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民聯手三步曲 讓原址保育結出文創果實

近日深水埗主教山食水配水庫於清拆期間,被發現內藏由古羅馬式石柱及紅磚圓拱支撐的蓄水池後,引起民間極大迴響,終令工程剎停並得到政府高層回應,盼望將來讓居民可以合理地、在不破壞之餘享用這個地方。事件反映民間對於古物古蹟的敏感度高,同時參考本地民間機構以文創為主題的的原址保育成功案例,能進一步證明官民結合是讓社區舊建築活化重生的出路。

政府踏出的第一步

政府現時由於1976年成立的古物諮詢委員會及古物古蹟辦事處負責執行古物事務監督的行政工作。而自《2007/200施政報告》內容實施後,凡涉及歷史文物建築的所有新基本工程項目,必須由古物古蹟辦事處進行文物影響評估。同時所有新基本工程項目的倡議者和相關工務部門,均須研究工程項目會否影響具有歷史及考古學價值的地點及建築物。

另一方面,當政府對於任何區域建築進行清拆及發展的程序,都例必經過咨詢程序,重視公共空間使用的區議會及民間組織應該適時向部門施壓,提高社會對相關建築的重視。至於如何定義社區建築的保育價值,不單只是以歷史年份去量度,還須進行綜合考慮,包括歷史價值、建築價值、組合價值、社會價值和地區價值、保持原貌程度及罕有程度等等。

民間跟上的第二步

較早時間,民間保育意識尚未覺醒,即使有條例與保育部門存在,但依然不敵發展洪流,只能以最小空間保留最可見的標誌性物品,其餘風物便一併推倒。比如只餘鐘樓的舊尖沙嘴火車站、只餘北座的舊上環街市、失真了的九龍寨城公園等等。攝影師Greg Girard在感傷九龍城寨被過份清拆時,曾表示「每個地方都會發現他們太晚開始注意歷史建築的保護。等要正要展開的時候,才發現一切已經太遲。」

近年的保育爭議,比如天星碼頭、皇后碼頭、皇都戲院、嘉頓總部的個別處理方式,顯示出社會大眾對於保育本地歷史文化的意識加強。民間跟上的第二步,令是次主教山食水配水庫清拆得以懸崖勒馬。

▲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前身為舊村校,由九龍社團聯會社會服務基金進行活化及管理,啟用時亦得到時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親臨揭幕。

官民聯手 以文創完成保育的最後一步

根據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2009年發表的《第21號一般性意見》:「文化遺產必須作為人類的經歷和希望的記錄」、「這種義務包括對各種歷史遺址、遺跡……的愛護、保護和修復。」政府有責任基於公眾利益去保護這些珍貴的社會共有資源。其實不論由政府主導還是民間主導,古物古蹟的發現後,帶出一連串的後續管理的新問題,特別涉及上了年紀的老舊建築,政府未能全盤付出管理和維護民間所認為應屬公有的古物資源,民間與商界便可協助政府,利用社會資源加入,為原址建築進行活化。

另一方面,對於有聲音認為商界或民間團體以活化為名謀求巨額商業回報,政府應為民間提供配套方案,並研究一套融合經濟發展與歷史文化兩個概念並存的營運模式,才可鼓勵民間團體協助有效保存古蹟,並使建築物成功活化。圖說中幾個以文創為主題的成功案例,包括九龍社團聯會社會服務基金將原海濱學校活化為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繼續海濱學校的教育功能同時,加上敍寫香港百年以來九龍四山的石礦業史,共為本地文創藝術工作者提供工作空間,便是民間主導保育、結出文創成果的成功例子。

▲南豐紗廠於1954年設廠,曾為香港生產量最高的紡織廠。2018年活化後設有紡織文化藝術中心,讓參觀者透過活動感受業界的創造精神。

簡介:「賽馬會鯉魚門創意館」是東九龍民間獨一無二的文化藝術中心,以社企模式營運,為公眾、學校及機構提供工作坊,推行各類藝術、文化及教育活動。
主辦機構九龍社團聯會社會服務基金於2010年起向政府承租原海濱學校校舍,並將之活化成為藝文平台,將海濱學校的教育功能繼續承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