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江天:「警察拉人,法官放人」?

過去一年多的社會動亂,香港警方逮捕的暴徒與激進示威者,人數不斷攀升。但每進入司法程序後,多被法官予以保釋。故此現象被部份輿論,將之簡化為「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相信此言論極可能是,對香港司法程序的不瞭解甚或誤解,但客觀後果卻會帶來更不理性的社會偏見和仇恨撕裂。

近日警方出動約200名警員拘捕某傳媒集團創辦人及高層等10人,被指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及串謀詐騙等罪名。警方經拘押及搜證近40小時後,據知有以30萬現金及20萬元人事擔保獲保釋。何解今次「警察拉人」,都未輪到法官,就「警察放人」?

在香港的刑事訴訟程序,保釋按時序分兩種,分別是被捕後的警察保釋及被移送後的法庭保釋。前者是警方需在48小時內決定正式落案起訴,並移交裁判法院提訊。如警方認為需繼續調查,才能決定是否有足夠證據移送法院起訴,則需批准被告保釋,或無條件釋放。根據《警隊條例》第52條「被逮捕者擔保後釋放或帶到裁判官席前」,規定「除非該人員覺得所涉及的罪行性質嚴重或合理地認為應將該人扣留,否則該人員在該人有擔保人或無擔保人的情況下以合理款額擔保」。顯然,該案涉及大量搜證調查,同時還需徵詢檢控法律意見,不可能在48小時內落案起訴。

根據《港區國安法》第四節第29條,如犯「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最高刑罰為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且該法第42條更列明,「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否則不得准予被告保釋,比按常規《刑事訴訟程式條例》第9G條申請保釋門檻高。

若在警署申請保釋失敗,被捕人會在被拘留的48小時內被移送裁判法院提訊。被控人可在裁判法院首次聆訊時向裁判官申請保釋。如裁判官仍拒絕保釋申請,還可再向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申請。

在上述國安法第42條的特別約束外,除非法庭認為被告有可能在聆訊時缺席、再犯案、騷擾證人或阻礙調查,否則便會批准保釋,並訂立保釋條件,例如交出旅行證件不准離境、定時到警署報到、居住於指明的地址、不得直接或間接與指明的任何人接觸等。

若被控者違反警察保釋條件,或警察有合理根據相信其很可能會違反保釋條件時,可以無需手令而將其拘捕,並在24小時內帶至法庭,由法庭重新考慮保釋或羈押。

保釋權是《基本法》第87條保障的:「任何人在被合法拘捕後,享有儘早接受司法機關公正審判的權利,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

不論「警察拉人,法官放人」,還是「警察放人」,都是依法而為,有效彰顯司法公正。「公義不但須彰顯,更須在公眾面前彰顯」(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 undoubtedly be seen to be done)。

黃江天:法學博士、憲法與基本法研究專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