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富 社區工作愈做愈上癮

做社區工作,有些人是一試鍾情,也有些人是愈做愈上癮。快將34歲的楊光富屬於後者。 因運動與地區工作結緣 楊光富本身從事廣告行業,身兼籃球、閃避球教練,如今他更是民建聯黃大仙支部的社區幹事,也是街坊口中的 「富仔」。若與其他從事社區工作多年的前輩相比,2017年初才投身社區服務的楊光富絕對稱得上是 「新丁」,而他與地區工作的結緣也是由運動而起。 楊光富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憶述, 「當時我想推廣運動、康樂文化,幫年輕人發展體育事業,於是去尋覓更多合適的練習場地,所以開始接觸地區團體。但當我接觸後才發現,原來社會有許多層次,也有不同的持份者,要顧及不同的需求,我的想法太單一。」 何謂單一?例如以前楊光富片面地以為傷健人士是指四肢不便人士,後來才知道原來弱聽、弱視,甚至精神病康復者也屬於傷健。 他又舉例說: 「我以前唔明為什麼要有老人院,認為子女送父母去老人院是不孝,但當我親自探訪後,才了解到許多子女有經濟負擔,又或因工作分身不暇,只好將長者送去院舍讓他們獲得照顧,這是無奈的選擇,也令我明白到人口老化帶來的問題有多嚴重!」 楊光富明白到自身的不足,遂積極投入地區工作,希望藉此了解不同人的看法,豐富自己為人服務、幫到人的理念。 ▲▼光富藉不同活動與街坊建立關係 聆聽各方聲音 助街坊解決問題 目前,楊光富的服務範圍主要在東頭邨、美東邨、啟德花園一帶(東美區),集公屋、出售公屋、居屋於一區,囊括不同階層的人士。他要幫到市民,意味着從福利,到政策、教育、環保等層面都要涉獵,針對不同人士提供不同協助。常被部分傳媒報道「亂攞」綜援的新移民,也是他處理得最多的個案。 但楊光富說: 「我不排除可能有人會呃,但起碼我處理過的逾百宗個案中,無一個係呃。他們好多是直到失去自力更生的能力時,才知道香港有這樣的福利。其實不一定是新移民,香港人都會有這樣的困難。」 他指出,曾遇到一位街坊主動要求他去幫助其鄰居,後來了解到該女士來港超過七年,一直自力更生,離婚後卻發現懷孕,她不懂求助,也不知可享福利,產子後居住在惡劣的環境,連街坊都看不過眼才幫她尋求幫助。 另一方面,區內樓宇老化、維修、啟德河水浸問題等,也要楊光富逐一了解,聆聽各方聲音,然後去協調,尋求共識,為市民爭取最合宜的解決方法。 關注東九龍重建規劃 告別單一後,楊光富的思想更加成熟,焦點也不再只集中於東美區,黃大仙以至整個東九龍的發展,他也相當關注。 他向記者指出了幾點: 「起動九龍東計劃」改造新蒲崗,該區工業大廈多為藝術文化空間,未來如何安置?大磡村、鳳德邨計劃重建,預料最少2萬人會遷入黃大仙,區內交通網絡、社區設施等配套能否應付? 「尤其是是醫院,本區沒有急症服務,屆時將如何滿足街坊的需要?美東邨2020年也要重建,商場、停車場等設施都要規劃。這些看似是周邊地區的事,其實我們也要考慮,否則會影響到本區。」楊光富說。 面對繁複的社區大小事,楊光富形容愈做愈過癮, 「做社區係要勞心勞力,要用心付出,也有挑戰,過程都會有艱辛、灰心的時候,但可以幫人解決到問題,很有滿足感!」  

楊諾軒 潮州小子勤力服務社區

鳳凰區是黃大仙的一個舊社區, 有四、五十年的唐樓,有二、三十年的私人屋宇大廈,也有最新建成的新型住宅,居民來自社會各階層。在該區有一位28歲的年輕社區幹事,深受街坊喜愛。他就是九龍東潮人聯會的楊諾軒。 楊諾軒是潮州人。他在地區的服務充分體現了潮州人勤力的特性,每日朝七晚九在鳳凰區服務, 「我們潮州人相信愛拚才會贏。說起社區服務,我自18歲起就加入九龍東潮人聯會的青委會,為九龍東地區的潮州人社團做義工。」 待人熱情 充滿陽光氣息 楊諾軒待人熱情,健談,跟他接觸很容易可以感受到一股年輕人的陽光氣息。他告訴《龍週》記者, 「我去澳洲留學讀會計,回港後就想能不能將社會服務做得大一些,不只服務潮州社團,而要服務普羅大眾。」 帶着這樣的理想,楊諾軒去年3月到鳳凰區開設地區辦事處,開始了鳳凰區的社區服務工作。 「鳳凰新村是黃大仙區第一批私人屋苑,這裏的住宅都是私人樓宇,但居民卻來自社會不同階層。」楊諾軒到鳳凰社區後,先就社區的情況作了詳細調查。他說: 「這一區有不少長者是最先入住鳳凰新區的居民,住了40多年。由於區內有部分唐樓,所以也有一部分劏房住客;也有未能上車的年輕家庭喜歡租住這裏的私人樓宇,因為租金相對便宜一點;還有全區賣得最貴的新型私人樓宇。」 細心了解社區 提供多元化服務 由於區內街坊的背景不同,楊諾軒決定針對不同居民提供不同的社區服務, 「年輕家庭最需要親子活動,我們就組織親子旅遊團;新搬來的中產家庭注重健康,我們就提供免費的甲醛檢測服務……」 為了更好地服務街坊,楊諾軒在潮人聯會之外新組建了一個地區組織─ 「鳳凰薈」。他說: 「我們在鳳凰區的服務是針對全區居民,並非只限於潮州鄉親,組建 『鳳凰薈』就是希望能多聽街坊意見,讓居民可以有一個共同的平台。」 由去年落區至今, 「鳳凰薈」已經招收了800多個會員, 「會員數不算多,但也算是不錯的開始。」透過 「鳳凰薈」,楊諾軒亦接收了不少居民關於社區的意見, 「這一區居民反映最多的問題,其中一個是環境衛生。鳳凰區車房多,菜檔多,車房多就會產生噪音、油污的問題,菜檔多則有環境衛生、店舖非法佔用街道,造成街道堵塞的問題。」 針對這些問題,楊諾軒表示,不可能出一招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反而需要深入社區,既要聽取居民意見,也要了解商戶的苦衷,最好是街坊和商戶互諒互讓,畢竟社區是大家的,需要大家共同營造良好的環境。 熱心拼搏 街坊讚「乖仔」 楊諾軒走在鳳凰區的街道,不時有街坊跟他打招呼,向他反映社區問題。楊諾軒雖然落區還不足一年的時間,但已勝似老街坊,區內大小事務均瞭如指掌。「這條是鳳凰區的中央主幹道,許多慈雲山居民要經過這裏前往黃大仙地鐵站,但路面殘舊失修,經常有長者跌倒,我們正在爭取政府修補路面,最好是鋪上磚。」楊諾軒帶着記者一邊走,一邊介紹區內的情況, 「那邊是公園,去年 『山竹』襲港期間,有大樹被吹倒,政府雖然已清理了斷樹,重鋪地面,但仍然凹凸不平。我們也已向政府反映。」 走過舊區的街面,不少街坊都十分喜愛這位充滿陽光正能量的潮州小伙子,一位婆婆拉着楊諾軒的手,讚他好乖,彷如在誇讚自己的孫子。    

梁力 願做「橋樑」助建鄰里互助

現年46歲的工聯會觀塘地區服務處主任梁力,目前服務樂華邨。或許是長期做社區服務的關係,《龍週》記者採訪他時,很輕易就能感受到一股親切感。 梁力於2011年加入工聯會,開始其服務社區之路。他憶述,當初加入工聯會,主要是認同該會的理念,即幫助勞工階層爭取權益,加上自己一直有為社區服務的心志,所以透過朋友介紹到工聯會工作。 多年從事社區服務工作 梁力在做社區服務之前已工作多年,人生經驗豐富,所以做社區服務不但貼地,在待人處事方面也相當接地氣。他認為,這正正是其優點,幫助他把社區工作做得更好。 梁力指出,在一個社區中,越多朋友越好,因為自己只有一雙手,而社區這麼多人,就算做足一年365日亦不足夠,難以服務全區的人。而社區幹事的角色就像是一道橋樑,通過這道橋樑去發動鄰里互助的關係;同時,在活動中街坊如果有問題,亦可以直接找他解決,這是做社區服務的最佳形態。 「例如我們不時會搞一些演唱會,並訂定規則,就是所找的義工都會是住在樂華邨或附近的人,由他們服務本區的街坊,那種親切感只有住在同區的人才能做到。今日演唱會結束,明日義工與街坊相見,便是老友。」他說。 為了與街坊緊密接觸,梁力不時會籌辦一些社區活動。在長者方面,主要是旅行、茶敘或探訪活動。他說: 「長者去旅行不容易,原因包括子女不會同行,若讓老友記自己去,子女又不放心。但辦事處與街坊建立了深厚互信關係,他們都會放心讓老人家參加工聯會的旅行團。」 籌辦活動 加強與街坊接觸 梁力指出,事實上,很多參加者本身也是義工,當他們參加旅行團時,便自然成為旅行團的義工,照顧團中需要照顧的人。因此,老友記參加工聯會所辦的旅行團時,絕對會較在外面所報的團有趣得多。 他說: 「街坊反應好,不是景點如何靚,食住如何好,而是大家都是好朋友,一齊去玩,便會感到樂趣無窮,享受整個旅程。」 婦女方面,梁力表示,會策劃一些親子活動、DIY及帶小朋友去平時少去的地方,如國泰城、軍營等等。這類活動由於具有內涵,有一定知識性,往往很受婦女歡迎。 青少年方面,梁力則會舉辦功課班,邀請一些十多歲的中學生做義工,輔導年紀更小的小學生,好處是小學生得到一對一的輔導之餘,中學生義工亦可藉此機會鍛煉教人的能力,實行教學相長。 他認為,不論是長者、婦女或青少年的活動,都需要有內涵的交流,令參加活動的人從中有得着,這樣便會繼續參加日後的活動。 為街坊獻唱 炒熱社區氣氛 梁力所服務的樂華邨,是一個人口逾2萬的舊屋邨,當中居住着不少長者。梁力自小受到家庭薰陶,對唱歌、粵曲等稍有涉獵。他出來工作後,本來已較少唱歌,但做社區工作時,卻發覺原來有很多老人家喜歡粵曲。 梁力指出,當他早上陪長者晨運或者早上做街站時,經常發現不少老人家會帶着一部收音機聽粵曲,這些粵曲載着老人家年輕時的回憶。他說: 「我做社區工作,除了幫助街坊解決問題,也希望令他們開心,於是我又開始再唱歌,再唱粵曲,早前更為街坊舉辦了一場演唱會,反應相當熱烈。」  

蘇嘉樂 組織義工隊 為長者維修家居

在一個週四的上午,位於彩虹邨金華樓地下的莫健榮議員辦事處門外,一個帶着近視眼鏡的年輕人正在向公公婆婆們派發當日的報紙,逐個送到老人家的手中,還不時地和他們寒暄幾句。 他就是工聯會派駐當區的社區幹事蘇嘉樂。經過一年多的踏踏實實的服務,當日在場的老人家已經差不多個個都認得他,親切地稱呼他 「蘇生」,不少人還能叫得出他的名字。 學長引薦 踏上服務社區道路 蘇嘉樂告訴《龍週》記者,他在大學四年級寫畢業論文那年,返回香港找了一份倉務員的工作,認識了同樣就讀過內地大學的師兄,並在師兄的引薦下加入工聯會,先在港島杏花邨做議員助理,去年2月來到黃大仙池彩區擔任社區幹事,為工聯會拓展社區服務。 在蘇嘉樂的眼中,做社區服務意味着事無鉅細什麼都要做, 「不要忽視一些細節,雖然不起眼,但是卻可能造成破壞。」比如地面不平坦就有可能讓人受傷,「小事可能影響大!」 幫助居民跟進和解決投訴是蘇嘉樂日常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於居民的投訴,蘇嘉樂總是認真跟進,不時會透過電話、facebook等即時回饋進展, 「做社區工作講的就是壘石頭,通過每一個人,每一件事,讓大家對你慢慢態度改觀,增加信任,所以不能有一點點的馬虎。」 彩虹邨的紫薇樓和丹鳳樓是蘇嘉樂其中一個服務的社區,蘇嘉樂回憶說,他兩年前初到該區了解到,坐落在公屋的這2棟樓老人家所佔的比重較大,透過家訪發現很多老人家中都有不同程度的水電、家居問題需要維修。 「老人家本來就沒什麼錢,而這些小型的維修動輒要幾百元。」蘇嘉樂說, 「我自己是工會出身,我們工會有很多退休的職員懂得水電維修技術。」於是他在工會的協助下,組建了一支家居維修的義工服務隊伍,幫老人家排憂解難。他說: 「雖然這種維修很多時候都只要幾分鐘就搞定,但能夠幫到公公婆婆,看到他們開心的笑容,我自己也有小小的滿足感,更願意投入社區服務。」 ▲蘇嘉樂協調街坊更換LED光管 ▼蘇嘉樂設街站聆聽居民意見 協調解決街坊養狗問題 不知不覺,蘇嘉樂在彩虹邨的紫薇樓和丹鳳樓已經做了逾千次的家訪,幫助不少街坊解決難題,收穫了滿滿的滿足感。他跟《龍週》分享一個個案時說,丹鳳樓有一名住戶違規養了一隻狗,狗的體重過胖,不時會發出聲響,影響其他住戶,房屋署經常收到投訴,限期要求她放棄養狗。 蘇嘉樂通過家訪,跟女住戶的傾談中發現她有創傷後遺症,需要養狗來給她帶來精神上的安慰,於是跟房屋署協調。其間,女住戶也主動帶狗做運動、減肥,狗的重量下降,也沒有再發出聲響,最終解決了問題。 「就是這些普普通通的個案,但是真的幫到人。」蘇嘉樂說,語調平靜中又帶着些許的滿足。 ▲蘇嘉樂更換區內去水渠蓋樣式 ▼蘇嘉樂與房署研究區內無障礙斜道的防滑 父母言傳身教 蘇嘉樂走上社區服務的道路其實並不偶然。他自小和父母住在觀塘的啟業邨, 「爸爸媽媽很喜歡幫人,爸爸有水電維修的技工牌照,不時會幫鄰居解決家中的水電維修問題,而且從不收錢。」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之下,他也產生了一顆服務社會的心。 從事地區服務工作,需要長時間扎根社區。蘇嘉樂坦言,他現在幾乎每天都要早出晚歸,對於這種常態化的生活, 「爸爸沒什麼,媽媽開始的時候不免會有怨言。」不過,媽媽慢慢也認同了兒子的選擇。為了表達對兒子的支持,蘇嘉樂的爸爸更參與到兒子組織的家居維修義工隊伍中。    

馮泓叡:社區服務越做越過癮

今年27歲的馮泓叡,年紀輕輕,但在地區服務已有四年多的時間。雖然工作辛苦,可他卻說: 「社區工作讓我越做越過癮!」 馮泓叡是創建力量的成員,自2014年起一直在觀塘翠屏邨、和樂邨一帶做社區服務。他表示,和樂邨是本港最老的公共屋邨之一,翠屏邨也是一個舊屋邨,區內的長者多,人情味濃,在這一區服務最能感受到人與人之間關懷的重要性。 上門探訪行動不便長者 馮泓叡憶述,有一次他上門探訪一位行動不便的長者,當他敲開老人家的門,對方的反應令他深有感觸,「原來,多年來從沒有人去探訪過他,沒有人噓寒問暖,天冷了提醒他多穿件衣服,颳風下雨了提醒他關好門窗,所以老人家見到我這樣一位年輕人上門探訪,非常高興。」 這件事也深深地觸動了馮泓叡,原來香港社會雖然很發達,但仍有些低下階層人士處於陰暗的地方,仍然有些老人家需要外人關心和幫助,「這些孤獨的長者,他們要的很少,只不過是一點關懷,卻長期被忽視,社會需要有心人去為這些長者提供一些關懷。」因此,這幾年他一直用這樣的信念支撐着自己,堅持在地區服務。 馮泓叡接受《龍週》記者訪問當天,正好是他與互助委員會向邨內的長者派送午飯的日子, 「今天很幸運,漁農署贈送了一箱魚,透過我們派發給邨裏的長者。」馮泓叡將雪凍的泥鯭魚小心地從冰磈中鑿出來,放入保鮮袋中,再連同預備好的盒飯一起,遞給前來取午飯的長者。他高興地說: 「好多長者都是獨居老人,我們為他們準備了午餐飯盒,就省卻了他們做飯的麻煩,幫到好多老人家!」 ▲▼馮泓叡向街坊派發漁農署贈送的泥鯭魚 多元服務 為社區增值 除了定期派發午餐盒飯、探訪長者,馮泓叡的地區服務還包括:提供長者健康檢查,處理個案和投訴,爭取興建社區設施,並聯絡其他社會組織和機構提供多元化服務, 「比如,區內有中醫診所開幕,我會爭取他們為區內長者提供義診服務;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想在區內舉辦長者活動,我們也會提供協助;地藏王廟舉辦敬老齋宴,我們會安排長者出席。」 馮泓叡表示,社會上有不少服務提供者,需要像他這類人士協助聯絡受眾,進行地區宣傳等。而他則透過整合地區資源,讓區內街坊可以有更多的服務。 他說,除了上述服務,家庭和兒童服務也是自己的工作重點,比如在開學前為少年兒童剪髮、派贈文具,舉辦節假日親子活動和教育性的旅遊活動等,都深受區內居民的歡迎。 創立觀塘青年獅子會 馮泓叡除了自己落手落腳,也創立觀塘青年獅子會,帶領一批年輕人做地區社會服務。他說: 「最初有20多位年輕人跟我一起,當中不少人是我的朋友,還有大、中、小學的同學,現在我們已經發展到有40多位年輕義工。大家除了透過社區工作做有意義的事情,也成了朋友,彼此間建立了友誼。」 馮泓叡指出,青年朋友們透過地區服務,都獲益良多, 「試過有長者為我們準備湯火,讓我們體會到溫暖。而年輕人為社區爭取到無障礙設施,為長者帶來方便,也感到有很大的滿足感。」  

張仲衡:將心比心 用心服務社區

初見張仲衡,這位34歲的年輕人風塵僕僕地剛從街站趕回辦事處,但仍予人溫文爾雅的感覺。大學畢業後,他因機緣巧合走上從政的道路,一做就是十年,現在已成為老練的社區工作者。 「2008年我大學畢業,很快找到一份日本公司的工作,收入不錯,工作環境也好,但不幸遇到金融海嘯,入職才三個月就失去了工作。」張仲衡回憶起十年前的往事,就像在說昨天發生的故事, 「當時我有一位同學剛好是立法會兼區議會議員黃容根的助理,就把我介紹給黃容根,從此我也踏上了政治工作的路。」 黃容根、鍾樹根是啟蒙老師 在張仲衡心目中,黃容根不僅是一位好僱主,更是一位老師,跟隨黃容根的兩年,讓他自己從內到外發生了巨大變化, 「我原本是一個內向的人,不喜歡說話,喜歡自己一個人默默地做事。但黃議員告訴我做地區工作一定要學會與人溝通,特別提醒我: 『要將心比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看問題』。」 黃容根的這句話讓張仲衡受益良多。他說: 「當我為長者服務時,我學會了站在80歲婆婆的立場看問題,那樣就會知道一些長者設施的重要性;當我為學生服務時,也會站在他們的立場去看問題,就會知道學生也有他們關心的事務。」 跟着黃容根做了兩年的議員助理,張仲衡由一個不熟悉政治工作的年輕人,開始成為突破自我、熱心服務社區的年輕人。 後來,張仲衡又成為立法會議員鍾樹根的議員助理。他說: 「鍾議員是我從政的另一位老師。他教會我的另一句話是 『要用心去做』,意思是為街坊做事,成功與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去做好它。」 夜間巡區找出鼠患根源 可以說,黃容根和鍾樹根是兩位對張仲衡影響最大的師長,張仲衡從他們身上學會了如何做好社區工作,以及更加投入到社區服務的工作中。 張仲衡後來選擇加入了工聯會,到土瓜灣馬坑區服務市民。憑着 「將心比心」和 「用心做事」這兩句話,他在該區贏得了許多街坊的支持。 「土瓜灣區有很多老鼠,我喜歡夜間巡區,察看人少了以後,社區會否出現一些平日見不到的問題,後來我發現土瓜灣區的老鼠真的有很多。」因為發現鼠患問題嚴重的問題,張仲衡與工聯會在近一段時期為社區做了許多滅鼠的工作, 「我們開班教居民用滅鼠工具,又派漂白水、老鼠膠,讓大家一起去滅鼠,鼠患問題就改善了。」 爭取鴻光街、永耀街重建 張仲衡認為,從政與其他工作最大的不同,除了是服務社區,最重要的是要能帶領街坊一起改善社區, 「服務社區,普通的社工或NGO也可以做到。社區的政治工作者超越社工和NGO的,是要有帶領民眾去改善社區的能力。」 張仲衡憶述,他最初到社區工作,未能得到一些街坊認同,不會響應他的呼籲,而他取得街坊認同的秘訣是要深入了解社區,了解街坊的需求, 「當你說到街坊所想,說到他們關注的事情,他們就願意聆聽;當你能夠做到街坊想做的事,他們就會響應號召。」 現時張仲衡在馬頭坑區已經工作了三年多,印象最深刻的是協助街坊爭取鴻光街、永耀街的重建項目,他希望重建項目最終能讓市民有更好的居住環境, 「能為居民做點事,是我最大的滿足!」

葉沛霖 從專業領域走進社區

近年港人的公民意識和責任感日益提高,愈來愈多懷着熱誠的專業人士走進社區,兼顧雙重身份為市民服務,葉沛霖(Isaac)便是其中一位。 大學積極參與社會服務 36歲的Isaac,自大學起便積極參與青年及社會服務,對政治、社會政策深感興趣。主攻精神科的他畢業後投身醫學界,工作中經常接觸不同患者,幫人、醫人之餘,卻也令他發現,社會或許才是病的根源。 「我聆聽了許多病人的故事,了解他們抑鬱、濫藥、情緒、婚姻等問題背後的壓力,結果發現很多壓力其實反映出許多社會現象。」Isaac接受《龍週》訪問時舉例說,有個患者一家數口,多年來住在深水埗狹小的劏房,睡在同一張床。小孩動輒哭鬧,父母長期失眠、受壓,自然疲倦暴躁,甚至患上情緒病。 「我在工作上可以幫到一部分病人,但我想令更多人受惠,於是開始反思如果幫他們解決多一些社會問題,從根源預防,是不是就能避免發病呢?」就這樣,Isaac去年開始擔任社區發展主任,服務美孚居民。 Isaac本身在美孚住了兩年多,本來以為自己對該區都算認識,但當他真正開始服務後,才驚覺社區問題一籮籮,需要花一段時間才能上手。不過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職業與地區工作有太大分別, 「我平時要聆聽、了解病人症狀,正如在社區也要聽市民意見,了解他們所需。」 難忘爭取港鐵升降機 美孚約六分一人口為長者,但港鐵出口一直只有樓梯,對居民出入大為不便。有見及此,Isaac便跟進在美孚港鐵站出口興建升降機的議題。但為了爭取一部升降機,該區不同組織、人士已爭取超過20年。有人質疑,爭取還有用嗎? 可Isaac與團隊仍然堅持發起簽名活動, 「我好記得第一次喺街站開咪講野,叫人做問卷,10個街坊10個都唔識你。」事實上,關係要時間建立,也要努力經營,Isaac遂一星期擺足三次街站,在個多月內竟收到超過1200名市民的簽名,令他既驚喜又感動, 「街坊有反應,說明他們肯信你!」 最終,港鐵答應興建升降機。不過,Isaac謙卑地說不是個人功勞,而是地區不同團體長期以來的爭取成果,但他很開心能參與其中,成為推動事情的一分子。時至今日,Isaac和街坊愈來愈熟絡, 「他們會主動講你知地區有咩問題,會和我分享家庭事,呢樣野要有信任先做到。」 猶如橋樑 反映街坊需要 落區服務一年多,Isaac對美孚的環境更加了解,關注的範圍也更加廣泛。作為醫者,長者健康自然是他基本的關心重點,而環境衛生、鼠患蚊患、樓宇建築老化及交通等也是他日常經常要處理的大小事。 Isaac形容自己的角色猶如橋樑,將市民經歷、觀察到卻又不知如何處理的問題,向政府有關部門反映,責任與意義重大。早前,他就分別向區議會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提交建議書,爭取在美孚設立社區綜合醫療健康中心,為市民提供物理治療、藥物管理、營養師、視光師、情緒心理專家等一站式的服務。 記者問他,兼顧正職和地區服務消耗大量時間、體力,有無想過放棄?Isaac搖搖頭,認真地回答: 「做社區工作一定要付出,而且不是一頭半個月的事,要做就要有一份長期服務的承諾!」  

鄭曉玲 將正向教育帶進社區

近年本港不時發生令人痛心的虐兒案,難道父母與子女之間的管教方式就只有「不打不成器」?有見及此,黃埔區社區幹事鄭曉玲(Elaine)銳意將正向教育帶進社區,希望改變家長打罵子女的觀念,推動社區和諧。 為更「貼地」走進黃埔 33 歲的 Elaine,本身從事課程供應、活動策劃等工作,負責向學校編教材、提供培訓等。從青少年時代開始, Elaine就已經熱衷做義工,更曾為大型國際機構擔任香港代表,接觸、探討兒童政策,激發了她對兒童教育的關心。 現時有自己公司,事業更進軍內地,按理應該忙得不可開交,為何還到社區參與服務呢?Elaine向《龍週》記者說,全因她想 「貼地」,把注重全人發展的正向心理學理念帶進社區,鼓勵家長透過溝通改善親子關係、減少子女的負面情緒,從而發掘子女的長處及潛能,加以培育。 她說: 「我過往的經驗都是在大機構累積,推行關於兒童友好政策時,我們交流的層面是各地的官員級,以致政策被評為不接地氣。我想不通為何這些建議、想法在社區推行會如此困難,所以我想更接近用家、更貼地。」 Elaine坦言, 「離地」皆因不了解社區真實情況,所以她需要社區。因緣際會,她認識了前九龍城區議會主席劉偉榮,他豐富的地區資歷,吸引她決定到黃埔闖一闖。 打罵以外的管教方式 來到黃埔,Elaine發現以前的一套理論果然不管用,要克服的障礙也不少: 「正向教育鼓勵家長以正面情緒、言語教導小朋友。我要讓父母知道除了打罵,還有別的管教方式,又要將一些專業的術語,變成社區人士易明的語言。」 例如近期她積極在社區舉辦 「箱庭治療」,單聽名字,大部分人都猜不出個所以然。Elaine就將活動改稱 「沙盤遊戲」,由遊戲治療師為孩子準備沙箱、各種玩具,讓孩子利用這些材料在沙盤上創造出任何圖景。看似簡單的玩意其實是心理治療的一種,讓父母可更了解子女的內心世界,培養家長對孩子產生正面的情緒。 之所以重視親子議題,是因為她深明父母難做。她說: 「我在2012年生小朋友,發覺由產前至6歲階段會有好多育嬰資訊,好多人分享經驗,但6歲後其實是一個重要關口,教育方式要轉變,但資訊少好多。」 小朋友上了幼稚園後,行為上開始會有轉變,會懂得發脾氣甚至駁嘴,家長要如何引導子女,往往是其最大困擾,結果很多人選擇嚴厲管教小朋友。 她認為,若社區能提供多一點幫助,將有助緩解年輕父母的壓力。 助家長改善子女關係 Elaine分享其中一個家庭的個案:小朋友有特殊需要,家長既想保護孩子,又怕被外界誤會孩子 「無家教」,遂用嚴厲、指令的方式管教,久而久之孩子對世界充滿了敵意。後來她透過沙盤治療,讓父母了解到小朋友的內心世界,他們終於放下舊有的管教方式,尋求更專業的治療,不單小朋友的情緒、行為得到改善,一家人的關係亦更加親密。 坊間的沙盤治療收費昂貴,Elaine在社區免費推行,資源也是相當匱乏。但見居民由陌生到接納,甚至愈來愈踴躍參加,她的使命感便油然自生。 她說: 「家長需要理念上的支援,而孩子的成長不單是陪伴咁簡單,一家人在家都可以各做各的事,我要做的就是幫他們享受到優質的親子時間。玩樂的時間增多,關愛自然會增加,壓力都會少好多。」 Elaine形容,自己就如潤滑劑,期望日後能繼續這種工作,打造一個更和諧的黃埔。

周潔莹:用心幫人 街坊一定感覺到

香港人一向予人政治冷感的印象。但隨着近年發生不少政治事件,越來越多年輕人開始關心身邊事,有些人更會從政,一展抱負;亦有人選擇從服務社區做起。今期《龍週》專訪的人物,便是在中四那年因為 「佔中」 而對身邊事產生興趣,繼而踏上服務社區之路的周潔莹(Agnes)。 身兼李鄭屋居民協會社區主任的周潔莹,樣子甜美,性格爽朗,但最令記者印象深刻的是她極年輕,剛剛才過20歲生日,與一般做社區工作的人不大相似。 周潔莹對此強調,自己雖然年輕,但工作時絕不會掉以輕心,反而更會抱着拿個心出來服務社區的心態。她堅信自己跟街坊相處,用心對待,對方一定會感覺得到, 「有些婆婆不開心或有問題都會來找我,不會因為我太年輕而不來。街坊會比較看重我的能力,所以不會有太大問題。」 服務社區中學時已萌芽 說起周潔莹對社區服務的興趣,原來早於中學時代已經萌芽。她笑言,小學時有學生會選舉,自己早已留意候選人的政綱,及至中學時她更付諸實行。在中四的時候,正值本港發生很多政治事件,如「佔中」運動,自己開始留意身邊事,亦在那個時候膽粗粗去選學生會會長。 她說: 「那時候想法很簡單,覺得平時學生生活太刻板,沒有太多活動,學校所提供的活動亦不好玩,所以倒不如由我做會長去舉辦多些活動給大家玩。後來校長問我為何要選學生會會長時,我亦很坦白說出這個想法。」 周潔莹笑言,那年自己因為準備不足包括宣傳及團隊合作而落敗,到了中五,她吸取了失敗的經驗再參選,結果成功當選成為學生會會長。她指出,對輸過又贏感到特別開心,因為這樣才知道自己輸在哪裏,之後改進並克服困難,最後勝出,那種喜悅實在難以形容。 解決街坊問題有滿足感 周潔莹出來社會工作後不久,即加入李鄭屋居民協會負責社區工作,服務李鄭屋邨社區。她指出,該邨有逾30年樓齡,不少單位的喉管都有問題或外牆滲漏。但由於屋邨八成都是業主,故目前是由法團管理,而非政府。換句話說,一出問題便要由業主出錢去維修,故現時找她幫忙的個案中佔了六成是滲漏問題。 周潔莹表示,剛開始接觸社區工作時,感到工作量大,要面對很多街坊,亦要站在街坊立場去思考他們究竟需要的是什麼,平時又要提供哪些活動給他們較好等等,這些都會較花心思及時間, 「但只要見到街坊開心,我便覺得一切都值得,很有滿足感。」 關心動物權益 冀政府立法保護 周潔莹很喜歡小動物,家裏養了一隻8個月大的刺蝟吉吉。她笑言,由於社區工作時間長,自己又怕忽略了小動物,因為寵物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等着其主人,自己實在不想牠不開心,故最後決定收養了較易打理的刺蝟。 周潔莹因此也很關心動物權益。她指出,本港基本上沒有保護動物的法例,近來屢屢發生虐待動物事件,正正反映動物保護法很有需要。她批評,政府一直沒有主動宣傳動物權益,如在電視播放廣告,便是最有效的方法,使得大眾關注此問題, 「我們不應分動物或寵物,同樣是生命,都應該被尊重。」  

伍嘉敏 走進社區的白衣天使

白衣天使,是護士的美譽,象徵純潔、善良、富有愛心。但要見「姑娘」,不一定局限在醫院診所,有位「姑娘」好特別,即使護士工作多忙,仍樂意走進社區,服務人群,她的名字是伍嘉敏(Carman)。 服務奧運區 源於李麗珊 長直髮,眼大大,甜美的笑容,初見Carman,記者便覺得眼前這位斯文年輕的女孩和一般社區工作者有點不同,果然就聽到她的自我介紹: 「我是一名護士」。 護士?不是要訪問社區幹事嗎?幸好Carman馬上為記者解惑。原來,身為80後的Carman,自小已渴望成為護士,早年護理系畢業,目前正在一家私營醫院擔任註冊護士。當了護士近9年,想幫人的熱情卻未減半分,遂一直思考如何再將個人力量發揮得更大更廣。一年前,她機緣巧合參加活動來到西九龍的奧運區,成為服務社區的起點。 雖然並非在該區長大,但Carman對奧運卻有一股特別的情意結,這源於她的偶像— 「風之后」李麗珊。 「李麗珊為港奪金爭光,展現出女性堅強、有拚勁、不放棄的一面,我知道奧運的命名與她的成就有關,所以深深被吸引。」提到偶像,Carman一臉自豪。 登革熱肆虐 正好發揮所長 Carman服務的奧運是私人屋苑集中地,居民以中產為主,照理說訴求未必如基層多,但她認為社區必然存在不同問題,她最希望能為大家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這裏的生活環境雖然不算差,但仍有很多改善空間,如交通、鄰舍間的交流團結等,最嚴重就是蚊患!區內多發展地帶,地盤多,蚊患問題最令人擔心。」近來適逢登革熱肆虐,Carman正好發揮所長,為居民提供專業意見。 和其他可以全天候留守社區的從政人士不同,雙重身份注定Carman選擇的道路困難重重:起初未熟悉奧運區,她一星期有四天落區走一轉,直到熟悉所有彎彎小路;正職工作繁忙,她卻試過on call十九小時後仍打起精神繼續參與不同的社區會議;返工要輪班,街站一般要擺在上班前或後,放假更要做義務工作,這樣才能與更多市民接觸、互動。 Carman相信勤能補拙,但也坦承試過累極而哭, 「係會辛苦,但有心幫人,幾辛苦都值得,見到街坊由唔熟到主動搵我幫手、話支持我。他們信任我,一句多謝已好滿足。」她說。 雙重身份不易 不忘初心 她解釋,在醫院救治傷患和在地區幫助街坊的滿足感,兩者雖類同卻有些分別。病人入院時已對醫護人員抱有期望,某程度上是付費購買服務,但在社區的付出卻是無償,需要真心才能獲得市民肯定,難度更高,因此換來的滿足感也更大。同時,她認為職業造就她更具耐性、抗壓性及同理心,運用在社區服務時更有效果。 話雖如此,難道她未想過二選一嗎?Carman說: 「想放棄時,我會聽古巨基的《初心》,提醒自己勿忘初心,護士是我的理想職業,點都會堅持;但工作生涯常見人哭,所以我希望能令更多人笑,地區工作則讓我可以發揮自己,我兩邊都不會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