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華街違泊問題嚴重 只得大車被追殺?

觀塘裕民坊新盤相繼落成,附近如月華街的違泊漸趨嚴重,運輸署正諮詢將月華街原有兩小時的私家車錶位泊車時間縮短,以增加車位流轉,惟當區區議員梁凱晴卻反對建議,更將責任歸咎在該處行駛的大型車輛,不時要在該處工作的食環署外判車輛及人員首當其衝。有地區人士質疑只將問題推卸大車十分「離地」,並只會將問題轉嫁區內其他地方,卻未有實際解決車位不足。

梁凱晴誣衊警方不作為

《龍週》記者日前於日間到月華街視察,甫到該處剛好發現警方在抄牌,當中大量是違泊或者未有入錶的私家車。由於該處未設有任何大車的錶位,同場的一輛貨車亦同樣因違泊而被抄牌。

雖然警方已就投訴不斷到該處將違規車輛抄牌,但梁凱晴卻指責警方「遲遲未執法」,並對運輸署的建議持反對意見,稱增加車位流轉只是「擾民之舉」,她更一直只是追殺在該處違泊的大車,特別是要在該區工作的食環署外判商車輛,導致月華街「險象環生」。

早前,梁凱晴更在社交平台發帖,聲言月華街只是住宅區,大車擋路會增加行人橫過馬路時因視線受阻而被車撞倒的風險。

不過,有食環署外判的司機阿杰(化名)向《龍週》表示,由於該處是為食環署於觀塘清潔的報到及工作站,因工作需要才有不少工作大車,逼不得已在月華街停留,他坦言,司機都盡量避免影響附近居民,但亦希望社會人士不要針對他們,「自從有區議員投訴我哋之後,我哋都好合作唔會泊喺單黃線,交完文件、簽到完就會走。而實情係清潔工一定要到月華街垃圾站報到,先會將工作車揸過嚟,我哋都係為街坊受到,如果唔係點幫觀塘清潔?」

司機有苦衷 不應只歸咎其中一方

阿杰直言,由於垃圾站空間不足,日間洗街水車、垃圾車等工作車才迫不得已要短暫到月華街停留。到晚上,由於有人不停投訴,因此洗街水車等已不會大量停泊在月華街,而轉往協和街等區內其他地方「過夜」。他透露,工作車大多要跟司機過夜,區內又缺少大車的停車位,因此才會有大車停泊在該處。他坦言:「就算你唔泊,其他大車都會泊,大車唔泊,細車都一樣會泊。」

對於區內違泊問題愈趨嚴重,居住在月華街已50年的江先生直言,違泊責任不分大車、細車,有司機泊在錶位卻經常不入錶,也令問題惡化。如果可以改善私家車違泊情況,他並不反對將月華街原有私家車錶位泊車時間縮短至一小時。

江先生認為,同在區內生活,大家街坊街里宜多包容,不應將問題歸咎其中一方,他亦理解大車司機的苦況,認為若區內有足夠大車合法車位,打工一族便不用將公司車泊在家附近,日日擔心抄牌。

▲裕民坊新盤相繼落成,附近如月華街違泊漸趨嚴重

柯創盛:增加車位方為治本

九龍東立法會議員柯創盛向《龍週》表示,不只月華街,觀塘區內各處的違泊問題、尤其以私家車違泊情況愈趨嚴重,他認同警方要對違泊的車輛加強執法,但若只針對某一條街或某一種車輛的話,只會令違泊問題轉嫁區內其他地方,影響區內其他街坊。

柯認為,作為地區民意代表,雖然要顧及自己選區內的選民,但亦要考慮其他顧及區內不同持份者的實際需要。就區內違泊問題,長遠而言要增加區內車位、特別是大車車位,如於閒置土地,設立短期租約停車場,方可解決區內車位供求失衡導致違泊的亂況。

▲柯創盛( 右一) 認為不應只顧自己選區,而將違泊問題轉嫁區內其他地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