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空間爆棚 地下城將是新出路?

九龍地少人多,除了填海造地,近年不少人提出了 「地下城」 的概念,指地面發展的空間已經「爆棚」 ,今後要進一步發展,就必須充分發掘各個地區的地下空間的潛力。

九龍公園 擬建5層地下城

早前,土木工程拓展署完成《城市地下空間發展:策略性地區先導研究》第一階段諮詢報告,就建議在尖沙咀九龍公園地下興建5層的地下城,提供近60萬平方呎樓面。

有關方案提出後,立即引起了社會熱烈討論,輿論普遍支持 「地下城」的概念。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謝偉銓指出,本港的地下空間發展至今仍在諮詢階段,順利的話,估計最快也要10年後才能投入運作,有必要急起直追。

但值得注意的是,按政府提出的方案,尖沙咀 「地下城」佔地約3.2萬平方米,相當於九龍公園總面積的25%,並不包括公園內的鳥湖和香港文物探知館等具有生態和文物價值的地方,或中國花園、九龍公園游泳池和廣場等使用量高的設施。

螢幕快照 2019-07-15 下午12.07.05.png

潘景和:規劃須考慮社區需求

民建聯社區顧問潘景和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認為,根據方案,九龍公園的羅馬廣場地下位置並未納入地下城的發展計劃,然而該位置並沒有樹木,亦無需要保育的建築物,完全可以用以發展地下空間。此外,方案只連接港鐵尖沙咀站,卻沒有考慮用隧道將港鐵荃灣線的佐敦站及西九文化區連接起來,在位置方面存在不足。

潘景和續指,九龍公園九龍公園 「地下城」的發展亦要考慮社區的需求,比如可以增設黑盒劇場,讓當區的學校和青年組織有地方發展文化藝術。另外,尖沙咀區缺少室內運動場, 「地下城」也可以考慮發展室內的運動場及中小型的社區會堂等,讓青年人有更多活動空間。

潘景和還說, 「地下城」的發展也需要為尖沙咀區交通問題提供解決方案。他說: 「尖沙咀交通擠迫,如果興建了 『地下城』,令交通更加繁忙,會對居民和商戶帶來不便。政府在規劃時應充分考慮改善交通的因素,如是否將現時的跨境巴士站搬入地下空間?這樣對改善當區的交通擠迫會有幫助。」

張順華倡建地下通道 連接觀塘啟德

除尖沙咀外,觀塘區議員張順華早年也提出過 「地下城」方案,建議將正在改建的觀塘市中心區、觀塘商貿區以及啟德新區連為一體,為社區帶來新的活力。

冀為社區帶來活力

張順華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指出,觀塘市中心、觀塘商貿區與啟德區地理上是相連的區域,但中間卻有一條繁忙的觀塘道以及啟德明渠相隔。原來的觀塘自1990年代起工廠北移,工業區衰退。觀塘區議會在討論起動九龍東時已將工業區改為觀塘商貿區,現時工業區正逐步轉為以商貿為主的區域。張順華指出,觀塘區議會曾提出由觀塘商貿區興建行人天橋到啟德跑道尾,但由於觀塘碼頭對開的啟德水域要做高桅船隻的避風塘,興建行人天橋存有困難。

當時觀塘市中心正規劃重建,原觀塘政府合署拆除後,擬興建一座50層高的酒店加商場的商業大廈,張順華於是建議將這座未來的商業大廈挖深一點建地下商場,然後沿着開源道興建一個地下通道至觀塘碼頭,再連接啟德跑道尾, 「這個地區通道可分兩層,仿照赤鱲角機場的做法,上層中間是行人輸送帶,兩旁是商舖,下層是無人駕駛列車,由觀塘港鐵站連接啟德跑道尾。」

按這一構想,地下通道可打破原有的阻隔,將原本地理上相連的觀塘市中心、觀塘商貿區及啟德新區連起來。啟德郵輪碼頭的遊客可以直接抵達觀塘商貿區,帶動該區的工廠大廈轉型為商貿中心,也可以讓觀塘舊區和啟德新區增加活力。

至於興建工程的開支,張順華認為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地下通道上層的商舖租金收入可以支撐地下通道的營運開支;而興建地下通道時,亦可透過開設延伸至商貿區的各出入口,例如鴻圖道、偉業街、開源道等,由附近商戶支付一些費用。地下通道下層的無人駕駛列車,則可以由港鐵公司興建和營運。

張華順的觀塘地下通道建議在10多年前已交與政府,觀塘區議會亦已持續爭取了多年。雖然政府表明興建地下通道可能存在困難,但張順華認為, 「只要政府有決心建,困難都是可以解決的。」

裕民坊持牌小販面臨困境

近年來九龍區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舊區重建,而當中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就是破舊立新之餘如何維持原有的社區生活方式,其中往往涉及到小販的安置問題。以觀塘為例,裕民坊一帶曾是觀塘的心臟地帶,有許多持牌小販為街坊提供如牛仔褲、綿襖、毛衣等林林總總物美價廉的生活用品。 「從我們工聯會角度來說,整個觀塘應該要有不同檔次的商舖。」工聯會觀塘區議員、立法會議員何啟明告訴《龍週》, 「我們希望既要有貴價的商品,也要有平價的,可以讓街坊有更多的選擇。」讓原來活躍於裕民坊的小販得以妥善安置就顯得十分重要,也成為何啟明其中一項重點工作。在他和一些有心人的幫助下,100多戶持牌小販順利搬入了臨時市場。

臨時市場生意難做

104QC002_.jpg

根據重建時間表,明年裕民坊應該會有一個全新市場建成供小販使用,而裕民坊的整體重建則要等到2024、2025年完成。不過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是,這些臨時市場的小販還能不能撐到那一天?

「他們都很擔心生意!」何啟明6月份才剛剛和小販們開過會,他說近年淘寶興起,已減低主打平價路線的小販競爭力,再加上臨時市場硬體設施不足,市場內又熱又焗,而且位置不理想,難以吸引客流,臨時市場的小販們生意難做。 「不少人都有些心灰意冷。」何啟明說,小販們上個月就表達過想集體向政府拿筆錢後退出的念頭, 「我們希望和他們再好好談一談,到底前路如何?」

何啟明透露這個月下旬會和小販們坐下來評估一下究竟生意還值不值得做下去, 「如他們集體的意思是不想做,我們就要再想想怎辦,畢竟我們還是想他們留下,這樣對觀塘街坊最有利。」觀塘的街坊都想留住這些小販,這就需要給他們看到希望和前景,這是議員和市建局要思考的, 「要幫他們改善營商環境,無論是位置的便利、如何吸引人流到市場,可能需要找多一些專業人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