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鵬展 香港詩人的堅持

在香港這個寸金呎土的大都會,詩情畫意彷彿離我們很遠,但其實仍有不少人,像80後香港詩人魏鵬展一樣熱愛新詩創作,即使生活繁忙、社會多變,也一直堅持。

中學起懷揣作家夢

魏鵬展是太子一家小學的中文老師,但他同時還有一個身份─香港小說與詩協會會長及《小說與詩》的主編。他與新詩的緣,源自中學。

他在接受《龍週》專訪時憶述:「我讀九龍華仁書院,當時中文老師經常分享古典文學作品,令我萌生興趣,開始有作家夢。直到中六七,有次我參加了公共圖書館舉辦的寫作工作坊,由陶傑任點評,他提出了許多對五四文學的新穎觀點,令我大開眼界,吸引我更多去鑽研不同大師的作品。」

2009年2月,魏鵬展發表了人生第一首詩作《直路》,之後一寫就寫了十數年,2014年他集結花了七年時間寫下的89首作品,出版處女詩集《在最黑暗的地方尋找最美麗的疤》,直至今天,他仍堅持每月創作,「我每個月都會寫一首詩,不能太多,否則江郎才盡,也不能不寫,否則會荒廢。」他下個目標是寫夠100首新詩,出版第二本詩集,按目前進度,預計兩年後新詩集便可面世。

創辦《小說與詩》收逾千詩稿

香港可供發表文學作品的刊物寥寥無幾,為提供更多平台予有心寫作的人士投稿,魏鵬展與友人在2013年合辦了文學刊物《小說與詩》,創刊以來,每三個月出版一次,一年四期,至今從未間斷,每期接收來自兩岸四地以至海外華文作者的投稿,多達千份詩稿,三四百份小說稿。

然而創刊初期也有點波折,魏鵬展說:「其他編輯想賺錢,但我唔想,我只想提供一個平台,大家理念不合,我又不想中途放棄,於是找來大學同學合作,直到現在。」

回想往日,魏鵬展說得淡然,但要在香港堅持辦文學刊物,當中花費的心力非外人明瞭。他之後又親自游說了多間書店同意寄賣刊物,又主動聯絡本港、兩岸、新加坡甚至日本多間大學圖書館讓刊物上架,讓更多人接觸詩文作品。

▲《小說與詩》每期都會刊登來自各地的詩文

詩人感性 靈感源自都市情懷

詩人多感性,魏鵬展的創作靈感便多來自於對週圍事物的感悟,「我以前好鍾意食扒王之王,餐廳有霓虹燈招牌,我留意到某天招牌暗了後無維修,不久餐廳竟結業了,我好大感觸,便寫下了《霓虹燈黑了》。」一盞壞了的紅綠燈、女生手上的傷疤,都能成為他筆下題材,他認為這就是作家最大的樂趣。

「作者的性情要真,才能感受到旁人不能感受的,如你的作品能引人想去了解,令人共鳴,這份滿足感無可比擬,曾經有詩作被朗誦節選用,有學生選來比賽,家長之後去瞭解這首作品表達的思想感情,回饋給我,這種尋求知音又獲得的回應,就是藝術之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