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欣:「限聚令」存廢之爭

上月的立法會大會上,有議員預告將提出一項決議案,內容就是動議廢除《預防及控制疾病 ( 禁止羣組聚集) 規例》(坊間稱之為限聚令)。眾所周知,上述規例是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非常時期」的「非常措施」,為甚麼在疫情未全面消散的情況下,會有議員提出廢除有關規例呢?

不少支持廢除規例的人指,現時本港疫情已大大改善,「限聚令」作為防疫措施的功能經已下降;而規例亦可能影響公眾的集會自由,故盡快廢除。對此,我實在不敢苟同。事實上,作為其中一個最早出現輸入個案的城市,本港確診數字維持在1000多宗,到今天仍然沒有出現疫情失控的情況;當然,個案一宗都嫌多,但對比海外不少比我們遲出現個案的地區,可能每天出現上千、上萬宗個案,今天我們的抗疫成績,實在絕不失禮。

雖然未能夠輕言「抗疫成功」,但總算將確診個案維持在相對穩定的水平,當中除了有賴市民自律、前線醫護的努力之外,政府當局聽到專家意見,在本港爆發第二波疫情初期就果斷實施「限聚令」其實亦應計一功。相信不少讀者都會記得,「限聚令」之所以出台,其實正正是因為3月歐美疫情開始爆發,多間大學「封鎖校園」以致大量海外留學生被迫回港「避疫」;加上旅遊、工幹人士湧回本港,令社會大規模爆發的風險急增。後來的事我們亦清楚,不少回港人士確診,甚至因為出外消遣、聚會而傳染家人朋友,因而出現數個「群組感染」,以致確診數字在3月中急升,更接連多日出現雙位數升幅,疫情大有機會失控。而「限聚令」正正是建基於上述情況,以減少群組聚集為目標而設立的「非常措施」。事實證明,減少社交聚會的確是切斷病毒傳播鏈的最有效方法。「限聚令」配合入境檢疫等措施,成功令本地確診個案大幅度減低,及後本港維持出現零星輸入個案,甚至早前更有23日「零本地確診」的紀錄。

當然,我個人亦認同,我們應盡量找方法,在防疫限制措施對市民生活帶來的不便,及抗疫工作的目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但在不久之前,本港就出現了未有外遊紀錄的本地確診「群組感染」個案,顯示本港疫情根本未完全受控!而不得不提的是,「限聚令」並非一般法例,其條文早已有列明規例的「有限日期」,代表規例絕不會一直存在,何來打壓集會自由呢?相對於即時廢除規例,我認為議員在法案委員會內理性討論,盡量完善相關規例其實更為恰當。

疫症當前,人命攸關。我們絕不應在疫情消散前輕言完全廢除「限聚令」,以免向市民發放錯誤信息,最終令多月來投放在抗疫工作的努力付之一炬。

陳凱欣:立法會議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