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健共融網絡 助傷殘群體追夢

本港有不少協助傷殘人士群體融入社會的非牟利團體。今年成立十週年的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是其中之一。不過,該組織並沒有採取一味「派糖」的服務形式,而是更著重引領傷殘人士發掘個人長處,尋回自我價值。

鼓勵成員過充實人生

「我們鼓勵傷殘成員要有夢想,追求幸福充實的人生。當中,這個過程中要克服不少挑戰和困難,是辛苦的。」香港傷健共融網絡創會成員兼總幹事莫儉榮接受《龍週》專訪時說。

莫儉榮是視障人士,自13歲起雙目失明,能夠深刻體會傷殘人士的苦況,明白到歧視源於缺乏了解,要做到真正傷健共融並不容易。這促使他成立傷健共融網絡。「我們不叫做機構或協會,而要強調這是一個網絡,將不同背景的人聯繫起來。」他說。

位於油麻地的傷健共融網絡,與一般工作的地方無異,卻有乖巧的導盲犬Rosa坐陣,團隊中亦不乏勵志故事。莫儉榮說,他們有一位成員在30歲時失明,打擊很大,就連其家人都認定他無法再工作。後來傷健共融網絡獲得一筆資助,以短期合約聘用了他,職責包括教其他盲人電腦科技。合約快將完結,他獲科學園一家公司聘用,繼續發展事業。

「那位成員不是坐著等人接濟,而是找出自己的才能,遇到機會便好好把握,努力工作,不僅自力更生養活家庭,更吸引新僱主賞識。」莫儉榮欣喜地說。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總幹事莫儉榮

猛龍長跑隊 跑出半邊天

莫儉榮認為,推動傷健共融不能只靠喊口號,而是要創造傷健互動平台,故該組織成立了一個由視障、聽障人士組成的猛龍長跑隊,取其「盲」和「聾」的諧音。隊中有健全人士擔當領跑員。

視障人士平日在街上走路已困難重重,要他們跑步和行山,談何容易?莫儉榮正正要透過運動鍛鍊人的意志,「你對傷殘人士說『活著就有希望』,他們很難理解,一定要讓他們行出來,有勇氣去面對和接受自己,明白生命的價值。」

莫儉榮說,曾有一位失明會員,聽力越來越差,太太離開了他,人生陷入谷底,想過尋死。他加入猛龍長跑隊後,認識了很多朋友,陪伴他一起完成人生第一個全馬。他漸漸變得快樂和自信,現在會主動約人去行山跑步。

多年來,「猛龍」積極參與海內外長跑賽事,贏得不少獎項。他們自2014年起舉辦的「猛龍慈善跑」已成為傷健共融網絡的皇牌活動。然而,他們成立之初曾不被看好。莫儉榮憶述,數年前他們準備報名參加深圳馬拉松,卻被質疑盲人不能跑步,經過多番解說終獲參賽資格,結果他們順利完成賽事,叫人另眼相看。此後主辦方每年都邀請他們參賽。

▲莫儉榮與領跑員Pat參加九龍東街馬半馬賽事

也要關注健全子女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的服務對象,除了傷殘人士,還包括一個特別的健全群體,就是傷殘家長的健全子女。莫儉榮是過來人,他與同樣視障的太太育有兩名健全兒子,非常明白這些家庭的難處。

「正因為這些小朋友是健全的,他們的需要很易被忽略。」他舉例說,一對聾啞夫婦只能用手語溝通,他們子女的語言能力自然較弱;盲人家長可能擔心孩子被人取笑而不敢親自接放學,這對孩子心理發展亦有影響。

莫儉榮坦言,現時當局沒有完善的政策幫助這些孩子,而他們的「賽馬會殘障家長子女支援計劃」正好補其不足。他期望未來有更多人支持這項計劃,讓來自殘障家庭的小朋友亦能有平等的機會開展美好的人生。

▲小朋友向聽障藝術家學習畫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