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貴還是米貴?

《清稗類鈔》記載,咸豐二年,段光清擔任鄞縣知縣,為體察民情,時常微服私訪。這天,他照例和兩名隨從在城中訪查,突然循著一陣嘈雜喧嘩聲,看到不遠處眾人聚集在一間米鋪前圍,於是趕忙命隨從去探明情況。不一會兒,隨從帶來了兩個人,一名是渾身透著精明的米舖老闆,一名是老實巴交的鄉民。

不等段光清發問,米舖老闆就搶先指著鄉民喊冤:「請大人為我做主啊!這個人把我的特種雛雞踩死了,還想賴賬不賠!」鄉民也趕忙叫屈:「大人容稟!草民今日來縣城為老父親看病抓藥,路過他的米舖,不小心踩死了他們家的雛雞。雖然草民沒讀過多少書,但我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也認賠。但是,這米舖老闆要我賠償900文錢!我全身上下總共只有兩三百文,賠不起啊,因此才和他爭執了起來。請大人明斷!」段光清聽完後直問道:「不過是一只雛雞而已,為什麼要你賠900文錢這麼多呢?」「哎!」鄉民歎了一口氣,苦著臉回答道,「米舖老闆說了,雖然是雛雞,但是品種特殊,餵幾個月就能長到9斤那麼大。按照現在的市價,1斤雞價值100文錢,9斤雞就要900文錢啦。草民現在是有理說不清,還請大人為我做主!」「他說的是真的嗎?」段光清轉而望向米舖老闆。「大人,這都是千真萬確的啊!」米舖老闆委屈地回應道。「既然這樣,那這賠償金額也算合理。」段光清雲淡風輕地笑道,「你自己走路不小心,踩死了人家的雛雞。損人財物,照價賠償,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呢?」鄉民自然是無可奈何:「大人,我不是不願意賠,是真的賠不起這個價錢啊!」段光清隨即說:「賠不起的話,你可以去典當衣物嘛!如果還是不夠,剩下的我幫你付。」

判決一出,圍觀的百姓都開始竊竊私語:「踩死一隻雛雞就這麼輕易判別人賠償900文錢,哪有這樣的道理?!」「真是個糊塗官!」一時怨聲載道,但也沒有敢出來仗義直言的。那鄉民只能照辦,典當衣物換得300文錢,再加上隨身帶的,一共湊了600文。段光清笑著掏出300文,連同鄉民那600文一起付給米舖老闆:「你可真會做生意啊,一隻雛雞換到900文,這樣的好手段,不必擔心發不了財。」米舖老闆見錢眼開,哪裡還聽得進這番譏諷,收下錢叩謝過就準備走。「且慢!」段光清叫住正打算溜之大吉的米鋪老闆,正色道:「你的雛雞雖然餵養幾個月就能長到9斤,但現在還沒長到那麼大。有句諺語說:『斗米斤雞。』也就是說,雞要長大1斤,就要餵掉1斗米。現在你的雛雞已經死了,你也不用再餵,豈不是幫你省下了9斗米?你又得到賠償,又省下這麼多米,天下可沒有這麼便宜的事。現在你應該把省下的9斗米還給鄉民,這樣才公平。」米舖老闆聽完後啞口無言。最後,鄉民背著9斗米心滿意足地回去了。

透過本案,我們可以知道,鄉民因過失損人財物,而遭到米舖老闆訛詐,最終被段光清巧妙化解。「斗米斤雞」當然是段光清為懲治巧取豪奪所杜撰出來的,但其剛正不阿,同情弱者的品質為人稱道,亦無愧於其時「浙省第一能員」的稱號。有法學院教授也曾將「段光清巧斷斃雞案」作為案例,說明法官斷案時對弱者的傾斜古已有之。在社會上,一般所謂強者與弱者,無非是在力氣、智能、財力等方面存在懸殊。但在法律中,所有人無論強弱皆是一視同仁的平等主體,無論哪一方違法亂紀,都將遵循法律公審而判之。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是知道歷史。2015年8月,來自香港的幾位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創辦了吸引數十萬人關注的「知史」網。2021年伊始,「知史」迎來大事記。為了向大家提供更好的「知史」體驗,今後,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統籌「知史」各平台發展,在浩瀚的歷史海洋中重新揚帆起航,繼續和大家說一說古人們的故事,談一談有溫度的歷史。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是一家民間慈善團體,冀望秉持「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的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http://www.facebook.com/mychistor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