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借枕頭開始 香港旅館業協會

由尖沙咀彌敦道鑽入美麗都大廈,穿梭樓道間,香港旅館業協會創會會長梁大衛帶著《龍週》記者來到一個角落的鐵閘前停下,按門鈴,很快一對年邁夫婦熱情開門迎上來,裡面是一間不算起眼的小旅館。 在這座記錄了半世紀香港野史的大廈內,分佈著118間旅館,都是香港旅館業協會的成員。

全港3000間賓館會員

梁大衛留學英國的六七年間,遊歷周邊各國,也在新奇中體驗民宿文化。畢業返港的幾年後,他在太子創辦了第一間旅館,由此正式踏入旅館業經營之路,而他也在歐洲經驗與香港現實之間,逐漸找出一些差異,和香港業界的缺失。

「我發現歐洲有旅館業工會,泰國和台灣也有,為什麼我們香港沒有?」梁大衛認為有工會至少有兩個優勢:第一,可以讓業界團結在一起,互相介紹生意,彼此支援;第二,代表業界發聲,與政府協商,爭取權益。
「既然沒有,那我們自己做一個!」香港旅館業協會創立的開頭就是這樣簡單,甚至可說是一個「無心的開始」。他拉上自己的旅館左鄰右舍的七八間小旅館,鬧哄哄地隨意選出會長,但又一時沒有什麼需要爭取權益的大事發生,於是便「大家互相借枕頭」。

「今天可能這間旅館的客人多了,枕頭、毛巾或風筒不夠用,就互相借。」隨後,協會又互相介紹生意,「小組織」就是這樣紅紅火火地運作起來,由左右相鄰擴大到整棟大廈,對面的大廈又加入進來,之後是整條街的大廈,逐步發展到全港十八區約3000間旅館。

003
▲梁大衛創辦的香港旅館業協會,會員已擴展至3000間旅館

實現上傳下達 守法經營是底線

當協會旗下囊括全港約3000間旅館,功能自然不再是「介紹生意」,而開始真正做更重要的事,即代表業界維權。

梁大衛將香港旅館業協會的職能概括為「上傳下達」,簡單來說就是作為業界代表,向政府各部門表達訴求,又將最新政策傳遞給業界。

這些年梁大衛做得最多的是協助旅館經營者領取或續領牌照。事實上,十多年前的香港遍地是非法經營的無牌旅館,「一條街可能一間合法,兩間不合法。」但合法經營是協會的要求,「如果發現違法的經營者,會立刻取消會籍。」協會與牌照署合作一同打擊無牌旅館,成果顯著。

「無牌旅館至少減少了七成。」他對這一數字感到滿意,這也顯示他口中的「改善業界生態」並非一句空話。

012
▲香港旅館業協會就職典禮,政商界及全港18區旅館會員等500人出席

冀旅發局宣傳 香港旅館文化

香港旅館業進步、守法,這是梁大衛的目標,現時已實現了大半。但他對「進步」還有新的期待,即資訊科技化。

梁大衛一直有個心願,就是能夠有屬於旅館業的網站,涵蓋全港旅館,讓全世界客人一上網就能找到每間旅館的信息,還可即時在線預訂房間,「這種企業化模式可達到集中宣傳、容易管理的效果,同時亦為旅客提供方便。」

在這當中,梁大衛也期待政府為業界多做一些事,「其實政府要做的很簡單,旅發局只要在官網上加多一個窗口,高規格宣傳香港旅館文化,讓遊客感受地道的香港人情,這也為旅客在香港昂貴的住宿環境中提供多一個選擇。」

014
▲梁大衛聯同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前往民政署遞信請願,反映業界訴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