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女博士生 探研《紅樓夢》之趣

互聯網時代,網絡用語興起,不少人詬病新生代語文能力倒退,學中文只為應付考試,中國文學更被視為沉悶學科,有誰還會拿起書本認真看西遊、讀三國?80 後女博士生張桂琼(April)可能是一個例外。

理科生修讀中國文學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這句出自《紅樓夢》第五回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時見到的一副對聯,巧妙點出了人生的夢幻,也道盡了人間事物真真假假。在如今資訊泛濫的時代,真假難辨,但April對古典文學的鍾愛卻很真。

April是一名博士研究生,專研古代文學,自小家人便會購買不同的小說回家,培養出良好的閱讀風氣,也令她對古典文化知識萌生興趣。及至中學,作為理科生,她竟膽粗粗選修中國文學。「全班得我揀文學,同學們都好驚訝。」她笑道。

雖然要兼顧數理化與古詩詞,但April卻不覺困難,「因為好鍾意,所以唔覺得悶,加上當時的中文科與中國文學科相若,我當讀兩科中文,互相融合。」

真正的挑戰在大學入讀中文系後,她憶述:「老師講的文學用詞文科生才明,我的中史程度其實得中三,朝代更替概念模糊,比起文科同學要花兩倍時間去深究。」

惡補名著 情傾紅樓

為了追上課業,April開始惡補文學作品,四大名著自然是入門必讀,首先拜讀的就是《紅樓夢》,誰料一發不可收拾。「會考有一課是《紅樓夢》,當時老師話好困難,唔建議自己讀,當大學再睇返,邊讀邊覺得與想像不同,我真係追住睇,點解可以寫到既真實又有懸念?點解寫青年人在女性間周遊可以寫得咁靚?我開始找其他學術書去研究,賈府建築、大觀園地圖等都鑽研埋。」

雖然情有獨鍾,但《紅樓夢》卻是April不敢碰的題材,畢竟紅學研究者眾,如未能在學術上推陳出新,她無把握做好。直至升讀博士,獲老師鼓勵, April終鼓起勇氣選擇《紅樓夢》為論文題目。在她眼中,《紅樓夢》的吸引元素有二,「一是其書寫語言,即官話,當時不乏百姓透過《紅樓夢》來學語言,官話本身極具個性化,雅俗共用;二是書中描述的貴族生活,上流社會看有共鳴感,平民讀會想了解貴族的精緻生活,這些對中外讀者都有參考、研究的趣味。」

▲April(左一)受邀出席電台節目大談《紅樓夢》、《聊齋》等文學作品。

冀年輕人多讀文學 理解傳統文化

April目前在大專院校擔任講師,訪問當天正要回九龍灣校舍上視像課程。問到時下學生是否抗拒文學及傳統文化,她說:「文學作品可以流傳數百年,證明了其價值,讀的時候會難、會唔通,但無理由難就唔讀。一部文學作品不單得故事內容,更蘊含精巧的語言藝術和許多我們需要理解的傳統,例如寶玉雖然情感泛濫,但禮儀嚴謹,如何對待長輩,如何立身成仁,年輕人都應該去學。」

她續說:「大家對傳統文化理解有局限,以為舊,其實身邊許多事物均是歷史產物,生活上已離不開,好似過年利是、中秋想起嫦娥,希望大家抱開放的心去接受新舊事物,陋習要批判,但不是所有傳統都是壞的。」

▲1987年內地央視拍攝的《紅樓夢》至今仍為經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