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啟明:等了又等:教席全面學位化暫落空

卻說,不少即將退休的合資格津貼小學教師滿心期待可盡快轉為學位教席,誰料,又有可靠消息指:除了津貼小學合資格教師外,其餘類別的中、小學皆按政策改編至學位教席,毋須理會 「校本」情況分兩年改編。如此安排,就引來幾陣不滿的呼聲。

也許有人會認為: 「兩年,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不就等一下」。誠然,這個安排對於一群即將退休的小學教師的話,意義就大不同了,甚至猶如等了大半生,終究一場空的感覺。再說,這個安排也講不過去,正如香港教育脈搏及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於3月初曾向216名中、小學教師進行有關 「教師教席全面學位化的意見」問卷調查,當中有接近9成受訪者認為 「不論中小學都應該於2019年9月實行教席全面學位化」;而且更有近8成半人認為教育局的做法實為不公。

事實上,無論中學教師或小學教師,所有教席都應在下學年9月1日得到改編,重獲本身應有的權益;再者,有許多年資較長的老師多年以來在地位不均等的情況下,長期被迫兼任學位教師職級應做的行政工作,自然薪酬方面亦是 「同工不同酬」。然而,教育局以 「校本」的理由作開脫將責任下放和淡化對整件事的責任,同時對這群津貼小學老師非常不公平,長遠更會分化及打擊教師士氣。

筆者認為,教育局作為教育界之首,理應帶動公平公開的風氣,令所有教師達至 「同工同酬」的待遇,讓全面學位化的做法劃一實行;更重要是,政府應切勿忘初衷,回想當天的建議或施政的精神所在。

觀乎1993年之時,政府接納《教育統籌委員會第五號報告書》,由1994學年起開設小學學位教師職系,將35%的小學教師職位轉為學位教師職位的建議,並於2001/02學年完成。另外,首任特首董建華於上任後發表第一份施政報告亦曾提出 「教師學位化和專業化的目標」以確保本港有良好的師資,故將原定2007年令學位小學教師增加至百分之三十五的目標提前在2001年實現。

面對這個安排,筆者希望教育局應在這個背景下,先保障他們的合理薪津待遇,若讓學校自行安排分兩年實行,只會造成不同學校的合約職級教師有不公平的現象,亦會影響老師對原任學校的歸屬感,長遠更會影響學生的表現。或者,局方可考慮先讓教師領取學位教師薪酬,可穩定教師團隊,亦可讓校方有足夠時間安排職務。

多年以來,這群津小教師一直懷着這個依稀彷彿的盼望,本以為自己終於等到看得見明月,無奈的是,誰也想不到這個 「程咬金」竟在這一刻出現,令他們的幻想隨即破滅,可謂 「縱讓折磨的心,等了又等」。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