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太靚惹的禍

自古以來,人們對俊美容顏有著天然的鐘愛和嚮往。男子樣貌俊朗,即道「貌若潘安」,而女子貌美則更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等雅稱。但是容貌真的越靚越好嗎?且看清代李漁《無聲戲》中記載的案情故事。

明武宗(1491-1521)正德初年,四川成都華陽縣蔣府有一名童生(按明清科舉制,凡未考取生員即秀才者,均稱童生或儒童。)叫蔣瑜,不僅家境殷實,還生就一副白淨英俊的面龐,好不惹人喜愛。只是好景不長,因雙親早亡而家道中落,又屢遇荒年,昔日舊家子弟如今竟落魄到衣食困頓的境地。

蔣瑜年少時就和陸氏定親,這陸氏年幼時相貌平平,倒也五官端正,誰料隨著芳齡增長,竟長成「發黃臉黑、腳大身矬」的模樣!即便如此,陸家見到蔣家這顆大樹已倒,仍想找機會悔親,只是礙於顏面一直不好開口。

蔣瑜家隔壁住了一個綢鋪老闆,名叫趙玉吾。此人生性刻薄吝嗇,又貪慕虛榮,更愛週遭說是道非,鄰里都很討嫌他。趙玉吾四十多歲的時候生了一個兒子叫旭郎,不但身心發育遲緩,終日癡癡呆呆,連長相也頗為醜陋——「面似退光黑漆,發如鬈累金絲。鼻中有涕眼多脂,滿臉密麻兼痣。

趙玉吾為兒子的親事也算心思費盡,終於找到一戶伐木人家當親家,這家條件尚算富饒,有個女兒何氏,長相標緻,可謂「遠山如畫,秋波欲流」,只是小妾所生。沒過幾年,何氏父母雙雙病故,趙玉吾生怕何家悔親而遭人閒話,就趕忙托媒人去何家遊說把何氏先接過門,等兒子再長大一點就完婚。

好不容易把何氏接回了家,趙玉吾擔心自己又呆又醜的兒子被嫌棄,於是終日對未過門的兒媳何氏關愛有加,簡直是有求必應,甚至還將把玩多年的一對扇墜送給了她。殊不知,何氏這等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全然沒有嫌棄丈夫。

此後,左鄰右舍見到趙玉吾經常向人炫耀扇墜,好事者故意問道:「莫不是你看走了眼,那扇墜原是個冒牌貨?」趙玉吾哪裡忍得了這番羞辱,脫口答道:「扇墜當然是真寶貝!只是我那兒媳見了喜歡,便讓她拿了去。

眾人自然是免不了暗自譏笑趙家的兒子無能,還要靠父親差插手來維持兒子的婚姻。

又說蔣瑜,他整日在家寒窗苦讀,以期早日重耀門楣。他的書房隔壁恰好就是趙家兒媳何氏的臥室,這何氏在房中做女紅時經常會聽到隔壁傳來的讀書聲。日子久了,她便好奇去問婆婆:「隔壁的什麼人讀書這樣刻苦,將來一定會有功名成就。」

這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意。趙夫人當晚就和趙玉吾商量,要把兒媳何氏的臥室搬到前院去,免得一來二去和書生傳出點節外生枝的事。趙玉吾早就有所擔憂,聽完就忙不迭地點頭如搗蒜,第二天清早就胡亂尋個藉口幫何氏搬去前院了。

無巧不成書,話說何氏剛搬到前院沒幾天,蔣瑜又不知聽誰說起自己的書房一直和趙家兒媳婦的臥室是隔壁間。他向來對尖酸刻薄的趙玉吾敬而遠之,當即心想倒不如來個君子主動避嫌,於是回到家就開始搬遷書房。當蔣瑜面對搬完後的書房自覺心滿意足時,他哪裡知道,這新書房又跟何氏的臥室成了隔壁間!。趙氏夫婦二人見狀,嘴上雖未談及半句,內心卻愈發猜忌多疑。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有一天,蔣瑜在書架背面的牆縫中偶然發現一枚品相甚佳的扇墜。他喜出望外,認為是父輩藏下的寶物,於是趕忙拿到街上去賣。眾人見到如此眼熟的扇墜也不做聲,只讓人叫趙玉吾來認。這一認可不得了,趙玉吾惱羞成怒,直接報官檢舉蔣何二人有不正當男女關係。

當時的知府凡大小案件都親力親為,這樁案件便越過下級官吏,直接交到了他手上。話說這位知府生平最憎恨有傷風化之事,接到此案立即傳訊當事人,尤其看見蔣何二人郎才女貌,而趙旭郎卻呆醜至極時,他更堅信二人確有不正當關係存在。

起初,縱使被嚴刑審問,二人始終都只是哭天搶地,喊冤叫屈,但血肉之軀哪裡經得住三番五次的刑訊折磨?不過,蔣何二人最後含淚鳴冤認罪時的場景令人動容,連知府心中都閃過一絲疑慮。既然二人已經認罪,就只能被打入大牢等待判決,知府一時也對能早日結案而感到心滿意足。

又過了幾日,知府正在專心辦公時,知府夫人舉著一隻繡花鞋一路叫罵過來:「好你個老東西,前些日剛判人亂搞男女關係,自己倒打上兒媳主意了!這鞋就是在你床腳墻縫發現的!」兒媳只在一旁哭著喊冤,知府一時百口莫辯。

深夜,當知府單獨自在書房苦思冥想的時候,幾聲鼠叫引了他的注意——只見一隻老鼠叼著夫人的襪子在往書櫃旁的牆縫裡鑽。知府頓時恍然大悟,忙找來夫人和家丁,當場撬開臥室床後的墻縫,果然發現了幾隻老鼠和府中各房的雜物,知府和兒媳的冤屈疑雲當即消散。

知府又一拍頭:官家有此鼠患,民家豈能沒有?於是馬上派人帶上蔣何二人,親自去現場勘察,果然在兩家的房內發現了鼠洞及兩家混雜的散碎物件,隨即判二人無罪釋放。而陸家早已趁蔣瑜入獄時悔親,那趙玉吾為了洩憤,竟讓兒子娶了蔣瑜的未婚妻陸氏。知府大怒,打了陸、趙二家主人一頓板子,又向蔣何二人順水推舟道:「那兩個醜貨配對也罷。你二人郎才女貌,本官也樂促一段良緣。」於是賞銀百兩,當即在府上為二人舉辦了婚禮。

本案中,倘若趙玉吾平時不去刻薄誹謗鄰裡,蔣瑜撿到扇墜能及時尋找失主,而知府一開始不憑藉主觀情緒審案,怎會導致冤案產生呢?其實,法律從來都是不偏不倚,人們要在法律賦予的有限度的自由裡,方能成就無限幸福的人生。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是知道歷史。2015年8月,來自香港的幾位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創辦了吸引數十萬人關注的「知史」網。2021年伊始,「知史」迎來大事記。為了向大家提供更好的「知史」體驗,今後,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統籌「知史」各平臺發展,在浩瀚的歷史海洋中重新揚帆起航,繼續和大家說一說古人們的故事,談一談有溫度的歷史。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是一家民間慈善團體,冀望秉持「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的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http://www.facebook.com/mychistor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