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補選 李思敏政綱 貼地有承擔

油尖旺大南區區議會議席補選將於本月24日舉行,由兩位候選人李思敏和李國權一較高下,競逐該議席。從兩人的政綱來看,李思敏政綱具體兼貼地,關注的社區事務層面亦較廣泛。許多政黨和立法會議員都表示支持李思敏當選。

油尖旺大南選區區議員莊永燦去年因病逝世,其議席將於本月24日舉行補選。選管會在2月26日向候選人舉行簡介會。經抽籤後,莊永燦的 「徒弟」、經民聯的李思敏為2號。未有出席簡介會、獲民主派推舉的 「社區前進」李國權則抽到1號。

「聯廈聯管」模式具創意

李思敏、李國權均已推出競選政綱。其中,李思敏在大南區已服務17年之久,此前她一直跟隨原區議員莊永燦律師工作,她的政綱頭一項,即表明將繼承莊永燦遺志,矢志服務大南社區,與街坊攜手共建和諧安居的 「家」,凸顯出她對大南社區的長久感情和承擔。李國權在大南區的服務只有兩年時間,他的政綱中並沒有相關內容。

大南區是舊城區,區內有不少 「三無」大廈(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沒有任何居民組織及沒有管理公司的大廈)。李思敏在政綱中指出,將會爭取政府關注區內大廈管理,加強住宅樓宇的清潔及防治鼠患問題,並提出以 「聯廈聯管」模式加強同一街道內業主與住戶間的聯繫與協作。李國權亦關注舊樓管理,提出協助舊樓組織管委會,提供大廈清潔配對服務等。相比之下,李思敏提出的 「聯廈聯管」模式,較有創意,或許能夠成為解決 「三無」大廈問題的一種模式。

區內的交通規劃和管理是兩位候選人同樣關注的另一個焦點議題。李思敏和李國權均提出要求改善區內幾個交通黑點的配套設施,減少噪音。而李思敏特別提出了打擊區內旅遊巴違例上落客問題,並表明將致力促使各營辦商減少因營運對社區造成的各種滋擾。李思敏顯然較了解區內情況。

064QC006_.jpg
▲李思敏(右)落區聽取街坊意見

鄭泳舜陳凱欣讚有心有承擔

除此之外,李思敏還就區內的治安問題、狗隻隨處便溺問題,以及劏房戶安裝獨立電表事宜提出關注。她亦提出爭取撥款改善界限街休憩處設施,改善區內綠化工程等。

李思敏宣布參選後,多個政黨皆表示支持。經民聯主席盧偉國表示,對莊永燦離世感難過,但亦很感謝他培養出 「接班人」。他說,李思敏是一個武術精英,相信她可以為社區發放正能量。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表示,去年這個時候自己報名參加立法會補選,得到經民聯友好支持,故民建聯亦會全力支持李思敏。他說,看到她是有心服務市民,會將建制力量集結在她身上。

立法會議員陳凱欣則送了3個 「承」給李思敏,分別是「承傳」、「承擔」,及「成功」,指她承傳了莊永燦的優點,繼續在區內為市民服務,而且她是個有承擔,不怕困難的人,並希望她能成功當選。

學者:李思敏師承燦哥佔優

曾任油尖旺區區議員的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接受《龍週》訪問時指出,這次大南區補選是地區性的補選,選民比較關心社區議題,即使非建制派也意識到,如果不重視民生和地區議題,未必能取得關心民生的選民支持,所以李思敏和李國權都主打民生牌。

陳偉強比較兩位候選人時認為,李思敏在地區做了17年的社區工作,跟隨已故的前議員莊永燦一直跟街坊有接觸。而李國權雖然過去曾經在油尖旺區做過社工,但真正落大南區的時間不是太長, 「從選民的角度看,李思敏會讓人感到更親切,更熟悉社區的議題,而不是紙上談兵式地提出社區議題。」

他認為,候選人如果在社區工作時間較長,對社區的議題掌握得比較深入,對社區比較熟悉,較容易得到選民的支持。

年長選民需長時間關懷

陳偉強與莊永燦同期當選為油尖旺區議員。他指出,莊永燦過往一直以律師身份服務大南區居民,同時兼顧區議員及律師行的工作,他在任內突然患肝病去逝,多多少少是因為工作過於辛勞,工作壓力過大所致, 「李思敏強調自己是莊永燦的徒弟,這次參選是師承莊永燦,繼續服務社區,比較容易得到街坊的同情和支持。」

陳偉強表示,莊永燦過往的政治背景色彩較淡,專業背景較為突出,比較容易爭取到中間選民的支持,李思敏也具有同樣的優勢。相反,李國權所屬的 「社區前進」成立時間較短,能否得到非建制派選民的廣泛支持,仍存有疑問, 「如果李國權本身在非建制派的基本盤亦不穩固,其勝算自然會受到影響。」

陳偉強表示,大南區有許多唐樓,居民以長者為主,亦有中產聚居的私人樓宇,只靠單張等宣傳品未必足夠,特別是年長的選民更需要長時間的接觸和持續的關懷,才能被打動。這方面,在社區長期工作的候選人具有較大的優勢。對於中產及年輕選民,競選宣傳品的論述則顯得更為重要。

螢幕快照 2019-03-07 上午10.50.42

李國權避談參「佔」被捕

大南區補選候選人之一的李國權,近來頻頻以恤衫斯文形象落區擺街站。但翻查資料,原來李國權數年前曾積極參與 「佔領運動」。他在2016年接受網媒訪問時稱,自己在罷課時已決定 「要投入改變香港的未來」,至 「佔領」清場時就在金鐘坐着 「等候被捕」。他聲言自己在 「佔領」期間接觸了很多街坊,一起談 「政治和公民身份」云云,而 「佔領」是他 「人生中重要的一章」。

不過,在被捕後不足一個月,聲稱會承擔責任的李國權就和多名在 「佔領」中被捕者去警署 「踢保」,包括當時的學聯常委、 「香港眾志」羅冠聰。

此外,李國權所屬的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在 「佔領」期間亦曾於銅鑼灣參與 「佔領」,聲稱要和市民 「交流民主與民生的關係」。不過,他在自己的fb專頁上載的自我介紹文章 「大南與我三十載」,就沒提到這段歷史。

與劉小麗臭味相投

值得注意的是,李國權宣布參加大南補選後,因 「自決」立場而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補選資格的劉小麗,就不停在大南現身,為李國權拉票。事實上,他們兩人關係密切,臭味相投,是選舉上的親密拍檔。

劉小麗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主打墟市議題,其助選團主要來自支持基層墟市的組織。選舉前夕,撐基層墟市聯盟、社區發展陣線、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等組織就為劉小麗 「搭台」,搞了一場墟市政策交流會,時任見光墟關注組負責人、 「關綜聯」幹事李國權就與劉小麗同台宣傳政見。

去年九龍西舉行第二次補選,劉小麗搞了一個 「九龍西地區支援會」,希望團結非建制派力量,李國權亦有加入並出席成立發布會,並在補選期間落力為劉小麗的 「替補」李卓人拉票。

064QC010_
▲李國權數年前積極參與「佔領運動」,但在今次補選舉期間幾乎沒有主動談及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