室或廚房之上,否則將產生很多連帶問題。 .司徒法正師傅從事道家法科風水的工作,至今累積逾三十年經驗,是江西龍虎山授籙法師,致力弘揚道家法科傳統文化及推動種生基普及化。同時也是澳門賭場金牌御用法科風水師,獲各界冠譽 「運財福星」。

大角咀街道 與大樹結緣

大角咀原本是一個稱為 「石峽角」 的細小半島,海旁有一條名為 「福全鄉」 的小村落。福全鄉的範圍大約包括了今日福全街、大角咀道、通州街、界限街的部分地段。 當時村民已將村內生產的農產品,運到港島發賣。十九世紀中期,福全鄉旁設有中國海關碼頭。1860年後英人割佔九龍後,因該村接近中英交界,所以成為三不管地帶,賭場與娼院林立,所以該處的三條小街,稱為 「三陋巷」 ,位置大約位於今日的福全街。 │以植物命名街道有淵源│ 大角咀其中一個特色是不少街名都是以植物命名。區內的埃華街、杉樹街、橡樹街、櫸樹街、榆樹街都是用植物名稱命名。埃華街(IvyStreet)是大角咀早期形成的街道。已故的本地掌故專家魯金(梁濤)認為1880年代港府平整大角咀區的土地時,當地生長了不少長春藤,故英國人開闢道路時便稱這條路為Ivy Street,當時的港府的中文翻譯員不知Ivy即長春藤,便把街名譯為埃華街。到了二十世紀初,大角咀的填海工程逐步完成,開闢了不少街道,港府便順次用植物名稱命名這些新築的街道,產生了杉樹街、橡樹街、櫸樹街、榆樹街等街道名稱。至於詩歌舞街,其英文名稱是Sycamore Street,Sycamore即中文的無花果,由於當時購入大角咀土地的大多數是華人,傳統華人習尚喜歡開花結子,如果將這條街道直譯為無花果樹街,聽起來無花無果,很不吉利,因此把Sycamore Street雅譯為詩歌舞街。 │從鄉村到工業區│ 1871年,港英政府首次將大角咀官地拍賣,外資商人投得海邊地段,興建四海船塢;及至1888年,黃埔收購船塢,改名為大同船塢;隨後油麻地小輪公司興建大角咀船廠,外商又興建汽油庫,僱用了不少本地村民。 1910年代以後,大角咀逐漸成為九龍的工業區,各類工廠林立,直到1960年代才被長沙灣、觀塘和荃灣等新興工業區所取代。到了1920年代,大角咀的填海工程,大約伸展到櫻桃街一帶。 │填海造地屋苑林立│ 戰後大角咀的填海工程仍然持續,據余震宇的研究,今日的帝峯皇殿及奧海城三期所在,便是在1970年代完成的新填海區。隨着市區人口的密集化,大角咀的工業用地逐漸被改作住宅用途,1974至1976年間,大同船塢改建為大同新村;油麻地小輪大角咀船廠則改建為港灣豪庭。 1972年大角咀碼頭(約位於今日港鐵奧運站位置)落成啟用,由油麻地小輪開辦中環至大角咀渡輪航線。碼頭外設有大角咀碼頭巴士總站(即今日滙豐中心的位置)。其後因1978年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後,往返中港的旅客急增,大角咀碼頭開辦多條往返國內航線。1988年,尖沙咀中港碼頭啟用,大角咀碼頭的所有跨境航線遷往該碼頭。自1990年代起,港府開展西九龍填海工程,填出大片土地,興建了維港灣、凱帆軒、浪澄灣、一號銀海和君匯港多個大型屋苑,滙豐中心、中銀中心及奧海城商場相繼落成,使奧運站地區成為西九龍的主要商住區域。同時政府又在新海岸線海旁重建大角咀碼頭,碼頭風光優美,可眺望維港美景,曾被選為 「全港十大日落拍攝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