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以「一炷香」計時 古代還用什麼方法計時?

小說上常常寫道 「一炷香的功夫」 ,武俠小說中高手比武時也常以 「一炷香」 為限,這是為什麼呢?原來,古人是以香燃燒的時間長短來計量時刻的。由於環境、風力、香的長短、香料乾濕等諸多因素,一炷香的燃燒時間並不完全相同,但一般約為半個時辰,即一個小時。古代除了用一炷香來計時,還可用一盤香、一爐香來計時。 「一炷香」的時間觀念源於僧人打坐而起,是一個計時的方法。當時僧人燃點的香都是人手做,有一定的標準。古代經常用模子把香粉末壓印成固定的字型或花樣,稱之為 「香篆」。如唐宋時,就有人將香料搗成末,調勻後灑在銅製印盤裏,做成篆文 「心」字的形狀,燃其一端,整個香篆就會循序燃盡,用以計時。 人們還在香篆上刻上刻度,將一晝夜劃分為一百個刻度,這種香又稱為百刻香,常被寺院用作計時器。元代著名的天文學家郭守敬還曾製出過精巧的「屏風香漏」,通過燃燒時間的長短來對應相應的刻度以計時,這種方式在民間流傳很廣。用香計時,可謂是古人的智慧的結晶。 其實除了燃香計時之外,古人還用日晷、漏壺等方法來計時。日晷就是在一個圓盤上,沿盤周分別劃出十二時辰以十二地支表示,與現在的二十四小時相同。現代的 「小時」也就是古人的半個時辰的意思,古人還把一個晝夜分為一百刻,後來改為九十六刻度,平均每個時辰八刻,就是現在的每小時四刻。古人還會依照太陽照射盤中時針產生的陰影所在位夏來確定時刻。 南朝梁顧野王所撰寫的《玉篇》:「炷,燈主也。」借指燈、燭。引申指可以燃燒的柱狀物。再借用作量詞,用於點燃的線香,如唐代許渾《秋夕宴李侍御宅》: 「燭換三條燼,香銷十炷灰。」表示時間長短的說法。 從周代起,古人已經使用了漏壺計時器。儀器上面是一個漏水壺,下置盛水箱,插着竹箭,箭杆上刻有時辰刻度。漏壺中的水定量均勻地向下滴漏,水箱中水位逐漸升高,箭杆上就顯示出一定刻度。後世多用銅製,故習慣稱「銅壺滴漏」。 漢代以後,中國計時器不斷發展。隋代已有、漏車、鼓車,都是可以移動的報時器。唐代製作了水力推動的 「水運渾天銅儀」,其中包括計時器,每刻有一木人自動擊鼓,每時辰有一木人自動敲鐘。宋以後的計時儀器越來越精巧,元代科學家郭守敬所制 「大明殿燈漏」,更為複雜,自動化程度更高。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你知道古代的印章是怎樣的嗎?

印章,又被稱作 「圖章」 ,古稱 「璽」 。東漢劉熙撰寫的《釋名》曰: 「印,信也。所以封物為信驗也。」 許慎編著的《說文解字》: 「印,執政所持信也。」 所以傳國要玉璽印,皇帝詔策、官爵任免、命令發布、通關邊防都要用印,私人交易往來合契、書畫落款也要用印。 印章的出現和使用,一般認為始於春秋戰國之間。先秦及秦漢的印章多是封好簡牘時使用的。古代用簡牘寫好信,用泥封好結繩的地方,再把印蓋在封泥之上,防止他人隨意拆開,也是收信人驗信時查看的憑據。而官印又是行使權力的象徵。隨着簡牘被紙帛所取代,封泥的作用也就沒有了。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印章範圍擴大為證明當權者權益的法物,為當權者掌握,作為權力或者官職的標識。秦以前,無論官、私印都稱 「璽」,秦統一六國後,規定皇帝的印獨稱 「璽」,臣民只稱 「印」。秦時,皇帝用印多以美玉刻成,並飾以龍紋及虎形印紐,故又稱為 「玉璽」。蔡邕《獨斷》中載: 「天子璽以玉螭虎紐。古者尊卑共之。秦以來,天子獨以印稱璽,又獨以玉,群臣莫敢用也。」及《說文解字》: 「璽,王者印也。」 到漢代,官印中始有 「章」及 「印章」之稱。漢代也有諸侯王、皇太后的印章稱為 「璽」的。將軍用印,一般都不稱 「印」而叫 「章」,故漢印中比較特別的是 「將軍印」。用於軍事行動中因需要而臨時任命將軍,並以刀在印面倉促鑿成印章,故稱之 「將軍印」。 唐以後,皇帝所用的印章稱 「寶」。因為當時「璽」與 「死」近音,於是改稱為 「寶」。唐至清沿舊制而 「皇」、「寶」並用。印章根據習慣在民間還稱為 「印信」、「記」、「朱記」、「符」、「契」、「押」等等。 印章用朱色鈐蓋,除日常應用外,又多用於書畫題識,逐漸發展成為中國特有的藝術品之一。古代多用銅、銀、金、玉、琉璃等為印材,後有牙、角、木、水晶等,元代以後盛行石章。 傳世的古代璽印,多數出於古城廢墟、河流和古墓中。有的是戰爭中戰敗者流亡時所遺棄,也有的是戰爭中殉職者遺棄在戰場上的,而當時的慣例,凡在戰場上虜獲的印章必須上交,官吏遷職、死後也須把印綬上交。其他在戰國時代的陶器和標準量器上,以及有些諸侯國的金幣上,都用印章蓋上名稱和記錄上製造工匠的名姓或圖記性質的符號,也被流傳下來。 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在當代,印章仍有巨大的實用性與藝術性。正式的政府公文上,或是藝術創作,依然有着印章的身影。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唐僧取回的經文不是印在紙上的

在電視劇《西遊記》裏,我們看到唐僧從西天取回的佛經,是印在紙上的,後來掉到河裏浸濕了,晾曬時,還被風颳跑了兩張。但事實上,當時唐僧取回的經文,並不是印在紙上的。 那麼,真實的情形又是怎樣的呢?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收藏有各種珍貴的經書典籍,如《古蘭經》《東巴經》、水書等,其中的貝葉經尤其獨特。專家介紹,唐僧西天取經,帶回來的正是這種貝葉經。那麼,什麼是貝葉經呢? 貝葉,就是貝多羅樹的葉子。貝多羅樹,是一種生長在熱帶的木本植物,葉子寬大、質地細密。經過特殊加工,就成為取之不竭的書寫材料。在貝葉上,用鐵筆刻寫下佛教經文,就成了貝葉經。據史書記載公元645年,玄奘法師,從印度帶回的經文就全部是貝葉經。這些貝葉經,後來被珍藏在西安大雁塔中。是上世紀50年代,在西雙版納發現的貝葉經為我們研究唐代以來的佛教貝葉經提供了幫助。專家推測,其刻寫的年代,大約是在清代。歷經歲月磨損,它卻依然完好如初,長條形的貝葉上,密密麻麻刻寫着經文,中間一根細細的繩子,將一片片貝葉有序地串聯起來。然而,仔細辨認貝葉上的經文,卻全然不是我們熟悉的漢字。貝葉經上刻寫的是傣族的文字─傣文,而刻寫的內容,是南傳佛教的經文。 傣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自古以來,繁衍生息在中國雲南的大部分地區。其先民為古代百越中的一支,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文字屬於拼音文字類型,為自左向右書寫,自上而下換行。傣族居住的雲南地區,植有貝多羅樹,傣族人民用貝葉刻寫佛經,將其視為 「修功德」和 「祈福」的方式。貝葉經源自古代印度,在造紙術傳入之前,古印度人用貝葉書寫文字,佛教徒用貝葉刻寫佛經。公元9~10世紀,中國的造紙術,與絲綢、瓷器一起,沿絲綢之路進入印度,印度才有了用紙印刷的佛教經卷。所以,玄奘公元7世紀從印度取回的佛經,應該是貝葉經。但是,玄奘帶回來的貝葉經,並不是傳到中國的第一部貝葉經。事實上,在此之前,就已經有貝葉經傳到中國。史書記載,公元65年的一個夜晚,漢明帝夢見一個高大的金人,金人頭頂閃耀着日月光輝。醒來後,漢明帝去找大臣圓夢。大臣告訴他,金人是天竺國的神,叫做佛。於是,漢明帝派遣12位使臣前往天竺國取經。數年後,使臣們不僅從天竺請來了兩位佛教大師,更用白馬馱回了許多寫在貝多羅樹葉上的佛經。這便是傳入中國的第一批貝葉經。現在看來,以貝葉作為書寫材料,不僅綠色環保,更因為貝葉的長度與人的肩膀等寬,且書寫為從左到右,非常符合現代人的閱讀習慣。更為獨特的是,經過特殊處理,貝葉經不僅防蟲、防水,還經久耐用,歷經千百年而能形神不改。 令人欣慰的是,貝葉經這種古老的製作工藝,至今仍被傣族人民沿用着,成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進入保護名單。貝葉經的製作分為三步,第一步,取貝葉。用刀將貝葉修割整齊,八片十片捲成一卷捆好,放入鍋中煮。煮好後,用細沙搓洗乾淨,壓平、曬乾;第二步,製匣。在專用的兩片木匣兩端各鑽一個小孔,把貝葉緊緊夾在兩片木匣中間,兩頭用繩子綁緊。然後沿木匣兩邊的小孔用釘子給貝葉打孔、穿繩,裝訂成匣。最後,給貝葉打上墨線,以方便刻寫;第三步,刻寫。用鐵筆沿墨線刻寫傣文,再用植物果油混合鍋底灰,塗抹於貝葉上,最後用濕布擦拭。如此一來,鐵筆刻寫的字跡就清晰顯現在貝葉上了。裝訂成冊後,還要在貝葉邊沿塗一層金粉或紅、黑漆,不僅起到保護作用,更是一種極好的裝飾。 然而,在貝葉經的發源地印度,由於宗教之爭、戰亂等原因,貝葉經幾乎失傳。在中國,由於歷史的原因,古代的貝葉經保存下來的也十分稀少。因此,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收藏的這幾冊貝葉經,便顯得彌足珍貴,成為國家珍貴文物。貝葉經的內容,除佛教經典外,還有很多傳說、故事、詩歌和歷史記載等,被稱為傣族的 「百科全書」。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故宮地下隱藏的秘密

故宮是600多年前明朝永樂年間設計建成,但是這幾百年來,卻沒有出現過積水現象,它是怎麼設計保證了故宮這幾百年的安然無恙呢? 在故宮的三大殿三重台基之上共有1142個龍頭排水孔,可以瞬間將台面上積累的雨水迅速的排空,並形成一種千龍吐水的壯麗景觀。而這些被龍頭排出來的水,會通過亭台北高南低的地勢直接瀉入內金水河流出去。正是在設計時綜合了前人的各種排水法,使得皇宮內90多個院落、72萬平方米面積大小的雨積水可以順暢的排出到護城河中。 故宮中所有的排水系統分為明清時期修建的排水明溝、暗溝以及新中國成立後修建的部分污水管線。歷經了600多年,這些地下管網到今天仍在發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通過地下縱橫交錯的明溝暗渠,降下來的雨水迅速的流走,這樣無論下多大的雨,在皇城故宮內都不會發生積水這些現象。 故宮內挖掘了一條內金水河,河水是由紫禁城的西北角城垣外護城河的引入口通過地下流通渠道,進來後曲曲折折流到東南角城垣下的地下出水口流出故宮。 宮內各個大小的庭院都是中高邊低,北高南低。下雨時,雨水流入四周房基下的明溝石水槽,地面和明溝的水將通過入水口流入地下。各個庭院內的明溝和暗溝的水流入縱橫交織的溝道的支線和幹線,最後這些積水會全部流入內金水河。 從地勢上看,北京北依燕山,東臨渤海,西北高東南低,所以水向東南流。從紫禁城來看,北門神武門地平標高 46.05 米,南門的午門地平標高為44.28米,差約2米。其排水設施是充分利用了這一地形的特點而修建。這套排水系統的總特點,是將東西方向的雨水匯流入南北幹溝內,然後匯入內金水河。 疏通各個宮殿院落之間的的排水系統有幹線、支線,有明溝、暗溝、涵洞、流水溝眼等,都是經過精心測量、規劃設計和施工,每年都會在固定時間淘挖養護。在城外安排了完整的排水系統,減輕了城內的負擔。 紫禁城外至少有三道防線:一是明內城護城河及大明濠、太平湖;二是西苑太液池和後海;三是外金水河和紫禁城的筒子河(護城河)。這些河渠用處上一方面可為城市供水,另一方面汛情之下也可以用來排水,先在外圍保證不至於大量雨水和山洪流入紫禁城。 內金水河是紫禁城的內河。在紫禁城西北角樓偏東方向的南河幫上,有一石砌券洞,就是內金水河流入皇宮內的進水口,設有控水閘,可以控制水位高低,遇汛則可以關閉。 按照專家的說法,內金水河所引為西郊玉泉山水,因西在五行中屬金,「金生麗水」,故名金水河, 「由神武門西地溝引護城河水流入宮內,沿西一帶經武英殿前,到了太和門前金水橋之下,復流經文淵閣前至三座門,從鑾駕庫東南方向流出故宮。」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朕知道了

古代皇帝其中一項很重要的職責就是批閱奏摺,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知道古代做大臣的,動則讀書十數年,開口十三經,閉口古有聖賢曰,皇帝的壓力是很大的。 就像朱元璋,曾經因為發生了天災,諮議各位大臣朝廷政策的利弊。然後有位叫茹太素的刑部主事,就給皇上上奏摺,談論政事。唯獨這篇文章長達一萬七千字,朱元璋就叫中書郎王敏唸給他聽。最後得出結論,真正有意義的內容只有五百字,並留下批文: 「虛詞失實、巧文亂真,朕甚厭之。」後將茹太素痛打一頓。 至到清代,皇帝們的學識都很高,康雍乾幾位皇帝也十分敬業。但是他們留下的批文卻讓我們忍俊不禁。大家比較了解的可能是: 「朕知道了」,國立故宮博物院甚至還出過相關的紀念品。確實一天幾十,甚至上百個奏摺,要一一批改實在沒可能。直接一句 「知道了」言簡意賅,也不失為偷懶的好方式。而且當時文白之間的差異開始縮小,不少文人當中也開始流行半文半白的文體。這使得我們今天看這些奏摺,就會發現不少有趣的地方。 康熙留下不少有趣的批文,當中最有名的一定是江寧織造曹寅謝恩摺中的批文。曹寅在這則謝恩摺中,提到自己因風寒誤服人參,得解後又患疥卧病兩月餘,服用地黃湯,才得以痊愈。康熙皇帝好醫學,並懂中醫處方。於是就教曹寅: 「惟疥不宜服藥,倘毒入內,後來恐成大痳風症。出海水外,千方不能治。小心!小心!土茯苓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康熙留下的御筆,還不算特別多,但是他的兒子雍正就不一樣了。雍正一生勤奮敬業,批改的奏摺多達數百萬字,既有漢文也有滿文。當中有不少實在是讓我們大開眼界,從《雍正朝滿文朱批奏摺全譯》當中我們可以找出不少例子。 年羹堯出征西北,戰事緊張已經十一天沒有碰過枕頭了。 「自賊人蠢動以來,西寧四面隘口既多,惟東面係我來路,十分緊要……臣之未能就枕者已十一夜矣。」雍正就回覆到: 「好心疼!好心疼!好心疼!真正社稷之臣。」又在奏摺最後說道: 「……自初一日聞報以來,唯有虔誠對佛天佑你平安如意,之外,亦無暇他及也。」這真是一位親切的皇帝啊…… 而田文鏡是雍正的心腹,田文鏡任河南巡撫時,朝廷要從山東、河南兩省買小米,賣往江南。田文鏡認為江南人不吃小米,還是改運小麥。但當時的戶部尚書張廷玉和吏部尚書朱軾唱反調,說小米好吃,應合江南人口味於是山東運的是小米。但是小米在江南完全滯銷。雍正把大臣痛罵一遍,並表揚了田文鏡,誇他辦理盡心、實心辦事。田文鏡當然十分謙遜,回了一份謝恩摺,說這都是皇上的英明指導,得皇上如此寵愛實在惶恐。於是雍正就回了朱批: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有一天內務府上了個摺子,講的大概是營造司官房收租修繕過程中手腳有些不乾淨。奏摺的最後提出了一些監管意見,表示要時不時抽查相關人員。雍正看過後留下這麼一句評語:居然能有看到內務府上這樣的摺子的一天?真是奇事也!可見雍正對於內務府也敢說別人手腳不乾淨感到十分驚奇。 又有一次,駐紮福建的總兵官,上了一道這樣的奏摺: 「臣庸愚劣譾,謬膺重寄,叨恩愈厚,兢惕愈深。竊思昆蟲草木之微,亦當知栽培生成之德。撫躬自問,寢室靡寧。茲更蒙天恩浩蕩,賞賚頻加。」這裏面的字,叫大家讀一次也困難吧。雍正就覺得一個兵官能寫出這種摺子實在厲害,又留下評語:覽。此奏謝之文係你自作的?幕客代筆的?你識字通文與否? 有個官員犯了罪,在獄中給雍正寫悔過書,以期得到赦免,內有 「辜負天恩,羞懼交並」兩句話,雍正在一旁批道: 「知汝懼死實甚,然羞則未也」也就是知道你害怕得要死,不過羞愧與否倒不一定。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雍正一朝,無官不清

無論是在什麼時候腐敗都是不會少的,因為人心總是難以得到滿足,這貪慾自然也難以隱藏。綜觀中國的歷史,有着 「雍正一朝,無官不清」的說法,雖然這有點誇張但也並非全是吹捧。 歷朝歷代,像雍正朝這樣清官遍地的,極為少見。說起來,這並非那個年代的人覺悟特別高。反腐這事兒,光靠個人覺悟顯然是不夠的,還得靠手段。 雍正的反腐手段,層出不窮,令人大開眼界。其中,有一招叫「即時候補」。 「候補」,在古代挺常見。符合做官資格的人太多,但官位有限,後來的人便只能哪兒涼快先在哪兒呆着,這就是 「候補」。「候」個三五年的,挺常見;「候」個十年八年的,也不少。有 的人,終其一生,都沒能 「扶正」。 針對這個難題,雍正充分發揮了想像力,將其與反腐倡廉聯繫在一起。每次派大臣下去查帳,後面必定跟着一大群候補官員。這些候補官員,根據 「候」什麼官位,也分三六九等。只要查出一個貪官,就地免職,再根據罪狀審判。而且,立刻從隨行的候補官員中,選出一個和貪官同等級的候補,補上貪官免職後的空缺。 這一招,夠狠,也夠妙。歷來,貪官反查帳的手段,多是打通關卡,官官相護,這才使得腐敗難以杜絕。可這麼一來,前來查帳的都是對自己官位虎視眈眈的人,巴不得自己有問題,即刻免職,好立馬上位。這樣的人,豈會因接受賄賂而放棄了做官的機會?畢竟,賄賂再多,也不如自己親自上馬當官,來得過癮! 二來,這也能減少貪官卸任後留下的巨額虧空。多數貪官,一旦即將卸任,總會竭盡全力大撈一筆,留下的大坑就留給後來的繼任者來填補。繼任者,填補虧空自然得大費力氣,而後自己再接着貪,又繼續留下大坑給後來者。如此,惡性循環,導致貪污不絕。 之前,查帳的人並非繼任的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貪官用點小錢,賄賂一下查帳的人,自然就可以蒙混過關。至於後來的繼任者,只能自認倒霉了。可如今,繼任的就是查帳的,若是帳 不明,受害的就是自己。因此,查帳的比誰都更嚴格! 其實,雍正這一招,還另有個妙用,就是可以用來監督查帳的大臣。官官相護,這是以往貪污難以禁絕的原因之一。如今,對於那批候補官員來說,事關自己的前途,有沒有官做,就看這一回了。能把貪官揪出來,自己自然就不用再「候」。否則, 「候」到何年何月,真是難說!於是,哪怕大臣職位再高,可若是有膽量擋人官路,只怕也會犯了眾怒。 雍正的這招 「即時候補」,讓貪官無處可逃,無路可通,堪稱是反腐一大奇招。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你知道太白金星是什麼嗎?

太白金星,也就是金星。中國古代所能觀察到的行星,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命名,稱為「五緯」 ,與恆星相對。 「五緯」 與日月合稱為 「七曜」 。 《詩.小雅.大東》: 「東有啟明,西有長庚。」說的都是金星,清晨見到的叫啟明,黃昏時出現的叫長庚,其實就是一回事。魯迅母親對許羨蘇說: 「龍師父給魯迅取了個法名──長庚,原是星名,紹興叫 『黃昏肖』。周作人叫啟明,也是星名,叫 『五更肖』,兩星永遠不相見。」人們常說魯迅和周作人兩兄弟反目成仇後,就像啟明和長庚,老死不相往來。其實,如果有一點天文學的知識,你就知道,啟明就是長庚,長庚就是啟明,這麼說,魯迅和周作人,其實只是一個人的兩面? 然而在古代星占卜學家看來,太白金星的出現並非一件好事,因為太白金星主肅殺,如果在白天見到太白金星,這種的天文現象被稱之為 「太白經天晝見」,是大亂之相。南朝梁太清三年,太白經天晝見,侯景之亂;唐武德九年六月,又見太白晝見,乃有玄武門之變,秦王李世民殺死了自己的長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齊王李元吉,得立為新任皇太子,並繼承皇帝位,而安史之亂也被認為和太白金星有關,有詩為證: 雙鵝飛洛陽,五馬渡江徼。何意上東門,胡雛更長嘯。中原走豺虎,烈火焚宗廟。太白晝經天,頹陽掩餘照。王城皆蕩覆,世路成奔峭。四海望長安,顰眉寡西笑。蒼生疑落葉,白骨空相吊。連兵似雪山,破敵誰能料。─李白《經亂後將避地剡中,留贈崔宣城》 而這位寫到 「太白晝經天,頹陽掩餘照」的作者,就是以太白金星轉世自居的詩仙李白。據說他的母親於夢中見太白金星落入懷中陣痛而產下一子,因此給兒子取名李白,字太白。 太白金星又稱 「白帝子」,是金星人格化的道教神。《七曜禳災法》描述最初的形象是穿着黃色裙子,戴着雞冠,演奏琵琶的女性神,明以後形象變化為老邁年長的白鬚老者,手中持一柄光淨柔軟的拂塵,入道修遠神格清高。到了《西遊記》中,太白金星給人的印象就是溫和的老人,其實這是一個隱藏的伏線。 太白金星姓李,叫李長庚。庚,是天干中的第七位,《說文》: 「庚,位西方。」位西方不就是《西遊記》的核心嗎?所以第十三回 「陷虎穴金星解厄雙叉嶺伯欽留僧」寫唐三藏初出長安第一難 「墮坑逢虎」,幸遇一老叟相救,才能化險為夷。這老叟對唐僧說: 「吾乃西天太白星。」救唐僧的時間,恰是我們常見太白金星的東方發白的啟明之時。《史記.天官書》就把金星的分野定在秦地。清代評點《西遊記》的張書紳注意到太白金星與西遊之間的關係:「太白職司西方,取經一路正屬其分野。所以前後始終俱用金星作線。」唐僧取經第一難,太白金星就出場,在西遊路上,當然要主西方的金星作為指引,才有方向感。而太白金星時刻惦記着西遊隊伍。二十一回唐僧師徒在黃風嶺黃風洞遇到黃風怪,太白金星就化成老公公指點孫悟空豬八戒到小須彌山找靈吉菩薩。 太白金星對豬八戒也有莫大的恩情,當孫悟空告訴豬八戒化風而去的是太白金星,八戒慌得望空下拜道: 「嗯人!嗯人!老豬若不虧金星奏准玉帝呵,性命也不知化作甚的了!」這怎麼回事?原來當年天蓬元帥戲弄嫦娥,玉帝大怒,本來要處以極刑,多虧太白金星,出班為天蓬求情,改刑重責二千錘,投胎為豬。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關於鹽的二三事

鹽不但是生命所需,同時還是古代防腐劑,甚至是國家的生命。看看中國古代對於鹽的管理、政策就知道鹽是多麼重要。 商周兩代實行等級分封制, 納「貢」代稅。所謂「青州厥貢鹽」,就是青州以「鹽」作為貢品,以代賦稅。當時,食鹽的產運銷由百姓們自己經營,官府僅在產地設官,督促民眾按時採煮。 到春秋時期情況就開始有了變化,甚至是一個影響千古的變化。猗頓,本只是一個農民,後來在陶朱公的啟發下,把家搬到河東鹽池附近,專心搞起鹽業和畜牧生意,僅十年就成為富可敵國的「企業家」。鹽業經營的巨大商機和利潤,被齊國國相管仲看在眼裏,於是,他將食鹽的生產、運輸、銷售收歸國有,推行食鹽國營制度。齊國臨海,擁有豐富的海鹽資源。儘管在食鹽生產方面,管仲部分放權給百姓,但官府仍然嚴格控制生產者的生產時間和食鹽資源的管理。至於食鹽運輸,均歸官府統一運輸。除了為政府賺錢外,食鹽官府專運還能達到一定的戰略目的:對於那些不生產食鹽的諸侯國,一旦發生衝突就禁運食鹽。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早利用經濟制裁達到政治目的的案例之一了。 漢初推行「與民休息」的政策,開放鹽禁就是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弛山澤之禁」,意味着食鹽國營政策被取消,民間可以「自由」開採、運輸和銷售。鹽官不再承擔食鹽的產、運、銷,只負責徵收鹽稅。漢武帝時,長期的對外衛國戰爭致使國庫日漸空虛。武帝把目光投入到利潤豐厚的鹽鐵業,重新開始施行鹽鐵國家專營,以圖創收。對於私自煮鹽的人,除了沒收工具外,還要處以「釱左趾」,即給左腳戴上鐐銬的懲罰。官府以低價強制收購鹽民們生產的食鹽,轉手又高價出售,食鹽價格猛漲,百姓買不起,只能「淡食」。食鹽運輸等勞役也要徵發百姓,這些都直接加重了百姓的負擔。 隋唐前期,隋文帝立國第三年就宣布廢除了鹽禁,凡是鹽池、鹽井, 政府「與百姓共之」。直到唐代中期,唐玄宗開始敗家,導致財政赤字,君臣一起想方設法生財創收,於是食鹽國營又被提上了日程。但唐中期後的食鹽國營制度, 和以前有很大不同,叫做「榷鹽法」。所謂「榷鹽法」,是指食鹽國家專賣制度,由以前的官運、官銷制改為就場專賣制。也就是說,鹽民生產食鹽,政府低價買來,再高價賣給商人,由商人運輸到政府指定經銷店販售。這樣,政府不但控制了食鹽的貨源,也掌握了食鹽的批發環節。據史料記載,在唐朝時期,鹽政的稅收實際上已經達到了中央實際總收入的五分之二左右,成為當時唐朝的主要經濟來源。此後,雖然鹽政多有變化、管理機構和管理辦法更加細緻,除元代時而商運商銷、時而官運官銷外,其他朝代大體都遵循了榷鹽專賣制度。 但是除了官方售鹽,不得不提還有私鹽販子。食鹽專營及其鹽課收入是歷代政府的重要財源。鹽運使一向是個肥缺,制售販賣私鹽的行為雖然受到政府一再打壓,但在巨額利潤的刺激下,仍舊不絕如縷。可以說,中國古代的鹽業專賣史就是一部血雨腥風的官民鬥爭史。 歷史上有一個很有趣的職業,就是私鹽販子。有些私鹽販子直接參與了農民起義,而那些沒有直接參與軍事鬥爭的私鹽販子中,也不乏造反起義的支持者。公元881年1月16日,黃巢在長安登上皇帝寶座,國號大齊。兩年之後,他就從皇帝寶座上被趕下台,不久即在山東泰安附近兵敗自殺。黃巢的老家在山東菏澤,三代都是私鹽販子。販私鹽在唐朝是死罪,但是利潤奇高。作為私鹽販子,黃巢家裏並不缺錢,所以在百姓因為吃不上飯而造反的時候,黃巢的造反更是一種藉機獲取更大利益的策略。而元末更是典型,朱元璋起義的經費大多是私鹽販子提供的,就連他的對手張士誠、陳友諒、方國珍等,也都是私鹽販子出身。可以說,封建歷史上的農民起義,很大程度上是一夥私鹽販子在爭奪江山。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為什麼《周禮》這麼重要?

儒家五經到唐宋時已擴展為十三部,號稱十三經。其中的《禮》包括三禮,即《周禮》、《儀禮》和《禮記》。但是實際上多數讀書人不會把三禮都細讀,一般主要讀《禮記》,因為《禮記》記錄的是孔子的學生及戰國時期儒學學者的作品。而《周禮》、《儀禮》二書離時代和生活越來越遠,受到的重視卻越來越少。 但《周禮》一書,有着其獨特的意義。《周禮》一書據說是周公所撰;經後人不斷增益,到戰國時最後成書。此書最初叫《周官》,因為書中主要講的是官制。全書六章,分別為「天官冢宰第一」、「地官司徒第二」、「春官宗伯第三」、「夏官司馬第四」、「秋官司寇第五」和「冬官考工記第六」─第六章本應是「冬官司空」,可惜該篇已佚,只好補入一篇《考工記》。 冢宰、司徒、宗伯、司馬、司寇、司空等六位高官,直接聽命於天子,分管六方面的國家事務,分別是邦治、邦教、邦禮、邦政、邦刑和邦事。每位高官的手下又有六七十個隸屬職位。舉「地官司徒」為例,大司徒之下又有小司徒、鄉師、鄉大夫、州長、黨正、族師、閭胥、比長、封人、鼓人、舞師、牧人……多達七十八種。 每個位置又安排不止一人,如大司徒一人,小司徒二人,鄉師四人;另外還有上士八人、中士十六人、下士三十二人;下轄府六人、史十二人、胥十二人、徒一百二十人。有人做過計算:光地官系統的食祿者,就有四萬一千六百九十五人!六官加到一塊,這支周朝的「公務員」隊伍該有多麼龐大,可想而知! 《周禮》的這套頂層設計,系統而周密,普天下幾乎無事無人管!照理說,天子的每句話、每個決定,都能通過這架龐大的機器得以貫徹。可惜這套煞費苦心設計的精密制度,只停留在書本裏,沒有哪朝哪代能真正實施。對於這部大而無當的書,讀書人遠離它,也就不足為怪。 而這套分工明晰的管理體系,是有其科學性的。後世的吏、戶、禮、兵、刑、工六部,雖與六官不盡相同,但顯然繼承了這一框架。自隋至清施行了一千多年,都是根據這套原則來設計的。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古代讀書人的數學 其實很厲害

「五四」 以來,人們心目中的舊式中國讀書人,除了能死記硬背四書五經的文句,一無所能。而我們似乎都認為他們對於數學知識一無所知。然而從一些明清野史小說中發現,在新式學堂出現以前,中國讀書人的數學知識似乎頗為豐富。如乾隆年間的一部長篇小說《野叟曝言》,對十八世紀讀書人家庭的數學知識有細緻的描寫。 書中主人公文素臣是蘇州人,是出身於江浙士人家庭中。對數學的興趣頗為濃厚,甚至連夫妻之間亦以討論數學為樂。而當時他對數學的了解其實頗為全面,不僅知道加減乘除、平方、立方算法,而且也了解黃、白、赤道,地平、經緯各圖,弧度交角之理,勾股、三角法、割圓之法。家中亦有算書及一些規矩、儀器、算盤之類的運算工具。 《野叟曝言》中所反映出來的那些比較高深的數學知識,特別是那些與西洋數學有關的知識,到底是從何而來?為什麼這些知識會傳播到一般知識分子之中?明清時期中國數學進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西洋數學的引進和吸收。西洋數學自明後期傳入中國後,很快即為中國學界所接受。在傳入的數學中,影響最大的是幾何學。《幾何原本》是中國第一部數學翻譯著作,絕大部分數學名詞都是首創,其中許多至今仍在沿用。徐光啟認為對它 「不必疑」、「不必改」, 「舉世無一人不當學」。 入清之後,西洋數學更受到朝野的重視。清初學者薛鳳祚、方中通等從傳教士穆尼閣學習西洋科學,編成《曆學會通》和《數度衍》等,其中數學內容有《比例對數表》、《比例四線新表》和《三角算法》,介紹了英國數學家納皮爾和布里格斯發明增修的對數以及半角公式等。 當然,在推動中國學界接受西洋數學方面影響最大的,還是康熙帝。他除了親自學習天文數學外,還命梅瑴成任蒙養齋彙編官,會同陳厚耀、何國宗、明安圖、楊道聲等編纂天文算法書,完成《律曆淵源》一百卷,以康熙 「御定」的名義於1723年出版。其中《數理精蘊》分上下兩編,上編包括《幾何原本》《算法原本》,均譯自法文著作;下編包括算術、代數、平面幾何、平面三角、立體幾何等初等數學,附有素數表、對數表和三角函數表。由於它是一部比較全面的初等數學百科全書,並有康熙 「御定」的名義,因此對當時學界和社會有一定影響。 到了乾嘉時期,中國傳統學術達到頂峰。而乾嘉學派的治學方法,與近代西方的科學方法頗有相似之處,以致丁文江說: 「許多中國人,不知道科學方法和近三百年經學大師治學方法是一樣的。」胡適也推崇清代經學大師,稱為合於西方科學方法。乾嘉學派的興起,有的學者乾脆就認為是受到西方科學的影響。而在當時的西方科學中,數學是最重要的領域之一。乾嘉學派中的許多學者,都對數學有濃厚的興趣。 受考據學的影響,乾嘉乃至道光時期中國學者在對先前引進的西洋數學進行進一步消化的同時,也出現了一個研究傳統數學的高潮。焦循、汪萊、李銳、李善蘭等人,都有重要貢獻。其中李善蘭在《垛積比類》(約1859年)中得到三角自乘垛求和公式,現在稱之為「李善蘭恆等式」。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