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徐麗泰真情流露:家庭成就了我

女性闖蕩政壇,多會塑造「鐵娘子」形象,嘴角總是掛著微笑的范徐麗泰卻是一個例外。從政時中庸理性,在家中溫柔和藹,范徐麗泰成功塑造了女政治家和慈祥母親的雙重角色。她在接受《龍週》專訪時真情流露,「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是我的家庭成就了今天的范徐麗泰。」

慈母捐腎救女 卻笑言不是「好媽媽」

「職業女性如何平衡事業與家庭?」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范徐麗泰拋出獨到見解,「在我看來,根本沒辦法平衡。女性要做好事業必然會用很多時間,家庭就要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否則多麼成功都沒有意義。」

「我一直覺得家庭非常重要,安樂的家庭是我畢生所求。」縱橫政壇數十年,范徐麗泰將自己的成就歸功於家庭的支持,「我的老公和婆婆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偶爾我熱心幫廚,他們都體貼地讓我休息,所以我有更多時間投入工作。」

忙著工作的范徐麗泰給家庭的時間很少,談及家人她感觸頗深,直言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我有一個好婆婆,幫我照顧家中瑣事,讓我的子女不缺乏關愛。」在范徐麗泰心中,家人永遠排在第一位,「如果家中有事,外面所有事我都可以即刻放下,回來照顧家人。」

平日照顧子女的時間不多,范徐麗泰謙虛地說,「我不算是一個好媽媽」,她將這句話說的輕描淡寫,也許作為慈母,她從未將個人犧牲放在心上。1994年,范徐麗泰的女兒患上了嚴重的腎功能衰竭,必須一天四次洗腎。不忍女兒受苦,范徐麗泰捐腎救女,給了女兒又一次生命。

教育子女方面,范徐麗泰認為,現在的家長過於著重物質上的滿足,缺少時間與子女溝通,了解他們真正的想法,「做父母責任重大,要有耐性,要多抽時間陪伴孩子。在孩子做錯事時,要給予正確指引,這樣才能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1999年一家四口在北大圖書館前

勸喻年輕人腳踏實地

得體的短髮,樸素的造型,不溫不火的談吐,落落大方的風度,生活中的范徐麗泰極具親和力,歲月的沉澱令她更顯從容,「在我的人生計劃中,從來沒有『從政』兩個字,起初我只想打份工安樂的過人生。」

1964年,范徐麗泰畢業於港大,此後一直從事教育工作。「當時我在大學負責就業輔導工作,我的上司就讓我進修心理學。」范徐麗泰說,理科出身的她遇事冷靜,而進修心理學則讓她對自己更了解,也對他人有更多理解,「就業輔導不是教人做事,而是幫人釐清思想,做出一個符合自己的選擇。」

「當年的大學生人數不多且都是精英,出來找工作並不困難,但今時不同往日。」范徐麗泰說,隨著大學教育的普及,取得大學文憑不再是難事,但競爭也越來越大,「香港經濟發展蓬勃,僱主要求也越來越高,現在的大學生壓力很大。」

她再次提到,物質上的滿足令年輕一輩覺得一切來得理所當然,長年累月的「稱讚多、批評少」,讓年輕人自尊心過強,出來社會發現沒人遷就,遇事不如意就被沮喪感和落差感淹沒。范徐麗泰寄語年輕人,「艱苦奮鬥是必須經歷的人生之路,對前途感到徬徨更要腳踏實地。」

▲1997年初在慶祝回歸委員會辨公室內

人生不言後悔 只求全力以赴

1983年夏天,在理工學院(現已升格為理工大學)工作的范徐麗泰接到一通電話,時任港督尤德希望她能去立法局做議員,這通電話為范徐麗泰的政治生涯拉開序幕。

「我老公鼓勵我去立法局學些東西,他還笑我說:『放心啦,做兩年之後港督就不會再委任你啦』。」原本說好每星期只須兩個下午參與開會工作,結果范徐麗泰一做就是24年。

被問到如果人生重來,會不會接受委任?范徐麗泰笑說,做人不言後悔,一定要向前行,無論是否達到目標,都要盡自己全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