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天眼」守護街坊 泛民竟動議拆除

由泛民控制的油尖旺區議會,今年3月底通過動議,要求中止更新旺角西洋菜南街「天眼」(閉路電視)系統和拆除舊有的「天眼」系統,惟民政事務處拒絕停止相關工程及拆除工作,事件至今仍然爭論不休。一些區內人士近日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皆質疑泛民要拆除「天眼」背後另有政治動機,反問「天眼」十多年前已安裝,為何到現在才提出拆除?

鏹水彈事件百多人傷 十多年前無異議下安裝

西洋菜南街安裝「天眼」系統,要追溯至十多年前。2008年12月13日下午,一個載有腐蝕性液體的鏹水膠樽,從旺角西洋菜街高處墜下,造成46人受傷送院。隨後於2009年5月16日及6月8日,當區再發生同類事件。三次事件合共造成近百人受傷,轟動全港,市民、商戶甚至是遊客都提心吊膽,恐怕隨時會「中招」。

「真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此類事件。」上屆油尖旺區議會主席葉傲冬參與過整個爭取安裝「天眼」的過程,回顧當初,向政府爭取、與相關商業機構商談的過程,近乎十分順利,沒什麼困難,「因為大家都有共識,一致認為安裝系統對街坊、途人有保障,所以齊心協力地去做這件事。」

對於坊間提出的有關私隱隱憂,葉傲冬認為,安裝時已十分小心處理。民政處在遞交區議會的材料亦清楚寫明,當年設置系統時經過多重程序,為私隱問題加設多重保障,部門亦曾徵詢律政司和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意見。

《龍週》記者到西洋菜南街走訪時也見到,當局在街邊攝影範圍內展示多個中英文及符號兼備的告示,提醒:閉路電視運作中,為確保系統具高透明度。

安裝「天眼」的效果有目共睹,高空擲「鏹水彈」的事件再也沒有在當區發生過。「第一,遏制了暴徒在西洋菜南街高空擲物的行為,對附近街坊起到保障作用;第二,若有人想要在這一人流密集的地區作出違法行為,系統亦會有阻嚇性。」葉傲冬說。

前區議員:當年泛民同意安裝

今年,泛民議員以保護私隱、警方會挪用影片等作為藉口,一再要求拆除「天眼」。葉傲冬形容「匪夷所思」,「當年區議會內的泛民議員對此都沒有異議,對決定也是認同的。」

事實上,在泛民議員口中,「天眼」實在神通廣大——不僅能人臉識別,還能直接對準大廈內街坊屋內環境。但據記者現場所見,「天眼」分別安裝在家樂坊和荷里活商業中心樓頂,而兩棟建築都約20層高。

「從這個高度影下來,『天眼』沒有他們想象中那麼厲害。」旺角區居民協會主席黃建新笑言,在高度等限制下,「天眼」充其量只能影到街道整體情形,偵測到移動的物品、走動的人,確認大致位置,「鏡頭很難影到人樣,甚至辨識是什麼人,他們實在是過分憂慮。」

近年受接連爆發的社會運動影響而營造出的緊張氣氛下,黃建新也察覺到泛民逐漸變成為了對立而反對,「這幾年,哪怕政府處理的是一些很平常的事務,警方採取的是一些很一般的預防罪案的慣常手段,他們都要採取對立態度,用陰謀論去解讀,不想讓政府、警方做到事。」他批評這種做法儼然政治凌駕民生。

有言論指,泛民急於拆除「天眼」是為去年反修例風波中的示威者護航。葉傲冬對此不作揣測,但他肯定的是,一旦「天眼」拆除,日後任何違法行為在這一區域發生,將為警方取證帶來困難。

▲黃建新

憶當年空降「鏹水彈」小食舖主仍心有餘悸

08年12月18日下午,西洋菜南街第一顆「鏹水彈」從高空被投擲落地時,小食檔舖主黃女士正在店裡跟同事閒談,她近日接受《龍週》記者採訪時仍記得那是個工作日,客人不多,難得偷閒。

鏹水膠樽墜地,就在距離她店舖大約10米開外,「有人摀著手臂朝上面看。」她說,那時大家都以為只是普通的水,「可能樓上冷氣滴水」,不以為意,但其後感到灼熱,開始驚慌求救,「聽到有人驚呼,有人背部灼傷,當街脫掉衣服,也有一些是臉部被灼傷」,有傷者沒有隨身攜帶水,跑來店舖求助。黃女士跟同事立刻帶他們到水龍頭前用清水清洗。

後來在新聞中看到,這次事件共造成逾40人受傷,黃女士想起來仍心有餘悸,每次經過同一地點,都下意識地想要走到屋簷底下,「感覺有心理陰影,總覺得上面會掉什麼下來。」她說那段時間,她還曾見過有街坊走過時把剛買的枕頭遮在頭頂。

當時區議會決定要安裝「天眼」,她跟附近一眾舖主都十分贊同,「一來能保障街坊安全,二來這裡是旺區,是遊客首選地點,發生這種事不能說沒有影響的,潛在會對店舖生意會帶來打擊,裝『天眼』也能讓遊客放心,多點信心。」

對於今年泛民主導的區議會動議要求拆除「天眼」,黃女士表示很不解,「十幾年過去我們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為什麼現在突然要拆掉它?」她認為「天眼」的確對杜絕類似事件發生起到作用,保障了附近路人、街坊的安全,「那就證明這是一件正確、應該去做的事情,有什麼比人命更重要?」她反問。

▲「天眼」系統安設在兩個大廈天台,大廈均高逾20層

街坊斥「無事生非」罔顧民意需求

林先生一家五口住在旺角20多年,08年「鏹水彈」發生時他去沙田探親戚,晚上回來才聽鄰居說起。他隨即叮囑年紀尚小的兒子走路時要多留心,「那段時間街坊遇到有時都會談到這件事,大家都覺得應該裝一個閉路電視來確保安全。」
所以裝「天眼」在林先生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想法他也跟當時的區議員說過,因為家中有小朋友,他更緊張孩子會受到傷害。自從安裝後,同類事件沒再發生。他說:「其實我漸漸都沒怎麼留意到有『天眼』這回事,根本沒有感覺到所謂『受監視』,我只覺得自己和家人『受保護』,覺得很安心。」

當記者提到泛民以侵犯私隱等為由提出拆除時,林先生顯得很氣憤,「有什麼問題?你看現在全香港幢幢大廈、舖頭自己都有裝,那種鏡頭把人臉拍得清楚得多,為什麼泛民偏偏要拿政府裝的說事?」

林先生說,他看過民政處公布的示意圖,「天眼」裝在那麽高的大廈頂部,拍攝出來的圖像根本不會對準任何單位,亦很難看清人臉,而且周街都有告示提醒拍攝中。他認為政府已經是在保護私隱和維護治安之間取得了平衡,直斥泛民「無事生非」,「他們成日講民意,那什麼是民意,我講出來的也是民意,他們為什麼不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