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應該以理服人

最近就「佔中」期間七名警員襲擊示威者而一律獲刑兩年,社會上有聲音質疑法庭的判決是否受政治立場影響。筆者認為過激的言論故然並不可取,但司法機構行使?公權力,與行政及立法機構一樣無可避免地須要面對社會大眾。要維護司法機構的公信與權威,法律界理應以理服人,平息質疑。

奔跑吧 兄弟

作為80後青年,幸運的我們與90後、00後沒有經歷過缺衣少食的時光,沒有經歷過戰爭的日子,金融風暴的時候我們還乳臭未乾,沙士的時候我們還懵懵懂懂。我們成長於香港的經濟高峰,算不上富足但卻衣食無憂,得到了安穩幸福的童年。比起父輩祖輩艱巨的成長環境,我們理應更有成就、更優越,但實際上總像差了點什麼。

讀書會

筆者喜歡閱讀,有經常買書的習慣,但很少借書,因為我閱讀時總喜歡做點筆記,東劃劃,西間間的;另外,我也不喜歡看影印本,總的喜歡有點色彩;雖然現今電子書和網上閱讀已漸受歡迎,但我仍舊愛看一本本的實體書。

教育開支足夠嗎? – 梁思韻

今年《財政預算案》教育預算總開支高達872億,佔政府經常開支的21.2%,佔香港GDP比例 3.4%。有人說香港投入教育資源不足,有人說每年教育開支有增無減算不錯,究竟教育資源開支是什麼一回事?首先要釐清由於香港沒有軍費撥備,所以各項開支比例一定高於一個國家,佔政府總開支%很難與別國比較,但仍可以GDP比例作參考。

故宮的價值

早在十多年前,西九文化區的概念已經提出,可惜計劃一波三折;原先的設計竟然胎死腹中,之後爭拗不絕。那塊的地皮不覺間已空置了超過十年。香港土地的矜貴,卻不能好好發展,令人惋惜。另外,一般市民都看不到所謂文化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