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屆立法會選舉 聽聽九龍人心聲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提名期已經結束,並將於12月19日舉行。作為完善選舉制度之後的首場立法會選舉,社會各界熱切期待。《龍週》記者日前落區,訪問了一些九龍市民,了解他們希望選出怎樣的立法會議員,對新一屆立法會又有何期望?

黃先生(飲食業):希望選出為業界發聲的議員

我希望選出能為業界做事和發聲的立法會議員。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們飲食業飽受衝擊,沒客人、沒生意,很難維持經營,最希望能夠盡快「通關」,打破現時艱難的困局。

立法會議員應主動與業界溝通,聆聽業界訴求,從政策層面爭取幫扶,讓我們有工開、有飯食,才是做實事。

陳女士(零售業):希望議員幫市民多爭取福利

以前的立法會經常「拉布」、「嗌交」,非常泛政治化,很多民生事項都被拖垮,令市民感到很絕望。這次立法會選舉,希望能選出站在市民立場做事的議員,而不是用議會平台搞政治鬥爭,真的很不想再看到不理性的局面。

我今年62歲,最關心的當然是養老問題,比如老年貧窮問題和養老支援不足,政府能為老人家多做些事,立法會議員的建議必不可少。我也關注下一代的發展,希望年輕人能有好的平台,以後買樓和工作都不是難事。

周先生(船務員):議員須愛國愛港、有能力有擔當

愛國愛港、有能力、有擔當一定是立法會議員必須具備的素質。立法會議員是否真心為市民出力,我們有目共睹,所以對新一屆立法會亦有一些期待。

房屋問題始終是我們基層關心的問題,希望能夠儘快解決,政府有很多長遠規劃,但落實我們才能受益。以我居住的牛頭角區為例,有很多舊樓需要維修,希望立法會議員能夠親自來看看,提供多些幫扶支援。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發生很多社會動亂,修補撕裂關係,讓社會更和諧,是我最想見到的。

陳先生(金融業):當選的議員要做實事

我本來對立法會議員沒有什麼期望,新一屆立法會希望帶來改變,最重要是解決民生問題,例如解決住屋、交通等問題,讓市民生活的好。

我對立法會議員的期望,最重要是能做到事,不是講口號,要推動社會發展,保障市民基本權益。

林先生(廣告公關):立法會議員是代表市民

過去兩三年,立法會內部非常混亂,讓我對立法會的期望小了很多。這次立法會選舉,我希望當選的議員一定要「貼地」,不要只講口號,而是關注市民真正的需要。立法會議員是代表市民。

大環境來講, 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是立法會一定要商議的事,究竟是收棕地還是填海,都需要數據支撐。作為立法會議員,一定要實事求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議員做出來的成績,決定了其支持度。

教育和醫療問題討論已久,多年來社會認為教育發展停滯不前,我希望多提供體驗式教育,少一些填鴨式教育,對此立法會要適時跟進。醫療問題方面,政府的預算是一回事,但醫療覆蓋範疇又是另一回事,現在打工仔和中產人士的情緒支援是否足夠?我認為醫療保障能涵蓋精神健康,這些我都希望議員能夠跟進的。

陳小姐(公營機構):期望立法會讓市民看到前景

我住在九龍塘。關於立法會選舉,我想大家都會根據參選人的政綱,選出合自己心意的議員。

就我個人而言,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新一屆立法會能讓市民看到前景,比如解決房屋問題,就像「明日大嶼」,雖然這是長遠計劃,但我還年輕,所以對此充滿希望,到我需要買樓時都可以負擔起,房屋政策其實可以做得更好。

Arnold(外籍人士):冀當選議員把市民聲音傳達議會

我來自荷蘭,在香港生活超過七年,已經成為這裡的一份子。我熱愛香港,所以會非常珍惜手中的一票,希望能選出真正為市民做事的立法會議員。

在「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下,我留意到立法會參選人有很多不同的理念,所以相信未來議會一定是多元化聲音,不會搞「清一色」。我期望當選的議員,會把市民的聲音傳達到議會。

王小姐(大學生):議員要開明進步能看到社會問題

我希望可以有不同的聲音進入立法會,讓立法會的組成更加多元,議員要有較強的辯論和辯證思考能力,真的要為市民發聲,而不是盲目附和政府,希望他們真心做實事。

真的希望議員要開明進步,要能看到社會上的問題,比如房屋問題、失業問題、舊區環境差等問題,最重要是青年就業和置業的問題,讓年輕人有上流機會,提高市民的生活條件,聽到市民的訴求。我居住的油尖旺區,舊樓及衛生環境尤其嚴重,希望當選的議員可以推動舊區
重建。

何先生(演藝業):希望議員加強對演藝界支持

我認為議會應該由許多不同背景的人士構成,參選者要儘量表達更多不同的聲音,反映不同社會階層的訴求,希望能選出真心為市民謀福祉的立法會議員。

現在疫情雖已放緩,但我從事的影視演藝業在疫情期間遭受重創,希望立法會能在加強對演藝界的支援,給我們營造更多的發展機會。

當然,我相信社會都關注房屋問題,我也不例外。現時樓價高企、房屋短缺,讓我看不到上樓的希望,希望議員能多提建議,促政府在房屋政策有新作為和新動向。

朱同學(大學生):年輕人上流問題需要重視

我住在土瓜灣,希望選出能聆聽年輕人意見的議員。現在大學生的上流空間明顯縮窄,出現學歷貶值的問題,大學學歷已經不是人才保證,年輕人很難上流,希望未來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除了解決教育方面遇到的問題,也要提供多些上流機會。

此外,部分大學對學生的支援不足夠,只追求世界更高的排名,希望議員在教育方面有更多的改善建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