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區委員會名單惹爭議 委員駁泛民謬論

民政事務總署早前公布新一屆分區委員會名單,當中多名建制派前區議員獲委任,竟被泛民批評是「政治酬庸」。多名獲委任的委員回應時強調,出任該職位沒有任何薪酬,純粹是在另一個平台義務繼續服務街坊,斥責泛民政治抹黑。

1395名委員 來自社會各界

翻查資料,本港有67個分區委員會,主要職責包括推動公眾參與地區事務、為社區活動及政府贊助計劃提供意見等。(見附表)新一屆分區委員會任期原定於今年4月開始,但由於疫情的緣故,民政事務總署在7月下旬才公布名單。今屆分區委員會共有1395名委員,較上屆少202人。

在過去,民政事務總署會一直有委任區議員成為分區委員,但今屆並無委任任何現屆區議員加入分區會。而在今屆委員之中,有一些人是去年區議會選舉落敗者,大部分均屬於建制政團。

對此,有泛民區議員質疑,政府委任敗選建制派人士出任分區委員,是「政治酬庸」,並且意圖「架空」區議會,充當政府喉舌,為政府推行地區政策時提供便利云云。由泛民主導的深水埗區議會,更在9月8日舉行會議,討論有關事宜。在會上,長沙灣西社區陣線黃傑朗提出動議,要求淘汰沒有民意代表性的分區委員會。

有關議案最終以22票贊成、2票反對下,通過民政總署必須淘汰分區委員會,否則深水埗區議會將會否決所有分區委員會的撥款申請。

咨詢角色 無任何金錢酬勞

剛獲委任為觀塘區秀茂坪分區委員的上一屆觀塘區議員洪錦鉉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反駁,分區委員純粹是咨詢角色,沒有收取任何金錢酬勞,連車馬費也沒有,只是以義務的角色向政府就社區事務提供意見,「大家平時都要工作,很多時候要選擇在晚上開會,哪有什麼『政治酬庸』。」

洪錦鉉是上一屆觀塘區議會副主席。他指出,分區委員和區議員的性質完全不同。首先,區議員都是社區服務工作者,而分區委員會委員的背景不一,來自社會各階層,除了社區服務工作者,也有教會、NGO、學校和工商界代表等等,代表性廣泛,更貼近社會。

其次,區議員負責的是一個地區的全區性議題,分區委員則聚焦在一個小區。以他出任的秀茂坪分區為例,有二十多名委員,都是該區的地區人士,大家可以更有效率的溝通,並向政府提供意見。

洪錦鉉批評,過去九個多月,由泛民主導的多個區議會無所作為。譬如,以前建制派主導的區議會,對不同背景的組織一視同仁,按照規則撥款;但現屆區議會只會益自己友,一些活動如慶祝回歸和慶祝國慶活動,統統被拒絕撥款。

他續說,地區事務眾多,以往區議會開會時,會專注討論地區性的議題,但現在社會政治化,很多泛民區議員把超出區議會職權的議題,包括反中央和反警察,也拿到議會討論。他說:「好笑的是,泛民這邊廂聲言反黑警,另一邊廂又要求警察加強打擊違例泊車,行為十分矛盾。」

非政府喉舌 為地區做實事

九龍城龍塘分區委員高松傑接受《龍週》記者訪問時也表示,自己沒有政黨背景,不明白泛民所指的「政治酬庸」是什麼意思。他估計政府今屆不邀請區議員出任分區委員,可能是考慮到分區委員的咨詢工作和區議員工作有部分出現重覆,加上以往區議員出席分區委員會的出席率不高,才作出有關決定。

高松傑之前已做了兩屆九龍城龍塘分區委員。他指出,分區委員並不是泛民所說的充當政府喉舌,一直有為地區做實事。他舉例說,九龍城廣場早前獲城規會批准改建為私人住宅,其實當區的分區委員多年來一直有提出反對,所以當局拖到早前才通過有關決定。

分區委員會職權

1 推動公眾參與地區事務;
2 就籌辦社區參與活動及推行由政府贊助的計劃等事宜,提出意見予以協助;
3 就影響分區的社區問題,提出意見;
4 促進該分區居民及區內組織的社區精神;
5 提供渠道以供討論關乎公眾利益的事宜,並就該等事宜提供意見;
6 支持在分區內推行地區行政的工作。

近來區議會政治化事件簿

本港疫情在過去大半年持續,正正需要區議會有所作為,協助市民度過難關。但由泛民主導的多區區議會卻置民生不顧,在議會大搞政治化。

● 議辦做「初選」投票站敢做不敢認

本港疫情在6、7月一度紓緩,泛民於是又出來搞事,於6月及7月分別舉行反對《港區國安法》的「罷工罷課公投」及民主派初選,有區議員更借出辦事處作為投票站。

其後,民政事務處以「當日用途與區議會職務無關」為由, 拒絕批出6、7月整月開支報銷。多區區議會秘書處日前向曾借出辦事處搞所謂「立法會初選」的泛民區議員發信,要求他們提交資助書面聲明,以便秘書處處理議員遞交的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申請。有區議員竟然聲稱擔心此聲明會被用作法律追究,不願在政府文件留下紀錄。

● 搞「連豬燈飾」宣「獨」

「連登豬」、「Pepe 蛙」等是去年一年反修例暴力分子喜歡用的卡通人物。油尖旺區議會節日慶典委員會於8月24 日開會討論有關節日燈飾主題事宜時,竟然通過節日燈飾主題為「連豬+地區特色」,遭地區人士批評泛民不斷扭曲區議會職能及角色,就任大半年以來濫用區議員的身份,宣揚「港獨」立場,荒廢地區事務,認為當局應該撥亂反正。

油尖旺民政事務處回應時則指出,在燈飾設計加入有爭議圖案除了不符節日氣氛,更可能會令人不安,影響社區和諧,會就該建議進行研究。

▲泛民區議員林兆彬聲稱民政署靠嚇

● 反普檢文件錯字百出照交上議會

自從內地派支援隊來香港協助開展「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以來,泛民就大肆抹黑內地和特區政府,結果卻是自曝自己的智商下限。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月初在facebook貼出泛民在深水埗區議會大會提交的一份「反對社區健康碼」文件。圖中所見,這份聯署提交的文件不但錯字百出,更如鄭泳舜所說:「連基本事實都唔識,議政質素令人大開眼界!。譬如,文件將「陽性患者寫成陰性帶菌者」、「病毒和病菌分不清」,更無端出現了一個「民制人士」,聲言「近日有民制人士更提倡『全民健康碼』,並呼籲食店只招待有手帶識別人士」,令人看了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鄭泳舜譏諷反對派區議員的議政質素令人大開眼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