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欣:SEN兒童成長障礙賽

近年,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的情況逐漸受人關注。談及SEN,不少人會將矛頭指向融合教育,惟事實上融合教育只是SEN 學童所面對的多項關卡(挑戰)的其中一項,事關SEN學生所面對的情況實在相當複雜。假如SEN 學童的成長是場障礙賽,他們至少就要跨越三個「斷層」,和兩座「高牆」,才能與其他選手並肩比賽。

第一個是由懷疑到確診的評估斷層。現時斷定嬰幼兒是否出現發展障礙,主要是在母嬰健康院進行初步評估後,再轉介到衞生署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進行進一步評估,以確認兒童的發展障礙症狀及情況。然而,相關輪候時間極長,以2019年的數據為例,在眾多輪候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的兒童當中,只有約一半個案能夠在半年內完成評估。更重要的是,等待並不就此完結,患有發展障礙的兒童如情況嚴重需要治療及獲取其他支援,仍需要進一步輪候公立醫院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以進行確診。然而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的輪候時間長期高企,以2018-19年計,例行類別的輪輪候中位數為70星期至130星期不等,代表患有發展障礙的兒童隨時要等1年4個月至兩年半才能確診,可能白白錯過「黃金治療期」。

而第二個斷層則是學前服務到小學階段的服務斷層。政府在早兩年推出學前到校服務,透過派出跨專業團隊到幼稚園為有發展障礙症狀的兒童提供服務,成功幫到不少兒童改善情況。可惜的是,有關服務只限於學前教育,上到小學整個支援就會完結,本來情況得以改善的兒童可能因為失去支援而影響康復狀況。加上在校本支援模式下,學校在購買服務時雖然有自主性,但就未必有足夠專業人士提供意見,以確保服務的準確性,因而不時出現服務忽略校內SEN學生實際需要的情況。而第三個斷層則是小學升中學的跟進斷層。自升學童小學起,主要是依賴學校為SEN學童提供支援,部份家庭亦可能靠在市場上得到的服務改善學童情況,但市場上的服務質素差參,加上一般收費昂貴,中基層家庭難以應付子女長期使用相關服務的開支,故大部份人仍然是依賴小學所提供的支援以改善學童情況。因此, SEN學童升中,除了意味他們需要重新適應學習環境,更代表他們要重新適應相關服務,假如有關中學支援服務不足,未能照顧學童需要,家長或需要重新到市場上尋找合適服務,對家長造成重大壓力,亦大有可能影響SEN學童的情況,甚至令過往的努力付之流水。

不得不提的是,以上情況只適用於「幸運地」早早被診斷出有發展障礙的學童,沒有那麼幸運的一群要經歷甚麼額外考驗?還有餘下兩座要克服的「高牆」是甚麼?下次再繼續分享。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