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家彪:港區國安法

話說,有三個老伯坐在公園的石櫈上,不斷高談闊論,時而激動,時而大笑。突然,其中一個光頭的老伯朝向筆者的方向招手,並與其餘兩位同伴一同走過來。

光頭老伯聲如洪鐘地說:「我要反映意見呀!是關於這個《國安法》…..」

「是呀!我們想講《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應該會有些好日子過了!至少,那些黑衣人一作亂就會被警員拘捕喇!我們這些愛國愛港的市民終於有好日子過!」另一個身穿白色背心的老伯搶著說。

「你別搶著說啦!我都要表達呀!光頭老伯不忿地說。

誰知,另一位白髮斑斑的老伯又搶了白:「不只是我們,最重要還下一代一個正常社會呀!」

筆者寫這篇文章時,《港區國安法》已正式實施,並以「尚方寶劍」的姿態平亂,真正愛護香港的人舒一口氣。回想去年的今日,香港的黑色暴亂正處於揭幕不久的時期,在這些日子裡,黑衣暴徒連番破壞,既在街上四處搗亂,不但對公共設施、街道、店舖多番毀壞,更大肆縱火,又對政見不同的市民進行「私了」的報復式攻勢,甚至向在場執勤的警員施襲。

說起向警員施襲,7月1日當天,暴徒們視《港區國安法》如無物,公然挑戰此法例,不單上街破壞,更襲擊「落單」的警員,有人被電單車撞,亦有人被暴徒以利器插傷左臂。那名用刀插警員的暴徒,當日行凶後打算逃到英國,結果在飛機起飛前十分鐘左右,遭警方攔截,並把他從機上拘捕。結局可謂大快人心,彰顯公義。
其實,筆者非常不明白,為何有和平表達的途徑不用,偏要做一些令人髮指的行為,甚至賠上了香港的經濟發展和格局。說穿了,這幫暴徒受了某些別有用心的政客唆擺,打著各種漂亮的旗號,乘機搞亂社會,勾結外國勢力擾亂,甚至顛覆中央主權。

說句老實話,政治體制發展的進程並非一朝一夕,不同地方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繼而促成一個與該國元素相符的政治格局,令民主發展進程亦有不同的步伐,西方列強的一套又難以在亞洲後發地區搬字過紙,故每一個政治的決定也取決於各種環境的元素。空喊口號,盲目仿照,只落得邯鄲學步、東施效顰的鬧局。

長話短說,香港內耗多月,社會元氣大傷,我們也沒有任何空間、時間再耗下去了,「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自殘下去,香港實在沉淪難起。不過,「只有破壞之後才有生機」,經過國家被迫出手為香港訂立《港區國安法》,將令我們的社會撥回正軌,讓香港從新出發,再創新的一頁。

鄧家彪:註冊社工/工聯會九龍東總幹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