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兒童基金會 拉近「起跑線」

近年坊間流行「贏在起跑線」的說法,彷彿為不同階層的家庭、兒童打上標籤。有見及此,一群關注基層兒童成長的年輕人成立「香港兒童基金會」(下稱基金會),期望做多一點點,將所謂 「起跑線」的差距縮短一點點。 創辦人出身基層 立志助人 這天,基金會的執行主席徐飛(Terry)和名譽主席李漢祥(Armstrong)向《龍週》記者介紹了機構的由來和理念。原來一切要由運動員出身的Terry 說起, 「我在惠州出世,廿多年前來港,和叔叔兩伙人住在觀塘和樂邨200多呎的公屋,完全是基層出身」。 Terry小時候沒什麼課外活動,放學後便在屋邨四處玩。但他自強不息,中學入讀傳統名校男拔萃,驟然發現校園生活、同學見聞與自己大有不同,眼界擴闊之餘,也立志日後要回饋基層。 後來Terry成為香港精英運動員,退役後10年間先後成立兒童體育會、幼稚園、小學等。回想當年志願,Terry在去年夥拍志同道合的年輕人一起成立基金會,並廣邀社會各界專業人士擔任顧問,致力為基層兒童提供不同的活動。 基金會成立時間雖短,卻籌辦了多項全港性的親子活動,包括:運動會、慈善繪畫大賽、Fashion Show、慈善跑等。活動約一半參加者來自基層或有需要的家庭,獲贊助免費參加活動,至今服務逾2000名基層兒童。 成立一年 服務逾2000名基層兒童 當中,Terry對Fashion Show的印象尤為深刻。他說: 「時裝騷往往被視為是有錢人的玩意,有些家長更表示從未接觸過。我們以環保為主題,要求家長及小朋友合力將舊衣物重新設計成新衣飾,有小朋友將媽媽的舊婚紗改造,也有人將逝世婆婆的舊衣改良去紀念她,都令我們很感動,也讓我們見到每個小朋友都可以有創意,只是要有機會去發揮。」 基金會的活動強調親子,Armstrong解釋,這是因為他們留意到無論來自什麼階層,兒童最缺乏的同樣是父母的陪伴時間,所以活動必須要有家長與孩子一起參加。 基金會主要服務3歲至12歲的兒童,但Armstrong強調,不能稱之為對基層兒童的幫助,而是提供一個平台,透過活動讓不同階層的兒童交流。他說: 「活動時不會分組,不會標籤,大家不會問對方家庭背景,但可以互相發展。例如基層兒童可能見到其他小朋友英文較佳,會推動自己進步;中產的小孩了解到社會上有人的生活是較困乏的,會學習珍惜。」 Terry慨嘆,社會存在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導致基層在時代變遷中進步的步伐與空間遠遠落後於中產階級,進而演變成向上流動性減低、跨代貧窮、待遇差別等社會問題,「大人的事我們難以改變,但小朋友可以!基金會就是想嘗試去拉近這條起跑線的差距,讓基層兒童有些機會,長遠也可讓社會發展更平衡。」 組家長義工隊助小朋友成長 基金會早前成立了 「家長義工隊」,招募到300多位來自中產的熱心家長擔任長期導師,指導和協助基層兒童成長。 Terry期望今年能擴至1000位家長義工,並計劃之後由這些家長加專業人士組成導師團隊,培育在學校表現不突出的學生,在音樂、體育、藝術、科創四範疇發展,讓這些未現光芒的 「星星」未來也會閃閃生輝。  

普通話研習社 培育逾40萬人次

97回歸後,本港坊間湧現了大大小小教授普通話的教育機構。在眾多機構之中,不得不提香港普通話研習社。該社成立40多年來,學員人數已超過40萬人次,為本港推廣普通話作出了重要貢獻。 「身為中國人不懂得自己國家的語言很慚愧,所以我們大學畢業後走進社區義務教普通話,願望就是推廣普通話。」普通話研習社監事會主席兼創辦人之一許耀賜接受《龍週》專訪時,娓娓道出他與大學同學譚兆彰共同創辦研習社的歷程。 港大生創辦 成立40多年 1970年至1972年,許耀賜和譚兆彰就讀於香港大學理學院。當時學界正處於火紅的年代,學生熱愛祖國,主張 「放眼世界、認識中國、關心社會」。二人認為,身為中國人懂得講普通話是理所當然,於是積極在校園推廣普通話。 許耀賜和譚兆彰畢業後,投身社會工作,繼續利用私人時間義務向醫院、銀行等不同機構的人員授課。後來,他們與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在1975年組成 「香港國語研習社」,在香港大會堂一個會議室開辦第一個正式對外招生的 「基礎國語班」。 1976年9月,研習社在九龍城聯合道租了一個住宅單位,終於有了正式的社址,並更名為 「香港普通話研習社」。許耀賜憶述,最初香港社會普遍用台灣的注音符號來教授普通話,而且還未流行 「普通話」這叫法,因為會被標籤為左派, 「但其實我們的動機很簡單,就是推廣這個民族語言。」   為內地文化人士搭建平台 研習社自開辦以來,都是由老師自行設計課程,也有自己出版的課本,課堂內容則分為大課和小組討論。 「我們有本地老師和北京老師,前者就像我這樣,主要教語音,因為我們本地人比較了解同學在發音上的困難,後者則教授課文。」許耀賜說,以前要求比較寬鬆,像他來自理科背景、又沒受過正式普通話教學訓練的也能教普通話,但現在的師資要求則嚴謹和規範很多,要具備相關資歷才行。 研習社主席冼錦維則表示,以前本港有一批來自內地的知識分子,個個系出名門,畢業於內地著名學府,可惜來到香港後,學歷不獲承認,無法學以致用,甚至為了生計而要從事較基層的體力勞動工作, 「我們正好提供了一個平台,讓這些文化人士來教普通話,讓他們發揮所長。」 冼錦維表示,這樣的內地老師人數大約有1000人。隨着香港回歸祖國,普通話日漸受到重視,本港各大專院校紛紛開設普通話課程,對內地普通話老師需求殷切,研習社正好儲備了這樣一批普通話教學人才。 倡公務員招聘加普通話考核 研習社發展至今已有自置物業作為社址,地點位於旺角,交通方便,環境寬敞舒適,但近年港人學習氣氛似乎已不及以前濃厚。對此,許耀賜坦言, 「回歸後有過一陣普通話熱潮,但在最近十年減慢下來。」他透露,目前研習社處於虧蝕狀態,其中一個原因是現在學普通話的渠道多了,很多學校亦自設有普通話課。 普通話研習社副主席麥淦渠是退休公務員,他認為普通話學習氣氛減弱,跟政府和整體社會的重視程度不足有關,如擁有普通話技能無助於公務員升遷。他建議將來公務員綜合招聘試可加入普通話考核;當局亦應進一步推動普教中,增加學生接觸普通話的機會。      

樂滿坊 豐富社區資源 實踐共享

近年社會提倡「共享」 ,鼓勵資源或空間共同分享及利用。大眾響應之餘,不少相關機構也應運而生。位於黃大仙彩雲二邨的樂滿坊就是其中一家,提供一系列社區資源供黃大仙區居民及各界使用。 中心雖小 設備齊全 踏進樂滿坊,《龍週》記者第一個感覺就是: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中心的面積不大,但內裏設備卻相當齊全。除了職員的辦公位置,還劃分了社區圖書館、多媒體閣、漂書閣、自修室等區域。牆壁上貼有招聘資訊,角落擺放了書報雜誌、桌上遊戲等供居民閱覽借用,可謂善用每寸空間。 樂滿坊是由東九龍居民委員會有限公司於2017年透過 「黃大仙地區主導行動計劃」設立,以 「實踐社區資源共享,豐富居民身心健康」為服務宗旨。中心主任余維俊向記者介紹,中心的服務大致可分為三個方向, 「第一是提倡社區資源共享。例如我們的圖書館目前藏書量逾2000本,大多來自居民、商戶捐贈,我們收集之後和大家分享,避免浪費。」 第二方面是鼓勵居民參與。中心成立了五支由街坊組成的義工隊,定期培訓他們不同的技能去服務社區,包括剪髮、社區健康服務、手工藝、探訪及合唱團 「聲悅團」。 第三是提倡心靈健康。余維俊解釋, 「許多社會問題源於個人情緒、家庭欠缺溝通等,所以我們會以藝術為主題舉辦不同的活動,例如親子音樂治療、禪繞畫小組等,增加親子溝通,為大家提供紓壓方法。」 建社區網絡 克服地點限制 樂滿坊沒有設立會員制度,但憑藉豐富的免費活動,吸引了大批居民積極參與。單在去年,使用中心服務的人次便多達逾5萬,超過200人登記成為義工,義工服務總時數逾3615小時,這對一家成立不久的社區服務中心而言算是不俗的成績。 但中心位處彩雲邨,其他黃大仙居民會特意到訪嗎?余維俊認同地點因素的確有所影響,但他說: 「中心目前使用服務對象以彩雲邨居民為主,但我們也放眼整個黃大仙。所以中心在成立的同時,已建立了社區網絡平台。」 他表示,平台邀請了黃大仙區的區議員、社福機構、學校、商號甚至個人加入,組織成龐大網絡,將中心舉辦的活動和資源推廣至整個地區,以此克服地理位置的限制。 此外,余維俊也期盼與社區網絡平台的合作模式有新轉變。 「以往都是我們計劃了活動再向平台尋求合作,今年開始反過來有平台成員向我們提出需要,雙向互相協作才是起初建構網絡平台的初衷,我希望繼續有更多雙向合作。」他說。 盼成立自助義工隊 目前,樂滿坊的活動皆由余維俊和同事們一起構想和執行,工作採用輪班制,每次義工隊出隊,都需要由同事帶領。余維俊透露,長遠而言,中心有意建立自助義工隊,即由街坊本身帶領義工隊伍,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說: 「我們想加強居民個人的領導力,發揮、強化他們的潛能和自決力,畢竟他們住在本區,最了解和掌握社區情況。如能因應他們所想的去做,更能回應街坊需要,而我們的角色就會由帶領者變成同行者。」  

四川之友協會 搭建川港青年交流平台

提起四川,你會想起哪些關鍵詞?麻辣火鍋?熊貓?還是汶川地震? 到過四川旅遊的港人不少,但隨着中港關係愈來愈緊密,川港之間又何止停留在吃喝玩樂?這些年,兩地年輕人在文化、學習和工作上原來有多方面的交流互動,而四川之友協會可說是為他們搭建平台的幕後推手。 至今組織逾250個交流團 四川之友協會會長韓瑾本身是四川人,來港逾25年,從事教育工作。他早前在位於尖沙咀的會址接受《龍週》訪問時,回憶起當初創會的原因時說: 「我覺得應該有一個專門的組織讓港川青年人互相交流。香港年輕人如果對內地感興趣的話,我們可以帶他們去看看;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四川人想來或者已經來到香港工作、讀書,我們可以提供支援,讓他們更認識香港。」 於是,韓瑾和一群喜歡四川或有着四川背景的熱血青年在2012年成立了四川之友協會。從名字就知道,他們想為港川兩地搭起一座友誼橋樑。 協會成立初期,定位兩大元素:青年、教育,2013年起積極與各大專院校合作舉辦兩地學生交流團,至今已組織超過250個交流團,規模由小到大,而每次四川同學來港,韓瑾也都不遺餘力親自接待。他笑言:「190團四川學生來過香港,中環我都走了190遍!」 助港生四川實習創業 現時坊間舉辦交流活動的團體多不勝數,單純的參觀或講座已難成賣點,所以四川之友協會在舉辦活動時,每年都會加入新元素,例如強調雙向,要求港生到訪四川時獲當地學生接待,同時亦會保證接待的學生回訪香港,讓兩地學生能保持互動,成為長期朋友。 「我們希望兩地學生不單能交朋友,還能成為學術、生意夥伴,有些後來更成為了情侶結婚!」韓瑾說。 另外,有見近年不少香港青年有意擴展工作市場到內地,協會在2014年起也加入實習元素,提供一條龍的服務。韓瑾說: 「許多學生以交流為開端,到四川配對實習崗位,之後樂意到當地找工作甚至創業,於是我們建立了 『港川青年創新創業社區』,協助他們各方面的需要。」 協會舉辦的交流團亦會特意加入慈善元素。他表示, 「當年汶川大地震,香港人捐款達100億賑災,四川人一直很感激。所以我們會帶領香港同學去做公益、義教活動,讓他們看到四川的先進一面,也能看到貧窮落後的一面,感受一個多元化的四川,啟發思考。」 韓瑾留意到,不少香港青年透過交流改變了對內地的印象,擴闊了眼界,對自己的未來規劃也有了更大的空間。 未來着重教育合作 踏入新一年,四川之友協會除了一如既往籌備交流活動外,也有新的計劃,就是與本港一些大專院校合作籌辦課程,組織學生到四川修讀學分。 韓瑾說: 「我們會與院校合作設計 『漢語普通話』課程,第一步是由四川老師到香港教授理論,第二步是香港學生到成都實踐、考試。我們發現這個方式成效很好,目前已舉辦了三期課程,希望能發展成核心課程。」  

梁錦棠詠春同學會 武德承傳

電影《葉問》中有一句經典台詞: 「武術雖然是一種武裝力量,但是我們中國武術,是包含儒家的哲理,武德,也就是仁,推己及人……」 近年湧現的一系列《葉問》主題電影,將 「一代宗師」 葉問的故事帶到觀眾眼前,他在面對強敵時淡定自如卻靈敏有力的詠春拳,令人趨之若鶩。事實上,葉問徒子徒孫眾多,在外人不為意間,正以自己的方式實踐着武德。梁錦棠詠春同學會就是其中之一。 師承葉問大弟子梁相 日前,《龍週》記者來到位於太子的梁錦棠詠春同學會,76歲的梁錦棠師父娓娓道出他與詠春的故事。梁師父於香港土生土長,年輕時為家計身兼多職,做過汽車維修、公證行、酒店等工作,學功夫是想有一技之長, 「當時戰後,我想有技能傍身,加上在酒店工作經常接觸美兵,有時會起爭執,學功夫最實際。」 經親友介紹,梁錦棠認識了葉問在香港的大弟子梁相,遂拜其門下,開始了學武生涯。他追隨梁相多年後,也開始以業餘私人形式教拳,在啟德機場、航空公司、海關、酒店及旅行社等廣招門生, 「師父棠」之名亦為人熟悉。 及至2010年,梁師父正式在深水埗白楊街開館授徒,2014年更與眾弟子成立梁錦棠詠春同學會,註冊成為慈善團體,期望 「凝聚同門、回饋社會」。 重視教育小朋友行正道 梁師父教拳多年,外人看來,習武不外乎是為了自衛和強身健體,但他卻有另一番見解,尤其是成立了 「同學會」後,多參與慈善活動,到社區的學校、機構義教,對小朋友的教育也更為重視。 他說: 「小朋友欠缺關顧的話,會容易學壞、被利用或誤導,我們有責任教他們行正道!詠春的宗旨是導人忠直,就如一條直線,不行旁門左道,不以假動作擾亂人。」 梁師父對社會和下一代的關愛,也感染到一班弟子。去年,門生陳礎基(CK)接任同學會會長一職,與師父同心帶領眾師兄弟積極參與義工服務,又與社區不同機構合作,更推出了為期三年的 「戲詠嶺南」計劃,希望透過詠春、粵劇、朗誦等主題活動推廣嶺南文化之餘,亦為小朋友提供表演平台,讓他們發揮潛能。 冀推動詠春代表香港 乘着電影熱潮,梁師父留意到大眾學習詠春的興趣更濃,因此在推廣詠春方面也不遺餘力。同學會透過社區活動直接面向大眾之外,也積極推動會員參與武術義演,為大家提供交流機會以精進武藝;又會舉辦交流團,到訪梁贊師祖故居,讓大家深入了解詠春起源。 梁師父與陳礎基師徒二人都希望將詠春發展成可以代表香港的文化。 「詠春其實是一門有修養的藝術,6歲到 80 歲、男女老幼都可以學,我希望它可在香港進一步發揚光大!」梁師父說。 CK補充說: 「日本有柔道、韓國有跆拳道,香港也可以!詠春有九成是經香港,例如當初李小龍等傳播到海外為人認識,絕對可以代表香港精神!」 「承葉問絕藝,傳梁相正統」,梁錦棠詠春同學會要承傳的除了小念頭、尋橋等招式,還有那份堅毅正直、推己及人的武德。  

致遠基金會推動社區漂書 悅讀樂趣

漂書活動在外國流行已久,對香港人來說亦不陌生,本港不少團體近年都有推動類似活動。去年10月開始,由致遠基金會策劃的 「悅讀」 漂書計劃在港九新界各區展開,除了鼓勵市民享受閱讀的樂趣,也希望借此凝聚社區。 把微型圖書館帶上山 每逢星期三,觀塘安達邨就會出現一班義工,夾手夾腳擺設一個小型書攤,那兒的書不賣,卻可以讓人免費拿走。這是 「悅讀」計劃的其中一個漂書站,吸引了不同年紀的街坊聚腳,大家既可以在書堆中尋找心頭好,亦能彼此分享閱讀心得。 「安達邨位於山上,但公共圖書館在山下,『悅讀』計劃可以滿足長者或行動不便的人士的閱讀需求。」致遠基金會營運總監吳志隆接受《龍週》專訪時指出,安達邨的居民以長者和新移民家庭居多,他們的經濟能力不是很充裕,卻有很大的閱讀需求。在安達邨和安泰邨開設漂書站,正好能為基層市民創造閱讀條件, 「有街坊更形容我們將一個微型圖書館搬到山上。」 ▲▼安泰區街坊、黃大仙街坊踴躍參與漂書活動 增強社區凝聚力 自去年10月開始運作以來, 「悅讀」計劃已在全港約30個社區設有漂書站,其中7個位於九龍各區,未來還會繼續增加。 「我們正在跟紅磡的地區人士商討在該區增設漂書站。」吳志隆說,現時每個漂書站有至少100本書,而致遠基金會位於紅磡馬頭圍道的辦事處是漂書計劃的後勤大本營,他們會了解各區漂書站對圖書的需求,然後做好資源分配。 吳志隆表示, 「悅讀」的意思是快樂地閱讀,尤其香港生活節奏緊張,故希望市民可透過閱讀放鬆心情和重整思緒。他坦言, 「悅讀」計劃展開的初期,參與人數不多,但在團隊堅持下,現時已有大約100名會員,而且社區內有很多有心人,例如中產家長很樂意捐出兒童圖書,亦有大廚捐出寫上多年入廚心得的烹飪書。 吳志隆表示,最大滿足感是看見街坊在漂書過程中主動交流,拉近鄰里之間距離。他期望將來培訓更多會員成為義工,在他們所屬的社區推動漂書活動,使 「悅讀」計劃能持續地發展。農曆新年期間, 「悅讀」計劃亦會舉辦畫年畫、全家福攝影比賽等活動,讓更多人認識他們。 延續書本生命 本身是書迷的吳志隆因為工作關係,對出版工作有一定的認識。他說,一本書的誕生並不簡單,當中包含很多人的心血,尤其是作者對某些課題的心得、體會都匯聚其中,他希望藉着 「悅讀」漂書計劃延長書本的生命,充分發揮其價值, 「以一些經典名著為例,它們對今天的讀者仍然有很多啟發,又如大家熟識的金庸小說,我相信100年後仍會有很多人看。」 吳志隆慨嘆,書的生命力往往被忽略,對很多人來說,一本看過的書,很少會拿來再看,價值亦會下降,加上香港居住環境狹小,沒有多餘空間藏書,那些書最後的下場可能是被棄置。他和團隊亦發現,在收回來的書當中有一至兩成是全新的書,舉辦漂書活動能減少浪費。   何謂漂書? 漂書於上世紀60年代在歐洲興起,主要是愛書之人將看完的書放在一些公眾地點,如公園長櫈,無償地讓其他人拿走閱讀。英國女星愛瑪屈臣(Emma Watson)喜愛閱讀,她就曾響應一項漂書活動,將100本書放在倫敦地鐵站內不同的地方,部分更附有她親手寫上的字條,鼓勵讀者好好享受閱讀。

文善社: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很多人說香港是一個 「文化沙漠」 ,不過卻有一群人並不認同。在他們眼中,香港的文化活動豐富多樣,因此他們成立了一個叫 「文善社」 的組織,推動音樂、藝術及文化的發展及創作,促進跨領域文化交流。 免費樂器班 培育學童音樂才能 本身是小提琴家兼音樂學院創辦人的楊宇思,是文善社的創會會長。她笑稱,當初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文善社純粹是機緣巧合,機構本身也沒有訂立宏大的發展藍圖。話雖如此,《龍週》記者覺得這只是楊宇思的自謙,文善社雖仍屬萌芽階段,但在推動文化活動方面的確出了不少力。 譬如,文善社積極到學校推行免費樂器班,培育學童音樂才能,組建樂團。樂器種類繁多,除了普遍的鋼琴、小提琴,還有時興的烏克麗麗(ukulele),甚至是坊間陌生的箜篌。 箜篌?甫聽這名字大家想必也和記者一樣摸不着頭腦,楊宇思遂簡單直接形容: 「即是中國的豎琴。」這樣便想像到樂器的樣子了吧! 楊宇思解釋,箜篌是中國古代一種撥弦樂器,分卧式和豎式兩種,這種樂器自漢代由西域傳入,在隋唐盛行一時,可惜自明清之後日漸失傳。 「我們希望重新推廣傳統樂器,發掘中華文化的精華,傳播藝術。」她說。 舉辦比賽促文化交流 藝術要傳播,便不能只局限於香港。文善社就此舉辦了 「華人藝術鈦龍杯」,以比賽形式挑選國內外華人的藝術作品,比賽項目涵蓋聲樂、西洋樂、民族樂器、舞蹈、表演、書畫等,不拘泥於形式,務求百花齊放。 楊宇思介紹說: 「你可以選擇單純演奏一首世界名曲,又可以音樂配書畫,甚至箜篌Mix電子音樂都得,藝術創作講求創新、跨領域,我們亦不設年齡限制,採用網絡選拔,希望任何人都參加到。表現優異之參賽者更會獲邀來港出席 『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大合奏』,一展身手之餘彼此交流。」 文善社亦會協助其他團體舉辦活動。 「例如有成立超過40年的合唱團,人數不算多,要他們完成兩小時以上的表演會有難度,我們可以幫他們構思主題、邀請其他表演者互相合作。」楊宇思說。 最佳例子是去年文善社與其他團體合辦《Jam出新觀塘》音樂會,分別邀得香港、廣州的中小學及團體參與演出,以音樂鼓勵市民 「正向溝通,相互諒解」,推動社會和諧。 中港同樣重視文化發展 談到兩地的文化藝術發展,楊宇思認為很難片面定義文化,並期望大灣區能發展出新的文化, 「所有事都是文化,行路、食飯、與人聊天,整個環境就是文化。除了南音、粵曲等,我希望大灣區的融合有助發展新體裁的文化。」 她強調,香港並不是坊間形容的 「文化沙漠」,「首先政府投入的資源不算少,部分政策如一人一樂器,是有助學生學習樂器,推動藝術;其次香港的文化、藝術活動都好多元化,大家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喜愛的活動。」至於內地,近年也非常重視文化發展,甚至擴展至科技層面,如她認識的一名深圳小學生,一年級已要學習人工智能(AI),課程學習製造機械人。 不過,楊宇思也留意到兩地學生的分別, 「香港學生有演出機會已好開心,即使取得第二、三名的成績已很好,家長也會鼓勵他們;但內地學生競爭大,某程度上會要強少少,對成績很着重。」 她認為家長期望小朋友學習多種技能不算壞事,但要注意給予孩子休息空間,避免造成 「藝術填鴨」。  

大南社會服務團 服務社區廿載

「大南社會服務團於1999年由當時的區議員黃志明創立,一直在油尖旺區服務街坊,致力為大南社區帶來和諧和安寧。」大南社會服務團委員羅碧華告訴《龍週》記者。 辦不同活動 擁600名義工 人稱 「華姐」的羅碧華,是潮州人,在大南區經營一間店舖,業餘的時間大部分都投放在社會服務團,是該組織的忠實義工,也是受人尊敬的義工大姐。她憶述, 「我父親以前在大南社會服務團當義工,我也跟着他做義工。父親去世後,我就成為服務團的委員,只要有時間就來當義工。」 在華姐眼中,政府和區議會在地區的服務都有不足的地方,社會服務團的義工服務正好能彌補其不足, 「我們舉辦許多不同的社區活動讓街坊參加,如盂蘭節舉辦派米活動,在社區舉辦旅遊團,向街坊派發各種有用的資訊,舉辦健康講座,舉辦社區的文娛康樂活動等。這些活動能吸收義工參加,又服務社區,活躍了社區的氣氛。」 資料顯示,從1999年成立至今,大南社會服務團透過舉辦不同活動,服務社區,義工隊伍不斷壯大,到目前已有600名會員,成為大南區最重要的居民組織。 華姐認為,大南社會服務團不僅是社區的服務團隊,也是溝通居民與區議員的橋樑, 「居民如果有任何意見和問題,我們都會向區議員反映,協助居民解決困難。同時,我們也協助區議員與街坊溝通,提供資訊。」 她指出,大南社會服務團服務社區近廿載,一直秉持初心,為街坊提供貼身、貼心的服務,未來希望能吸引到更多的年輕人參與其中,為社區帶來更多的正能量。 鄰里互助 增社區凝聚力 值得一提的是,大南社區以舊式的私人樓宇為多,一些大廈居住單位數量不多,有的一幢大廈只有十幾戶人家,區內出現許多 「三無」大廈,即沒有業主立案法團、沒有任何居民組織及沒有管理公司的大廈。這些大廈管理欠佳,有的甚至沒有管理,存在衞生條件差,治安管理差等問題。比如,一些大廈原有的鐵門損壞了長期無人修理,一些大廈出入口衞生條件十分惡劣;近年區內的酒吧增加,夜晚的治安情況也變得複雜。 隨着社區的老化, 「三無」大廈的居民也以長者居多,沒有能力改變現況。針對這個問題,大南社會服務團為這些長者提供了必要的服務,將鄰近的幾幢或多幢 「三無」大廈的居民聯合在一起,守望相助,共同管理,發揮了鄰里互助的作用,亦增強了社區的凝聚力。 街坊冀社會更和諧 華姐表示,2014年 「佔中」期間,油尖旺區飽受其亂,彌敦道被堵塞,大南區居民的日常生活亦受到很大的影響, 「大家都出唔到去,老人家感到很不方便。」至2016年的旺角暴動,油尖旺區同樣大受影響,居民飽受其害。 華姐說: 「旺角警署在大南區內,街坊經常見到有人衝擊警署。每遇到這些事情,居民都擔驚受怕,當時莊永燦區議員支持警員依法辦事,不向暴力屈服,也安撫社區內的居民不要害怕。所以這一區的居民最希望社會和諧。」 華姐觀察到,在今年九龍西的兩場立法會補選,大南區街坊普遍有一股強烈的呼聲,希望社會少一些政治爭拗,多一點和諧平安,大家都不想選出搞搞陣的候選人。      

開心頻道 傷殘人士發揮才能的平台

社會企業─ 「開心頻道製作社企」 坐落在觀塘工業區一棟商業大廈內,記者於一個週三下午在其辦公室內只見到一男一女兩個職員,各自在忙着手頭的工作。 這間社企的創辦人卓慧敏告訴《龍週》記者,儘管成立多年來,「開心頻道」 在實踐傷健共融方面頗有建樹,但業務量不多,常常入不敷支。雖然用商業標準來衡量, 「開心頻道」 算不上成功的企業,但是正是她的不忘初心、默默堅持,讓這間社企讓人敬佩。 卓慧敏坐在記者對面侃侃而談,與正常人無異。不過,10多年前在一次電視劇外景拍攝期間發生的意外,令當時還是亞視演員的卓慧敏聽力受損,此後她和亞視中止了工作合約。在獲得工傷賠償後,卓慧敏用賠償金成立了 「開心頻道」這個網上資訊服務平台,讓身心障礙者進行分享、交流及表現才能。 她說: 「相信不是很多人可以如我一樣幸運,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儘管有後遺症,有聽障及神經疼痛,有時候表達不是那麼好,但始終在人家面前和正常人無異。」 證明殘疾者殘而不廢 由於早年就擁有義工資格,而且長期有做社會服務,卓慧敏很快就拿到了慈善機構的牌照,還申請 「夥伴倡自強計劃」,創立了影視製作社企,為需要影視製作的商業機構及慈善團體以至個人,提供影視製作服務。 「開心頻道」在缺乏資源及經費的情況下,迄今已經陸續為10名傷殘人士以及20名青年提供了證明自己的機會。 卓慧敏說,當初只是想做個平台讓傷殘人士表達自己,但是成立還不到3年,一位相識的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老師致電她說,有一位傷殘學生需要工作單位來完成畢業作品,問 「開心頻道」可不可以提供工作機會給這位坐輪椅的學生。 「我不知道她將來有沒有機會打工或者做製作,但肯定的是如果今天她沒有這個機會去接觸製作公司,相信將來都未必有機會。」卓慧敏爽快地讓那位傷殘學生直接來公司上班,而且一做就是3年。 創辦人壓力大一度病倒 「很開心看到她的轉變,由最初較為內斂,少和人溝通,到現在代表香港參加殘奧會,不久前還獲得獎牌。」卓慧敏表示,這一次聘請傷殘人士的成功經歷讓她看到傷健共融的可行,接下來陸續都有傷殘人士到公司工作, 「除了訓練到員工,也幫到缺乏自信,不敢和世界接軌的人可以踏出一步。」 不過,由於市場上有太多的製作公司, 「開心頻道」經營的壓力非常大,引致卓慧敏身體抱恙,去年便有半年無法打理 「開心頻道」,導致公司接不到新的業務。 「為什麼我這麼辛苦開社企,就是想告訴別人我們有能力靠自己去養自己。」雖然長期做不到收支平衡,卓慧敏和拍檔需要補貼維持營運,但是她始終保持初心,希望殘疾人士殘而不廢, 「仍然有一個希望,很想靠社企去養起慈善機構。」 冀助傷健人士上舞台表演 卓慧敏擔任過綜藝節目主持,也曾參演過電視劇集,多年前因拍劇受傷轉戰幕後,踏上導演之路。她表示,心中還有一個大夢想, 「希望為用了4年時間寫的電影劇本《天堂鳥》找到投資者。」卓慧敏去年底以該電影劇本競逐香港首部電影新進導演獎,雖然沒能脫穎而出,但獲得了參加今年香港電影展推廣劇本的機會。 卓慧敏還透露,正和幾個藝術界前輩策劃一個大的項目──打造一個傷健人士的舞台,給他們一個台前台後發揮的機會,實現舞台夢。 「正在寫一些建議書,希望申請到其他基金資助。」她說。    

少數族裔關懷協會 少數族裔的家

在華人居多的香港,少數族裔群體一向不為社會重視,幸好近年有不少民間組織主動為他們提供支援。今年初才成立的少數族裔關懷協會是其中之一。 少數族裔關懷協會創辦人白俊達(Jimmy) 是在本港土生土長的印度人。向來積極投入義工的他,幾年前萌生組成協助少數族裔義工團隊的念頭,後來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彼此一拍即合,促成了協會的誕生。目前協會已組成30至40人的義工團隊。 貼錢辦義工活動 然而,協會成立之初卻面對不少挑戰。「我們全是義工,沒糧出之餘,甚至有時要貼錢搞活動,但只要能幫到人便覺得開心。」Jimmy表示, 協會近來得到華懋集團支持,活動可以更多元化,包括在剛過去的夏天舉辦了少數族裔女子游泳班,反應熱烈。 根據統計處數據,撇除外籍家傭後,本港的少數族裔人士有逾26萬,佔全港人口約3.6%,當中少數族裔青少年出路少是一大難題。Jimmy認為,問題源於有些少數族裔母親比較封閉,不會主動接觸社區,亦不讓孩子外出,結果對本港社會一無所知, 「所以我們搞活動也會從家長方面着手,製造多些機會讓少數族裔和華裔家長接觸,大家建立互信。」 Jimmy指出,特別希望少數族裔人士尤其是青少年多參加社區活動,因為任由他們終日無所事事,很容易誤入歧途。所以協會在早前以防火信息為主題,舉辦了一場青少年曲棍球賽事,當中還加入消防員招募環節。協會最近亦幫助兩位少數族裔青年成功投考消防員,其中一人更將於11月底行結業禮。 過來人經歷 成助人動力 少數族裔關懷協會成立將近一年,已漸上軌道,但礙於資源和人手所限,大部分活動由構思到宣傳海報設計等都由Jimmy負責。雖然他任職保安工作繁重,但對協會事務十分上心,從不言倦。 年過40的Jimmy告訴記者,在他成長的年代,社會對少數族裔支援少之又少,甚至帶點歧視,少數族裔不論是找工還是融入社群,都要靠自己慢慢摸索,「我自己經歷過這些,很希望現在可以幫助其他少數族裔人士。」 Jimmy 的中文讀寫程度一般,卻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他留意到時下在港生長的少數族裔孩子廣東話口語能力比他那一代遜色,更不用說讀和寫。原因是以前鄰里關係好,同一屋邨的小孩經常一起玩耍,很快學懂廣東話;反而現在大家各顧各的,加上大多數少數族裔青少年就讀非華裔學校,圈子小,以致很多人都因不懂書寫中文而難以找到理想工作。正因為這樣,協會很重視對少數族裔孩子的中文教育,以後還計劃開辦普通話班,增加他們的競爭力。 盼各區皆設辦事處 回想協會成立初期,連會址也沒有,每次開會都要找不同的地方,物資亦要存放各成員家中,Jimmy笑言曾因此被母親投訴。後來,協會會長在自己位於旺角的辦公室闢出部分地方用作協會日常的會務運作,才解決了問題。 談及未來,Jimmy希望協會日後能發展至每一區都有服務中心。他說,協會現時也會安排年輕會員探訪長者,讓年輕人學習關心家中長輩,並且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服務社群, 「我覺得在香港住的,就是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