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學藏龍 惜字建亭-城裡的文人風骨

六、七十年代,九龍寨城是一處談虎色變的「三不管」地帶。那時,寨城均不受英國、中國、香港管理。在無政府狀態下,狹小的寨城裡,煙館、睹場、妓寨、無牌醫師等遍地營業;破落的圍牆內,環境、衛生、安全等問題更是令人堪憂。然而,在龍蛇混雜、雜亂無章的寨城裡,卻有令人敬佩的地方,那就是當年龍城文人的風骨。

龍津義學

第一處龍城文人風骨藏於寨城的「龍津義學」裡。這所義學建於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由當時的九龍司巡檢許文深、副將黃鵬年等人合資捐辦。他們均是儒生,懷有士人之風骨,有推行儒學之精神。他們設立義學的目的甚具義意,一則以儒學教化外夷,「以柔其獷悍之氣」(《九龍司新建龍津義學敘》),二則鼓勵學子發奮圖強,學習儒家正統之風,當年義學大門有石門聯記下他們的辦學宗旨:「其猶龍乎,卜他年鯉化蛟騰,盡洗蠻煙蛋雨;是知津也,願從此源尋流溯,平分蘇海韓潮。」此意為願莘莘學子能發奮圖強,考得功名,去除不文明之風,追溯儒家之道統,繼承唐宋正統之學。義學的學習模式是依照古時家塾的制度,形式參照貢院風格,建築分為三進,第一進為大廳、第二進為曠地、第三進為講堂。同時,義學肩負議事功能,凡與「九龍司」有關的事務,均在義學商議。民國時期,義學改建為「九龍城公立高初兩等義學」。在五十年代,寨城不幸大火,義學盡燒。至七十年代,義學舊址改建為「義學大樓」。

攝於1910年的九龍城寨的惜字亭,為一座庭院式建築。(引自《香港記憶》)
Enter a caption

敬惜字紙處

第二處龍城文人風骨藏於寨城的「惜字亭」裡。咸豐九年(1859),時任大鵬協副將的張玉堂非常愛惜字紙,於是將自己所得的俸祿捐贈作興建敬惜字紙處,又名惜字亭,為一座庭院式的建築物。惜字亭內有張玉堂以「指書」所撰的〈敬惜字紙銘〉,以敘述惜字亭的由來。亭內還有他以「拳書」所寫的「墨緣」、「籌」字及對聯等。張玉堂會僱人收集城內的字紙,然後在惜字亭中的火爐一併焚燒。另外,他又將城內的商鋪租給商人,以支付清潔工人的薪金。他設立敬惜字紙處的目的是為教化九龍鄉民要尊敬和愛惜文字和紙張,鼓勵鄉民將已寫下文字的紙張妥善處理,再送往敬惜字紙處,存敬意之心將其焚化,藉以傳承中國人敬惜字紙的美德。如今,敬惜字紙處已不復見。為作記念,九龍寨城公園新建「敬惜字紙亭」,並將張玉堂所撰的〈敬惜字紙銘〉重新寫於碑上並立於此處。而「墨緣」和「籌」字石刻則嵌於寨城衙門的門牆上。

「不入寨城,怎知春色幾許?」如今的九龍寨城改建為公園,蛻變成一座充滿古典文化氣息的園林。那裡的亭台樓閣、假山流水、曲廊幽徑、石碑木雕互相結合,將人與自然統一,將歷史與故事保存。若是閒來無事,不妨獨遊於寨城的春日裡。它不須言語、紙筆,便和你進行一場心靈對話。

張玉堂以「拳書」所寫的「墨緣」二字。
▲張玉堂以「拳書」所寫的「墨緣」二字

作者簡介:

黃浩婷,中學中國語文和中國歷史科老師。曾擔任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研究員,從事多項歷史文化的研究和推廣工作,亦參與了《回緬歲月一甲子──坑口風物志》、《古樹發奇香──消失中的香港客家非遺》等「鄉土‧非遺」研究計劃。

更正啟示

本報於2020年4月13日第101期《從「官塘」說到「官富」》一文中作者應為葉德平博士,特此更正及致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