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星宇 扎根順天邨的鄰家大男孩

初見鄺星宇,是在一個週五下午,他正在觀塘順天邨天池樓地下的社區服務處內為一位老人家預約打流感針,溫文有禮,仿如鄰家大男孩。鄺星宇是地區組織卓妍社的副總幹事,也是民建聯順天邨的社區主任。 像這樣的平常日子裏,每一天來社區服務處尋求幫助和接受服務的居民達到100至150人次。對來訪的每一位居民,鄺星宇都一樣的耐心有禮。他已經把順天邨當成了自己的第二個家,視街坊為家人。鄺星宇最大的心願就是一直守護着順天邨,讓它變得越來越好。 參加實習計劃 與順天邨結緣 說起鄺星宇跟順天邨的這份不解之緣,不得不提民建聯的「政黨實習計劃」。青年民建聯每年都會舉辦「政黨實習計劃」,為有興趣參政的年輕人提供平台。2012年,鄺星宇透過該計劃成為時任順天邨區議員郭必錚的兼職助理,開始了在該區的社區服務生涯。 「師傅告訴我,做社區服務是要長時間浸在社區。」多年來,鄺星宇以實際行動踐行着郭必錚的教導。以過去一年為例,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了順天邨。不僅從週一至週五,甚至有時週六、周日,街坊都會在邨裏看到鄺星宇的身影。 如無意外,鄺星宇每逢週四更是清晨六點多就回到辦事處,因為當天六時半就要到巴士站擺設流動街站派傳單,「順天邨在山區,上班族要很早起床上班,到了八點半巴士站就沒什麼了。」鄺星宇對《龍週》記者說。 昔日懵懂少年 今為社區骨幹 不知不覺中,今年才25歲的鄺星宇已經在順天邨服務了6年多,由一個懵懵懂懂的大學生成長為社區服務骨幹。六年的朝夕相處,使他對這裏的一草一木都瞭若指掌,充滿了感情。 在鄺星宇的眼中,1981年入伙的順天邨儘管落成時間長,但是一點也不殘舊,也沒有 「暮氣沉沉」的感覺,很多家庭子女在這裏長大成人,結婚生子;也有新的家庭遷入,多了很多年輕人, 「在剛剛過去的中秋節假期,每一晚都很熱鬧,公園有很多人玩。」 鄺星宇說,順天邨不止很有活力,也充滿了人情味,給他家的溫暖, 「我試過有時候不開心,但是只要回到順天,就有一種踏實的感覺。」 貼錢堅持服務街坊 在上一屆區議會選舉中,郭必錚爆冷敗選。在此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鄺星宇幾乎是無償服務社區, 「民建聯的社區主任是沒有收入的,大概有兩年多的時間,我要靠下班後幫人補習等兼職得來的收入維持生活。」 如果是出身於富裕家庭,即便沒有收入也不算太大問題,但是家住公屋的鄺星宇只是來自普通的家庭,幸好父母很支持他實踐服務社區的抱負,加上最近鄺星宇成為立法會議員助理,情況才得到改善。 對於鄺星宇的這份堅持,順天邨的街坊們都看在眼裏,親切的稱他為「星仔」,不少家長放心地讓小孩放學後到社區服務處玩。 「星仔,我家小孩是不是在你哪?」不時會有家長打來電話詢問,得到肯定的答案後,就放心了。 鄺星宇的能力也逐漸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早前的颱風 「山竹」剛剛過去,有居民叫他快些組織清理塌樹,結果一呼百應, 「感覺街坊很信任,當我是小領袖。」鄺星宇說。 街坊的信任激勵着鄺星宇,曾經有高齡的義工婆婆動情地對鄺星宇說,「星仔,我一定保住條命,希望有生之年看着你當選順天區議員。」    

陳蒨葶 歌手化身社區工作者

最近一段時間,九龍灣麗晶花園多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一位漂亮的女士早上微笑着向路過的居民打招呼問好。她就是地區組織 「麗晶動力」 總幹事陳蒨葶。 「我本身就是住在九龍灣,眼見區內很多屋邨都有年輕人服務社區,麗晶好像被遺忘了,所以我希望可以將活力帶給麗晶的居民。」陳蒨葶接受《龍週》專訪時說。 工作務實 贏得街坊認可 自從上任以來,在麗晶花園與居民打招呼問候已經成了陳蒨葶的指定動作;此外,她每週還幫公公婆婆量血壓;中秋節給老人家派米、派月餅,送上過節的小禮物……陳蒨葶希望用自己務實的行動獲得越來越多麗晶居民的認可。 在剛剛過去的中秋節,陳蒨葶在商場一家超市外擺攤位教小朋友DIY做燈籠。活動中,很多小朋友認識了親切友善的 「葶葶姐姐」。隔天碰到陳蒨葶,小朋友們都已經能叫得出 「葶葶姐姐」了。 「真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陳蒨葶說。 最令陳蒨葶感動的,是一個小朋友做好一個燈籠後,還特意做了另一個, 「葶葶姐姐,送給你」。她回想起當時的情形,滿臉都是濃濃的笑意和滿足。 陳蒨葶指出,對每一位社區幹事來說,最重要的是被街坊認識。而自己在短短幾個月就能融入麗晶社區,背後全靠一班 「麗晶動力」義工幫忙, 「記得有一次我們要為會員整理名單及會員卡,有義工犧牲與孫兒玩樂的時間,陪我工作到深夜十二點。」 陳蒨葶謙虛地說,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沒法和一大班人來比, 「沒有他們的幫助,不可能這麼快就進入角色。」對於這些來自當區居民的義工,她心存感恩。 專輯曾打入銷量榜 在採訪前,記者總覺得面前的這位受訪者,和一般投身社區服務的年輕人不大一樣。不說不知道,原來陳蒨葶曾經是一位歌手,不僅出過個人音樂碟片,還經常為嘉年華活動做司儀。她的首張個人EP《新一天》曾在本港HMV銷量榜佔據第一位,還曾憑藉《新一天》榮獲全球華語音樂聯盟的優秀新人獎。 由演藝人員化身社區工作者,陳蒨葶說,兩者本質上都是給大家帶來開心,所以沒有什麼不適應, 「我做歌手期間也參加很多公益活動,也探訪老人,現在全身心投入服務社區,為老人家派月餅, 『山竹』過後幫居民清理斷樹等,很多事情以前也做過。」 麗晶花園有很多二代家庭。在日常的服務中,陳蒨葶接觸的老人和小朋友較多, 「他們都來自於不同的家庭,照顧好老人家和小朋友,也就是服務了這些家庭。」她說,只要自己在服務處,就會打開大門,方便街坊前來交流。 以正能量為社區注入動力 回顧短短的三個月時間,陳蒨葶收穫了滿滿的正能量。當然,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風順,她也試過在區內派發活動表格時,遇到不友好的居民跟她說, 「走開啦,別擋了我的道。」 遇到這樣的事,她怎麼辦? 「微笑呀!」天生樂觀的陳蒨葶說,不可以因為小小的挫折就放棄這麼有意義的事情,而且 「今天遇到的不快,第二天睡醒就不記得了。」 陳蒨葶堅信以正能量為社區注入動力,只要堅持下去,不友善的人早晚也會慢慢對她改觀。

張德偉:街坊支持推動我服務社區

「我很喜歡與人聊天,每次與街坊交流都有新的體會,這是一份很值得做的工作。」 張德偉接受《龍週》專訪時說。 30出頭的張德偉,是民建聯社區幹事,從2013年起一直在深水埗區的長沙灣邨和幸福邨一帶服務市民。轉眼間5年過去,張德偉與街坊彼此間已建立了一份珍貴的友誼。採訪當天,剛好是午飯時間,張德偉從辦事處走到附近的商場買飯盒。在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他也把握機會和在公園休息的街坊聊天,了解他們近況。而街坊亦對他讚不絕口。 「長沙灣邨在2013年入伙,我看着很多小朋友出生、長大,與街坊關係密切,好像親人一樣,這是不可多得的經驗,也是金錢買不到的。」張德偉說。 居民從抗拒變活動義工 張德偉憶述,自己自小就對社區和行政政策感興趣,讀大學時選修了相關科目,畢業後順理成章從事社區工作,開始時是加入政黨做助選,後來發現工作很適合自己,繼而當上社區幹事。 過去5年,張德偉在長沙灣邨和幸福邨一帶舉辦了許多活動,協助街坊解決區內大大小小的民生問題。其中,最令張德偉難忘的是,要把居民力量團結起來,使社區服務更事半功倍,但過程並不容易。 「我們當年組織互助委員會,當中的街坊全是上了年紀的人,很有個性。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甚至在開會時互相指罵。」張德偉說,4年前他組織居民互助委員會,街坊們最初不和,但經過幾年磨合,加上他和同事花了大量時間調解勸說,如今互委會成員們已成為深交摯友。 「到了60幾70歲,要重新接受一班新朋 友 實 在不容易。現在他們在互委會經常開會、見面,大家都很關心對方,實在很難得。」張德偉指出,上月初互委會換屆,舉行最後一次會議,委員都出來分享感受,有的更老淚縱橫,說了很多心底話,場面感人。 一位從前酗酒的街坊也令張德偉留下印象深刻。那人原本對張德偉十分抗拒,甚至將辦事處的會員證撕爛。後來他有幾次丟了錢包,都是張德偉和辦事處同事幫忙撿回來,久而久之,他的內心終於被融化, 「現在他接受了我們,更成為了我們的義工朋友。」張德偉深感安慰地說,居民的支持和認同是他工作的推動力。 爭取道路旁加建上蓋 事實上,張德偉對如何服務居民有其一套獨特的看法。從長沙灣港鐵站走到長沙灣邨和幸福邨,雖然路程不遠,大約只有十分鐘,但沿途無遮無擋,在烈日當空之時,叫人幾乎睜不開眼。張德偉表示,正向當局爭取在這段道路加建上蓋,以及希望附近商場的大門能改為自動門,方便長者和行動不便者出入。 他指出,未來長沙灣邨和幸福邨附近會有新的屋邨落成,他會持續跟進社區規劃,希望在設施上能應付人口增加的需要。 辦事處是第二個家 在家庭環境薰陶下,張德偉從小就培養出樂於助人的精神,讀書時已經常參與義務工作。家住港島的他,特意選擇在深水埗工作,希望加深對社會的認識。 社區工作出名工作時間長,朝7晚10是常態,甚至星期六、日也要加班。張德偉坦言這是一份辛苦工,幸好得到家人體諒,讓他可以專心服務社區。他說: 「我在辦事處的時間比在家裏更多,每天幾乎12小時工作,這裏就像我的第二個家。」 張德偉指出,做社區工作是長遠的,不能做一陣子就走,以3至4年為一個週期,當中花很多時間與居民建立關係,居民亦會期望熟識和信賴的人跟進他們的需要。目前,張德偉在區內已獲得了大批 「粉絲」支持。  

社區無小事 陳德立由細服務富柏

單看標題,你可能會以為本文想介紹文章的主角陳德立從小開始服務社區。別誤會,記者想說的是他觀察入微,由細微之處服務大眾。 勿以事小而不為 「做社區要睇得夠細,一嚿磚凸起我都會擔心,因為一嚿磚都可以令人跌親,後果可能好嚴重。」陳德立接受《龍週》訪問時一臉認真的說。 陳德立去年初開始在油尖旺富柏區服務,雖然年資淺,卻自有一套 「以終為始」的服務理念。他認為,做社區服務要先有決心確立服務的目的,再為達到目的而努力。因此他為了居民安居樂業,努力不放過任何一處微小的事。 陳德立舉例說,兩週前他偶爾發現巴士站對出路面凹陷,問題看似不大,但他卻擔心,一般大型車輛行駛當然無事,但若是電單車駛過,卻很容易會絆倒,隨時人仰車翻。於是他立即向有關部門反映,迅速鋪平路面。同樣,德立眼見該區蚊患問題嚴重,也早於數月前便向當局反映加強滅蚊,在登革熱肆虐前做足預防工夫。 他強調: 「小事時便要制止,不是等出了大事再處理,無事才是好事!」 愛富柏的獨特 德立自小在九龍城區讀書,幼時住過深水埗唐樓,活動範圍則在油尖旺。他形容: 「我一家人飲茶、玩、買課本,基本上都是在旺角。我好熟呢區,所以感情好深。」 而德立由中學開始參與教會、學校的義工服務,亦種下了日後樂於助人的種子。長大後,即使忙於工作,他也積極當義工,近年又擔任油尖旺青年社會長一職,進一步接觸社區,最近更投入為富柏區服務。 一條海泓道之隔,柏景灣屬中產,海富苑則是公屋基層。德立指出,富柏區的獨特性深深吸引了他, 「我覺得這裏好似反映了我的人生,小時家境貧困我住過唐樓,樓下甚至有吸毒者,後來雖然環境好轉搬了新家,但我念念不忘這段經歷,知道社會有好多人受生活壓迫需要幫助。」 來到富柏,德立看到兩邊雖有經濟差異,但也深明其實各人自有壓力,他願當起橋樑,推動融合社區。 關注五大群體 德立自言當街坊如家人,平時打成一片。而他對區內的五大群體尤為關注,當中長者和小孩是基本;另外,他也很關心社區的無障礙設施是否足夠協助輪椅人士;少數族裔融入社區問題,最後就是寵物。 寵物?是指動物權益嗎?非也,原來是指因寵物衍生的衝突,教育公德心等問題。德立解釋,過往鄰近塘尾道的天橋經常有狗主晚上放狗,未有留意寵物便溺問題,影響環境衛生,對途人亦造成不便。他遂與其他區議員聯合向有關部門建議成立清潔隊伍,提早於清晨6時半至7時清理該處,以免影響上班上學的居民,同時亦多加宣傳,目前漸見成效。 小習慣看出大決心 訪問當天,記者與德立在一家餐廳碰面,才知道當天下午三時他仍未吃午餐。但他笑說,自己早已習慣,畢竟社區工作事務繁多,很難三餐準時開飯。而另一件不說不知的事是,德立的正職需要他穿得莊重,恤衫、西褲少不了。但一回到富柏,他便會扯去領帶,摺起衫袖。對此,他解釋說: 「在社區,要實幹!」 這些細微的習慣,正好折射出德立為社區服務的決心。所謂見微知著,就是如此吧!      

陳麗紅:熱心社區服務 幫人滿足感大

地區工作繁瑣,每天要面對不少街坊求助,少點體力和耐性也不行。但對南山居民服務協會總幹事陳麗紅來說,她卻偏偏喜歡社區服務富有挑戰,同時也可幫助人,其滿足感難以用言語形容。 陳麗紅接受《龍週》專訪時憶述,最初加入社會服務的行列有點機緣巧合。事緣於十多年前,她加入一間NGO組織做活動助理, 「當時只想打份工。之後覺得工作很有趣,能幫到人,於是便在那間NGO做了相當長的時間。而我亦透過種種社區的工作,加深對社區服務的認識,從而決定走上這條路。」 區內長者多 爭取巴士站增坐櫈 在NGO工作多年後,陳麗紅轉到南山居民服務協會,為公屋南山邨的居民服務。她認為,在不同機構能學到不同的技能及經驗, 「以前做康樂活動為主,如搞興趣班或籌辦一些大型活動;在現在的機構,我主要是籌辦活動及與街坊互動,平常也會收到居民的求助,如投訴環境衛生或公共設施不足等等,我們會作為橋樑向相關部門反映。」 陳麗紅舉例說,曾去信運輸署及巴士公司,反映區內的巴士站大都缺乏上蓋,且沒有坐櫈。她說: 「區內六成人口是長者,他們搭巴士時是需要用到枴杖,對他們來說整個過程很辛苦,這些都是街坊實際的需要。」 不消說,社區的工作相當繁重。陳麗紅笑言,試過街坊好像看醫生一樣在協會辦公室排隊要求協助,一個接着一個,中間無停過。在各種個案中,以幫助婆婆填表申請社會福利最多, 「因為她們多是獨居長者,不是和子女大同住,需要我們幫手。」 她指出,針對南山邨長者較多的問題,協會專門舉行了不少長者活動,「近期協會搞了一個長者生日會的活動便深受街坊歡迎,這個活動只要年滿80歲的長者就可以參加,每次有五圍,每圍12人,有得食、有得玩,老人家都很開心。」 人人都是師傅 向街坊學習 陳麗紅自認性格隨和,笑言邨內不少老人家都喜歡找她聊天, 「如果你一開始好像想打架,對方必定怕了你,不願意和你說話。我希望能給對方一個輕鬆及開心的感覺,這樣才會認識到多些朋友。當對方有事時,才會想到找你幫忙。」 陳麗紅謙虛地說,做了多年地區工作,接觸到不同的人,往往可以從對方身上學到優點,人人都是她的師傅。她說: 「人都不是十全十美,即使是性格暴躁的人,亦可以作為我的反面教材,作為警惕。」 陳麗紅指,曾有一個合作過的同事對她說, 「情緒不能代替工作。」這句話自己一直記住。所以在工作中縱使遇到耐性不太好的人,特別是長者同一條問題隨時會問數次,又或是很快忘記剛才所說的事,自己仍然會耐心地和對方交流,把事件辦好。 09年豬流感 協助清洗300棟唐樓 在多年的社區工作生涯中,陳麗紅印象最深刻的是09年,當年本港出現豬流感,她所屬的NGO決定組織一批新移民婦女清洗300棟唐樓,自己亦跟隨大隊到各處唐樓組織清潔的工作, 「那一刻我覺得很震撼,一來活動規模大,二來難度高,因為唐樓大多沒有樓梯,全部人要穿着保護衣行樓梯做清潔。」 陳麗紅表示,這次行動除了幫到人,亦令她看到社區其實有很多熱心人士,心裏因此有所啟發, 「如果能組織他們服務社區,便能令更多人受惠。」

何坤洲:基層沒有最需要 樣樣都重要

做社區工作,時間長,少點耐性也不行。但對今年27歲的民建聯蘇屋邨社區幹事何坤洲來說,這卻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在最前線接觸街坊,幫助他們解決林林總總的問題,不但有意義,亦有滿足感。 升讀大學開始做社區工作 何坤洲早在讀書時期已開始接觸社區服務。他接受《龍週》專訪時憶述, 2014年他剛剛副學士畢業,在準備升讀大學的暑假,去了林琳區議員辦事處做兼職助理,從此就對社區服務產生興趣。 「那時候主要是想拿一些社會經驗,加上我讀副學士時是主修社會服務,所以很自然便會挑選一些與地區服務有關的工作,希望能服務市民。我在林議員那裏工作了兩年,吸收了很寶貴的社區服務經驗。」他說。 其後,何坤洲在浸會大學畢業後,在九龍社團聯會做行政及籌劃活動的工作。至去年8月,他到了長沙灣海麗邨,第一次用個人身份服務屋邨;到了去年11月則來到蘇屋邨服務至今。」 服務蘇屋邨 晚晚10點才收工 社區工作無可避免要面對不少繁瑣事,工時特長。何坤洲坦言,初期是很不習慣。他說: 「早期在林議員那邊工作,雖然說是朝10晚6,但工作不可能日日如是,有時候如需要擺街站,就要早上7時開工,有個案要跟進則要做到晚上8點9點,甚至更晚。那時候很不習慣,但經過數年在大學主修社會政策後,我有了不同的體會,畢業後便想透過以往的社會經驗及學術知識,把二者合而為一,讓這些經驗服務社區,所以我最後決定行這條路。」 他說,自己目前每天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晚上9點、10點才收工,因為屋邨的工作多且雜,街坊都會找自己幫忙,實在需要較多時間去處理。但他對此樂此不疲。 與很多香港人一樣,何坤洲也是在屋邨長大,對基層的需要有很深體會。他指出,基層有很多需要如住屋問題、家庭問題,或是一些社會福利的資助想要申請,如果能第一時間把相關資訊告訴街坊,他們會很開心, 「基層的問題可以說沒有最需要,因為每一樣都是有需要,能幫助到街坊都會盡量幫,給予他們正面的回應。」 專心聆聽街坊意見 何坤洲認為,做社區工作要面對不同的街坊及各種訴求,耐性是必須的裝備。他指出,有些街坊說話會較長氣,甚至是把數個主題混在一起,所以聆聽時要很專心及有耐性,與對方溝通。他笑言,最長一次是街坊來了,一說便兩小時。 要做好社區服務除耐性外,也要有周身刀。他說: 「街坊信任你後便會找你幫忙,如婆婆會找你搞WIFI,上不到網會找你,單位的燈壞了會找你,廁所板甩了會找你,填表會找你,家裏多蚊、多蟲及多蟻都會找你,所以甚麼都需要會一些,才能幫到人。」 何坤洲強調,做社區服務工作如果心中沒有一團火,是不可能持續做下去,因為社區工作要面對不同的街坊及不同的工作性質,殊不容易。所以做社區服務,有心、有力、肯承擔是最重要的。 難忘助誕B夫婦「上樓」 何坤洲從事社區工作多年,有不少難忘的經驗。譬如,蘇屋邨茶花樓早前入伙,當時有一對夫婦在輪候公屋時是兩人,但在輪候期間BB出世,變成3人家庭,房署指不能排2人家庭的隊上樓,令夫婦十分徬徨。幸好他與房署溝通後,說明夫婦已排隊上樓很久,希望能酌情處理,房署分配組最後作出酌情安排,讓夫婦順利取得單位上樓。 他說: 「能幫到有需要的人,不但對方開心,我自己也會很有滿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