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 助滯鄂港人返港大揭秘

早前,港府完成第二批包機接載滯留湖北港人的行動。首兩批共1027人順利返港。他們當中部分人曾獲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的協助,抵港後第一時間打來電話報平安,表達感謝。梁美芬在接受《龍週》專訪時,揭開這些求助個案背後的故事,以及如何促使港府安排包機的內幕。

求助個案緩急歸類 情緒問題不可忽視

訪問當天,梁美芬手上拿了兩張A3大小的紙,正反兩面都寫滿求助個案的信息,如所遇困難、處理方式等,部分較特別的緊急個案被用螢光筆標誌出,包括因香港家中長者患癌無人照顧和因長期滯留即將失業的夫婦,可謂情況相當緊急。梁美芬在香港奔波為他們提供協助,更在交流中留意到他們被迫囿於當地一兩個月的情緒波動,需要別人的關懷和愛。

時光回溯到今年1月底,湖北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當地對外交通停頓,村莊、小區逐一開始實行嚴格的封閉式管理,大批因春節探親前往當地的港人被迫滯留。梁美芬是最早留意到他們的處境,並促請政府包機接返的立法會議員之一。「不要讓他們感覺求助無門,被丟在山上無人救援一樣。」她說這是自己作為議員的責任。

陸續收到求助個案,梁美芬起初唯有以安慰為主,對一些可遠程協助的個案施以援手,畢竟香港同處防控疫情緊要關頭。隨著求助個案數字上升,她開始根據情況緩急進行分類,「有一些非常緊急的,如身體有醫療需要、孕婦,我只能直接WhatsApp給(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類個案攸關性命,等不及走官僚程序。
在和求助個案保持聯絡的過程,梁美芬能夠感受到他們情緒波動,時常邊說邊哭,或是煩躁不安。雖並非身體痛症,情緒問題也不可忽視,她主張政府開通熱線紓緩他們的緊張焦灼。

訪問期間,梁美芬翻了翻手中求助個案資料,指向其中一位畢女士,「她就出現了情緒問題。」畢女士滯留湖北,一面擔憂被感染,一面掛心香港家中的兩個小朋友和住在公立醫院的長者。另一位被標記為緊急個案的張先生則是與妻子到湖北過年,原計劃農曆年初二返港,無奈滯留逾一個月,擔心公屋無法交租而被扣分,又因為無法返港工作,即將被僱主解僱。

011EE
▲港府3月26日派出第二批專機接載滯留在湖北省的香港居民回港。圖為入境處職員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向乘搭專機的港人派發健康申報表

開記招播受困港人視頻 爭取包機時間表

早於2月,梁美芬便提出政府安排包機接載滯留湖北港人的構想。在作出公開呼籲前,她已聯絡航空公司,詢問派飛機參與行動的意願,「真的有公司願意。」

梁美芬理解政府陷於兩難,顧慮本地疫情嚴峻,醫療及檢疫資源有限,難以再消化由「高風險地區」返港的這批人士。但她堅信態度是很重要,政府要讓他們知道,香港人沒有放棄他們這些流落在外的人。

隨後的一個星期內,梁美芬收到50宗求助個案,年齡介乎7個月至70歲。於是,她決定召開記者會,現場連播放兩名受困港人視頻,向政府喊話「要有誠意」,爭取協助計劃切實的時間表,並提出建議:「睇餸食飯,先急後緩,先易後難。

最終政府接納意見,分兩批合共派出8架包機,順利接回部分滯留湖北的港人。兩批接載行動結束,梁美芬所接到的求助個案仍有七成繼續滯留湖北,他們所處城市遠離武漢,「有的更接近湖南。

隨著近來內地疫情逐步緩和,城市之間陸續解封,交通逐步恢復,包機接載或許已無必要,「看他們是不是自己到深圳、廣東再自行回港。」梁美芬說會與他們一直保持聯絡。

010EE
▲航空公司職員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向乘搭專機的港人派發機票

夫婦滯留湖北 家有患癌長者無人照顧

港人畢女士夫婦1月20日到湖北省咸寧市探親,原本計劃27日或28日返港,豈料內地疫情急轉直下,湖北境內各市相繼「封城」,交通中斷,令她有家歸不得。

滯留當地期間,畢女士最擔憂的是身在香港、患癌症的母親。母親一直由夫婦照顧,但兩人因暫時無法返港,不能為她處理有關藥物事宜。另外,一對子女也無人照顧,需要委託親戚朋友。

後來畢女士向梁美芬求助,坦言自己「兩頭擔心」,既擔心在港的長者和子女,又擔心身在湖北的自己會不幸確診新冠肺炎。目前,畢女士夫婦已於3月底乘搭第二批政府包機返港。

另有張先生一家三口亦聯絡梁美芬尋求幫助,他們於1月23日由深圳前往湖北省松滋市,並被迫滯留。張先生夫婦心急如焚想要儘快返港,因兩人僱主均只容許他們停職留薪至2月底,若2月底仍未能返回工作崗位,則當作自動離職。張先生為此非常徬徨,稱因無法返港工作,夫婦倆2月沒有收入,若3月情況持續,「等回去之後都不知道怎麼生活」。記者了解到,目前兩人仍未能返回香港。

012
▲晚上8點多,第二班接載在湖北省的港人返港的包機抵達香港國際機場

缺藥港人將藥片掰成四分一吃

滯留武漢市武昌區逾40日的阮小姐,是乘坐第一班包機回港的港人之一。她的母親去年5月底去世,依照當地風俗,農曆新年間要做「請香儀式」,宴請親友。於是今年1月19日她與妹妹一同返回武漢老家,之後連續兩日出門置辦年貨,也為儀式做採購。

「因為採購很累,我們早早就休息了,結果第二天(即23日)早晨起來看到新聞說武漢『封城』,區與區之間也封了。」阮小姐接受《龍週》記者專訪時憶述,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令她措手不及,急忙致電親友取消儀式。

其後40多日,阮小姐與妹妹一直呆在已故父母的老房子中,「平時房子都是空的,什麼也沒有,不太方便。」時間久了,囤積的食物不夠倒是其次,阮小姐是心冠長期病患者,每日須服用藥物,隨身帶的藥快吃光了,「我就只能把一個藥片,掰成四分之一來吃。」而囿於家中的焦慮也令她情緒波動大,睡眠也不好,「心裏很難受,人生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

幸運的是,阮小姐成為首班返港包機的乘客。離開武漢當日,她穿上全套的防護服,乘坐當地政府統一安排的車輛前往機場,經多次體溫檢測得以上機,成功返港並入住駿洋邨隔離檢疫中心。

回憶這次經歷,阮小姐坦言政府此次安排周到,辦事有條理、有程序,「沒有一點是他們沒有考慮到的。」而促成政府安排包機,梁美芬在背後的出力也是功不可沒。

009EE
▲阮小姐成為首班返港包機的乘客,離開武漢當日,她穿上了全套的防護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