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深水埗 貧窮問題亮警號

政府早前公布的《2018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顯示,本港前年的貧窮人口多達140.6 萬,創下09 年有紀錄以來新高。若以全港18 區計算,在政策介入後,觀塘和深水埗的貧窮率位居第一、三位。這兩個地區的貧窮問題為何較其他區嚴重,又有何辦法解決呢?
觀塘長者及基層家庭比例偏高

資料顯示,觀塘作為本港傳統的舊區,有多個歷史悠久的公營房屋屋邨,如四順區、秀茂坪邨、樂華邨、坪石邨等都已有40多年歷史;另外,牛頭角地區有許多從徙置區搬遷來的居民,而月華街、功樂道的許多私人住宅也有50多年樓齡。

觀塘區議員顏汶羽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認為,觀塘區長者及基層家庭佔人口比重偏高,是該區貧窮的主要原因。此外,觀塘區以觀塘道為界,一邊是民居,另一邊是工商區。近年政府推行 「起動東九龍」 計劃,促進區內商業發展,增加了流動的工作人口,但也令消費物價水平越來越高,導致區內的貧窮問題進一步嚴重。

顏汶羽指出,觀塘區貧窮率高的另一個原因是新來港人士較多,許多內地來港人士在內地的工作資歷不獲認可,較難找到合適工作。他曾接觸過一位在內地當了多年公立醫院護士的居民,來港後只能經職業培訓局再培訓。另外,一些新來港家庭的婦女由於社區託兒服務不足,無法外出工作,也導致家庭收入低,陷入貧窮線之下。

251QC004_

顏汶羽籲助居民區內就業

顏汶羽批評,觀塘一直是本港最貧窮的地區,但政府並沒有針對性的措施,「既然有起動九龍東的概念,為何不可以將起動九龍東的成果帶給觀塘區的居民呢?」 他認為勞工處應該積極協助觀塘居民在本區就業,在區內大屋邨舉辦招聘配對,亦可推出財稅方面的優惠,鼓勵企業招聘當區的居民。

至於另一個貧窮率高企的深水埗區,深水埗區議員何坤洲向《龍週》記者指出,該區和觀塘區一樣,同樣是一個老化的社區,區內不少私人住宅樓齡已經超過50年,而李鄭屋邨、白田邨、澤安邨、硤尾邨等大型公屋,亦屬老化公屋,所以基層人口和長者的比例較高,是導致該區貧窮的主要原因。

何坤洲盼舊區重建可解貧窮

何坤洲續說,自己服務的蘇屋邨是新建公屋邨,居民多屬基層家庭。他們搬遷入住公屋時,需要支持搬遷和裝修費用,這對基層家庭來說是一筆沉重的開支,令貧困問題加劇, 「我們每年都要幫助過百個家庭填寫在職生活津貼的申請表,由此可見到貧困的情況較為嚴重。」

何坤洲期望,隨着未來舊區重新,搬入更多中產家庭,深水埗區的貧困問題可以有所緩解。他認為,政府應協助地區居民就業,協助需要照顧兒童及長者的家庭主婦找到合適的工作,以減輕貧困問題。此外,政府的在職家庭津貼等措施申請程序過於繁雜,也有必要大幅度簡化,以幫助更多合資格家庭。

反修例持續 社區貧困加劇

反修例風波持續已經超過半年,顏汶羽、何坤洲均表示,社會動亂導致許多基層家庭的就業受影響,收入下降,令社區貧困問題加劇。

顏汶羽指出,反修例之亂令很多行業大受影響,特別餐飲酒店等,而這些行業大部分聘請基層家庭做侍應、清潔、導遊,酒店執房等, 「觀塘區有不少的人口是從事這些行業,的確令區內人口出現失業和就業不足的情況。」

何坤洲透露,去年六月發生反修例事件後,他收到許多求助個案,不少從事建造業、餐飲、零售和飲食服務的居民表示,因交通問題及行業受打擊等問題,出現開工不足及失業的情況,令他們需要申領政府的在職生活津貼,但又因為未能滿足政府要求的工時,而無法申請津貼。這些情況令貧窮問題更為嚴重。

e585ab.jpg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半年,不少從事旅遊及服務性行業的打工仔受影響失業。圖為早前有零售店舖遭到暴徒肆意打砸毀損

青年貧窮率 連續三年上升

近年本港社會動盪不安,其中有意見認為和青年欠缺向上流動性有關。今次的報告也顯示,本港青年(18至29歲)貧窮率在最近幾年有上升趨勢,情況值得關注。

報告指出,政策介入前,2018年有12.2萬名貧窮青年,貧窮率為12.6%,較2015年的11.9%低位高0.7個百分點。政策介入後,貧窮青年人口減至9萬人,但青年貧窮率仍達9.3%,連續三年錄得升幅。與2015年相比,政策介入後的青年貧窮率升幅達1.4個百分點,反映當局的扶貧成效在過往三年有所減少。

9萬貧窮青年 佔整體貧窮人口8.8%

報告還發現,18至29歲貧窮青年有不少共同的住戶特徵。例如,在2018年他們大部分與父母同住,多為三至四人住戶。雖然七成來自在職住戶,但同時約一半只有一名在職成員,且大多從事較低技術職位。由於住戶收入有限,家庭負擔又較重,貧窮風險難免較高。雖然這些青年當中半數居於公屋,但僅約三分之一的家庭領取教育津貼。

報告分析,部分青年是因為處於經濟身分的轉換期而處於貧窮線下,他們的貧窮個案或屬過渡性質。貧窮青年學生畢業並投入職場後,可望憑就業收入所得改善其住戶的貧窮情況。所以政府會繼續支援清貧專上學生及協助青年在投身社 會及職場前裝備好自己。

不過,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形容,2018年青年貧窮率較之前上升0.5個百分點,貧窮人口亦有所增加3700人,亮起了社會的警號。協會指出,24歲或以下的貧窮青年多為學生或半工讀人士,這些均顯示貧窮青年雖符合資格申領專上學生資助,但大多因擔心學債纏身,寧可自行工作亦減少借貸, 「究竟當局可否增加對他們的經濟支援?當局可否直接資助他們的生活費而非借貸?」

配稿照片.jpg
▲近年本港社會動盪不安,其中一個說法指和青年向上流動性低有關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