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封襌是怎麼回事?

泰山在山東省泰安市,古代稱為岱山,又名岱宗,春秋時改名為泰山,被古人稱為「東嶽 」,是五嶽之首。泰山封禪是古代帝王在泰山舉行的祭祀天神地祇的儀式,包括「封」(祭天)和「禪」(祭地)兩部分。 封禪是古代古老的最高祭祀儀式。所謂「封」,就是在泰山之頂聚土築成圓台以祭天帝,增泰山之高以表功歸於天,來報答上蒼的功績。所謂 「禪」,就是在泰山之下的梁父山等小山上積土築方壇以祭地祇,增大地之厚以報福廣恩厚,來報答後土的功績。封禪的根本目的,是帝王取得天下以後,以天子身份祭告天地,以表示自己的統治符合天意,合乎正統。 泰山祭祀起源於遠古時代的泰山崇拜。司馬遷在《史記.封禪書》中所謂七十二帝王封禪泰山的記載,便是早期泰山山川崇拜活動的記錄。《史記.封禪書中》列出有十二位上古帝王:無懷氏、伏羲氏、神農氏、炎帝、黃帝、顓頊、帝嚳、堯、舜、禹、湯、周成王。七十二其實只是一個吉祥的數字,並非信史,所謂七十二是上古陰陽五行學說中一個常用的數字。把一年365天按照金、木、水、火、土分為七十二天。所以書中列出的十二位上古帝王,是古代傳說,但又有歷史內涵,並非信史。 《尚書.舜典》記載: 「歲二月,東巡狩,至於岱宗,柴望秩於山川。 「所謂」柴就是燔柴祭天, 「積薪於焰上,而取玉及牲置柴上燒之」。所謂 「望」,就是望祭山川。這種祭祀天地的形式可以說是後來封禪的雛形。 古代封禪活動一般都在泰山舉行,帝王選擇泰山封禪,是因為五嶽之首的泰山獨尊天下,離天最近,可以直接與天帝對話。同時泰山是東嶽,古人認為東方代表生命,這是萬物起始的方向。再者天子受命於天,只有登泰山祭告天帝,才算完成了天子就位的禮制。 商朝以來,可以明確考證,真正在泰山舉行過封禪大典的中國皇帝一共有六位:秦始皇帝贏政、漢世宗孝武皇帝劉徹、漢世祖光武皇帝劉秀、唐高宗孝皇帝李治、唐玄宗明皇帝李隆基和宋真宗元孝皇帝趙恆。 秦始皇是第一個在泰山封禪的帝王。公元前221年,秦始皇陸續施行統一,宗教祭祀的一統往往被人們所忽視。秦始皇帝整合了齊國和秦國兩國的祭祀儀式,陸續立過兩百多個壇廟,稱為「祠畤」。秦始皇帝於公元前219年有一次極大規模的巡狩,從關中出發,周遊今山東地區,登泰山,禪梁父,然後巡海南下,自荊州走南邊的武關回關中。 西漢的漢武帝也曾去泰山行封禪禮,他深信方士之言,希望在泰山之巔與黃帝神仙相見,學習升天成仙之術。唐高宗封禪泰山時,從駕文武大臣、兵士、儀仗隊伍長達數百里,歷時接近半年,興師動眾,規模前無古人。帝王封禪泰山,在當時被視為國力鼎盛的象徵,是泰山特有的一種文化現象。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中國古代有哪些財神?

神的出現和其他神靈相比,算是出道頗晚,南宋時期民間出現的「財神紙馬」 ,應該是財神的原初形式,財神是掌管金錢與財富的神明。 古代民間信奉的財神分為文武兩類,文財神由古代的文官演化而來,如比干、範蠡;武財神當然由武官演化而來,如趙公明、關公。關公代表 「誠信」 ,范蠡代表 「智慧」 ,而比干、趙公明代表 「公正」 。 比干是商代帝王太丁的次子,20歲就成為太師輔助帝皇帝乙,也是殷紂王朝的三大忠臣之一,紂王不聽他的勸諫,還聽信妲己的讒言,把比干的心挖了出來,傳說他因為沒有了心,所以辦事就不偏不倚。《封神演義》裏姜子牙封比干為 「文曲星君」,《儒林外史》裏稱中舉的士人為 「天上的文曲星」,科舉考試是進入仕途的門路,一旦考取了功名,俸祿財源自然就來,所以比干這個文曲星自然成了財神。傳說在比干的庇佑下做買賣的人,公平無私,所以為世人所傳頌和敬仰。 范蠡是春秋末年越王勾踐手下的謀臣,他是春秋戰國時代的政治家、思想家,同時也是一位生財有道的商家。越王被吳王夫差打敗後,範蠡輔佐勾踐卧薪嘗膽,終於滅了吳國,成就了霸, 而范蠡卻在這時功成身退,隱跡江湖。據說他憑藉過人的智慧,在後半生白手起家,積金數萬,既善於理財,又樂善好施,故成為財神。 趙公明是明代最著名的財神,也是最有影響力的財神,可他卻是由瘟神轉化而來的。據《三教搜神大全》載,趙公明神異多能,變化無窮,能夠驅雷,喚雨呼風,降瘟剪瘧,保命解災。元代的《搜神廣記》記載了兩個不同的趙公明,一個仍是瘟鬼,而另一個卻是善神。明代時《封神演義》問世,姜子牙封趙公明為金龍如意王 ─龍虎玄壇真君,統帥「招寶、納珍、招財、利市」四神,再加上他自己,正好是五路財神。從此以後,趙公明開始掌管天下財富,坐上了財神爺的寶座,而他原來作瘟神、瘟鬼的歷史也被人們日漸淡忘了。舊時年畫中,趙公明的形象多為頭戴鐵冠,手持寶鞭,黑面濃鬚,身跨黑虎,面目猙獰,因此人們又稱其為武財神。 除了這四大財神之外,像五路神指的是東路財神─簫昇神尊,招寶天尊。南路財神 ─陳九公神尊,招財使者。中路財神─趙公明神尊,迎神納福。西路財神─曹寶神尊,納珍天尊。北路財神─ 姚少司神尊,利市仙官。還有五顯神、五通神、光華大帝等,也是財神。此外,被農家稱為 「狐、黃、灰、柳」的狐狸、黃鼬、老鼠、蛇等,都曾被人們奉為財神。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古人隨身帶的荷包就是錢袋的意思嗎

荷包,是指佩於腰間的一些囊、帶或裝飾小品,是宮廷貴族佩戴的飾物。因其色澤鮮麗,加上刺繡精緻美麗,博得了人們的喜愛。一件精美的荷包,從形式、紋樣、繡工到配線,都經過了精心構思。後來荷包還成為身份、榮耀的標誌,清代皇帝曾以繡荷包為獎品頒賜群臣、侍從,以示恩寵。 隨着民間刺繡藝術的發展,荷包逐步向民間普及,主要功能是在喜慶之時作為禮品饋贈親朋好友,或是男女之間的定情信物,再者就是敬獻神佛以表虔誠之心。荷包不僅是藝術品,還具有實用功能。 荷包主要是盛儲隨身使用的小物件和香料,根據內盛物的不同,演變出了很多種荷包,如錢荷包、香荷包(又稱香囊或香筒子)、針線荷包、煙荷包、扇袋、眼鏡袋、搬指袋、鑰匙袋、手帕袋及其他刺繡佩飾等。錢荷包的功能跟現在的錢包很類似,因此用荷包很鼓來比喻有錢是很貼切的。宮廷貴族以民間刺繡藝術為基礎,在強調華貴、富麗的前提下,大量採用了民間佩飾。皇帝也曾以繡荷包為獎品頒賜群臣、侍從。 據宋朝楊憶《說苑》中記載: 「三代以韋為筭袋,成筭子(計算用的籌)及小刀、磨石等。魏易為魚袋。唐永徽中並給隨身魚,天后改魚為龜……。」由此可知,古代的筭袋、龜袋、魚袋以及漢代官員儲印的 「鞶(pán)囊」皆為荷包之屬,不僅用來儲物、儲印、作裝飾物,官員們還用以表示品級地位(如魚袋等)。 其實荷包是原來宮廷貴族佩戴的飾物,是可以裝盛零星物件的小囊。古代的人們很講究「腰間雜飾」,佩戴荷包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先秦或更早的時期。《禮記.內則》已有佩戴飾物的記載,當時的年輕人在去往父母、舅姑處時,隨身都要佩戴香囊,以表示對長輩的尊敬。 佩戴荷包、香囊的習俗從唐、宋、元、明一直延續到清末民初,應用十分廣泛,上至王公貴族,下至黎民百姓,無不隨身帶着荷包,這在小說《金瓶梅》、《紅樓夢》中均有生動的描寫。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慈禧弈棋圖》中的侍者,腰佩圓形荷包和裝在表袋中的小表,證實了清代宮廷內部使用繡荷包的普遍性。現在,隨着時代的變革,荷包在城裏已消失難覓,而在廣大農村和少數民族地區仍有流傳。 荷包精美實用,是隨身必備之物,因此深受人們喜愛,成為男女傳情的重要信物。定情荷包做工考究,樣式上有長方形、圓形、菱形、鴨蛋形、葫蘆形、雞心形、腰果形、花瓶形、銀錠形等;刺繡針法上有平繡、鎖繡、釘線繡、戳紗鏽、十字繡、盤金繡等;花紋更是多種多樣,「並蒂蓮」、「鴛鴦鳥」、「兩鯉魚」、「雙蝴蝶」、「和合二仙」、「麒麟送子」、「榴開百子」等,都寄託了對情人的愛戀。 每件荷包還配以繫帶,編出百結(俗稱百吉),飾以料珠、流蘇,便於佩掛。荷包的紋樣大多是吉祥圖案,如 「龍鳳呈祥」、 「麒麟送子」、 「劉海戲金蟾」、 「華封三祝」、「吉慶有餘」等。荷包的圖案紋樣適合性、裝飾性很強。幾乎所有的刺繡針法都在荷包上得到運用,如平針、堆繡、鎖繡、辮繡、戳紗、納紗、打子、蒲絨、盤金、錠金等,其配色更是大膽,使人驚嘆不已,既強烈又諧調,既華麗又典雅,中國的傳統色彩觀念在荷包上得到了充分體現。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古代的不同衣服有貴賤之分嗎?

服飾是人類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服飾與政治、經濟、生活狀況、思想文化、道德審美觀念等諸多方面有着密切聯繫。因此,在服飾上就滲透着古代文化、風俗,以及道德理念。 由於統治階級的需要及地位的不同,在夏商之後至周代期間,才逐步完成了冠服制度。從此,貴賤有別,衣服有別,上自天子百官,下及平民百姓,都規定了穿衣戴帽的制度。服飾是依據不同人物、不同禮儀、不同地位等等因素來制定的,也就是說,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都要以人的等級和禮節來界定不同的穿着。 「布衣」,最早是借指平民。布衣是油麻、葛、毛及棉花等纖維材料織成的衣物,相對於用絲織出的 「帛」,前者質粗而價低,後者質精而價高。上古之時,貴族才有資格用絲帛作衣服,平民百姓除了老者允許着裝絲衣外,其餘的便只能身穿布衣,所以布衣成了平民百姓的代稱,後來也泛指沒有做官的讀書人。 「白衣」,原意是白色之衣,代指穿白衣的人,即指無官無位的在野平民。白衣在古代為身份較低賤者所穿,如僕役、庶民等,所以便用它來借指庶民,也泛稱沒有做官的讀書人。《西廂記》中的相國夫人便因張生未得功名,而以 「俺三輩不招白衣女婿」的理由逼迫張生進京赴考。 「朱紱」和 「烏衣」都與官位有關。 「朱」指紅色。 「紱」指蔽膝,縫於長衣之前,為古代天子、諸侯等禮服的服飾。古人以朱為正色,遂以 「朱紱」作為身份品級的標誌,象徵着高位。《漢書.韋賢傳》: 「黼衣朱紱,四牡龍旂。唐朝杜牧《書懷寄中朝往還》詩: 「朱紱久慚官借與,白頭還嘆老將來。」還有宋朝的王安石《致仕虞部曲江譚君輓辭》: 「它日白衣霄漢志,暮年朱紱水雲身。」 「朱紱」往往是帝王加封臣子的榮譽,所以晚唐詩人韋莊有詩云: 「朱紱皆大夫,紫綬悉將軍。」   「烏衣」則是下級胥吏所穿的黑色服飾,地位較低。《三國志.魏志.鄧艾傳》: 「值歲兇旱,艾為區種,身被烏衣,手執耒耜,以率將士。」三國時,東吳禁軍駐紮在南京夫子廟文德橋附近,官兵都穿黑衣,因此軍隊被稱為烏衣營,駐地也被稱為烏衣巷。東晉以來,人才輩出的王導、謝安兩大家族曾居住在此,隋唐後逐漸沒落,所以劉禹錫詩云: 「朱鵲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清晰地描繪了當時烏衣巷的蕭瑟。 從服裝顏色的不同可看出,古代服裝有貴賤之分。封建帝王把 「禮」作為維護等級社會的工具,使得整個社會「貴輕有等,長幼有差,貧富輕重皆有稱也」,而服飾制度正是這些禮儀等級中最為重要的標識。早在西周,中央政權就已建立了較為完備的服飾制度,並專門設置了 「司服」的官位,掌管服飾制度。社會各階層成員的衣冠服飾,皆有嚴格的限定和區別,服飾完全成為人們高貴或卑賤的醒目標識了。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除了以「一炷香」計時 古代還用什麼方法計時?

小說上常常寫道 「一炷香的功夫」 ,武俠小說中高手比武時也常以 「一炷香」 為限,這是為什麼呢?原來,古人是以香燃燒的時間長短來計量時刻的。由於環境、風力、香的長短、香料乾濕等諸多因素,一炷香的燃燒時間並不完全相同,但一般約為半個時辰,即一個小時。古代除了用一炷香來計時,還可用一盤香、一爐香來計時。 「一炷香」的時間觀念源於僧人打坐而起,是一個計時的方法。當時僧人燃點的香都是人手做,有一定的標準。古代經常用模子把香粉末壓印成固定的字型或花樣,稱之為 「香篆」。如唐宋時,就有人將香料搗成末,調勻後灑在銅製印盤裏,做成篆文 「心」字的形狀,燃其一端,整個香篆就會循序燃盡,用以計時。 人們還在香篆上刻上刻度,將一晝夜劃分為一百個刻度,這種香又稱為百刻香,常被寺院用作計時器。元代著名的天文學家郭守敬還曾製出過精巧的「屏風香漏」,通過燃燒時間的長短來對應相應的刻度以計時,這種方式在民間流傳很廣。用香計時,可謂是古人的智慧的結晶。 其實除了燃香計時之外,古人還用日晷、漏壺等方法來計時。日晷就是在一個圓盤上,沿盤周分別劃出十二時辰以十二地支表示,與現在的二十四小時相同。現代的 「小時」也就是古人的半個時辰的意思,古人還把一個晝夜分為一百刻,後來改為九十六刻度,平均每個時辰八刻,就是現在的每小時四刻。古人還會依照太陽照射盤中時針產生的陰影所在位夏來確定時刻。 南朝梁顧野王所撰寫的《玉篇》:「炷,燈主也。」借指燈、燭。引申指可以燃燒的柱狀物。再借用作量詞,用於點燃的線香,如唐代許渾《秋夕宴李侍御宅》: 「燭換三條燼,香銷十炷灰。」表示時間長短的說法。 從周代起,古人已經使用了漏壺計時器。儀器上面是一個漏水壺,下置盛水箱,插着竹箭,箭杆上刻有時辰刻度。漏壺中的水定量均勻地向下滴漏,水箱中水位逐漸升高,箭杆上就顯示出一定刻度。後世多用銅製,故習慣稱「銅壺滴漏」。 漢代以後,中國計時器不斷發展。隋代已有、漏車、鼓車,都是可以移動的報時器。唐代製作了水力推動的 「水運渾天銅儀」,其中包括計時器,每刻有一木人自動擊鼓,每時辰有一木人自動敲鐘。宋以後的計時儀器越來越精巧,元代科學家郭守敬所制 「大明殿燈漏」,更為複雜,自動化程度更高。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你知道古代的印章是怎樣的嗎?

印章,又被稱作 「圖章」 ,古稱 「璽」 。東漢劉熙撰寫的《釋名》曰: 「印,信也。所以封物為信驗也。」 許慎編著的《說文解字》: 「印,執政所持信也。」 所以傳國要玉璽印,皇帝詔策、官爵任免、命令發布、通關邊防都要用印,私人交易往來合契、書畫落款也要用印。 印章的出現和使用,一般認為始於春秋戰國之間。先秦及秦漢的印章多是封好簡牘時使用的。古代用簡牘寫好信,用泥封好結繩的地方,再把印蓋在封泥之上,防止他人隨意拆開,也是收信人驗信時查看的憑據。而官印又是行使權力的象徵。隨着簡牘被紙帛所取代,封泥的作用也就沒有了。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印章範圍擴大為證明當權者權益的法物,為當權者掌握,作為權力或者官職的標識。秦以前,無論官、私印都稱 「璽」,秦統一六國後,規定皇帝的印獨稱 「璽」,臣民只稱 「印」。秦時,皇帝用印多以美玉刻成,並飾以龍紋及虎形印紐,故又稱為 「玉璽」。蔡邕《獨斷》中載: 「天子璽以玉螭虎紐。古者尊卑共之。秦以來,天子獨以印稱璽,又獨以玉,群臣莫敢用也。」及《說文解字》: 「璽,王者印也。」 到漢代,官印中始有 「章」及 「印章」之稱。漢代也有諸侯王、皇太后的印章稱為 「璽」的。將軍用印,一般都不稱 「印」而叫 「章」,故漢印中比較特別的是 「將軍印」。用於軍事行動中因需要而臨時任命將軍,並以刀在印面倉促鑿成印章,故稱之 「將軍印」。 唐以後,皇帝所用的印章稱 「寶」。因為當時「璽」與 「死」近音,於是改稱為 「寶」。唐至清沿舊制而 「皇」、「寶」並用。印章根據習慣在民間還稱為 「印信」、「記」、「朱記」、「符」、「契」、「押」等等。 印章用朱色鈐蓋,除日常應用外,又多用於書畫題識,逐漸發展成為中國特有的藝術品之一。古代多用銅、銀、金、玉、琉璃等為印材,後有牙、角、木、水晶等,元代以後盛行石章。 傳世的古代璽印,多數出於古城廢墟、河流和古墓中。有的是戰爭中戰敗者流亡時所遺棄,也有的是戰爭中殉職者遺棄在戰場上的,而當時的慣例,凡在戰場上虜獲的印章必須上交,官吏遷職、死後也須把印綬上交。其他在戰國時代的陶器和標準量器上,以及有些諸侯國的金幣上,都用印章蓋上名稱和記錄上製造工匠的名姓或圖記性質的符號,也被流傳下來。 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在當代,印章仍有巨大的實用性與藝術性。正式的政府公文上,或是藝術創作,依然有着印章的身影。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唐僧取回的經文不是印在紙上的

在電視劇《西遊記》裏,我們看到唐僧從西天取回的佛經,是印在紙上的,後來掉到河裏浸濕了,晾曬時,還被風颳跑了兩張。但事實上,當時唐僧取回的經文,並不是印在紙上的。 那麼,真實的情形又是怎樣的呢?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收藏有各種珍貴的經書典籍,如《古蘭經》《東巴經》、水書等,其中的貝葉經尤其獨特。專家介紹,唐僧西天取經,帶回來的正是這種貝葉經。那麼,什麼是貝葉經呢? 貝葉,就是貝多羅樹的葉子。貝多羅樹,是一種生長在熱帶的木本植物,葉子寬大、質地細密。經過特殊加工,就成為取之不竭的書寫材料。在貝葉上,用鐵筆刻寫下佛教經文,就成了貝葉經。據史書記載公元645年,玄奘法師,從印度帶回的經文就全部是貝葉經。這些貝葉經,後來被珍藏在西安大雁塔中。是上世紀50年代,在西雙版納發現的貝葉經為我們研究唐代以來的佛教貝葉經提供了幫助。專家推測,其刻寫的年代,大約是在清代。歷經歲月磨損,它卻依然完好如初,長條形的貝葉上,密密麻麻刻寫着經文,中間一根細細的繩子,將一片片貝葉有序地串聯起來。然而,仔細辨認貝葉上的經文,卻全然不是我們熟悉的漢字。貝葉經上刻寫的是傣族的文字─傣文,而刻寫的內容,是南傳佛教的經文。 傣族,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自古以來,繁衍生息在中國雲南的大部分地區。其先民為古代百越中的一支,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文字屬於拼音文字類型,為自左向右書寫,自上而下換行。傣族居住的雲南地區,植有貝多羅樹,傣族人民用貝葉刻寫佛經,將其視為 「修功德」和 「祈福」的方式。貝葉經源自古代印度,在造紙術傳入之前,古印度人用貝葉書寫文字,佛教徒用貝葉刻寫佛經。公元9~10世紀,中國的造紙術,與絲綢、瓷器一起,沿絲綢之路進入印度,印度才有了用紙印刷的佛教經卷。所以,玄奘公元7世紀從印度取回的佛經,應該是貝葉經。但是,玄奘帶回來的貝葉經,並不是傳到中國的第一部貝葉經。事實上,在此之前,就已經有貝葉經傳到中國。史書記載,公元65年的一個夜晚,漢明帝夢見一個高大的金人,金人頭頂閃耀着日月光輝。醒來後,漢明帝去找大臣圓夢。大臣告訴他,金人是天竺國的神,叫做佛。於是,漢明帝派遣12位使臣前往天竺國取經。數年後,使臣們不僅從天竺請來了兩位佛教大師,更用白馬馱回了許多寫在貝多羅樹葉上的佛經。這便是傳入中國的第一批貝葉經。現在看來,以貝葉作為書寫材料,不僅綠色環保,更因為貝葉的長度與人的肩膀等寬,且書寫為從左到右,非常符合現代人的閱讀習慣。更為獨特的是,經過特殊處理,貝葉經不僅防蟲、防水,還經久耐用,歷經千百年而能形神不改。 令人欣慰的是,貝葉經這種古老的製作工藝,至今仍被傣族人民沿用着,成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進入保護名單。貝葉經的製作分為三步,第一步,取貝葉。用刀將貝葉修割整齊,八片十片捲成一卷捆好,放入鍋中煮。煮好後,用細沙搓洗乾淨,壓平、曬乾;第二步,製匣。在專用的兩片木匣兩端各鑽一個小孔,把貝葉緊緊夾在兩片木匣中間,兩頭用繩子綁緊。然後沿木匣兩邊的小孔用釘子給貝葉打孔、穿繩,裝訂成匣。最後,給貝葉打上墨線,以方便刻寫;第三步,刻寫。用鐵筆沿墨線刻寫傣文,再用植物果油混合鍋底灰,塗抹於貝葉上,最後用濕布擦拭。如此一來,鐵筆刻寫的字跡就清晰顯現在貝葉上了。裝訂成冊後,還要在貝葉邊沿塗一層金粉或紅、黑漆,不僅起到保護作用,更是一種極好的裝飾。 然而,在貝葉經的發源地印度,由於宗教之爭、戰亂等原因,貝葉經幾乎失傳。在中國,由於歷史的原因,古代的貝葉經保存下來的也十分稀少。因此,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收藏的這幾冊貝葉經,便顯得彌足珍貴,成為國家珍貴文物。貝葉經的內容,除佛教經典外,還有很多傳說、故事、詩歌和歷史記載等,被稱為傣族的 「百科全書」。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故宮地下隱藏的秘密

故宮是600多年前明朝永樂年間設計建成,但是這幾百年來,卻沒有出現過積水現象,它是怎麼設計保證了故宮這幾百年的安然無恙呢? 在故宮的三大殿三重台基之上共有1142個龍頭排水孔,可以瞬間將台面上積累的雨水迅速的排空,並形成一種千龍吐水的壯麗景觀。而這些被龍頭排出來的水,會通過亭台北高南低的地勢直接瀉入內金水河流出去。正是在設計時綜合了前人的各種排水法,使得皇宮內90多個院落、72萬平方米面積大小的雨積水可以順暢的排出到護城河中。 故宮中所有的排水系統分為明清時期修建的排水明溝、暗溝以及新中國成立後修建的部分污水管線。歷經了600多年,這些地下管網到今天仍在發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通過地下縱橫交錯的明溝暗渠,降下來的雨水迅速的流走,這樣無論下多大的雨,在皇城故宮內都不會發生積水這些現象。 故宮內挖掘了一條內金水河,河水是由紫禁城的西北角城垣外護城河的引入口通過地下流通渠道,進來後曲曲折折流到東南角城垣下的地下出水口流出故宮。 宮內各個大小的庭院都是中高邊低,北高南低。下雨時,雨水流入四周房基下的明溝石水槽,地面和明溝的水將通過入水口流入地下。各個庭院內的明溝和暗溝的水流入縱橫交織的溝道的支線和幹線,最後這些積水會全部流入內金水河。 從地勢上看,北京北依燕山,東臨渤海,西北高東南低,所以水向東南流。從紫禁城來看,北門神武門地平標高 46.05 米,南門的午門地平標高為44.28米,差約2米。其排水設施是充分利用了這一地形的特點而修建。這套排水系統的總特點,是將東西方向的雨水匯流入南北幹溝內,然後匯入內金水河。 疏通各個宮殿院落之間的的排水系統有幹線、支線,有明溝、暗溝、涵洞、流水溝眼等,都是經過精心測量、規劃設計和施工,每年都會在固定時間淘挖養護。在城外安排了完整的排水系統,減輕了城內的負擔。 紫禁城外至少有三道防線:一是明內城護城河及大明濠、太平湖;二是西苑太液池和後海;三是外金水河和紫禁城的筒子河(護城河)。這些河渠用處上一方面可為城市供水,另一方面汛情之下也可以用來排水,先在外圍保證不至於大量雨水和山洪流入紫禁城。 內金水河是紫禁城的內河。在紫禁城西北角樓偏東方向的南河幫上,有一石砌券洞,就是內金水河流入皇宮內的進水口,設有控水閘,可以控制水位高低,遇汛則可以關閉。 按照專家的說法,內金水河所引為西郊玉泉山水,因西在五行中屬金,「金生麗水」,故名金水河, 「由神武門西地溝引護城河水流入宮內,沿西一帶經武英殿前,到了太和門前金水橋之下,復流經文淵閣前至三座門,從鑾駕庫東南方向流出故宮。」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朕知道了

古代皇帝其中一項很重要的職責就是批閱奏摺,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知道古代做大臣的,動則讀書十數年,開口十三經,閉口古有聖賢曰,皇帝的壓力是很大的。 就像朱元璋,曾經因為發生了天災,諮議各位大臣朝廷政策的利弊。然後有位叫茹太素的刑部主事,就給皇上上奏摺,談論政事。唯獨這篇文章長達一萬七千字,朱元璋就叫中書郎王敏唸給他聽。最後得出結論,真正有意義的內容只有五百字,並留下批文: 「虛詞失實、巧文亂真,朕甚厭之。」後將茹太素痛打一頓。 至到清代,皇帝們的學識都很高,康雍乾幾位皇帝也十分敬業。但是他們留下的批文卻讓我們忍俊不禁。大家比較了解的可能是: 「朕知道了」,國立故宮博物院甚至還出過相關的紀念品。確實一天幾十,甚至上百個奏摺,要一一批改實在沒可能。直接一句 「知道了」言簡意賅,也不失為偷懶的好方式。而且當時文白之間的差異開始縮小,不少文人當中也開始流行半文半白的文體。這使得我們今天看這些奏摺,就會發現不少有趣的地方。 康熙留下不少有趣的批文,當中最有名的一定是江寧織造曹寅謝恩摺中的批文。曹寅在這則謝恩摺中,提到自己因風寒誤服人參,得解後又患疥卧病兩月餘,服用地黃湯,才得以痊愈。康熙皇帝好醫學,並懂中醫處方。於是就教曹寅: 「惟疥不宜服藥,倘毒入內,後來恐成大痳風症。出海水外,千方不能治。小心!小心!土茯苓可以代茶,常常吃去亦好。」 康熙留下的御筆,還不算特別多,但是他的兒子雍正就不一樣了。雍正一生勤奮敬業,批改的奏摺多達數百萬字,既有漢文也有滿文。當中有不少實在是讓我們大開眼界,從《雍正朝滿文朱批奏摺全譯》當中我們可以找出不少例子。 年羹堯出征西北,戰事緊張已經十一天沒有碰過枕頭了。 「自賊人蠢動以來,西寧四面隘口既多,惟東面係我來路,十分緊要……臣之未能就枕者已十一夜矣。」雍正就回覆到: 「好心疼!好心疼!好心疼!真正社稷之臣。」又在奏摺最後說道: 「……自初一日聞報以來,唯有虔誠對佛天佑你平安如意,之外,亦無暇他及也。」這真是一位親切的皇帝啊…… 而田文鏡是雍正的心腹,田文鏡任河南巡撫時,朝廷要從山東、河南兩省買小米,賣往江南。田文鏡認為江南人不吃小米,還是改運小麥。但當時的戶部尚書張廷玉和吏部尚書朱軾唱反調,說小米好吃,應合江南人口味於是山東運的是小米。但是小米在江南完全滯銷。雍正把大臣痛罵一遍,並表揚了田文鏡,誇他辦理盡心、實心辦事。田文鏡當然十分謙遜,回了一份謝恩摺,說這都是皇上的英明指導,得皇上如此寵愛實在惶恐。於是雍正就回了朱批: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爾等大臣若不負朕,朕再不負爾等也。勉之! 有一天內務府上了個摺子,講的大概是營造司官房收租修繕過程中手腳有些不乾淨。奏摺的最後提出了一些監管意見,表示要時不時抽查相關人員。雍正看過後留下這麼一句評語:居然能有看到內務府上這樣的摺子的一天?真是奇事也!可見雍正對於內務府也敢說別人手腳不乾淨感到十分驚奇。 又有一次,駐紮福建的總兵官,上了一道這樣的奏摺: 「臣庸愚劣譾,謬膺重寄,叨恩愈厚,兢惕愈深。竊思昆蟲草木之微,亦當知栽培生成之德。撫躬自問,寢室靡寧。茲更蒙天恩浩蕩,賞賚頻加。」這裏面的字,叫大家讀一次也困難吧。雍正就覺得一個兵官能寫出這種摺子實在厲害,又留下評語:覽。此奏謝之文係你自作的?幕客代筆的?你識字通文與否? 有個官員犯了罪,在獄中給雍正寫悔過書,以期得到赦免,內有 「辜負天恩,羞懼交並」兩句話,雍正在一旁批道: 「知汝懼死實甚,然羞則未也」也就是知道你害怕得要死,不過羞愧與否倒不一定。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

雍正一朝,無官不清

無論是在什麼時候腐敗都是不會少的,因為人心總是難以得到滿足,這貪慾自然也難以隱藏。綜觀中國的歷史,有着 「雍正一朝,無官不清」的說法,雖然這有點誇張但也並非全是吹捧。 歷朝歷代,像雍正朝這樣清官遍地的,極為少見。說起來,這並非那個年代的人覺悟特別高。反腐這事兒,光靠個人覺悟顯然是不夠的,還得靠手段。 雍正的反腐手段,層出不窮,令人大開眼界。其中,有一招叫「即時候補」。 「候補」,在古代挺常見。符合做官資格的人太多,但官位有限,後來的人便只能哪兒涼快先在哪兒呆着,這就是 「候補」。「候」個三五年的,挺常見;「候」個十年八年的,也不少。有 的人,終其一生,都沒能 「扶正」。 針對這個難題,雍正充分發揮了想像力,將其與反腐倡廉聯繫在一起。每次派大臣下去查帳,後面必定跟着一大群候補官員。這些候補官員,根據 「候」什麼官位,也分三六九等。只要查出一個貪官,就地免職,再根據罪狀審判。而且,立刻從隨行的候補官員中,選出一個和貪官同等級的候補,補上貪官免職後的空缺。 這一招,夠狠,也夠妙。歷來,貪官反查帳的手段,多是打通關卡,官官相護,這才使得腐敗難以杜絕。可這麼一來,前來查帳的都是對自己官位虎視眈眈的人,巴不得自己有問題,即刻免職,好立馬上位。這樣的人,豈會因接受賄賂而放棄了做官的機會?畢竟,賄賂再多,也不如自己親自上馬當官,來得過癮! 二來,這也能減少貪官卸任後留下的巨額虧空。多數貪官,一旦即將卸任,總會竭盡全力大撈一筆,留下的大坑就留給後來的繼任者來填補。繼任者,填補虧空自然得大費力氣,而後自己再接着貪,又繼續留下大坑給後來者。如此,惡性循環,導致貪污不絕。 之前,查帳的人並非繼任的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貪官用點小錢,賄賂一下查帳的人,自然就可以蒙混過關。至於後來的繼任者,只能自認倒霉了。可如今,繼任的就是查帳的,若是帳 不明,受害的就是自己。因此,查帳的比誰都更嚴格! 其實,雍正這一招,還另有個妙用,就是可以用來監督查帳的大臣。官官相護,這是以往貪污難以禁絕的原因之一。如今,對於那批候補官員來說,事關自己的前途,有沒有官做,就看這一回了。能把貪官揪出來,自己自然就不用再「候」。否則, 「候」到何年何月,真是難說!於是,哪怕大臣職位再高,可若是有膽量擋人官路,只怕也會犯了眾怒。 雍正的這招 「即時候補」,讓貪官無處可逃,無路可通,堪稱是反腐一大奇招。 知史簡介 知史,顧名思義就是知道歷史。歷史不單單是教科書中的王侯將相、治亂興衰,也是我們先祖的生活與文化沉澱,更是一個個精彩而有溫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