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藝術在鯉魚門

座落於鯉魚門海濱長廊的《鯉躍龍門之與鯉同樂》(Joyful Jump)即為一例,創意館藝術顧問胡景均(Frank Woo)設計鯉魚雕塑,呈現出公共藝術三個公認的基本屬性和要素:公共性、藝術性、在地性,與政府興建的牌坊,組成傳統中國「鯉躍龍門」成語典故的聯想。

本期談及的「公共藝術」(public art),所的是不在室內館廊中展示的藝術品,而是其公共性的創作意圖經過強化,而且素材選擇上亦與社區結合,陳設在公園、街道或公共設施用地的藝術品。公共藝術可以以任意媒介創作,形式多樣,最早可以上溯到古羅馬時期廣場上的公共雕塑。到了現時,公共藝術的發展結合生活,不限於步道上的銅像,廣場、公園的紀念碑,也可包括公共空間裡的各種藝術表現,例如建築物、桌椅和路燈等等物品與設施。

▲中央廣場將以幾何圖形設計樓梯與座椅,啟發市民對城市空間使用的思考

香港藝術發展局早年委約撰寫的《公共藝術研究》報告,引用英國西南部公共藝術委員會對公共藝術定義,以便社會全面採討。談及公共藝術對社會的益處,包括吸引本地專家及私人界別投資、創造就業、培訓及發展技術、刺激本地經濟、促進旅遊業、為本地及外地藝術家及工匠提供機會、增加使用空間、開拓地區及有助減少罪行和壞風氣、環境更文明、增加社區參與及為未來創造文化遺產等等。

在本地公共藝術的範疇上,主要由四類機構組織持分為主,包括政府、商界、民間與藝術家。很大程度上,相關項目主要由政府委託藝術家與民間團體,根據計劃創作的全新作品,與繁榮城鎮的都市建設計劃連繫在一起。隨著社會經濟水平和人民物質生活的提高、城市化進程的深入,社會大眾對於賞識藝術需求增加,城市公共空間的藝術情趣和社會功能越來越受到重視,致使近廿年來公共藝術得以蓬勃發展,使得藝術品從博物館中走出來,走到公共空間,走向公眾生活。

▲2013年旋風式襲港的《小黃鴨》(Rubber Duck)活現公共藝術作品的核心要素,在香港展出期間吸引了逾8百萬人次前往欣賞,是荷蘭概念藝術師Florentijn Hofman的作品

總括而言,很大程度上好的設計與創作意圖成就公共藝術,具有意義,並提供優質的環境,最終傳播正面的訊息。公共藝術不代表需要極大的開支,也有如能利用已有的資源發揮創意,而不是僅供裝飾用途的例子。大家到訪鯉魚門,在進入創意館之前,請記得細賞我們的《鯉躍龍門之與鯉同樂》,欣賞我們在公共藝術中所付出的努力。

▲Frank Woo設計的《鯉躍龍門之與鯉同樂》成為遊人前往鯉魚門的必到打卡點

簡介:

「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是東九龍民間獨一無二的文化藝術中心,以社企模式營運,為公眾、學校及機構提供工作坊,推行各類藝術、文化及教育活動。

主辦機構九龍社團聯會社會服務基金於2010年起向政府承租原海濱學校校舍,並將之活化成為藝文平台,將海濱學校的教育功能繼續承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