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大必食素食自助餐

每逢假期或者慶祝生日、公司週年活動,許多人都喜歡到酒店或餐廳吃自助餐。不過,近年本港越來越流行食素,素食人數不斷增加。以下同大家分享九龍四間有名的素食自助餐餐廳,不單可以食到飽,更可以食得健康! 每日 尖沙咀店舖租金一向昂貴,但該區素食的餐廳不少,在山林道的「每日」是其中一間。該間餐廳布置一道光潔透亮的玻璃幕門,透出簡約的設計格局,是一間頗有日式風格的素食自助餐廳。餐廳有午餐及晚餐選擇,一系列的頭盤、沙律、炸物、熱食和甜品,一應俱全,很適合年輕人的口味。 值得一讚的是,餐廳每一款菜式都有清晰菜名、蛋奶素及五葷的標示,適合不同素食及非素食者選取。 地址:尖沙咀山林道10-12號山林閣地舖 價錢:平日午餐$88/晚餐$138 節假日午餐$108/晚餐$168 走肉朋友 顧名思義, 「走肉朋友」是指沒有肉食的餐廳。該間餐廳打破傳統素食餐廳的油膩乏味的菜式,不定期推出主題菜式,價格也很親民,吸引了很多非素食者光顧。餐廳開業一年左右,菜式的主題有傳統港式、台式、日式、南洋風情主題,更分別以京、川、滬等菜系作不定期的調整。 餐廳有一個很特別的牆身,上面寫着「A Better Me, A better World」。餐廳老闆秉持施與受同樣有福的理念,一直為區內隱蔽及獨居長者派發免費餐券。餐廳在今年農曆新年推出賀年套餐,提供特色的新年好意頭菜式。 地址:大角咀博文街28-30號地舖 價錢:午餐$88/晚餐$168 無肉食 一直走平民價格路線的 「無肉食」,至今已經開到第三家店。餐廳專售傳統中式素菜,多年來食物質素維持不變,深受食客追捧。最新一家店舖開在人流最旺的旺角波鞋街的重建項目大樓內。 餐廳採用全木裝飾,而且還有綠色植物裝飾,樓底高不侷促,大型落地玻璃窗,午餐的時候能感受到溫暖和煦。 地址:旺角洗衣街88號2樓/佐敦德興街8號地下 價錢:平日午餐$70/晚餐$120 節假日午餐$80/晚餐$140 梅貴緣 說起食素,不可不提曾經轟動一時、預約要等一個月的深水埗港式自助餐 「梅貴緣」。該間餐廳店面不大,店內除了座椅,都擺滿了食物。食物大約有40多種,而且是比較地道的港式口味,所以吸引了不同年齡的顧客。 值得一提的是, 「梅貴緣」的炒粉麵很有鑊氣,而且不會油膩。最近,餐廳還推出自助素食火鍋,材料大大份,以及用料與湯底新鮮,但只在晚市供應。 地址:深水埗基隆街188號 價錢:平日午餐$68/晚餐$108 節假日午餐$78/晚餐$108 ▲▼

「橄欖」精神 退而不休

人稱 「橄欖」 的前立法會議員陳鑑林,在2016年退下議會工作,但退而不休,從中美關係到 「一帶一路」 倡議,再到大灣區發展,以至九龍社區的關愛服務,他都有參與,繼續發揮 「橄欖」 精神服務社會。 「2016年我退下立法會工作時,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寫了一幅字給我: 『踏石留印』,下款寫着 『陳鑑林議員榮退誌慶』。他用 『榮退』,而不是 『榮休』,意思就是可以退,但不可休,現在我仍然天天忙碌。」陳鑑林在公司辦公室內接受《龍週》記者專訪時笑說。 積極推動大灣區融合 事實上,陳鑑林目前的頭銜仍然有很多,是意得集團董事長、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局非執行董事、理工大學顧問委員會成員、香港龍獅體育文化促進會主席…… 「我現在的工作和過去有很大不同,包括在公司做經營管理。而公司主席高佩璇博士很支持社會活動,我也利用自己在社會的網絡做聯繫,參與地區的活動。」陳鑑林告訴記者,現在他每日都排滿了工作,無暇發展個人興趣, 「有時會練練書法,其餘都是工作。」 除了本港社區服務,身為前全國政協委員的陳鑑林,也十分關注國家和香港發展,透過參與論壇、研討會,以及發表文章等建言獻策。 陳鑑林說: 「我經常到深圳、珠海等地方與不同的朋友見面,了解內地經濟、社會環境及各方面的情況。」他關注的領域很廣泛,包括許多很具體但長期未解決的事務。就大灣區發展,例如:香港企業到內地發展,賺了錢後,資金如何更好地回流到香港;兩地的稅務如何更加簡單便利;香港的員工到內地工作,如何解決超過183日要繳交內地稅的問題;香港專業人士如何到內地執業等。 他說: 「這些問題講了多年,我們不期待一夜之間可以解決,而是希望可以成熟一項推一項,使大灣區的融合發展行得更順。最近內地允許港澳台居民到內地執教,這是好的發展,將來會有更多專業界別人士可以到內地發展。」 做慈善捐款逾千萬元 除了大灣區,中美貿易戰也是陳鑑林關心的另一議題。他說:「未來一段時間中美貿易關稅問題如果不能解決,一些工廠可能會搬離中國,這有可能影響到內地的就業問題。美國也面對同樣的問題。所以我希望可以未來1、2個月中美貿易戰可以平息,這樣廠家會比較放心。」 陳鑑林還熱衷慈善事業, 「這幾年我的捐款超過千萬元,主要是支持地區慈善活動,支持地區團體、區議員的活動,捐助本港一些大學及內地的黑龍江大學。潮汕水浸我也捐了百多萬元賑災。」 街坊朋友愛稱呼陳鑑林為 「橄欖」,意思是陳鑑林的工作態度有着 「橄欖」樹木堅忍硬朗之特質,更有一顆 「化作春泥更護花」為國為民盡責之心。退下立法會第一線的陳鑑林,依然保留着 「橄欖精神」,換一個崗位繼續為社會服務。 滿意民建聯新一代表現 陳鑑林作為民建聯創黨成員,現時仍是該黨顧問。對於民建聯的新一代,他感到滿意, 「過去幾年民建聯逐步年輕化,用了不少青年,他們有責任心,有活力,能回應市民大眾的訴求。經過6、7年的磨練,這批年輕人越來越成熟了。」 陳鑑林說,希望民建聯在未來的選舉中可以取得更多議席,以及培養更多優秀的人才,進入政府的熱廚房。    

楊光富 社區工作愈做愈上癮

做社區工作,有些人是一試鍾情,也有些人是愈做愈上癮。快將34歲的楊光富屬於後者。 因運動與地區工作結緣 楊光富本身從事廣告行業,身兼籃球、閃避球教練,如今他更是民建聯黃大仙支部的社區幹事,也是街坊口中的 「富仔」。若與其他從事社區工作多年的前輩相比,2017年初才投身社區服務的楊光富絕對稱得上是 「新丁」,而他與地區工作的結緣也是由運動而起。 楊光富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憶述, 「當時我想推廣運動、康樂文化,幫年輕人發展體育事業,於是去尋覓更多合適的練習場地,所以開始接觸地區團體。但當我接觸後才發現,原來社會有許多層次,也有不同的持份者,要顧及不同的需求,我的想法太單一。」 何謂單一?例如以前楊光富片面地以為傷健人士是指四肢不便人士,後來才知道原來弱聽、弱視,甚至精神病康復者也屬於傷健。 他又舉例說: 「我以前唔明為什麼要有老人院,認為子女送父母去老人院是不孝,但當我親自探訪後,才了解到許多子女有經濟負擔,又或因工作分身不暇,只好將長者送去院舍讓他們獲得照顧,這是無奈的選擇,也令我明白到人口老化帶來的問題有多嚴重!」 楊光富明白到自身的不足,遂積極投入地區工作,希望藉此了解不同人的看法,豐富自己為人服務、幫到人的理念。 ▲▼光富藉不同活動與街坊建立關係 聆聽各方聲音 助街坊解決問題 目前,楊光富的服務範圍主要在東頭邨、美東邨、啟德花園一帶(東美區),集公屋、出售公屋、居屋於一區,囊括不同階層的人士。他要幫到市民,意味着從福利,到政策、教育、環保等層面都要涉獵,針對不同人士提供不同協助。常被部分傳媒報道「亂攞」綜援的新移民,也是他處理得最多的個案。 但楊光富說: 「我不排除可能有人會呃,但起碼我處理過的逾百宗個案中,無一個係呃。他們好多是直到失去自力更生的能力時,才知道香港有這樣的福利。其實不一定是新移民,香港人都會有這樣的困難。」 他指出,曾遇到一位街坊主動要求他去幫助其鄰居,後來了解到該女士來港超過七年,一直自力更生,離婚後卻發現懷孕,她不懂求助,也不知可享福利,產子後居住在惡劣的環境,連街坊都看不過眼才幫她尋求幫助。 另一方面,區內樓宇老化、維修、啟德河水浸問題等,也要楊光富逐一了解,聆聽各方聲音,然後去協調,尋求共識,為市民爭取最合宜的解決方法。 關注東九龍重建規劃 告別單一後,楊光富的思想更加成熟,焦點也不再只集中於東美區,黃大仙以至整個東九龍的發展,他也相當關注。 他向記者指出了幾點: 「起動九龍東計劃」改造新蒲崗,該區工業大廈多為藝術文化空間,未來如何安置?大磡村、鳳德邨計劃重建,預料最少2萬人會遷入黃大仙,區內交通網絡、社區設施等配套能否應付? 「尤其是是醫院,本區沒有急症服務,屆時將如何滿足街坊的需要?美東邨2020年也要重建,商場、停車場等設施都要規劃。這些看似是周邊地區的事,其實我們也要考慮,否則會影響到本區。」楊光富說。 面對繁複的社區大小事,楊光富形容愈做愈過癮, 「做社區係要勞心勞力,要用心付出,也有挑戰,過程都會有艱辛、灰心的時候,但可以幫人解決到問題,很有滿足感!」  

吳志隆:台灣的命運特區的作為

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在講話中展現出對國家(兩岸)統一這原則性問題的決心與意志,島內政治人物在此番發言後有多種意見... 誠如韓國瑜市長所言,這種決心與意志是「不容懷疑的」,於是擺在台灣領導人面前的,是該如何處理兩岸未來關係的命運選擇題。兩岸從1992年至今的26年間,交流與發展,無論是經濟合作、文化交流、民間互動等多方面,都已累積了一些基礎,台灣個別政治勢力企圖在「九二共識」中尋求模棱兩可的空間會越來越小,兩岸現狀雖不足以馬上進入統一議程,但至少不應仍停留在意識形態分歧的核心外圍。 消除意識形態的分歧,也就是習近平所言的 「心靈契合」是最後,也是最關鍵的一關。倡議兩岸應該朝 「一國兩制」的方向進行政治協商,希望雙方主動突破意識形態的羈絆。在大陸的主動面前,台灣政治人物再視而不見已不符合歷史進程,但誰可以在島內為推動兩岸和平進程出一分力,這還要看台灣民間智慧是否清醒,能否找出合適的領導人來帶領寶島的命運。 「一國兩制」本為兩岸而設計,但歷史卻讓港澳先試先行,這使港澳在兩岸關係間又多了一重 「政制示範單位」的身份,如何落實 「一國兩制」,在「一國」基礎上讓「兩制」互惠互助,成為2300萬台胞是否願意走向統一心靈契合的重要指標。 吳志隆:民建聯社區幹事、 「就是敢言」 副主席

蔡梓銘:針灸秘技失傳.神話幾成絕響

習醫初期,我一直有個疑問,就是針刺同一個穴位,我與國醫大師有分別嗎?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就要從針灸這項秘技的各個角度拆解。但首先要排除的是現今某些中醫會採用的電針或穴位埋線,這些現代科學產物因為缺乏傳統中醫理論的支持,嚴格而言不隸屬中醫範疇,因此可以避而不談。 針刺的要點有三:入針的深淺、角度,以及進出針的手法。前兩項要點,取決於病症的具體狀況。譬如一個痛症,病人體質較虛,一般而言會深刺,反之則多淺刺,再視病情決定進針的角度。至於最後進出針的手法,在於一般市民即是醫師入針後左轉右轉,令你局部較酸軟的手法;但在中醫而言,這卻是不少中醫門派中的不傳之秘,甚至奠定了一個中醫師的療效。 假設以上各點我都模仿到位,我與國醫大師仍有距離嗎?想起以往拜師跟診,曾有一位長期失眠的中年女病人,最近一周徹夜難寐,昨夜大便時痔瘡破裂而便血之甚,狀甚可怖,當夜與其丈夫抱頭痛哭。次日晨便急診於老師,老師很淡定、很從容,很快施以寥寥數針。第二天再來診,病人就掛着滿臉笑容而來。原來她昨夜終能入寐,而且能正常排便,腹部也不甚脹了。要是當時是我遇上這急症,我敢斷定即使我和老師做的同樣治療,療效也不如他。原因在何?且看下回分解。 蔡梓銘:中醫師、香港中醫學會理事兼慈善基金會秘書長、世界中醫聯合會生殖醫學理事

何啟明:用4000元見證香港仍然不聰明

近日市民熱議 「關愛共享計劃」引申的問題, 4000元的魅力果然沒法擋。經過一年時間的準備,政府在上星期終於交代遞交申請的方法,並隨即提供表格予市民申請。 可惜的是,政府曾表示計劃的行政費達三億,但公開申請程序後,市民發現原來政府只接受紙本申請,不接收電子方法申請,而且需要市民影印身份證及提款卡(居住證明已經不用提交),實在惹來市民不滿。 如果計劃在五、六年前推行,市民的怨言確實不會太大;但在2019年的今天,隨着數碼化已經普及的今天,對象是65歲以下、較年輕的香港市民,仍然要他們用筆填表和郵寄,實在顯得太愚笨。在西方社會,例如在法國申請房屋保障金,雖然政府場所內仍有真人教導如何申請,但居民已經可以在電腦上完成整個過程;在國內,流動科技更為先進,政府的公務申請已可在政府場地內完成,甚至在手機上完成填表及支付,例如考核駕駛證、處理罰款等等,而且有根有據,系統有相應的處理單號及收據,因此市民可以在家中或路上已經處理,節省大量時間,政府亦能善用人手,不必將人手安排在重複的機械式檢查。 困難總比辦法多 等於為官避事 署理特首曾回應,因為建設電子系統需時18個月,為加快派錢的進度,因此用回老辦法。如果有使用智能手機的朋友都知道,一年半的時足以讓手機系統升級。誠然,面對三至四百萬個申請,系統需要承受極大壓力,在硬件上要有充足的準備,但這絕不是避而不做的原因。大家想想,在每年11月11日,某些網上平台已能在兩分鐘內處理二百億的成交額,一天處理二千六百億的成交,如此大量的資料已經有人和技術能妥善處理,用一年時間及三億元做預備,香港竟然得出郵寄申請這個原始方法,實在說不過去。如果4000計劃在國內推行,市民要做的只會是在手機網頁上填寫資料,然後透過手機拍攝身份證及提款卡作為證明,然後坐等4000元自動存入戶口。 筆者在立法會曾經斷言,香港的科技進步緩慢,問題不在香港人不掌握那些技術,問題在於技術投資大,同時原先的水平已經超過,因此效果進步細,官員面對反對派的批評將會難以應對,所以官員不敢貿然改革。另一方法,18個月的時間大部分用於招標及行政程序,並非程式編寫,所以數碼化並非技術上做不到,而是自己為自己設下難關。我們用4000元買到一個機會見到香港這方面的不足,之後我們要做的是要勇於面對這個問題,承認我們落後於世界,才能重新認識自己,才有改進的動力。 何啟明:立法會議員

香港歷史檔案館 撫今追昔香港故事(下)

坐落於觀塘翠屏道十三號的香港歷史檔案大樓,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啟用。大樓內設有檔案查閱室、展覽廳及閱覽室。館內還設有網上藏品集,供市民隨時都可以在網上瀏覽歷史檔案。 檔案館的公共職能 公共推廣服務方面,檔案館的服務對象來自各行各業,例如學者、研究人員、政府人員、新聞從業員、學校師生等,為他們在追溯和搜集歷史文件、研究相關課題時提供參考諮詢服務。檔案館亦經常舉辦展覽、研討會和工作坊等活動,公眾人士亦可登入該處網頁查閱和下載資料。 檔案館的館藏 檔案館收藏了豐富的歷史文獻資料,保存了超過一百五十萬份歷史檔案,橫跨的年代由十九世紀中葉至現在,並貯存於不同的載體,包括案卷、裝訂本、照片、海報、地圖與圖則及影片。據檔案處資料顯示,館藏主要分為三類: 第一種為 「歷史檔案」,即由政府各局或部門移交的政府文件及個別人士捐贈的私人檔案(檔案編號為HKRS,代表Hong Kong Record Series,屬 「政府歷史檔案類別」),以及從民間機構和個別人士捐贈與歷史檔案館的私人檔案和個人手稿,和購買自其他海外檔案館、與香港有關的檔案複製本(檔案編號為HKMS,代表Hong Kong Manuscript Series,即 「民間歷史檔案類別」)。檔案處於二○一七年從英國國家檔案館購入一百零五項有關香港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主題與 「香港與內地的關係」、 「中英聯合聲明」和 「香港傑出人物」等有關。此外,檔案處亦從美國里根總統圖書館購入兩項與香港前途問題有關的歷史檔案數碼複製本。這些檔案自二○一八年第一季起已開放供公眾閱覽。 第二種為 「圖書館藏品」,即政府刊物中央保存圖書館的藏品,主要包括政府刊物,例如書籍、照片、期刊,海報及一些與香港研究有關的書籍。 第三種為 「施其樂牧師資料集」,即施其樂牧師以約二十五年時間研究檔案館館藏的大量歷史檔案、報章和論著後,而整理出這個由資料卡構成的資料集。 查閱檔案處保存的歷史檔案,受《1996年政府資料檔案(取閱)則例》規管。一般而言,公眾可查閱已存在不少於三十年或內容曾獲刊載的歷史檔案。截至二○一七年,開放予公眾查閱的歷史檔案總數達778,458項。 香港歷史香港故事 隨着市民大眾對政府公開、透明和問責的表現期望日殷,檔案管理所扮演的角色亦變得更為重要。近年檔案館陸續推出嶄新的網上電腦系統和網站,添置新器材,以致力應付日趨複雜及多樣化的檔案管理工作。檔案館珍藏着多樣化的香港歷史檔案與文獻,見證着香港的一百多年的變遷,同時也讓市民大眾撫今追昔香港歷史故事。    

梁錦棠詠春同學會 武德承傳

電影《葉問》中有一句經典台詞: 「武術雖然是一種武裝力量,但是我們中國武術,是包含儒家的哲理,武德,也就是仁,推己及人……」 近年湧現的一系列《葉問》主題電影,將 「一代宗師」 葉問的故事帶到觀眾眼前,他在面對強敵時淡定自如卻靈敏有力的詠春拳,令人趨之若鶩。事實上,葉問徒子徒孫眾多,在外人不為意間,正以自己的方式實踐着武德。梁錦棠詠春同學會就是其中之一。 師承葉問大弟子梁相 日前,《龍週》記者來到位於太子的梁錦棠詠春同學會,76歲的梁錦棠師父娓娓道出他與詠春的故事。梁師父於香港土生土長,年輕時為家計身兼多職,做過汽車維修、公證行、酒店等工作,學功夫是想有一技之長, 「當時戰後,我想有技能傍身,加上在酒店工作經常接觸美兵,有時會起爭執,學功夫最實際。」 經親友介紹,梁錦棠認識了葉問在香港的大弟子梁相,遂拜其門下,開始了學武生涯。他追隨梁相多年後,也開始以業餘私人形式教拳,在啟德機場、航空公司、海關、酒店及旅行社等廣招門生, 「師父棠」之名亦為人熟悉。 及至2010年,梁師父正式在深水埗白楊街開館授徒,2014年更與眾弟子成立梁錦棠詠春同學會,註冊成為慈善團體,期望 「凝聚同門、回饋社會」。 重視教育小朋友行正道 梁師父教拳多年,外人看來,習武不外乎是為了自衛和強身健體,但他卻有另一番見解,尤其是成立了 「同學會」後,多參與慈善活動,到社區的學校、機構義教,對小朋友的教育也更為重視。 他說: 「小朋友欠缺關顧的話,會容易學壞、被利用或誤導,我們有責任教他們行正道!詠春的宗旨是導人忠直,就如一條直線,不行旁門左道,不以假動作擾亂人。」 梁師父對社會和下一代的關愛,也感染到一班弟子。去年,門生陳礎基(CK)接任同學會會長一職,與師父同心帶領眾師兄弟積極參與義工服務,又與社區不同機構合作,更推出了為期三年的 「戲詠嶺南」計劃,希望透過詠春、粵劇、朗誦等主題活動推廣嶺南文化之餘,亦為小朋友提供表演平台,讓他們發揮潛能。 冀推動詠春代表香港 乘着電影熱潮,梁師父留意到大眾學習詠春的興趣更濃,因此在推廣詠春方面也不遺餘力。同學會透過社區活動直接面向大眾之外,也積極推動會員參與武術義演,為大家提供交流機會以精進武藝;又會舉辦交流團,到訪梁贊師祖故居,讓大家深入了解詠春起源。 梁師父與陳礎基師徒二人都希望將詠春發展成可以代表香港的文化。 「詠春其實是一門有修養的藝術,6歲到 80 歲、男女老幼都可以學,我希望它可在香港進一步發揚光大!」梁師父說。 CK補充說: 「日本有柔道、韓國有跆拳道,香港也可以!詠春有九成是經香港,例如當初李小龍等傳播到海外為人認識,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精神!」 「承葉問絕藝,傳梁相正統」,梁錦棠詠春同學會要承傳的除了小念頭、尋橋等招式,還有那份堅毅正直、推己及人的武德。  

擁中國律師資格 許有為「瞓身」服務社區

現年37歲的民建聯社區幹事許有為,目前在觀塘安達邨從事社區服務工作。《龍週》記者採訪他的時候,不時有邨內街坊主動走過來和他打招呼,問候近況,仿如家人一樣親切。這個小細節正好反映了許有為的地區工作,深獲街坊認可。 一切從派傳單開始 許有為憶述,自己踏上服務社區之路,是從派傳單開始, 「當時我在廣州暨南大學仍未畢業,暑假返港幫手派單張,自此接觸社區工作。」至2010年,他在洪錦鉉的寶達議員辦事處做議員助理,開始服務社區。其間,他的工作主要是設計海報,幫街坊寫求助信及解決街坊的疑難雜症等等。 對安達邨瞭如指掌的許有為指出,對安達邨居民來說,目前最迫切的問題是如何解決邨內的交通問題, 「這裏位處半山,早上大家都要返工返學,到了放工時候亦要返家,由於交通配套不足,不時出現大擠塞,居民生活大受影響。」 冀解決安達邨交通問題 另外,安達邨人口2.3萬人,但竟然沒有街市,街坊每天都要走到鄰邨的街市買菜,極之不方便。許有為認為,這是另一個長期困擾安達邨的問題,但令人奇怪的是原來早在設計安達邨時,房署便決定不起街市。 他說: 「我曾多次追問房署原因,對方給了三個理由,首先這裏有一間百佳超級市場,其次有個 『和平市集』,第三則是這裏有小巴能去牛頭角買餸;同時,安達邨的居民亦可行去鄰近的寶達邨及秀茂坪邨的街市。」 許有為無奈地指出,百佳只是超市;和平市集雖然有魚、有肉、有菜,但地方很小,每個種類亦只有一間店舖;至於去牛頭角、寶達邨及秀茂坪邨買餸,實在亦不方便,尤其是安達邨多長者。他表示,安達邨可以說衣食住行都要向外求,極之不便,希望政府能正視問題,改善情況。 不說不知,原來許有為本身是持有內地律師牌照的執業律師。但他淡然地說,當初決定做社區工作時,內心沒有太大掙扎,因為自己一直想做幫助別人的工作,而家人也十分支持。 「做社區工作有一種滿足感是其他工作不會有的,就是當你幫到街坊,他們很感謝你的一刻,那種開心是難以言喻。」許有為說。 難忘助五人家庭渡難關 許有為在社區服務多年,有兩件事至今仍然印象深刻。第一件事是有一天他快下班的時候,突然有一位街坊衝到辦事處裏叫他幫忙,原來是家裏失火。由於火災後家裏完全被毀,沒有地方過夜,那時候又天寒地凍,全家五口十分狼狽。許有為二話不說,立即聯絡房署及管理公司,騰出一個房間讓這個家庭暫住;其後他再聯絡社署安排棉被給這戶家庭,總算渡過了難關。 另一次則是探訪一名獨居老人的經歷。許有為憶述,當時他去探訪一名安達邨的獨居長者時,對方表示不太舒服,於是他安排救護員入屋,幫長者量血壓和體溫,所有數據都正常,本想安排長者到醫院作詳細檢查,但長者堅持不肯,他只好叫屋邨保安人員密切留意。豈料第二天早上,當他再到該單位視察時,已發現長者去世。 許有為指出,當時他為了確定該名長者的情況,上前為對方把脈,在肯定長者已離世後,遂打電話通知其家人處理後事。他慨嘆說,在社區工作一定會遇上種種出乎意料的情況,尤其是長者偏多的社區,所以自己也學會了以平常心面對。  

深水埗:東京街地盤打樁 噪音擾民

本港地少人多,居住密度高,噪音也成為困擾市民的一大問題。 近日,有深水埗富昌邨居民向《龍週》投訴,東京街西正進行庫務大樓興建工程,環保署批准地盤的打樁時間為每天下午12時30分至下午1時30分,以及下午5時至7時。由於地盤非常靠近民居,噪音對附近街坊生活作息造成極大影響,尤其是夜班工作的居民,在中午打樁時間嚴重影響休息。 梁文廣籲改打樁時間 當區區議員梁文廣指出,近月自己接獲不少相關投訴。他去年年底曾諮詢居民意見,得出結論:若將工程打樁時段改為下午3時至6時,可以減低對附近居民的不便。惟環保署回覆指根據相關法例的技術備忘錄,鄰近學校及法院特別受噪音影響而反對他的建議。 梁文廣表示,明白工程須遷就附近學校和法院運作,但居民生活亦不容忽視。他本月初在富昌邨和榮昌邨設立監察點,發現附近地區在黃昏即打樁時段的最高聲量遠超環保署要求,對居民造成滋擾。故他認為早前建議的調整打樁時段的方案仍是必要措施。他會繼續跟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